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四十三章 牧易收徒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

    姜雨有些紧张,心中觉得这应该是牧易对他的考验,如果他回答不上来,定然会让牧易失望,所以他心中难免有些焦急,而越是聪明人,有时候想的就越多。/p

    牧易也不着急,收回目光后,便仰着头,望着阴间的天空,尤其是那一轮代表后土圣母的圆月,跟阳间不同的是,这阴间的月亮永远都是圆的,没有所谓的阴晴圆缺。/p

    只是,人生如果也如此,如果没有了遗憾,本就是一种残缺。/p

    正因为无法尽善尽美,所以才会孜孜不倦的去追求。/p

    这一刻,牧易好像忘记了姜雨,眼中只有头顶的那一轮圆月。/p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满头大汗的姜雨眼睛突然一亮,然后大声的道:“大人,我想到了。”/p

    听见姜雨的呼唤,牧易才收回目光,重新看着他。/p

    “修行就是走路,就是砍柴,就是吃饭。”姜雨越声音越,似乎也发现自己的有些不靠谱,修行怎么会是砍柴?又怎么回事吃饭?/p

    “哦,修行就是走路,砍柴,吃饭?”相反,牧易却是眼睛一亮,原本以为姜雨会出一番道听途的大道理,却不料他是有着自己的见解,虽然浅显,但本质上,却也道出了修行的真谛。/p

    什么是修行?相信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答案,但在牧易看来,修行就是一种经历,不管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绝对不会是为了修行而修行,总要有这样那样的目的,所以目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p

    而姜雨的回答,修行是走路,是砍柴,是吃饭,这是他的理解,却也契合了修行的本意,姜雨这个回答要是放在佛家中,那就是有慧根,而道家里,便是道果,乃天生适合修行的胚子,绝对的良才美玉。/p

    如果一开始,牧易只是打着随便指导一下的念头,算是偿还了村长交出玉佩的因果,那么眼下,他是真的起了爱才之心。/p

    修行界,好的师父难遇,但同样的,好的徒弟也难寻,尤其是想要找一个可以继承衣钵的徒弟,更是难上加难。/p

    当初牧易收了铁牛为记名弟子,但也是事出有因,从未想过让对方继承他的衣钵,否则也不会只传授对方武道,而非他所擅长的心神一道,可如今,他忍不住在想,要不要真的把姜雨收下,并且继承自己的衣钵,这样就算他接下来出了什么意外,可至少对老道也算是有个交代,没有让他的传承因此断绝。/p

    而姜雨的品质早就通过了考验,本性善良,而人又极为聪慧,早年的磨难,更是让他远比同龄人成熟,性格也坚韧,绝对是一个好徒弟。/p

    在牧易想着这一切的时候,旁边姜雨却不清楚,还以为牧易不满意自己的回答,正满脸忐忑,同时也暗恨自己,早知道刚刚就不那么了,如今若是大人失望,会不会就不教他了?这么好的机会,如果因为他的莽撞而错失,别他自己不会原谅自己,就算村长跟母亲知道了,也定然会失望。/p

    好在牧易并没有让姜雨忐忑太久,等他回过神来,看到姜雨的模样,不禁一笑,心中已然有了决定。/p

    “姜雨,你可愿意拜我为师?”牧易神情严肃起来。/p

    听到牧易的话,姜雨整个人呆住了,之前村长奉上珍贵的玉佩,牧易也只是答应教授他一段时间,甚至之前还拒绝了收他为徒,可没想到,转眼之间,事情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牧易居然问他要不要拜师?/p

    难道他这是在做梦,还是圣母娘娘保佑?/p

    用力掐了一把大腿,浑身一个激灵之后,姜雨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而随之便是狂喜,当即,他没有半点犹豫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雨愿意。”/p

    “好,按理来,你拜师需要摆下祖师牌位,不过我从不在意这些俗套,但你既然入我门下,便要谨记尊师重道。”牧易缓缓道。/p

    “是,师父,雨必定谨记,从此以后尊师重道,绝对不做有违师父,背叛师门的事情,否则便万劫加身而死。”姜雨满脸严肃的发誓。/p

    “以后记得不要随便发誓,而且你若是真的欺师灭祖,不需什么万劫加身,我既然可以给你,就能让你失去,而且入我门下也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不管你以后为善也好,作恶也罢,都是你自己的路,我这个当师父最后再送你四个字,不忘本心。”牧易这话,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老道。/p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娃娃,懵懵懂懂的跟着老道闯荡江湖,而老道那个时候跟他的最多的便是不忘本心,八年间,老道一点一点的改变着他,这份苦心,唯有长大后,他才彻底的体会到,可惜为时已晚,更来不及对老道一声,谢谢。/p

