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百一十一章 真意再融合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水火真意!”

    在猿皇真身的压力下,牧易选择了这条最艰难的道路,也是最危险的一条路,如果水火真意融合成功,那么势必可以挡下地方的这一拳,但若是失败,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虽然牧易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但他偏偏选择了融合水火真意,因为他很清楚,这对他而言同样是一次绝好的机会,危险跟机遇从来都是并存的,既然当初他能够在血海中融合,那么眼下就一定能。

    当抛弃一切犹豫之后,牧易整颗心都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没有去想失败的后果会如何,甚至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有水火真意围绕在他的身边。

    实际上,当道种吞噬了水火真意后,他对真意的掌控就更加得心应手,只不过真意的融合从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尤其还是水火真意,需要足够耐心的同时,也需要机缘。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而且这种恐怖牧易也不是第一次体会了,但每一次,他都有种随时都可能死去的感觉,可越是这种情况,越是能激发他的潜力。

    一股股平日积攒的力量涌向牧易的四肢百骸,琉璃金刚身也在死亡的刺激下,极限的运转着,无数细符文破裂的同时,又不断的重新融合在一起,变得更加坚韧强大。

    这些细符文甚至在他的血液中游走,让他的气息变得更加浩大。

    随着拳头逼近,牧易感觉整个天地都在对他挤压着,让他有种无处可逃的感觉,而且这一切来虽慢,但实际上,不过都是电光火石之间,甚至在下面那些妖族只能看到人影一闪,然后一只拳头不断落下,心中生出无穷的恐惧。

    哪怕这一拳并不是针对他们,可光是余波就足以让他们心胆俱裂,甚至有几个弱的妖族统领,生生被吓死。

    在君王的眼中,哪怕统领,也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面对这种天地的挤压,牧易惊喜的发现,水火真意居然有了一丝融合的迹象。

    “不够,还不够。”牧易心中大吼,他的这种办法果然有效,只要有足够的压力,就能让水火真意融合在一起。

    似乎感受到他内心的呼唤,虚空一震,一股更加恐怖的威压降临在他的身上,那无处不在的挤压之力让他身体骨头发出咯吱的声响,琉璃不灭身的符文一次又一次的生灭,竭力的保护着他的身体。

    随着压力的增长,水火真意的融合也更加明显起来,牧易听着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听着鲜血在血管里流动的声音,听着身体不堪重负发出的声音,甚至听到了道种呼吸的声音。

    但这些,始终无法动摇他的意志,他的眼睛,死死盯着不断落下的拳头。

    就在这时,被挤压的水火真意突然一阵紊乱,开始狂暴起来。

    “不好。”

    当感受到水火真意的暴动后,牧易心中大惊一声,毕竟这种融合本就不是正常的融合,而是借助压力,强行融合在一起,所谓压力有多大,反抗就有多强烈,当牧易的身体无法承受这种反噬的时候,也终于出事了。

    面对这种情况,尽管牧易竭力的想要扭转,但无奈水火真意暴动实在太强烈了,加上他正承受着头顶源自猿皇真身的一拳,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他直接陷入绝境。

    此刻,就算没有那一拳,光是水火真意的暴动,也足以让他的身体崩溃,粉身碎骨。

    “我就要死了吗?”这个时候,牧易忍不住在心里想道,没有人愿意死,哪怕他也不例外,但这个时候,回天无力,就算用了荆老那张的底牌,也无济于事,毕竟他的危机除了来自头顶,更来自他自身。

    至于那补天阙,早就没有了,无法逆转这一切。

    牧易的身体开始崩溃,浑身裂开,鲜血刚刚涌出就化为血雾,消失不见。

    “哈哈,死了,总算死了。”

    猿胜看到这一幕,心底兴奋的大吼,毕竟牧易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强了,连自己父皇的一缕意识也敌不过,最终只能自爆那缕意识,跨空召唤来真身的一击。

    对于这一击的结果,猿胜没有任何怀疑,君王跟君王之下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哪怕牧易是人族绝世天骄,也仍旧无法弥补这种差距,而牧易只要还想成为天人,就不会自断前程去走那一时强大的伪天人之路。

    “结束了吗?”

