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八十三章 面见猿皇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对于至宝,牧易并不怎么稀奇,而且真要算起来,不管薪灯还是玄冥泉眼,也都算是至宝一类,而且正好对应着他所领悟的水火之道,不偏不倚,刚刚好,自然没必要再去寻什么别的至宝。

    再者,就算真的想要,也应该是雷属性一类的至宝,像妖狐一族的幻月宝鉴,虽说威能不凡,但对牧易却没有任何用处,他修炼有九转金身决,本身包含了精气神的修炼法门,若再去贪图什么提纯血脉,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当然,若是有机会,牧易倒不介意见识一番,毕竟能够称之为至宝,其中定有玄妙,至于当初在娲皇别院发生了什么,天香王也没有隐瞒,跟牧易说了一番。

    原来当初进入娲皇别院后,众人便分散开,唯有牧易不知是运气太好,还是太糟糕,居然进入了斗兽台,至于其余人,则分散各地,别看娲皇别院只是一座宫殿,但内有乾坤,很是广阔,这些人一路上遇到不少危险,最终进入某座偏殿,终于找到了幻月宝鉴,而就在这个时候,黑狐一族的大长老偷袭,但最终,大祭司更胜一筹,夺取了幻月宝鉴,然后带着天香王一路逃出来。

    至于妖狐一族另一位妖王,却是被杀死,运气不大好,而进入娲皇别院的众人也是损失惨重,平天王更是身受重伤,鬼族那三个君王却是丧生在里面,可以说,真正走出来的寥寥无几,而那幽水王也因为得知幻月宝鉴,所以一路追杀大祭司,不过最终仍旧被其逃回族中。

    而幻月宝鉴的秘密便是幽水王传出来的,并躲在暗中推波助澜,引得妖族轰动,纷纷威逼妖狐一族把东西交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妖狐一族只能展开大阵,躲在其中不敢出来。

    至于天香王,这次出来则是为了求援,妖狐一族跟妖猿一族的关系不错,如果能够得到猿皇相助,就算不能解难,至少也能轻松一些,只是没想到,她刚刚溜出来,就遭到追杀,可以说,如果没有牧易,此刻天香王已经死了。

    其实天香王对于牧易也很好奇,因为在进入娲皇别院后,牧易就直接消失不见,一开始天香王还以为牧易陨落了,直至眼下相见,才发现牧易并没有死在其中,很显然,牧易是另有机缘。

    当然,天香王不会傻到去追问牧易,而她之所以告诉牧易这么多,更多的是为了取信牧易。

    原本牧易并不关心天香王去哪,准备救她之后就直接离开,然后开始游历阴间大地,但没想到对方居然要去妖猿一族,这不禁让牧易心中一动。

    牧易至今不会忘记当初在两界山发生的事情,尤其是那位霸道无比的猿皇,只不过当时他的境界太低,并不明白隔空降临攻击代表着什么,如今随着踏入天人,一身实力不弱于王者六重天,对于当日的猿皇,已经多少能够窥探到一二。

    毫无疑问,对方不管境界还是实力都要远远超过此时的牧易,毕竟能够成为一族之皇,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也不可能,牧易就算想从对方口中知道有关邪佛的事情,也只能等以后修为提升,有足够实力以后再说,但没想到,眼下天香王却送来了一个绝妙的机会。

    就算眼下还不能从对方嘴里知道一些什么,至少也能更进一步去了解一下那位猿皇,这样等到以后更能得到真相。

    所以牧易说明自己正巧要去妖猿一族,可以顺路,至于这种借口是否幼稚,牧易知道,天香王自然也明白,因此很自然的没有去追问,只是一再感谢牧易。

    其后,牧易也知道天香王的名字,胡魅,而牧易也将自己真名告知,只是却没有把面具摘下来,这倒不是为了防备胡魅,而是担心到了妖猿一族后被猿皇认出来。

    再者,如果说妖族中还有对人类带有善意的部族,那无疑就是妖狐一族,这也是牧易之前救对方的缘故,否则当初在娲皇别院前,那位大祭司完全可以出手将他击杀。

    不过牧易对于胡魅去妖猿一族求援并不怎么看好,如今幻月宝鉴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如果说猿皇不知道,显然是不可能的,可对方偏偏没有任何表示,要么是不想惹众怒,要么是等着妖狐一族自己送上门来,毕竟唯有如此,才能狠狠割上一刀,夺得最大的一块肥肉。

