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三十四章 鼠潮围村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姜雨洗掉一身恶臭后,气质也有了明显的转变,看上去唇红齿白,脸上的颜色也恢复正常,眼睛漆黑,就连身体也长了不少,用姜雨的话,感觉此刻自己能一拳打死一头妖猪。

    牧易也检查了一下他的体质,虽然谈不上上佳,但绝对可以开始修行,不管走武道还是心神命轮,都可入门,不过想到他的聪明,还有之前就达到过目不忘,显然还是走心神命轮更好一些,倒不是武道就一定比心神命轮差,两者只能各有所长,只是姜雨更适合走后者罢了。

    尽管牧易没有打算收姜雨为徒,但之前那套无名拳法已经算是授业,姜雨以后的路如何走,他不会去干涉,更不会去管,或许有人会很乐意教导。

    眼下,牧易便是带着姜雨去见那个人,并且打算从对方那里得到想要的答案。

    就在牧易带着姜雨往回赶的同时,那座村庄此刻正迎来了最大的危机,黑压压,漫无边际的鼠潮将村子层层围住,只一眼,就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村口,近乎一半的力量集中在了这里,领头的是一个驼背老者,脸上布满了皱纹,一时间看不出他的心情,倒是他旁边一个身着兽皮的大汉,满脸凝重,在他手中,握着一杆黝黑的长枪,枪尖黑中带红,显然这杆长枪饱饮过无数鲜血。

    身后,站着两排汉子,全都紧张我握着手中的武器,而在村子其他方向,虽然有厚厚的石墙,可面对无穷无尽的鼠潮仍旧有些不够看,因此,在石墙下面早已堆满了柴草,墙上的人手持火把,一旦鼠潮发动攻击,就把柴草点燃。

    虽然这种办法只能维持一时,柴草早晚有烧完的时候,而且老鼠最擅长大洞,但这也是眼下唯一的办法了,毕竟村中的人远远不足。

    而在村里,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在广场上,那里是平日村中猎人练武的地方,地上铺着厚厚的石板,哪怕是妇孺,手中也拿着菜刀,斧头等武器,更关键的是,这些妇孺脸上虽然有担忧,但情绪还算稳定,生活在阴间的人族,早已习惯了各种危险。

    不少人扭头看向村口,村长,还有村中最强大的猎人都在那里,只要能够斩杀鼠潮的首领,这场灾难就会过去。

    村长此刻看着鼠潮中一群明显高大的妖鼠中间,那里有一只显得很另类的妖鼠,体型明显更大一些,下颚长着长长的胡须,身子直立而起,短短的前足不时抓一把下巴胡须,两只眼中透着睿智的光芒。

    显然,这只另类的妖鼠,便是此次鼠潮的首领,实际上从前一段时间,随着附近老鼠增多,村长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变故,但仍旧没有想到这次鼠潮的规模会这么庞大。

    “不知这位统领如何称呼?”终于,村长高声道。

    “本统领鼠千军,特来灭尔村落。”妖鼠统领也回答道,妖族中,只要到了统领,已经都可以话,甚至一定形态上改变自己身体。

    “原来是千军统领,久仰大名。”村长瞎道,实际上,这名字也是他第一次听到,不过那妖鼠的做派,似乎就喜欢这种调调,所以他也就由着对方,“只是我等两族早有协议,人族若无挑衅之举,妖族不得无故屠杀人族,难道千军统领要违背两族协议?再度挑起大战?”

    虽然这话充满了软弱,但势必人强,谁让人族比妖族弱。

    “两族协议本统领自然要遵守,只是此地偏僻,就算尽灭你等,谁又会知道?等以后真有人族强者找上门来,也是你等率先残杀我妖族,挑起争端。”鼠千军不紧不慢的道,对于所谓的两族协议,压根就没有在意。

    “我等什么时候残杀过妖族?平日虽然也打猎,可都是一些普通野兽,根本就没有妖族。”站在村长旁边的大汉忍不住道,毕竟妖族跟野兽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所谓妖族,就是开始吸收日月精华,开始修炼,才算是真正的妖族,而野兽,充其量只是没有智慧的兽类而已,当初虽然有两族协议,但这些根本不属于妖族的野兽却不在协议当中,甚至这些野兽,也只是妖族的口粮而已。

    “本统领有就是有,没有也是有。”鼠千军大声的道,顿时间,鼠潮一阵骚动,争先恐后发出吱吱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至此,不管村长,还是大汉,亦或所有人都明白,对方打定主意要灭掉他们,甚至连理由都懒得找,随便安上一个就行了,而且正如鼠千军所,这里靠近两界山,对于人族而言却是有些偏僻,常年都不一定有人族强者经过这里,就算真的把村子灭掉,等到人族强者发现,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如此长的时间,谁又能得清楚?

