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七十六章 饕餮血脉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餍王的绝招有些出乎牧易的预料,措不及防下,他的魂魄就要被拉出识海,这个时候,薪灯的防护反而有些不管用了,似乎薪灯只是针对心神方面的攻击,有些太过单一。

    而牧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心中甚至用处一丝惊慌,他终究还是太觑伪君王了,哪怕带着一个伪字,但那也是君王,层次上已经超越了道种。

    他的力量固然强大到可以跟伪君王对抗的程度,但灵魂,还有道种尚未开始蜕变,还远远比不上对方。

    餍王好歹也是有一丝上古凶兽饕餮的血脉,自然不能等闲视之,牧易稍稍大意,就被抓住了弱点。

    就在牧易的魂魄要被拉出识海之际,在他的识海中,邪佛的虚影再度浮现,这邪佛虚影平日里隐匿在他的识海中,无法看到,但每次在他最危险之际,都会出现。

    之前在血海中,如果不是邪佛虚影,他早就死了,如今,又是邪佛虚影救了他,牧易对于这邪佛的真实身份也更加好奇起来。

    随着邪佛虚影浮现,那种针对魂魄的吸力顿时被切断,牧易的魂魄也再度回到识海中央坐镇,他的眼睛,也随之恢复清明。

    同时,餍王斗大的眼睛里也闪过一抹愕然,迷蒙的光芒消失不见,充满了不解,他想不通,刚刚明明快要成功了,牧易又是用了什么办法逃脱的?

    只可惜,牧易并未给他继续深思的机会,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叫,一只巨大的朱雀从牧易身上飞出,冲着他扑了过来,这只朱雀相比他庞大的真身,仍旧要很多,所以当即论起前爪,狠狠的拍了过去。

    “轰!”

    朱雀跟他的前爪撞在一起,但随后,餍王便发出一声惨叫,只见拍散之后的火焰,居然沿着他的胳膊不断往上烧,毛发瞬息就烧没了,那火焰就像无数罡针,不断往他身体里钻去。

    “给我滚开。”

    餍王大吼一声,体内一股黑色的力量涌出,不断跟南明离火碰撞着,最终,南明离火被磨灭,但餍王整条前爪,看上去也黑乎乎的,甚至还能闻到一丝肉香。

    “灭世火莲!”

    就在这时,天地间突然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餍王猛然抬头,但就在这时,一朵巨大的火莲已经将他包裹,一片片花瓣围绕着他旋转,恐怖的南明离火化作火海,将对方淹没。

    如果是之前的南明离火,恐怕都不可能困住对方,但如今,南明离火已经进化,成为了真正的天火,道种之下,恐怕一点火星都能化为灰烬,至于道种强者,恐怕再无人能逃脱灭世火莲。

    至于伪君王如何,牧易还不敢肯定,但眼下,餍王就是一个很好的实验对象。

    灭世火莲中,餍王左冲右撞,想要逃离这恐怖的火莲,但他很快就发现,那火海化作无数锁链将他浑身层层缠绕,同时火焰的温度也明显提高了许多,在这种情况下,餍王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自从突然以后,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或者,从他成为伪君王以来,就从未被人逼到这种地步,如此狼狈更是第一次,对牧易的恨意已然滔天。

    不过他也知道,不管是想要报复牧易,还是其他,都得先离开这火莲再,甚至为了对抗南明离火,他不得不激发浑身所有力量,并且把身体快速缩,最终只跟正常的山羊差不多大。

    虽然仍旧不能闯出去,但至少这种形态可以让他坚持更久,毕竟身体接触到的火焰了无数倍,就算火焰的威能因此再提升,顿时间内他还不会有事。

    接下来,他也试着冲击包裹他的火莲,但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这火莲像是拥有灵性,每当他冲击其中一点的时候,其余地方的力量就会汇聚而来,加大突破的难度。

    除非他能以绝对的力量,直接将整个火莲击破,唯有如此才能脱困。

    牧易站在火莲之上,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能否困住对方,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信心也越来越足,到了后面,他干脆盘膝坐在,就在火莲之上,虽然身后的朱雀之翼已经收起,但火莲却发出一股力量托着他,而且那恐怖的南明离火,到了他身边温顺的像个乖孩子,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南明离火发出的喜悦。

    “人族,放本王出去,本王愿意与你和解。”

