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四十一章 玉佩中的秘密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原本牧易对所谓的致谢有些不以为意,不过当听到是一个天人曾经贴身佩戴过的玉佩后,终于有了一丝兴趣,当即轻轻一招,那玉佩就落入他的手中。

    这是一块龙形玉佩,也是很多人喜欢的款式,单以玉的本身而言,却也是不可多得,哪怕神光内敛,可牧易也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过真正让他在意的却并非这玉佩的品质,而是其本身所代表的意义。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玉佩一直被天人强者佩戴,长久以往,自然沾染了一些天人气息,尤其是天人强者在修行的时候,更是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周围的一切事物。

    玉本通灵,人可养玉,玉亦能养人。

    而且能够让村长这种郑重其事的送出来,肯定不可能是一块废玉。

    牧易以心神力量包裹,慢慢的察觉到在玉佩中心盘踞着一丝气息,虽然不是很多,但那力量的层次,却远远超越了牧易现在。

    “果然是天人的力量。”

    牧易早就见识过天人法旨,自然不会认错,而且相比天人法旨中的力量,这玉佩内的力量明显更容易解析,若是能提前研究透彻,不定他的实力也能更上一层楼,甚至不用灯油,也能提前打破他体内最后两道命轮的封锁。

    所以对方这份礼物不可谓不珍贵。

    当然,一样东西是否珍贵,也要看在谁的手中,要看有没有用处,但眼下,牧易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到手的东西。

    “这玉佩,我要了,你可以提一个条件,只能我能做到。”牧易看着村长道,尽管对方送给他,但他却不能这么收下。

    “玉佩本来就是送给大人的,何谈条件?”村长摇了摇头道。

    “好了,若是别人也就算了,可你不会不明白这玉佩对我的重要性,你要是继续执意不要条件,那我可就当真了。”牧易在手中把玩着玉佩,看着对方道。

    这位村长绝对是个老狐狸,刚刚救了他就能算计那么多,尤其是在知道了他来自阳间,以及接下里的一些打算后,又怎会做无用功?若只是为了道谢,完全用不着拿出祖传的玉佩。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何况还是这么重的礼。

    见牧易这么,村长脸上的表情一僵,在姜武,还有姜雨母子的注视下,终于没有再口是心非,显然他也明白,一个弄不好,就是鸡飞蛋打,自食其果。

    “既然大人这么,那老儿再坚持也就是不识抬举了。”村长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旁边耿直的姜武嘴角抽动了一下,就连姜雨也把头扭向一边,不愿再看,其母,眼中多了一丝笑意。

    牧易也不话,只是看着对方。

    “老儿如今年纪也大了,死不足惜,只是放不下我姜家一脉的后人,放不下村子,一旦等老儿死去,剩下姜武独木难支,所幸,天不绝我姜家,让雨这个麒麟儿投胎我姜家,所以老儿别无所求,只希望大人能收雨为徒。”村长的话让其余几人也是一惊,而姜雨更是满脸震惊,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村长付出一块这么珍贵的玉佩,只为了让他拜师,再想到这些年村长对他的照顾,心里顿时被一股感动所充斥着。

    “拜师?”牧易淡淡的道,至少从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又是否同意。

    事已至此,村长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老儿也知道雨没有这个福分,甚至也不指望大人能够倾囊相传,只要指点一二便可。”

    “我恐怕在这里待不了几天了。”牧易继续道。

    “只要大人愿意,哪怕只有一天,也是雨的福气。”村长赶紧道。

    “好吧,我会在这里多留两天,在这段时间内,也会尽力教导他,至于他以后能有什么样的成就,就不是我能干涉的了。”牧易很痛快的就答应下来,或许在他眼中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吧,毕竟之前就已经教了姜雨无名拳法,而剩下这段时间,能学多少就看他的天赋了。

    “雨,还不快点谢谢大人。”见牧易答应,村长满脸喜意的对着姜雨道。

    “见,见过师父。”姜雨对着牧易便纳头就拜,牧易没有避让,心安理得的接了对方的大礼,不过嘴中却道:“我虽然答应叫你,却也没打算收你当徒弟。”

    听到牧易的话,姜雨有些懵,一时手足无措的跪在那里。

    原本其母同样满脸惊喜,但这时,不由得僵硬在脸上,倒是村长似乎早有预料,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失望。

