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二十九章 朱果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领主即便是妖族中,也已经算是大人物,有些领主,甚至统摄方圆千里之地,比起阳间的总督,帮主可要强的多,至于领主的实力,最低便是圆满级。

    实际上,统领之下,不管精锐的妖族,还是普通兵,都相当于人类二三流高手,在妖族中,可谓是不入流,只有统领,基本都是一方统领,管辖一支族群,实力相当于一流高手。

    当然,这个一流高手也有强有弱,弱的只是一二品,强的则是七品之上,或者是资深级,唯有达到圆满级,才有资格成为领主。

    圆满到天人之下,都是领主级别。

    至于领主之上的君王,则相当于人类中的天人,也就是第三难,而半圣,实际上就是半步第四难,这样推断的话,圣人便是第四难,而第四难之上,根本就是属于传,没有人知道,有人猜测第四难之上就是高高在上的仙,也有人怀疑幽冥大帝跟后土圣母已经超越了第四难,这一切对牧易而言,还太遥远,此时他只想恢复实力。

    而对乌云来,它此刻要见的存在就是两界山的领主,在两界山内,属于至高无上的存在。

    大殿中,高大的王座上,坐着一尊魁梧的身影,浑身火红,乌云在它面前就像个人,大殿内充斥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压抑的它喘不过气来。

    王座上的身影,便是两界山的领主,猿天,乃是暴猿一族,它们这些统领,真要起来也是这位的手下,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

    在妖族中,向来都是强者为尊,如果乌云有实力挑战领主,那么它就是新的领主,但实际上,这么多年来,从未有妖族能动摇眼前这位的王座,倒也并不是它强大到可以无视一切,而是各族中但凡有妖族有赶上它的迹象,便被它始终手段杀死,这才保住了这么多年的地位。

    甚至就连乌云也还记得,当年它的父亲只差半步就能成为领主,但后来却死的不明不白。

    有些事情,早已是半公开的秘密,但为了生存,没有人敢挑衅对方,这些年被灭的妖族,早已不知多少。

    多年来,它,妖豹,妖熊,组成一个同盟,共同遵守着那个秘密,期望有朝一日可以突破,但现在,妖熊,妖豹先后惨死,光凭它一个,根本得不到那东西。

    而它来找领主,心思也并不单纯,白了就是想让那人族强者跟领主两败俱伤,甚至不管谁死,它都算是报了仇。

    “属下乌云见过领主大人。”乌云跪在地上恭敬的道。

    “乌云,你不在自己的领地中,来找本领主有什么事情?”王座上,顿时传出一道浑厚的声音。

    “回禀大人,我族范围内突然出现一个人族强者,豹焱跟熊霸已经先后死于他手,属下好不容易才逃掉性命,固不敢隐瞒,特来禀告大人。”乌云满脸悲痛的道。

    “嗯?”

    顿时间,大殿内彻底被一股狂暴的气息充斥,乌云只感觉一座大山压下,直接让它趴在地上,虽然身体传来剧痛,但这个时候它却只能忍着,不敢发出声来。

    “你豹焱跟熊霸都被一个人族杀了?”猿天愤怒的看着乌云。

    “是的,大人,那个人族实在太强了,我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要不是属下会飞,距离最远,恐怕也已经步入后尘了。”乌云浑身颤抖的道,却是稍稍更改了一些东西。

    “人族?居然敢杀我妖族,好大的胆子。”猿天从王座上起身,原本狂暴的气息顿时平静下来,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只是错觉。

    “人族向来胆,尤其是两界山方圆百里,除了一些弱的人族部落外,根本没有什么强者,更不可能贸然进入两界山,同时还残杀我妖族,乌云,你有什么事情欺瞒本领主吗?”猿天并不像外表那么粗犷,否则它也不可能牢牢坐稳两界山领主这个位子。

    刚刚乌云的语焉不详,它也只是信了一半,尤其是以它对人族的了解,那些胆的人族绝对是无利不起早,如果没有什么好处,定然不可能做下这种事情。

    “属下不敢,不过前一阵属下跟豹焱三人发现了一颗朱果,原本打算成熟后就孝敬给大人,没料到突然有人族进来,眼下正是朱果即将成熟之人,属下也不清楚那人族是否为了朱果。”乌云赶忙道,却是不敢再隐瞒那件事情,至于朱果,这个时候它已经不再去奢望,尽管那朱果六十年一熟,哪怕它吃掉一颗,也能直接突破一层境界,可若没有了性命,要朱果又有何用?

