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七十七章 流浪者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精彩免费!

    当火莲愈合,餍王似乎也愣了一下,实际上,激发了饕餮血脉以后,餍王的神智就已经有些不清,更多的是一种本能占据主动,原本以为可以轻易的打破这火莲,没想到一连两次,都没有成功。

    饕餮乃是上古凶兽,从它名字中带着一个凶字,就足以看出它的本性来了,如今餍王虽然只是得了饕餮的一丝血脉,但毫无疑问也受到了影响。

    只见餍王这次奋力一跃,直直的冲着天空而去。

    “轰隆!”

    尽管有精血加持,但此刻餍王所发挥出来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甚至给牧易一种对方就是真正君王的感觉,而不是什么伪君王,别看两者只有一字之差,可实际上,这两者还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在餍王的冲撞下,灭世火莲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声音,然后轰然崩溃,化为漫天火雨,朝着四周落去。

    这些南明离火尽管化成火雨,可威力同样不可觑,落在地上以后,连石头都燃烧起来,至于周围的树木,更是顿时化为熊熊烈焰,并且很快就变成灰烬。

    脱离了灭世火莲的餍王,四肢踏着虚空一阵游走,最终把目光锁定在逃到远处的牧易身上,虽然已经神志不清,可有些东西还是有印象的,比如就是眼前这个人族把他逼迫的如此之惨。

    所以他没什么犹豫,就朝着牧易冲了过去,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牧易甚至只看到他动了,还不等反应,对方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几乎想也未想,牧易就把薪灯召唤出来,并且薪灯立即变大,挡在他的面前,同时牧易的琉璃不灭身也运转到极致,一道道细的符文在他体表浮现,让他看上去好像穿着一身特殊的甲胄。

    “轰!”

    餍王直接撞在薪灯上,然后薪灯一颤,又往后撞在牧易的身上,尽管早有准备,可从薪灯上传来的力量仍旧让牧易身体一颤,气血随之翻腾。

    好在薪灯无比坚固,哪怕承受了餍王的重击,也没有半点损伤。

    至此,牧易终于对餍王此刻的力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此时的餍王比之刚刚强了何止十倍。

    “难道这就是伪君王跟真正君王之间的差距?”牧易此刻仍旧忍不住在心里想着,在他看来,此时餍王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绝对已经超过了伪君王,甚至达到了真正君王的层次。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匹敌伪君王,就算距离真正的君王也不会太远,可如今才知道,之前的想法终究是太过天真了,别他现在只是道种大成的境界,就算他再进一步,达到道种圆满,恐怕也不是真正君王的对手。

    除非他能够再度将水火真意融合,或许还有资格跟君王一拼,不过这种融合却不是他想做就能够做到的,之前那一次有太多的巧合,所以就算如今被餍王压迫的喘不过起来,他仍旧没有选择尝试,因为他很清楚,成功的可能性不足一成,但剩下的九成可能就会面临更大的危险。

    至少在没有陷入绝境之前,牧易不打算去赌,而且他也赌不起。

    见牧易挡住,餍王更怒,再度一扑,前爪带着一丝玄奥的轨迹,就朝着牧易拍来。

    这一刻,牧易甚至有种心胆俱裂的感觉,因为餍王这一爪给他一种无法躲闪的感觉,甚至整个人都被一股天地之力压制,根本就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爪不断朝他落下。

    甚至,原本每次都会在他危难之际出现的邪佛虚影这会也不见了,似乎那邪佛虚影唯有对心神一类的攻击才有用,像餍王此刻的攻击,根本就无法触动邪佛虚影。

    “怎么办?”牧易忍不住在心里想着,这会就算能够凝聚出水火真意也已经晚了,因为餍王的攻击实在太快,更重要的是,他此刻根本就动弹不得,仿佛整个天地都在对他排斥,压制。

    就在牧易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吒,然后一张薄薄的纸穿透虚空,出现在他的面前,将他笼罩在其中。

    “轰!”