    “雨,大人愿意教你就行了,至于师徒名分,这种东西记在心里就行。”

    “嗯,我会的。”姜雨用力点点头,显然相信了村长的话,哪怕牧易不承认,也在心里把牧易当成了师父,至于牧易,却也没有反驳,似乎是默认了对方的话。

    不过没有名分跟有名分终究是有些区别的,这点牧易知道,村长知道,姜雨肯定不知道。

    晚上,吃过饭后,牧易回到房间,将村长送给他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之前因为众人都在,他并没有仔细研究,如今自然不愿意放过。

    盘膝在床上,玉佩被牧易置于眉心,心神力量试探着涌入其中,生怕引起里面那股力量的反击,虽然这股力量很少,但毕竟是天人级别的力量,一个不慎,很容易让牧易反噬,所以这次牧易格外的心。

    精神力进入玉佩,牧易只感觉眼前一阵恍惚,然后便多了一个青衣老者。

    “这是?”看着眼前如同真实的老者,牧易心中升起一股明悟,如果没有猜错,这老者应该就是玉佩曾经的主人,姜家那位天人先祖。

    老者眉毛跟胡须皆白,眼睛漆黑深邃,只一眼,便让牧易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见过前辈。”牧易朝着对方行了一礼。

    “哎。”

    这时,老者轻轻叹了口气。

    “我应该已经死了吧?”老者缓缓道。

    牧易听后,不知道该如何去,实际上,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这玉佩中根本就不是沾染到的天人气息,而是对方特意留下的一股念头,并且一直在沉睡,直至被他的心神力量惊醒。

    这个时候,牧易就算想退出去也已经晚了,万一触怒对方,就更加不值得了。

    “其实,当年本体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会是这种结果。”老者摇摇头,然后又看着牧易道:“你非是我姜家血脉,不过既然你得到了玉佩,想来也应该于我一脉有些牵扯。”

    “正如前辈所言,晚辈之前救了姜家一脉全村,加上收姜家一天才为徒,姜家一脉的村长才把玉佩送给晚辈。”牧易这会直接把姜雨升级成了徒弟,反正两人本就有师徒之实,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样可以拉近跟姜家的关系。

    果然,听到牧易的话,老者神情不由得柔和了许多,而且他也能够感受到牧易并未谎,如此就足够了,再者玉佩在姜家人手中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被发现端倪,虽然也跟姜家人不成器,达不到激醒他的条件有关,但足以明姜家后人无缘,既然牧易来了,那么这个有缘之人就是牧易。

    关键是牧易跟姜家牵扯这么深,也不算便宜了外人,否则若是真的被仇人得到,老者绝对不会眼下这副样子,宁愿让这股念头消散,也不会成全对方。

    “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已经凝聚了道种,只是现在有伤在身,难道欲灭我姜家之人有这等实力?”老者带着一丝疑惑道。

    “晚辈的伤势非是因此而来,而是其他原因,至于欲灭姜家的乃是妖族,不过罪魁祸首已经被晚辈斩杀。”牧易很清楚,在天人强者面前谎是最不明智的事情,哪怕眼前这个天人只是一股念头,他真要是愿意,未尝不能灭杀对方,但那样一来,就得不偿失了。

    “以我现在的力量却也帮不了你,不过看在你救我姜家一脉的份上,我可以给予你一些好处。”老者道。

    牧易实际上也没打算让对方帮忙打破命轮上的封锁,而关键原因还是信不过对方,如今听到对方要给他好处,他心中冷笑,不过脸上还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晚辈希望得到突破天人的感悟。”到要好处,牧易自然不会委屈了自己。

    而听到牧易的要求,对面的老者久久无言,只是盯着牧易。

    “很难吗?”牧易一副不解的模样问道。

    “便是我生前,想要你体会一次我突破天人时的感悟,也要付出一定代价,更何况是如今?而且每个人突破时候的感悟都不一样,我的道路并不适合你。”老者道。

    “原来这样。”牧易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然后又道:“那不如前辈帮晚辈把道种提升到圆满,不然就算大成也行。”

    这一次,对面仍旧没有任何声音传来,牧易抬头,也被对方的眼神吓了一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