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四十九章 巨大石碑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如何回报?”牧易淡淡的问道。

    “自然是把你的身体留给老祖。”完后,那干尸再度出手,而牧易,准备了许久的底牌,也终于暴露出来,只见一张纸从他的怀里飞出,那张纸上面只有一个荆字。

    这正是当初他离开荆州城的时候,荆老让赢秩交给他的护身符,虽然只能用一次,但关键时刻无疑可以保命。

    干尸作为曾经的无敌强者,此刻就算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可碾死牧易还是轻而易举的,至于荆老,牧易并不知道他的境界,只能隐隐感觉到,深不可测,便是没有达到半圣,恐怕也相差不远了。

    或许干尸的气息更加刺激了那个字,顿时间,那个荆字光芒大盛,直接挡在了牧易的面前。

    “咚!”

    干尸那皮包骨头的右手落在‘荆’字上,只见荡起无数涟漪,而牧易之前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至少眼下的情形来看,这个字挡住了干尸的攻击。

    “人族半圣的字?不对,还差一点。”干尸猛然盯着那个字,先是自言自语,随后又摇了摇头。

    “区区一个字也想拦住老祖?”

    一股更加恐怖的气息从干尸身上散发出来,而他看上去也在逐渐复苏,身体看上去仿佛多了一点血肉,不再那么干瘪,但这个时候,那个‘荆’字也分解开来,那一笔一划,在半空中勾勒出一个身影,正是当初去见牧易的荆老。

    两股气息不断碰撞,但牧易还是能分辨出来,荆老明显处在下风,正如那干尸所言,终究只是一个字罢了,而且荆老也没有真正达到半圣的境界,一旦那干尸认真起来,自然不敌。

    “走。”

    瞬间,牧易心中就有了决定,该知道他都已经知道,继续留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收获,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离开。

    牧易刚刚一动,就被那干尸发现了,只不过‘荆老’将他缠住,只能气的大吼大叫,处心积虑,费了这么多功夫,没想到最后仍旧功亏一篑,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而更关键的是,没有牧易的血肉补充,他想要彻底复活,恐怕还需要上百年的时间,再加上这次动用本体的力量,这个时间还要往后推延不少,可谓亏本到家了。

    牧易展开极速,如同一道虚影,一闪而逝,很快就来到对方地盘的边缘,按照姜家老祖的话,这里的存在都有各自的地盘,不能离开一定范围内,别看这干尸作为曾经的无敌强者,但同样无法逃过这种枷锁。

    “吼。”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接着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而刚刚跨出边缘的牧易,汗毛却一下子竖起,几乎想也未想,薪灯便挡在他的身后。

    “轰!”

    一只拳头,穿透虚空,直接落在他身后的薪灯上。

    半空中,牧易浑身一颤,七窍流血,看上去狰狞可怕,就连那薪灯,一瞬间也黯淡了不少,不过借助这股力量,还是让牧易瞬息远去,消失无踪。

    “人族子,你以为你能活下来吗?”

    干尸悄然浮现,望着牧易离去的方向冷哼一声。

    “噗通。”

    牧易并没有逃出多远,便直接从半空跌落,只是他此刻的情形看上去却有些不妙,身体不见伤口,但鲜血却不断的涌出,身上的衣服早已彻底变成红色,甚至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

    就连他的气息也是一落再落,就好像风中的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也不知道牧易的运气是好还是不好,他所掉落的位置正好是一出沼泽地的边缘,周围瘴气横生,但也因为如此,这片恶劣的地方并没有强者的残念。

    牧易躺在那里,就好像死去一般,甚至就连身上的气息也渐渐消失不见,不过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的身体不再往外冒血。

    过了一个时辰,只见牧易的身体突然一颤,接着气息缓缓强盛起来,虽然远远无法跟全盛时期相比,但也彻底摆脱了频死的局面。

    “这就是无敌强者吗?”

