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六十二章 追杀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就这么放他走了?”

    遗弃之地,虚空之门前,突然多出一个声音,继而,一个老者缓缓浮现出来,只不过他眉心的印记却并非魂族,隐隐间,似有紫色一闪而逝。

    “能够从仙墓中走出来,本身就代表着大机缘,这种人又岂是那么好留的?”魂族神将对于来人并不意外,只是淡淡的说道。

    “你就不想知道他在仙墓中得到了什么?”老者对于魂族神将的态度不以为意,继续说道。

    “他得到什么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想得到什么。”魂族神将淡淡的说道。

    “就怕你到时候白欢喜一场,毕竟这般绝世天骄半路夭折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而且百年时间,你真觉得他能达到九重天?就算他能达到九重天,这仙墓又岂是那么好进的?当初陨落的无敌强者都不在少数,何况一个九重天。”老者明显不怎么看好牧易。

    “随手布下一颗闲棋罢了,说不定真能有什么意外收获。”魂族神将说道。

    “好吧,你们魂族做事从来都是这般小心谨慎,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回去准备一下,希望百年之后你这颗棋子还能用得上。”老者说完,看了一眼虚空之门,然后转身离去,虽然这里有禁空禁制,但老者仍旧几步之后,步入虚空消失不见。

    如果牧易见到,定然会大吃一惊,毕竟此地的禁空禁制多厉害他可是亲身试探过,便是随后的魂族神将,也仿佛无视这里的禁制,身子一展,同样离开。

    只是他明明可以做到无视这里的禁制,那之前又为何费力气追去追牧易?

    ············

    阴间,一处人族村落被数百鬼族围住,村子里,不少地方倒塌凌乱,不时可以看到鲜血洒了一地,而在村子中间,几乎所有村民都被集中了起来,周围同样有鬼族看押。

    许真躲在人群中,此刻装扮的跟一般村民没什么两样,甚至神态更显憨厚,满脸担忧害怕,但实际上,他并不是这个村子的人,本身更是一名达到第二难的高手,只因为从某个规模不大的鬼族中偷了一样东西,便被不断追杀,好在一路上他并未露出真容,加上一身敛息术传自高人,才能勉强蒙混过关。

    原本以为躲在人族村落中,就能够避开这些鬼族,但没想到对方像是发疯一般,不管所谓的两族盟约,不但在村中杀人,此刻更是把所有人都集中了起来。

    许真心中很清楚,对方这么做,只是为了把他找出来,而这些鬼族越是疯狂,他便越明白自己偷的东西何等珍贵,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对方把东西夺回去。

    好在他的模样并不引人注意,加上此刻村民俱都受到惊吓,倒也无人关注身边多了一个陌生人,至于周围,虽然多数人都面带恐惧,但也有不少人满脸仇恨的盯着那些鬼族。

    人族跟鬼族之间有大仇,这是一代代积累下来的,随着血脉意志延续,何况这些布局在阴间大荒中的村落,几乎个个都不止一次遭受鬼族,妖族,乃至其余种族的压迫。

    在诸多人族前面,站着一名魁梧中年男子,虽然他脸上不见丝毫表情,但眼底深处却不时闪过冰冷的寒光。

    “你等暝鬼族未免欺人太甚,这里可是我人族村落。”大汉冷冷的说道。

    “那又如何?而且你等只要交出那人,本统领自然不会多造杀戮,否则。。。”

    在大汉面前,站着一个身着战甲的消瘦身影,他乃是来自暝鬼族,因排行老七,所以叫暝七,暝鬼族实际上在鬼族中远远排不上名,更别说跟所谓的十大皇族相提并论,不过灭掉一个人族村落,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因为暝鬼族只能算是中等族,所以倒也不敢太过欺压人族,毕竟人族也有不少强者,一旦真的惹怒了人族,万一哪个人族强者直接跑到他的族中大开杀戒,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毕竟暝鬼族中最强的也只有一个君王,单单其一族,自然远不能跟人族相提并论,毕竟哪怕人族被妖鬼二族压迫的再怎么惨,可终究也是有半圣存在,而那等存在,一根指头就能把他们暝鬼族给灭了。

    所以,真正不把人族放在眼里的还是妖鬼二族的高层,比如那些皇族。

    当然,此番为了追杀夺取族中宝物的人族,他自然不能太过软弱,而且他可以确认,那名人族就是进入了此地人族村落,周围已经被他布下天罗地网,对方绝对不可能逃出去,所以必然在眼前的人族中。