    大殿中,猿天也能感受到高空发生的一切,看着牧易即将身死,他也有种庆幸,甚至还有几分遗憾。

    眼看着牧易就要身死,就算是牧易也即将放弃的时候,他的识海中,那早已消失了许久的邪佛虚影再度浮现,并且在他的身后,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邪佛虚影。

    当邪佛出现的那一刻,原本暴动的水火真意居然乖乖的被驯服了,再也没有半点反抗,甚至不需要刻意,两种真意便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一股无比强大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心中。

    几乎想也未想,牧易便举起拳头,迎了上去。

    “轰隆!”

    这一拳,虚空像是直接被炸开,掀起一阵巨大的风暴,就连两界山也一阵晃动,至于那大殿,更是有多处地方直接龟裂,崩塌,大殿之前那些统领,至少有三分之二炸开,粉身碎骨。

    便是猿胜跟猿天这等领主级,也浑身一颤,喷出一口鲜血。

    “怎么回事?”猿胜心中狂吼,不是结局已经注定了吗?这最后的变故又是怎么回事?

    他抬头努力看去,终于在那风暴中看到了一个巍然不动的身影,正是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牧易,但现实是,他不但没死,反而还活的好好的。

    “那是什么?”很快,猿胜就发现了牧易身后那尊巨大的身影,只不过面目无法看清。

    “是你?”

    漩涡中,陡然传来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正是来自猿皇真身,在水火真意融合以后,他的那一拳就再也无法给牧易带来威胁,毕竟这一拳经过漩涡通道的削弱,顶多只有他本体的三分之一。

    而水火真意融合后,也代表着牧易的力量真正的跨越了那道天堑,直接达到了君王,也就是天人。

    只不过水火真意的融合是暂时的,全靠着邪佛虚影,一旦等虚影消失,他的境界就会被重新打落,而且天人壁障也不是那么好跨越的,这一拳,更是耗尽了他九成的力量。

    因为相隔太远,哪怕猿皇真身也只能发出这一击,不过他最后惊恐声音却没有瞒过牧易。

    “是你?”

    这两个字显然不是对他的,对方应该是看到了他身后的邪佛虚影,并且认了出来,也算解开了牧易心中的一个疑问,当初邪佛将他带到阴间,他就有所怀疑了,只是虽然看过很多书籍,却没有任何关于邪佛的记载。

    所以只能不了了之,不过他也清楚,这邪佛一定极为不简单,如今猿皇的态度变化更加证明了他的这种猜测,猿皇可是一族之皇,就算在君王中也不算弱者。

    而且到了君王以后,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已经是常态,可只是遥遥见到邪佛的虚影,就能把他吓得那样,莫非这邪佛生前是半圣级强者?

    虽然他很想把猿皇揪到面前问个清楚,但也明白这种想法只是异想天开罢了,如果对方真身在这里,恐怕就算邪佛虚影也保不住他,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他根本连真相都无法探查。

    天空中,那道漩涡快速的消散掉,显然那一边的猿皇已经把力量收了回去,而没有了意识定位,他再想打开通道已经不可能了,至于真身赶来,那更是不知道多久以后的事情了,相信到时候,牧易早就离开这里。

    “这····”

    猿胜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自己父皇真身一击不但没有杀死牧易,反而那漩涡直接消失了?他的心中不由得惊慌起来,没有了猿皇,他也不过是一个领主罢了。

    而且他也不相信慕一会心慈手软的放过他,能够在道种圆满阶段拥有抗衡君王的实力,这等绝世天骄,别见了,就算听也没有听过,如果换成是他,他相信自己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就在他胆战心惊的猜测同时,牧易缓缓落下,刚刚那股令人惊悸的力量已经从他的身上消失,水火真意重新散开,归于道种的两处,泾渭分明,互不干扰。

    不过牧易的心中却一直在回想着刚刚水火真意融合的那种感觉,这一次,明显比血海中更加清晰,他相信若是再来几次,就算没有那所谓的绝世功法,他也可以凭借自身力量将其融合。

    一旦三大真意全部融合,便是那所谓的天人壁障,也无法阻挡他的脚步,或许等到那个时候,可以去找猿皇,从他那里了解到关于邪佛的秘密。

    当然,牧易也明白,这种了解绝对不会是和谐的,毕竟就算抛开人族跟妖族的区别,他们之间也是有着杀子之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