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八十二章 荆州城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封印?”

    关于薪灯的来历,牧易唯一知道的就是老道交给他,甚至一开始只被当成油灯使用,直至他开始修行以后,才渐渐熟悉了薪灯的能力用处,再后来,为薪灯选择了合适的火种,也就是如今的南明离火。

    随着拥有了火种以后,薪灯的威能才算正式体现出来,再到薪灯残破的符文补全,薪灯算是彻底恢复,当时,牧易以为薪灯已经是全盛状态,可直至如今南明离火再度进化,成为真正的天火,才引发了薪灯最后的变化。

    此刻,就连牧易也无法窥测薪灯到底属于哪个层次的法宝,但绝对比他一开始想象的要强大的多。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以为薪灯到达极限的时候,又在最深处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封印,而且封印散发出来的气息,即便以牧易如今的实力,都隐隐感到心悸,至少层次上明显超越了他。

    虽然牧易也对这个封印充满了好奇,不过却还没有傻到去触碰,就算真要知道什么真相,那也得等他有足够的实力以后才行,现在,还太早。

    所以,牧易果断的把心神力量撤出,随后,薪灯一阵变化,再度将那封印遮掩在最深处,平日里无法触及到的地方。

    见那封印不像是在短时间内会爆发的样子,也不会影响他正常使用薪灯,牧易心中也松了口气,毕竟如今的薪灯可谓是他最大的依仗,他能够匹敌伪天人,其中一部分就是靠着薪灯的威能。

    除非他能够再度把水火真意融合,那样就算没有薪灯,他也完全可以力压伪天人,只不过水火真意融合实在太难,上次他不过是侥幸罢了,不过这至少也是一个方向,不定哪天阴差阳错,就又会成功了,而且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直至完全掌握。

    一夜,很快过去,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牧易只感觉神清气爽,兴致所起,他一声长啸,顿时如滚滚雷音,散发出去。

    远处,原本正在觅食的野兽,妖物,顿时吓得狼狈而逃,甚至天上的一块云彩,也在这声长啸中,四分五裂。

    心情舒爽后,牧易才开始赶路,而没有了丫头的拖累,牧易得以把速度彻底发挥出来,仅仅半天的时间,就到了荆州城,这也跟他实力提升一大截有很大关系。

    荆州城,人族仅存的几座大城之一,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座雄关,耸立在那里,城墙巍然不动,单单高度就有数十丈,站在脚下,顿时心生一种渺的感觉。

    城墙呈现一种暗红色,像是被鲜血染过,不少地方可以看出被修补过的痕迹,坑坑洼洼,布满了到刀剑斧痕,凝练着一股苍凉的岁月气息,那种厚重,还有所代表的守护,不断的冲击着牧易的心灵。

    他仿佛看到了无数人族英灵为了守护这座巨城,在城墙上,在城墙下,跟阴间其他种族展开大战,一寸城墙一寸血,可以,眼前这面城墙是用鲜血,用骨肉浇灌出来的。

    “伙子,第一次来荆州城?”

    就在牧易陷入沉思的时候,旁边响起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牧易转头,只见一个穿着麻布衣衫的老者正笑眯眯的看着他,老者不高,比牧易矮半个头,头发已经灰白,脸上布满了皱纹,不过眼睛却很明亮,更重要的是,牧易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一丝气息,对方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

    “是啊,老伯。”牧易微微一笑,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普通人就有所轻视。

    “一个人来的?”老者又问道。

    “是的。”牧易点头。

    “伙子不错,敢一个人穿越荒野,我人族就需要你这种勇敢的年轻人。”老者满脸赞赏的看着牧易,眼神透着一种打量自家儿孙的光芒。

    “如果不介意,伙子住我家里,正好跟老头子我做个伴,如果你想知道关于荆州城的事情,我也可以告诉你,这座城,老头子我住了整整六十年。”老人抬头,看着城墙露出追忆,还有感伤。

    “老伯相邀,那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牧易并未抗拒对方的好意,更关键的是,他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哪怕一丝敌意,而且他也只是个普通老人罢了,可能看到他想起了自己的子女,也可能是因为太过孤独。

