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七十八章 豪情壮志凌云霄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前辈如此帮我,难道就不担心吗?”牧易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问道,出身,绝对是他一个弱点,虽然他不介意让人知道他来自阳间,不过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要传播开来的好。

    毕竟即便阴间的人族,也不一定个个都对他抱有善意,万一有人心怀不轨呢?或者引起妖鬼两族的兴趣,他的处境就更加不妙了。

    至于被姜家村的村长知道,他倒不怎么担心,因为他知道对方是个聪明人,更何况姜家先祖的一丝执念还在他身上的玉佩中,至于眼前李沧,虽然救了他,但对方那种无私,反而让他不能深信,但不代表他不敬佩对方。

    “像你这等绝世天骄,定然来历非凡,所以我也不会去追问你的来历,只要你是人族,就足够了。”似乎看除牧易的顾虑,李沧微微一笑道,仿佛牧易所担心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这血莲子既然前辈不肯收就算了,不过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前辈可有什么需要晚辈效劳的地方?”牧易把血莲子收起来,又郑重的问道。

    “我不过了然一身,哪有什么心愿?你若是真有心,就多帮我杀几个妖族吧。”李沧微微一笑,道。

    “杀妖族吗?即便前辈不,晚辈也会做的。”牧易点点头。

    “那就足够了,既然你无事,那我也该走了,希望今日一别,他日你我还有再相聚之时。”李沧对着牧易完,毫不留恋的转身,大步朝着远去走去。

    劲风吹动着他的衣衫,他那不算宽阔的背影在牧易眼中,却仿佛可以撑起整片苍穹。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吾久有凌云志,欲力挽狂澜倒乾坤,豪情壮志心中存,敢叫日月暗三分。”

    “人王旗,风雷动,三十八载一弹指,可上九天揽月,可下冥海戏龙。”

    人影渐渐远去,一个豪迈的声音在天地间响彻,听着听着,牧易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有种不顾一切想要追上对方脚步的冲动,何为大丈夫?

    人王旗,风雷动,三十八载一弹指,可上九天揽月,可下冥海戏龙!这就是大丈夫,让人心中生出无限的向往。

    牧易抬头,看着头顶那颗代表着阴间第一人的太阳,心中升起豪情壮志,若他有生之年,定要这日月暗三分。

    “轰隆!”

    就在牧易心中念头刚落,头顶深处便想起一阵惊雷,不知是不是错觉,牧易觉得头顶那颗太阳似乎瞬间明亮了一些,不过这个时候,牧易已经一步跨出,直接消失在原地。

    虽然他也听到头顶传来的惊雷声,不过却没有在意,或者,他此刻还没有在意的资格。

    在牧易看不到的地方,李沧正站在一座高峰上,目光注视着他离去的方向,他的嘴唇微张,似乎在跟谁着什么,但诡异的是,他的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当天空响起惊雷的时候,李沧抬头看了一眼,继而转身消失不见。

    丫头一步不停的赶路,甚至不时回头看一眼,因为她总觉得后面仿佛有着什么危险,不断催促着她前进,只是她并没有发觉,在她手腕上的神仙索,轻微亮了一下。

    不过倒是她身后的影子似乎若有所觉,轻轻蠕动了一下,仿佛正在盯着她的手腕看,只不过此刻神仙索隐身,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

    远处,牧易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身子一晃,再度消失不见,他所去的方向,正是丫头一路走过的地方,尽管丫头早走半天,可对牧易而言,这点路根本就不算什么。

    追上丫头后,牧易并没有露面,而是仍旧隐在暗中,不过当靠近丫头的时候,他不禁微微皱眉,总觉得丫头似乎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一时间又看不出来。

    但他仍旧没有出来,只打算等晚上丫头睡着了,再仔细为她检查一下。

    这些天,丫头的身体明显变得更强壮,一直到天黑,才找了一个尚算安全的地方停下,那里是一处废弃的山洞,里面很干燥,而且看样子明显已经很久没有野兽居住过了,正好被她当成临时的家。

