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一掌拍死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琉璃不灭身转化为九转金身决,同时跟三大真意融为一体,他体内的符文不但数量急剧的增加着,并且这些符文变得更加复杂,充满了玄奥。

    同时,牧易识海中的人也睁开了眼睛,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从牧易的心间升起,这一刻,他体内的力量再也部分彼此,全部融合为一,化为一种淡金色的力量。

    甚至连身体最深处的七大命轮,也闪耀着淡淡的金光。

    “死。”

    尽管九转金身决包含了诸多秘法,但因为时间短暂,牧易根本来不及修炼这些秘法,所以此刻仍旧以无名拳法为主,经过之前不断的磨练,如今牧易的拳法已经自成一脉,便是声大宗师也毫不为过。

    而这一拳,更是挟带九转金身决第一重圆满之威,身后雷音滚滚,水火涌动。

    便是那名从青铜古观中爬出来的神秘青年,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只见他双手快速掐动,似乎在召唤着什么,这个时候,牧易又怎么可能让他成功?意志将其锁定,圆满的禹步完全化为本能,如同瞬移般出现在对方面前,他的拳头,更是落在对方双手之间,在那里,一个漩涡正在缓缓浮现,其内,隐隐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挣脱除开。

    “轰隆。”

    牧易这一拳正好打在漩涡中心,恐怖的力量倾泻而出,那还未成型的出漩涡直接溃散,然后拳头又落在对方的胸口。

    “砰。”

    神秘青年直接倒飞出去,大半身子的血肉生生被震散,露出里面的白骨,而牧易如影随形,一拳接一拳的落下,转眼之间,对方便只剩下一副骨架,但给牧易的感觉却仍旧没有死亡。

    “灭世洪炉。”

    牧易伸出双手,轻轻一拥,顿时间,恍若真实的灭世洪炉自虚空显现,甚至周围的气劲落在上面,发出阵阵金铁交鸣的声音,而只剩下白骨的神秘青年,直接被灭世洪炉收入其中。

    虽然牧易修炼了九转金身决,却不代表以前的绝招都抛弃了,相反,以九转金身决的力量催动,威力更胜以往。

    以前牧易一直觉得生死人肉白骨不过是夸大其词的法,但如今,他看着灭世洪炉中的白骨不断生出猩红的血肉,然后又被灭世洪炉炼化,心中仍旧有些震惊。

    他明白,这白骨的来历可能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怖,因为想要成为圣人,必须经过由生到死,再由死转生的过程,眼下,这白骨便是如此,只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对方的力量却没有无敌强者的那种压迫,甚至弱的可怜,至少相比无敌强者而言是如此。

    牧易一时间也弄不清楚这中间的区别,他只知道一点,绝对不能让对方恢复过来,否则就是他的末日。

    眼见灭世洪炉也只能不断炼化对方滋生的血肉,却无法将白骨炼化,牧易脸上闪过一抹狠厉,体内力量涌动,双手染上一层金光。

    “开。”

    只见牧易双手猛然一撕,面前的虚空顿时被他撕开一道裂缝,然后灭世洪炉被他打入虚空中,当他切断那一丝联系的同时,灭世洪炉也开始塌陷,接着爆炸。

    不过这一切,都是发生在虚空中,牧易并未亲眼看到,只是面前的虚空仍旧传来令人心悸的波动。

    随后,牧易辨别方向,展开极速,朝着仙墓外围飞去,至于那白骨到底是生是死,已经不再他的考虑当中,不过就算对方真的是无敌强者,这个亏也已然吃定。

    而就在牧易离去不久,原本平息的虚空突然颤动起来,接着一只骨手穿透虚空,顿时间,虚空再度塌陷,然后一个狼狈的身影生生挤了进来。

    这个狼狈的身影正是之前被牧易放逐到虚空中的神秘青年,不过此刻,他的一只胳膊已经消失不见,而等他出现后,血肉快速的生长起来,但少掉的那条胳膊却没有再度长出来。

    恢复以后,神秘青年并没有继续追杀牧易,只是深深往牧易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转身朝着仙墓中心而去,转眼便消失不见。

    牧易一路逃到仙墓外围,尽管路上也碰到一些残念阻拦,但却被牧易强势斩杀,过程之顺利,便是他也有些意外,直到离开仙墓,牧易仍旧有些恍惚。

    “这就离开了?”