    猿天深深看了乌云一眼,对于它的话压根就不信,这些下面的统领如何,它一清二楚,不过它需要的只是一种态度,一个理由,而朱果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

    至于那人类,早就在它心中判了死刑,倒不是它自负,而是在它看来,若那人类有领主级别的实力,乌云就算会飞,也决然逃不回来,而领主之下,它一根指头就能碾死。

    正好许久没有活动一下,这次借着机会,顺便震慑一下那些不老实的妖族,让它们明白,在这两界山中,究竟谁才是主人。

    至于损失了两个统领,同样没有被它看在眼里,两界山中的妖族何止百万,每一族中也不可能只有一个统领级,至于首领,再选就是。

    “前面带路。”猿天直接道。

    “是,大人。”乌云这才爬了起来。

    等到走出大殿,乌云已经恢复了本来形态,在高台上趴下,而猿天却不断缩,直至正常人大,只不过它原本就类人形态,所以根本不用变化,只需要将身体缩就足够了。

    等猿天踏上乌云的背,后者才心翼翼的震动翅膀,从高台一跃而下。

    劲风呼啸,猿天双手背负在身后,虽然身体缩了,但它的气势仍旧不减分毫,浑身长满了半寸长的红毛,随风起伏,像燃烧的火焰一般,这也是它天赋异禀的表现。

    乌云驮着猿天在天空一阵盘旋之后,如利箭般朝着那处峡谷而去,虽然不确定牧易一定就在那里,但朱果却是必须孝敬给背上这位领主大人的,否则今日就是它的忌日,对于这位领主大人的心狠手辣,它从来都不会怀疑。

    再牧易带着姜雨进入迷雾峡谷以后,一路上遇到最多的便是各种毒虫,不过这些毒虫最终也化成了灯油,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但牧易此时也来者不拒,甚至他还隐隐期望这里能有一些强大的妖族。

    终于,牧易来到一处水潭,然后一眼就看到长在一侧峭壁上的朱果,那朱果正在水潭的上方,而水潭上,一层七彩的雾气徐徐盘旋,最后被头顶的朱果所吸收。

    实际上,牧易并不认识什么朱果,但不妨碍他知道那株果树是好东西,因为唯有灵树才能这样吸收天地之力,至于树上一共接了十六颗拳头大的果子,那果子呈现红色,即便隔着一段距离,牧易也能闻到一股让精神为之一振的清香。

    “好东西。”

    牧易心中顿时有了想法,虽然不确定这灵果是否就是村长所言的能够改变姜雨体质的东西,但至少对他有用处,如果能把所有果子吃掉,或者炼化掉,或许能多破开一两道命轮封锁。

    只不过牧易并未轻举妄动,但凡灵果周围,必然有强大的存在守护,这颗灵树能好好生长在这里,已经足以明问题,而牧易最终把目光投向水潭。

    至于姜雨,更是死死盯着那些灵果,他的身体已经止不住的在颤抖,那是因为太过激动所导致,他千辛万苦,不顾危险进入两界山不就是为了这些灵果吗?只要采到一颗,不定就能改变他的体质,让他从此可以修行,可以拥有力量,可以保护家人一切。

    慢慢的,姜雨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忍不住一步一步的朝着水潭走去。

    “回来。”

    就在这时,姜雨脑海里突然响起一声霹雳,然后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等他看清楚自己所站的位置后,浑身汗如雨下,脸色更是刷的变得苍白,急忙倒退几步,心有余悸的看着一旁的牧易。

    “这些七彩力量有蛊惑人心的作用,你心智不坚定,容易被其影响。”

    牧易淡淡的道,却是让姜雨满脸羞愧。

    “好了,你也不用自责,别是你,就算比你强十数倍的人,也未必能挡得住这种诱惑。”牧易知道姜雨在想什么,所以出言安慰他,至于他,虽然实力未复,但意志这种东西,却不会因为受伤而影响。

    不过牧易对水潭中的东西,却越来越感兴趣了。

    “你退的远一点,注意保护自己。”牧易对着姜雨了一句,然后抬起手中的岁月竹。

    见此,姜雨忙不迭的退到远处,一边握紧大刀,一边充满紧张的看着牧易。

    (中秋节,祝大家中秋快乐。正所谓——-中秋是种病,难忘最相思,如今,坤坤病了,所以最近几天允许坤坤稍稍休息一下,每天两章,等过一阵再爆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