    丫头倒也聪明,专门找来了石头,木棍把洞口堵住,只留下几个孔透气。

    然后丫头才满脸疲惫的靠着里面坐下,倒也没忘记把那张毛皮铺着地上,这可是她能在野外生存的关键,否则就算没有被冻死,恐怕也早就感冒生病了。

    最后,丫头取出肉块跟水囊,开始吃了起来,也幸好这些肉块都被牧易特意处理过,不用担心时间久了会变坏,只是肉块放久了难免会变硬,丫头吃的有些费劲。

    只是大概饿极了,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等吃饱后,丫头才摸着鼓起的肚子,脸上也没有了心焦,只剩下满足,躺在那里,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等丫头睡着以后,洞口的石头突然消失了,然后出现了一个黑影,正是一直在暗中的牧易。

    牧易出现的毫无声息,但丫头眼皮居然轻轻一颤,似乎要醒过来,这时,牧易一指弹出,丫头便继续陷入了沉睡中。

    “出来吧。”牧易直接对着丫头道,只不过此刻丫头明显处于沉睡,自然不可能给他回应。

    不过牧易也不着急,就站在那里等待着,终于,丫头的影子缓缓的蠕动,最终形成了一个黑影,看不清楚长相模样,只能隐约看清楚是个人族形态。

    但就算对方是人族形态,可也不能代表就是人族,而且牧易也从未听人族有这么诡异的。

    “你是谁?”牧易问道,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倒不是畏惧对方,而是担心丫头,以丫头的脆弱,根本就承受不起任何冲击,而他如果贸然行动,或许可以杀死对方,但丫头一定会随之遭殃,这绝不是牧易想要的结果,所以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动手。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人影缓缓道,声音有些沙哑,有些苍老。

    “死了就应该一了百了,而不是附着在别人的影子里。”牧易毫不留情的道。

    “心中有恨,死有不甘。”人影沉默一会道。

    “哼,你有恨,有不甘我都不管,只要你从这丫头的影子里离开,我就饶你一次。”牧易道。

    “我等了上百年才等到一个合适的传人,怎么可能离开?我知道你担心这个丫头,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她的,反而会倾尽全力把她培养成绝世强者,这样也能帮到你们人族。”人影道。

    “上百年?你们人族?”牧易从对方话中听出两个关键的地方,至于什么传人,压根就没被他放在眼里,如果真要培养,自然有他,用不着别人来代劳,更何况,对方来历诡异,他根本就信不过对方。

    “那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见牧易似乎不为所动,人影终于又缓缓道。

    “免了,我是不会拿她来做交易的。”牧易断然拒绝。

    牧易完后,人影也陷入沉默,而牧易心神缓缓散开,一副随时都要动手的架势,只要隔断对方跟丫头的联系,那么任杀任剐,自然都由他的算,至于对方的来历,想来也到时候也能够弄清楚。

    “当我选择她的时候,我的这丝执念就已经跟她融为一体,我执念消,她死。”似乎看出牧易的想法,人影直接道。

    牧易的神情顿时一滞,有些摸不清对方的是否实话,不过能够将执念保存下来,牧易也只见过一个,那就是玉佩中的姜家老祖,只不过他本体之前却是天人。

    至于老道的情况有些特殊,是靠着薪灯才保留了一丝执念,甚至当出现后,就会立即消散,根本不可能独立存在,这也是牧易为什么会请求姜家老祖帮忙的主要缘故。

    而想要做执念不会消散,唯有一点,那就是天人或者君王,也就是,眼前的人影生前定然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君王,毕竟他已经过你们人族,显然不可能出自人族。

    再联想到对方上百年,还有不甘心,加上丫头走过的地方,牧易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尽管心中隐约猜到了真相,但牧易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有些东西他必须再度确认才行。

    “其实你已经信了,不是吗?甚至连我的来历你也猜出来,只是不敢而已。”人影似乎能看透牧易的想法,淡淡的道。

    “你又凭什么这么确认?”牧易冷笑一声,同时往前一步,身后,薪灯浮现出来,就连丫头手腕的神仙索也蠢蠢欲动。

    如果对方全盛时期,那牧易自然是有多远跑多远,但可惜的是,对方本体早已经死了,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一丝执念罢了,就算有几分威能,但也绝对不会超过伪君王的程度,而且绝对还有着限制。

    若不是担心丫头,牧易早就出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