    餍王这一爪落在那张薄纸上面,顿时间,上面涌现出一股比餍王还要强大无数的气息,在这股气息下,餍王眼中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然后想也不想,直接转身,几步踏出,就已经如流光一样划过,消失不见。

    直至餍王消失,牧易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呆呆的看着头顶那张纸,隐隐约约间,他在其中好像看到了一个人族老者的虚影,不过还不等他看清楚,那薄纸就飞走了,然后落入一个人的手中。

    看到那人,牧易也终于明白到底是谁救了他,正是之前那名人族的苦行者。

    收回薪灯,牧易也从半空落在地面,等待着对方来到他的面前,过程中,他也盯着被对方托在手中的那张薄纸,此刻,上面那股代表着无上威严的光芒已经消失不见,看上去有些泛黄,除此以外,上面就只写了一个字,守!守护的守!

    虽然那薄纸很快就被对方收了起来,不过牧易还是眼尖的看到那个字上面有两道裂痕,似乎只差一点,就将其从中间分开。

    见牧易对这东西感兴趣,人族苦行者也不隐瞒,直接道:“这是人族半圣强者写的字,带着一丝圣痕,就算真正的君王也无法打破,可惜这东西最多只能使用三次,也就是三次救命机会。”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牧易道谢,对方拿出这么珍贵的东西,更是直接救了他一条性命,所以无论怎么感谢都不为过,至于前辈二字却不是以实力论之,而是对方的年龄比他大得多,所以叫一声前辈并不为过。

    “无需如此,我本名李沧,你为我人族绝世天骄,我自然不能看你陨落在妖族手中,别只是一张半圣强者留下的圣痕,就算是牺牲我的性命,只要能救你,也是值得的。”李沧淡淡的道。

    不过牧易却隐隐感觉到对方的都是实情,如果真的需要,对方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性命,为的只是救他这个刚刚见面,尚不认识的人,这一切,只因为他也是人族。

    这一刻,牧易对阴间人族的认同更深了一层,甚至相比阳间,这里的人族明显要更加团结,也不惧怕牺牲,不过这种情况都是特定环境所造就的,并没有太多的可比性。

    同时,牧易对李沧也是肃然起敬,至少他承认自己做不到这一点,如果他遇到这种情况,或许会帮助对方,但绝对不会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为前提。

    “之前让前辈损失一次救命机会,牧易无以为报,这两颗血莲子就当是补偿前辈吧。”牧易直接掏出两颗血莲子,这血莲子跟一次救命机会相比,到底哪个更重要一点,实在是没办法明确的对比。

    李沧看了一眼牧易手中的血莲子,出乎预料的摇了摇头,让牧易愕然,脸上充满了不解。

    “这血莲子对我的用处不是很大,相反,在你的手里,会表现出更强的价值来,只要你能早一日踏出那一步,成为天人,让我人族多一丝保障,就足够了。”李沧认真的道,同时看向牧易的目光也带着殷殷期望。

    不知道为何,牧易的心中一下子变得沉甸甸起来,他可以看出,对方这番话绝对出自真心实意,这是一个为了人族,可以付出一切的强者,至于自身得失,从来都不被他放在眼里,而他的出发点,也永远都是针对人族,只要对人族有益,就算需要牺牲他自己,他也会毫不犹豫。

    而牧易,尽管有信心成为天人,可他终究不是属于这里的,他努力提升自己,只为能够早日离去,回到阳间,而不是成为阴间人族守护者,所以他沉默了。

    见牧易沉默,李沧微微一笑,又道:“其实你大可不必感到内疚,你跟我不一样,你代表的是人族的未来,是希望,而我,虽然被人叫做苦行者,但实际上,我一个流浪者而已,在这阴间大地上游荡着,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人族,如果能够发现有资质的人族,就传授他功法,让他成长,为我人族多留下一些火种,这才是我们这些流浪者的目的。”

    “我们,是一群没有希望的人,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上。”

    “我想知道像前辈这种人族在阴间很多吗?”牧易郑重其事的对着李沧一礼,然后问道。

    “相反,我这样的流浪者很少,倒不是没有人愿意去做,而是妖鬼二族刻意针对我等,但凡实力不足,成为流浪者也只会枉送了性命,所以后来人族中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想成为流浪者,最少也要拥有道种成的实力,唯有如此,才能在荒野中保护自己,所以我等数量虽少,但实力却一直让那两族忌惮。”李沧到最后,脸上甚至流露出一丝自傲,其实从他的实力中,牧易就知道对方有自傲的资格,因为对方的境界跟他一样,都是道种大成。

    虽然对方的实力不如他,可至少也能短时间内挡住古通那等鬼族的道种圆满强者,甚至如果他想逃,古通想要不付出代价就留下他根本不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