    只是一时间难以分辨出来罢了,当然,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眼前的人族杀光,到时候自然能找到,只不过暝七终究还是没有这个胆量,更关键的是,他能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族大汉,一身实力并不比他弱多少,毕竟能够在大荒中立足的人族村落,自身肯定是有一些本事的。

    “交人?就凭你一句话?而且我又怎知你是否故意借此杀戮我人族?”大汉继续说道,他名张怀,此地村长,虽然走的是武道,可一身实力也达到一流境界,相当于修行一道的第二难,而且他在一流境界中已经走出很远,如果不是投鼠忌器,说不定早就暴起将眼前的鬼族斩杀了。

    可惜,作为存在,他却不能这么做,否则村中的村民连一半都未必能活下来,更何况,他对暝鬼族也有些了解,离着此地并不算太远,一旦他杀了对方,暝鬼族定然大怒,到时候说不定整个村子都会被灭掉,而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局。

    一味的勇猛,可是做不了村长的,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村民负责才行,当然,他也清楚,对方说的可能是真的,只是让他把自己同族交出去,同样无法做到,人族可以流血,流泪,但脊梁却不能断,否则便再也没有崛起的机会了。

    听到张怀的话,暝七脸上闪过一抹怒意,只不过却不好直接发作。

    “你让我一一检查一遍,如果没有我要找的人,我会立即带人离开,并且许诺十年内不对你村侵犯。”暝七咬牙说道,这等话语实际上已经是在示弱了,若是传出去,说不定会引来一阵笑话,但同样的,他也没有选择。

    鬼族只是一个统称,其中包含大大小小上百分支,各部之间也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说白了,也不过是弱肉强食罢了,一旦暝鬼族表现势弱,说不定就会被周围的其他鬼族吞掉,而鬼族各部也不乏常年争斗,十大皇族更是彼此不合,否则若是鬼族真的能齐心协力,就算无法彻底把人族灭掉,当下人族所面临的处境也定然比眼下还要糟糕十倍,百倍。

    便是妖族也同样如此,这才让人族有了喘息之机,当然,来自那一位庇护也不无关系,毕竟传言中,鬼族除了那位化身大日,光耀阴间的大帝以外,还有一名帝级存在,那可是相当于人族的圣人。

    只不过人族眼下并无圣人,外界传言中,也不过只有两个半圣坐镇而已,而半圣跟真正的圣人之间,差距同样巨大。

    “休想。”张怀却不想妥协,此刻,他心中也已然明白,对方追杀的那名人族定然也混在身后的人群中,能够惹得暝鬼族追杀,对方所做之事绝非简单,而越是这样,他越是不能把人交出去。

    “看来你你存心要跟我暝鬼族作对了。”暝七此刻也有些气急败坏,如果不能追到那名人族,便是他回去恐怕也没好果子吃。

    “非是我要跟你作对,而是你暝鬼族不将我人族放在眼里。”张怀毫不退让的说道。

    “便是不将你人族放在眼里又如何?”

    突然,一个声音从半空响起,接着,一个黑影徐徐落下,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直接将在场所有人族压制在内,当下便有不少人瘫倒在地,至于首当其冲的张怀,更是承受了莫大的压力,身体微微颤抖起来,眼中闪过一抹骇然,心中更是不断下沉。

    “见过长老。”暝七也被来人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立即分辨出来人正是族内长老,而暝鬼族的长老,可都是凝聚道种的存在。

    “哼,连个人都找不出来,我暝鬼族的脸当真让你丢尽了。”这名长老落下,冷哼一声,显示出对暝七的不满,而暝七表面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但心中却多少有些不以为意,他宁愿谨慎一点,也不想贸然闯祸,免得到时候被丢出去谢罪。

    随后,这名长老把目光看向张怀,顿时间,张怀感觉周身压力大增,像是有一座山压在他的身上,身躯一阵骨骼脆响,最终还是无法抵御这股压力,被迫跪在地上,坚硬的地面当即多出两个坑,并且随之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其双膝,更是可见白骨穿透而出,鲜血不断涌出,很快便把地面染红。

    张怀死死咬着牙,哪怕脸色已经苍白无比,却始终没有喊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