    所以,他能够教给姜雨的也是这个四个字,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在他看来,这四个字甚至比一门功法绝学还要珍贵。/p

    “不忘本心?”姜雨喃喃自语,神情有些迷茫,但随后就慢慢变得坚定起来,“师父,我懂了。”/p

    “嗯,很好,以后那套拳法,你只需要每天早上练习就好,接下来,为师教你如何修行。”牧易道。/p

    “是,师父。”姜雨满脸狂喜,终于可以修炼了,而且还是拜了牧易为师,加上母亲已经康复,他觉得自己已经此生无憾。/p

    “修行之路,有四大难,一难心动,二难感应,三难出窍,四难见神,不过你现在只需先弄明白第一难便可。”/p

    “所谓心动,并非真的让你心动,相反,这一难是让你降服心猿意马,把自己的心定住,所以心动难,也可以叫做难心动,不管任何杂乱的念头,都无法动摇你的心,如此才算是真正的入门。”/p

    牧易不疾不徐的着,而姜雨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字,而且,在他的感觉中,自家师父所的这一切,他都能立即就懂,仿佛直接印在他的心里。/p

    时间缓缓流逝,院子里,一大一两个身影站在中央,身影逐渐被拉长,而屋内,也同样有一个身影始终站在门口,不言不语,没有发出半点动静,但如果打开门,就会看到,她的脸上,有两行清泪划过。/p

    “好了,天色不早,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刚刚教你的东西,不必着急开始修行,等你感觉差不多后,再开始不迟。”/p

    终于,当第一难的三关全部讲解完后,牧易便停止,一次性讲解这么多,哪怕姜雨再聪明,也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明白过来,所以牧易直接用了心神诱导的方法,直接把这些东西印在他的心里,即便过再久,他每次想起,也都会如今晚这般清晰。/p

    而一旦决定收姜雨为徒,牧易自然也会倾力教导,绝对不是只而已。/p

    “师父,可我觉得我全都会了啊。”姜雨忍不住道,虽然明知道师父是为了他好,可他仍旧忍不住想要抓紧修行,他等这一天,实在是等太久了,早已迫不及待。/p

    “忘了我刚刚跟你的了?不要让杂乱的念头影响自己的心境,等你什么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可以了,什么时候再真正开始。”牧易声音带上一丝严厉。/p

    姜雨顿时噤若寒蝉,好像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刚刚躁动的心也立即安定下来。/p

    “师父,我错了。”/p

    “你的心情为师可以理解,不过修行,最忌讳的就是心浮气躁,你这些年的经历,为师相信你自然能够明白,一切大道理,都不如你自己体会来的更深刻,以后当你心浮气躁的时候,不妨多想想以前的经历。”牧易又道。/p

    “是,师父。”姜雨心悦诚服,没有半点因为训斥而不满,因为他很清楚,牧易这些都是为了他好。/p

    “嗯,早点休息。”/p

    完,牧易便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p

    一直等牧易离去后,姜雨才深深吸了口气,眼神重新变得坚定起来,心中暗暗发誓,“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不再让您失望。”/p

    夜,转眼即过,经过后半夜的入定,虽然体内的命轮封锁并没有松动,但牧易却怡然自得,心中反而不着急起来,昨晚教姜雨,实际上也是在教他自己。/p

    曾几何时,连他自己都忘记了那些最简单的道理,他劝姜雨不要着急,不要心浮气躁,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心动难,难心动,虽然这只是第一难,却也贯穿了整个修行,所以并不是,渡过了,就再也无忧。/p

    相反,随着实力提升,对于心境,要求也更加的苛刻,如今牧易失去这种心境一方面跟他受伤未愈有关,另一个也跟他实力提升太快有关系,哪怕他自认为根基打的再怎么坚实,也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p

    幸好,如今发现还不算晚,这次的受伤,对他而言或许也是一件好事。/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