    总之,牧易跟着老人踏入荆州城,在经过城门的时候,一块镶嵌在门楼的铜镜突然亮了一下,光芒很微弱,一闪而逝,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

    倒是老人似乎想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牧易,所以特意点明了这块铜镜,此境名为照妖镜,虽然名字中带着一个妖字,但实际上,不但是妖族,就连鬼族,以及其他的种族,也能够照出来。

    这照妖镜的作用就是为了防止要人族之外的种族混进来,造成动乱。

    而实际上,自从这照妖镜挂上以后,着实逮住了不少奸细,不管对方伪装多么精湛,都被清晰的照了出来,除非对方达到君王级,或可躲过照妖镜的照耀,但如果真有君王驾临,恐怕城中的守护者,第一个会赶来,直接阻止对方踏入。

    当然,荆州城能够耸立在阴间大地上,并且流传了这么长的岁月,肯定有其依仗,而牧易猜测,应该是大阵一类的东西,也唯有这一类东西,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护巨城,还有城内的人族。

    荆州城很大,按照老人所,这里至少有数十万人,也有可能更多,城内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不过修行者,武者的数量比例也很高,二三流强者随处可见,就连一流境界,这一路走来,牧易也看到了不下十个。

    而且相比牧易在荒野中见到的那些人族村寨,居住在城内的人族,脸上明显没有那种朝不保夕的担忧,似乎外面那面高大的城墙给了他们足够的安全感。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像荆州城这种大城,城内是有人族长老的,也就是所谓的守护者,至少也是天人一级的强者,这可是真正的天人,而不是什么伪天人。

    根据当初姜家村村长的话,人族目前仅存三座大城,这荆州城便是其中之一,而人族内,现在还有八大长老,这些长老俱都是天人一级的强者,除此以外,还有两大半圣。

    不过半圣级强者平日里多在隐居,甚至根本就不在大城内,实际上,就连诸多长老也不可能集中在某处,一般一个长老坐镇一地,有人负责这种大城,也有人负责荒野中的人族。

    毕竟根据当初的那个计划,荒野中的人族明显更重要,因为他们时刻面临着危险,潜力也更强大,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才有了大城,这样就算荒野中的人族全部牺牲,至少也还留下了希望的火种。

    事实证明,这么多年过去,当初制定那个计划的人族先贤是成功的,人族不断涌出强者,才让人族抵挡住妖鬼两族的压迫,并得以喘息。

    牧易跟这老人来到他的居所,是一处有些狭窄的院子,周围也几乎都是这种存在,巷子很窄,两个人并排着走都能擦到墙,味道也有些不好闻,当然,荆州城中也有好的地方,但居住在那里的,一般都是强者。

    老人一路不断着这里的趣闻,比如哪家出了个子,败了谁谁谁为师,哪家闺女嫁了个好人家,还有哪家添了个大胖子,基本都是邻里之间的事,趣事。

    老人的开心,牧易自然也听的有趣,这种事,反而让他想起了当年跟着老道闯荡江湖的日子,那里,同样充斥着各种事,趣事,一直让牧易留恋。

    如今,听着老人的话,牧易甚至有种很享受的感觉。

    院子里打扫的很干净,可以看出老人的用心程度,不过却有三间房,老人住一间,一间是厅堂,还有一间闲着,在老人领着牧易进入的时候,屋子还锁着,老人找出钥匙打开,牧易甚至看到老人略微颤抖的双手。

    很显然,这个房间对老人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

    终于,房间被打开,里面很干爽,没有一丝霉味,东西摆放的很整齐,可以看出是经常擦拭的,墙上,挂着一张弓,不断弓弦已经断掉,还有一杆长枪,枪尖被削掉了一截。

    “这间房是我儿子的,他是个武者,虽然只是二流境界,不过我这个当爹的已经很满足了,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就好,可谁知道,在一次试炼中,他还是死了,当时他死的时候,跟你差不多大,甚至模样也有些相似。”老人目光在屋内扫了一遍,轻轻的道,他的眼睛里透着浓浓的思念。

    这下,牧易也算明白为什么对方刚见到他,就邀请他到自己家中,原来不单单是看他一个人刚到荆州城,更重要的是他长得跟他死去的儿子有些相似,虽然被当成一个替代品,不过牧易却没有半点不高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