    想象中的阻拦并没有出现,便是那神秘青年也没有追来,这反而放牧易有些不适应,不过当真正离开后,牧易仍旧松了口气,再看向仙墓,只感觉一股寒意升起。

    这一次仙墓之行,可谓是九死一生,不过相比危险,收获也是巨大的,不但得到了九转金身决,自身也终于成为天人,便是在阴间,也算是真正站在顶峰,而且跟初入天人不同,融合三大真意,以及琉璃不灭身,让牧易拥有远超自身境界的实力。

    “不管你是谁,又有什么阴谋,我相信早晚能够把你揪出来的。”牧易最后看了一眼仙墓,身后朱雀之翼振动,快速的消失不见。

    如今,牧易进入遗弃之地的目的已经完成,接下来自然要寻找离开这里的路,关于这点,他想到了姒未央。

    姒水河仍旧如往昔一般,浩浩荡荡,孕育着无数的生命,突然,一道身影身影出现在姒水河上方,几息之后,才有风雷之音从远方传来。

    站在姒水河上空,牧易收回朱雀之翼,静静的看着脚下的姒水河,虽然只是去了一趟仙墓,但却给牧易一种过了很久的感觉,只是相比第一次到来的时候,他的实力已经有了天壤之别。

    意识一扫,找到水曜部所在地,牧易便一步跨出,河水随即分开,牧易的脚下像踏着台阶,一步步的深入其中,随后,河水复原,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水曜部仍旧笼罩在巨大的阵法中,但借助令牌,仍旧让牧易悄无声息的进入其中,并且来到姒未央居住之地。

    “出来吧。”

    当牧易踏入院中,却突然静止不动,然后扭头看向一侧,缓缓道。

    “你果然来了。”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身影缓缓浮现,正是那水曜王,只不过此刻,水曜王的伤势早已痊愈,甚至隐隐比当初更胜一筹。

    对于水曜王的出现,牧易并未有太多惊讶,水曜部,水曜王,两者的名字本身就明了一切,而且对方守在这里,估计也是察觉到了姒未央的异样。

    尤其是在牧易突破天人以后,通过子符文的联系,姒未央也随之水涨船高,如今更是直接凝聚了道种,并且一步达到了大成,只差一点就能圆满,甚至这个时间也不会太长。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牧易的九转金身决,作为他的信仰源泉,姒未央自然也最大限度的得到了好处。

    面对如此暴增的力量,姒未央显然不能全部掌控,气息外泄也是正常,也因此被水曜王感应到,子符文毕竟带着薪灯的力量,或许可以瞒过一般人,但绝对瞒不过跟牧易交手的水曜王。

    联想到牧易曾经出现,并且夺取了玄冥泉眼,如果水曜王还猜不出一些东西,也就白活这么多年了,不过他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选择了隐忍等待,在他看来,姒未央就是牧易养的蛊,早晚会回来的。

    虽然他的猜测有一定偏差,但最终,仍旧等来了牧易。

    “你不该出现的。”牧易看着水曜王一脸平静的道,曾经高高在上的水曜王,此刻在牧易眼里,却只是普普通通,如他这般实力的王者境,在他还没有成为天人的时候,就斩杀了不止一个,尽管只是幻境中,但也可以看做是现实。

    “哼,擅闯本王的地盘,夺取本王的至宝,奴役本王的后辈,你当真该死。”水曜王看着牧易,杀机森然,不过他却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在牧易的身上,他隐隐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最重要的是,如今他根本看不透牧易的深浅。

    牧易只是站在那里,给水曜王的感觉却好像一片迷雾,充满了未知。

    “那就没什么好的了,你死了,自然一了百了。”

    牧易淡淡的完,甚至不给水曜王反应的机会,直接伸手朝着他拍去。

    水曜王勃然大怒,但下一刻,他脸上的怒意便化作惊恐,因为他发现,周围的虚空直接被一股远超他想象的意志封锁,便是他自己,也无法动弹,他的心中更是充满了骇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牧易的手在他面前放大。

    “噗。”

    牧易的手掌直接无视两人之间的距离,轻轻拍在水曜王的头顶,只听见一道轻微的声音,水曜王便在满脸不甘中化为粉碎,接着薪灯一闪,四散的力量便全部被吞噬,转化为灯油。

    轻轻松松一掌拍死水曜王,对牧易而言却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然后他才转身,看向门口那个目瞪口呆,被吓住的身影。

    对方并非姒未央,而是一个老者。

    “我找未央。”

    牧易看着对方微微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