    事实上,在阴间经常有这样的村子被灭掉,而人族除了不断申诉,却什么都做不了,至于报复回来,也不是没有人试过,但结果都是人族付出惨痛的代价,久而久之,妖族更加肆无忌惮,而人族,也只能忍辱偷生。

    “村长,跟它们拼了吧。”大汉满脸悲愤,终于忍不住道,其后,也有不少人出声。

    “对,跟它们拼了。”

    “就算死也不让这些妖族好过,让它们知道,我人族也不是好欺负的。”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村长脸上的愁苦更浓,因为一时之气,就要牺牲整个村子老老少少近百口人,他显然无法做到,更下不了这个决心。

    “千军统领,老儿有一个提议不知可否。”终于,村长伸手一压,身后的声音顿时消失不见,随后他看着鼠千军道。

    “哦,什么提议?”鼠千军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模样。

    “我一人死,可否放过其余人?”村长大声道。

    “不可。”

    “村长,要死一起死,我们村里没有一个孬种。”

    “我等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这么屈服的苟且偷生。”

    还不等对面鼠千军话,村长身边还有身后的众人就已经嚷嚷起来,显然,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村长的这种提议,而且村长若死了,谁继续带领他们?

    “住口。”村长似乎有些怒了,直接道,如此,周围的声音才渐渐消失。

    “你想一个人死,然后让本统领放过其他人?”这时,鼠千军也开口道。

    “正是,不知道千军统领可答应?”村长看着鼠千军问道。

    “好,本统领答应你,只要你死了,其余人本统领都不会杀死。”鼠千军眼珠子一转道。

    “还请千军统领立誓,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势加害任何一个人族。”村长自然也不傻,不会因为对方一句随口承诺就自杀,尤其是对方的模样,摆明了是想耍花招。

    “哈哈,立誓?凭你一个糟老头子也配让本统领立誓?如果聪明,你现在就自杀吧,还能少受点痛苦,否则等本统领一声令下,不定到时候你连骨头都剩不下。”鼠千军张狂大笑,显然他压根就没有把村长的提议放在心上,更从未想过要去遵守。

    听到他张狂的笑声,村长脸上并没有怒意,似乎早就知道结果会是如此,唯有那皱纹,似乎更深了。

    在他旁边的大汉死死盯着鼠千军,握枪的右手在轻微的颤抖,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他此刻已经恨不能杀进鼠潮,将那鼠千军的鼠头割下,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未必就是鼠千军的对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众多护卫存在,恐怕还不等他靠近对方,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既然千军统领不愿答应,那老儿也就不勉强了,只是千军统领就不好奇我人族明知此地靠近两界山,充满了危险,为何还要把村子建在这里?而且这么多年来,村子一直都存在,没有被灭掉?”村长缓缓道。

    “是吗?本统领的确有些好奇,你若是能够出一个原因来,不定本统领就会退去也不定。”鼠千军不紧不慢的道。

    “正要告诉千军统领,我人族之所以敢留在这里,凭借的乃是一张天人法旨,不知这个答案千军统领可满意?”村长终于揭露谜底,而对面,即便早有准备的鼠千军也被吓了一跳,甚至矮笨拙的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身为统领,他自然知道天人法旨是什么,他们妖族中也有类似的东西,不过在妖族中不叫天人法旨,而是君王令,虽然名字不同,但本质还是差不多的,是人族天人强者或者妖族君王炼制的宝物,里面储存着天人或者君王的一击之力,别他们这些统领,就算领主,能够接下不死的也没几个。

    而一张人族天人法旨,恐怕立时就能把他麾下鼠潮灭掉大半,就连他也无法幸免。

    所以他在听到有天人法旨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退去,但他本性多疑,冷静之后也不免怀疑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