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二十章 大河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魂族王者皱着眉头,他能感应到牧易就在这附近,不过具体位置一时间难以找到,至于拦路的风族准王,却压根没有放在眼里,至于谁杀的风族人,他心里也有数,但高傲的他却懒得解释。

    风族准王见对方不理会自己,脸上多了一丝怒意,魂族强势不假,可作为这个部落内最强大的人,如果连族人被杀都无动于衷,也就没有资格成为部落的守护者。

    “滚开,或者死。”魂族王者冷冷的道。

    “大胆!”

    “找死。”

    听到对方的话,后面几个风族强者纷纷大怒,相比而言,他们只有道种大成的境界,根本感受不出魂族王者的境界,但对方在自己地盘杀自己族人,还这么嚣张,却是不可饶恕的。

    “布阵!”

    风族准王终于下定决心,不过他也没敢大意,直接联合其他族人,布下风族大阵,顿时间,只见几个风族纷纷融入风中,接着一道龙卷风将魂族王者包裹在内。

    “这就是风族的手段吗?果然这里任何一个种族都不能觑。”牧易躲在暗处看的一清二楚,当这些风族联手的时候,气息虽然没有达到王境,但也达到准王的极限,在阴间,这等层次也叫做霸主,正是牧易如今所能达到的境界。

    只不过这等层次对于魂族王者而言,仍旧太弱,只听见一声轰鸣,接着几道身影便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纷纷受伤,便是那名风族准王也受了重创,脸上充满了骇然。

    “是王者,逃。”风族准王大吼一声,同时也加快速度逃跑。

    “想逃?晚了。”魂族王者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然后对着风族准王遥遥一抓。

    “噗嗤!”

    风族准王刚刚话落,眼睛蓦然瞪大,接着胸口直接破开了一个大洞,一只手穿过,还抓着一物,正是他的心脏。

    “我····”风族准王吃力的想要什么,但那只手已经微微用力,直接把他的心脏捏碎,一位准王,就此毙命。

    “大长老。”

    旁边传来惊怒的叫声,甚至还夹杂着一丝丝害怕。

    杀了风族准王,魂族王者张嘴一吸,只见对方身体中飘出一道挣扎的黑影,然后被他一口吞下,接着他又看向其他逃窜的风族强者。

    牧易看到这里,便知道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原本以为风族能给对方带来一些麻烦,关键时刻他也可以出手,却没有想到这些风族反而成为他实力恢复的口粮。

    所以牧易当机立断,直接逃离,对于风族的遭遇,他并没有多少感伤,这个世界本就弱肉强食,无所谓的怜悯,是一种愚蠢,刚刚那名风族眼中透出的杀机,他也看的一清二楚,所以他灭杀对方没有半点手软跟犹豫。

    至于接下来的变化,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在这个危机四伏的遗弃之地,他必须先把自己保护好才行,而眼下,最重要的就是逃离魂族王者的追杀。

    “这里有水族?”

    牧易站在一条大河边,感受着河边残留的气息,眼睛明显一亮,按照岩山的话,他现在已经跨越了三座大山,只剩下两条大河,就能够靠近仙墓的边缘。

    这一路行来,虽然被追杀,但牧易也在了解着遗弃之地,之前的风族是一个,眼下遇到水族,他自然不会错过,毕竟他所领悟的真意中便有水之真意,不定能够自这里得到一些收获。

    看了一眼身后,那魂族王者暂时还没有追上来,牧易便跳入河中,这条大河宽足有千丈,长更不知几许,那浩浩荡荡之势,无可阻挡。

    刚一进入水中,牧易便发觉这里的水要更重,甚至其中蕴含着一丝奇异之力,不断的想要钻进他的身体,他的琉璃不灭身自发的运转起来,将其阻挡在外,并且在身体表面形成一个光罩。

    牧易快速下潜,当然也没有忘记施展隐形藏体符,随着一次次运用,他对于隐形藏体符的理解也不断的加深着,如果分为十成,那么他现在掌握了已经有六成,而一旦达到八成,便是魂族王者也无法再发现他。

    至于十成,不瞒过圣人,想来瞒过半圣应该没问题,这便是隐形藏体符的强大之处,不过想要达到这种境界无疑也很难,甚至不比他成就天人容易多少。

    除了隐形藏体符外,他还有魂游三界符,不过相比而言,后者明显更难,更加晦涩,即便是他,现在也不过堪堪入门,想要真正做到魂游三界,却不是一般的难。

    大河之深也有些超乎牧易的想象,一连下潜上百丈,才看到一片绵延的海底宫殿,气势恢宏,这些宫殿全都散发着光芒,形成一个巨大的护罩,将河水挡在外面。

    显然水族名义上生活在水中,却不是无时无刻不能离开水。

    之前一个的风族部落就有准王强者,如今这大河之下,光是这片宫殿就极为不凡,里面定然有更强大的存在,所以牧易也不敢莽撞,并未直接闯进去,而是躲在一处珊瑚林间,静静的等候。

    不知道那魂族王者被事情羁绊住,还是因为这大河彻底掩盖住他的气息,以至于对方并未追踪而至,这样一来,牧易也乐得多一些时间来修炼。

    他的水火真意融合已经到了一个极为关键时刻,但不知为什么,每次融合都极为不协调,隐隐间他感觉仿佛缺失了什么东西,不能彻底融为一体,而他想要彻底融合,就必须先解决这个关键。

    端坐在水底,琉璃不灭身时时刻刻的运转着,抵御庞大的水压,而牧易也渐渐陷入了一种寂灭状态,就如同旁边的珊瑚化石一样,感受不到任何生机。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一阵杂躁声把牧易惊醒。

    “姒青,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吗?难道你不知道偷盗玄冥重水,是何等大罪?”一个声音穿透河水传来,尽管有些不太真切,但牧易仍旧听到了。

    “玄冥重水?”牧易露出几分好奇,却没有立即出现,而是继续听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