    终于,火莲中传出餍王的声音,他的话,本身就是一种示弱的姿态,毕竟堂堂伪君王居然让一个道种境界的人族放自己出去,如果传出去,绝对会成为一个笑话。

    不过相比脸面,显然还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一些,所以餍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更何况,此地只有他们两个,只要他们不,谁又能知道?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句话不仅仅在人族中传播。

    “和解?”听到餍王的话,牧易冷笑一声,追了他这么久,又差点杀死他,岂是一句和解就能解决的?他可没有这种豁达的心境,更何况,如果炼化对方,对方的一切自然都是他的。

    所以牧易干脆没有理会餍王,任凭他在火莲中如何叫嚣,根本就不应声。

    火莲中的餍王似乎也感受到了牧易的决心,终于不再白费功夫,这一会的功夫,他分明感觉到火莲的威力似乎增加了,如果再这么下去,他就真的被烧死了。

    想到这里,餍王心中闪过一抹决然。

    在他的识海内,一只迷你兽缓缓睁开眼睛,一股古老霸道的气息缓缓散发开来,穿透餍王的身体,跟火莲轰然撞在一起。

    火莲之上的牧易也浑身一颤,两眼露出精光,直直的穿透火莲,落在餍王的身上,他能够感觉到,对方体内有什么很恐怖的东西正在觉醒着,这股力量甚至让他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餍王识海内的那只迷你兽实际上就是他凝聚出来的道基,妖族道种道基要比其他族容易许多,因为妖族大多传承了上古血脉,这种血脉越是浓郁,越容易凝聚道种,不断吸收血脉中的感悟,一步步踏出道基的路。

    不过因为对血脉依赖太高,所以如果血脉不足,反而会成为瓶颈,难以凝聚出真正的道基,这个时候,就可以吞噬同族的血脉,或者上古留下来的宝物,借此加强自己的血脉,凭借外力,彻底把道基凝聚出来。

    这种办法就跟人族吸收先人留下的道种是一个道理,虽然可以跨入君王,天人,但因为借助了外力,而不是自己亲身感悟,所以总要差上一些,这才成为伪君王或者伪天人。

    当初,餍王就是吸收了一滴上古饕餮的鲜血,所以才凝聚了道基,尽管只是伪君王,可至少他已经踏出了那一步,超越了无数同族。

    此刻,他所激发的便是蕴含在道基内的那丝属于饕餮的血脉,而且机会只有一次,可以这是他最大的一张底牌,专门用来保命用的,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张底牌这么快就使用了,而且还是面对一个人族的道种境界强者,可他此刻却别无选择,因为如果不用,恐怕他真的会死在这里。

    他成为伪君王还没有多少年,又怎么舍得死去?至于底牌,只要活着,早晚还会再有,而生命却只有一次。

    牧易神色凝重,心念一动,灭世火莲的快速的缩着,并且不断的旋转着,那一片片花瓣之上,多了一丝丝神秘的纹路,让火莲看上去多了一丝厚重。

    而这个时候,餍王痛苦的嚎叫一声,接着他的身体开始变化,朝着上古凶兽饕餮的模样变化着,在他的周围,一道道黑色的力量凝聚,甚至形成一朵黑云,将他包裹,并且把外面的南明离火挡住。

    “吼!”

    终于,餍王完成了变身,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但相比真正的饕餮,已经有了三四分相似,这个时候,餍王仰头,目光似乎穿透了火莲,看到了坐在上面的牧易,对着他怒吼了一声。

    顿时间,火莲巨颤,隐隐有种要崩溃的迹象,关键时刻,牧易长身而起,一道道手印不断打出,然后落在火莲上,顿时间,火莲上那些花纹像是活了一般游走着,原本颤动的火莲,也随之稳定下来。

    餍王见火莲没有崩溃似乎有些不满,这会,他身上的气息也显得更加浩大,已经能够跟南明离火抗衡。

    “吼!”

    似乎有些不甘,餍王摇了摇头脑,前爪突然探出,重重落在火莲上。

    “轰隆!”

    牧易只感觉周围像是有无数雷霆同时炸开,同时,那坚固的火莲上,也立即布满无数裂痕,就连他的心神也随之一颤,像是被重重砸了一下。

    “想逃出来?哪有这么简单。”

    这会,牧易也发了狠,用力咬破舌尖,直接逼出一口泛着点点金光的精血,像细雨一样落在火莲上,原本快要崩溃的火莲立即像是得到了滋润,随着一阵光芒流转,又快速的愈合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