    牧易能够想到的事情,妖狐一族那位睿智的大祭司自然也能够想到,可即便如此,他仍旧让天香王去求援,显然已经做好了妥协的打算,至少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证妖狐一族的利益。

    牧易跟天香王一路上虽说没有刻意遮掩行迹,可也躲避着那些追踪的人,尽管以牧易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对方击杀,但这样一来肯定会引得更强大的妖王出手,得不偿失。

    就这样,三天之后,牧易跟天香王来到了妖猿一族,这里位于十万大山深处,却不见环境恶劣,相反有些山清水秀,显得更像是世外桃源,尤其是遥远一族所居住通天峰,更是巨大无比。

    通报了身份之后,牧易跟天香王走上通天峰,一路之上,所见妖猿俱都是精悍无比,哪怕只是最普通的妖猿,也足以比拟人族刚刚踏入第二难的强者,这种底蕴绝非目前的人族所能比。

    也幸好妖族居于十万大山中,加上阴间面积庞大,并不会去抢夺人族所居之地,毕竟相比外面,十万大神中的灵气更加充裕,也更适合妖族居住,甚至在妖族眼中,人族所居之地才是穷山恶水,不值一提。

    否则若是妖族倾巢而出,哪还有人族的生存之地,可即便这样,散落在阴间大地上的零散妖族,也给人族带来了庞大压力,更别提还有一个比妖族更胜一筹的鬼族,只不过鬼族真正之地,牧易至今尚未踏足过,若是以后有机会的话,他不介意亲自走上一圈。

    通天峰之上的大殿中,猿皇早已端坐在巨大的王座上,再牧易跟天香王进来后,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两人,顿时间,牧易感觉头顶犹如一座大山压下来,让整个身子颇为沉重。

    威不可侵!这是牧易对猿皇的第一印象,相比当初隔空一拳所见的霸道,眼下则是另外一种威严,作为猿皇,妖族中的巨头存在,对方有此威严倒也并不稀奇。

    至于对方的实力,牧易根本就看不透,甚至在进入大殿之后,他便收摄心神,便是九转金身决的运转也放到最慢,至于识海中的九转元神,更是陷入一种寂灭状态,没有半点波动。

    在这种情况下,牧易不相信对方还能认出他来,加上那面具本就神奇,当初妖狐一族大祭司之所以能够看透,显然跟其本命神通有关,这点在路上的时候牧易也已经旁敲侧击过,否则便是再给牧易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轻易的来见猿皇。

    果然,猿皇的目光只是在牧易身上一转之后,就转移到旁边的天香王身上,同时牧易也感觉那股沉重如山的压力消失不见,多少让他在心中松了口气,这猿皇比想象中还要可怕。

    其实在路上牧易也问过天香王,问其猿皇到底处在几重天,只不过对此天香王也不清楚,只是说在很多年以前,对方就已经到了八重天,如今处在什么境界,恐怕很少有人清楚,毕竟这么多年来,猿皇已经很少出手了。

    哪怕当初攻击牧易,也是相隔无尽虚空,尽管有着对方分身意识作为连接,但对方能够施展那等大神通,也足以说明其强大,牧易估计就算自己再强大十倍,也未必能够做到这点。

    “胡魅侄女,你此来的目的本皇已然知晓,尽管你我二族关系不错,可如果没有好处,本皇也不可能出手,想来天枯老儿派你来已经有所交待了吧?”猿皇看着胡魅直接说道,甚至都没有半点寒暄试探。

    不过想想也正常,他猿皇何等身份,在其眼里,胡魅只不过是个小字辈罢了,还远远无法跟他平等以待,估计也只有他口中的天枯老儿才有这个资格。

    至于那位天枯老儿,牧易猜测很有可能就是妖狐一族的大祭司。

    “正是如此,大祭司让侄女把这枚玉简交给猿皇叔叔,说是您看了以后,自然知晓。”天香王说着便取出一枚玉简,也见不有什么动作,那玉简就化作一道白光没入猿皇手中。

    此时,牧易才开始打量着这位妖族巨头,没有想象中的魁梧,看上去只是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身着一身金色长袍,只是眉宇之间,尽显霸道。

    猿皇接过玉简,眼睛微微闭上,手中的玉简散发着柔和的白光,显然对方正在观看玉简中的东西,而天香王此刻低眉顺眼,脸上不见丝毫担心,似乎早有预料。

    “嗯。”

    良久,猿皇手中的玉简化为粉末,而猿皇脸上多了几分沉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