    牧易起身,摆了一个姿势坐下,琉璃不灭身快速运转,不断修复着他的身体,甚至姒未央的信仰之力也全部被他截取,毕竟此刻他的伤势排在第一位。

    那信仰之力转化之后,对他的伤势大有裨益,快速的恢复起来。

    只是一想到那干尸的恐怖,他心头仍旧有些惊悸,如果不是荆老留给他的那个字,恐怕这会他已经彻底死了,即便如此,对方最后隔空一拳,也差点杀了他。

    好在他命不该绝,琉璃不灭身牢牢束缚住他最后一点生机,加上鬼族十二天君留给他的生死感悟,让他又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对于生死之道,也大有长进。

    如果水火真意,雷霆真意,这些都是可见的东西,也是天人需要领悟的东西,那么生死之道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大道则属于更高一个层次,从天人到圣人,便是明悟生死之道的一个过程。

    可以是每个圣人都必须要经历的一道门槛,跟牧易眼下领悟的真意,不可同日而语,别看牧易已经占尽先机,可若明悟生死之道,仍旧差的太远,他现在甚至只能触及到一些皮毛,他的境界,终究还是太低了,甚至连天人壁障都没有跨过去,毕竟实力归实力,不能跟境界混为一谈。

    真要境界,牧易现在也不过相当于道种圆满罢了。

    但不管如何,这次牧易活下来,那些经验更是成为宝贵的财富,甚至牧易感觉水火真意融合更加容易了一些,甚至此刻就算没有南明离火跟玄冥泉眼镇压,他也能够勉强将水火真意融合一两喜的时间,可谓是进步巨大。

    这恐怕也跟他之前动用了超出身体极限的力量有关,他的身体此刻就相当于一个瓶子,原本只能装下那么多水,可是随着瓶子被撑大,装的水自然也就更多。

    晚上,牧易再次经历了仙墓中恐怖的夜晚,好在他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加上薪灯的镇压,这一晚上仍旧有惊无险的度过,但牧易也隐隐感觉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恐怖只会越来越强烈。

    所以留给牧易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趁着这种恐怖杀死他之前离开仙墓。

    一个晚上的时间,牧易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倒也不影响接下来的行动,掠过这片沼泽之地后,一处峡谷出现在牧易面前,是峡谷,但实际上在牧易看来,像是有无敌强者一刀把山给劈开了,所以才形成了眼前的峡谷。

    甚至牧易走在里面,还能感觉到那凌厉的刀意,历经无数岁月,仍旧残留着,便是这里的草,也都如刀刃一般,看上去锋利无比。

    而这里,便是他脑海中那份残图的入口,也是姜家老祖指明的地方,可惜,姜家老祖留给他的信息同样不算多,更多的还只是他的猜测,一切都需要牧易去寻找答案。

    同时,牧易也知道,接下来一段路途,比之前更加凶险,哪怕有地图可以让他避开一些致命的地方,但剩下的,仍旧需要他去闯过,好在这一路上不再有无敌强者,否则他现在可以干脆转身离去。

    所谓无知者无畏,当初牧易想要来这里的时候,甚至只有霸主的实力,要是按照他当时的实力进来,恐怕连最外围的第一关都闯不过,更何况是走到这里。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看,他的实力,也比刚进入遗弃之地的时候强了何止十倍,所以,危险跟机遇从来都是并存的。

    “锵!”

    就在牧易踏出峡谷,心神最放松的那一刻,一抹刀光陡然在他面前浮现,牧易身子一荡,顺势飘了出去,那刀光却如影随形,紧追着他不放,牧易屈指轻弹,刀光粉碎,他的身体也在一块大石上站定,望向出口,在那里,一道虚影悄然浮现。

    出乎预料的是,眼前的虚影居然是一只妖族,有点像螳螂,前肢如刀,一双猩红的眼睛没有半点的感情,充斥着冷漠,显然,这又是一道残念,而且还是来自妖族。

    面对这道残念,牧易并未留手,直接以南明离火将其炼化,补充着灯油。

    而接下来一路上,牧易按照脑海中的地图,躲避过一处处危险,离着目标也越来越近,但随着不断深入仙墓,牧易也能够感受到仙墓中心散发出来的那股压抑,相隔如此之远,便如此,若是靠近中心,那里的压力又到了何等程度?

    这还是仙人之血被取走的情况下,牧易很难想象,仙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而言语之间,很难将其描述出来,可是通过一滴血,就引得无敌强者大战,乃至于真正的大帝也牵扯进来,便可想而知。

    如今的牧易,如果放在当初那个年代,只能算是炮灰。

    半天后,一座高大数十丈的石碑出现在他的面前,而牧易的神情也一下子激动起来,因为这石碑中,便藏着他想要的绝世功法。

    (今天一章,卡文卡的头疼,明天整理一下情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