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二十二章 妖族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你知道了?”

    沉默了片刻,牧易终于还是问道,如果姜雨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觉到,那么他的母亲恐怕是早有知晓。

    “是的,实际上年前的时候,村长便告诉妾身,活不过半年,其实能拖这么久,妾身也知足了,只是唯一不能放下的就是雨。”姜雨的母亲平静的道,而从她话来看,这女子似乎也有些不一般,毕竟能够如此坦然面对生死,本身就不容易。

    而且他听姜雨起过,这附近只有妖族,没有鬼族,但偏偏姜雨的母亲身上沾染的就是鬼气,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鬼气。

    不过牧易却不想探知别人的**,他来这里只是偿还因果。

    “你还有救。”突然,牧易道。

    听到牧易的话,姜雨的母亲陡然睁大眼睛,里面明显流露出一丝不敢置信,毕竟连村长都她没救了,不过好在她也不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想到牧易不为人知的来历,心里却是信了几分。

    只是让她主动开口求牧易救她,她却是难以启齿,如今以她家的家境,根本拿不出什么来。

    对方的表情,牧易也全都看在眼里,不过这种情况还能保持理智,也让牧易有几分刮目相看。

    “之前姜雨救我一命,那这一命就还在你的身上好了。”牧易见对方不话,便主动道,虽然对方鬼气入骨,有些难缠,但对于有薪灯的牧易而言,却不算什么太难的事情,无非就是多费一些功夫。

    “不好。”

    牧易刚刚完,姜雨母亲便快速的摇头。

    “妾身知道大人是有大本事的人,原本这救命只是举手而为,本不应求什么回报,只是雨乃我唯一儿子,还请大人能够救救他。”姜雨母亲快速道,甚至因为语速过快,让她的胸口急剧的颤抖起来,脸色也更加苍白。

    “不确定?一命只能换一命,如果选择救你儿子,那么你就会死。”牧易淡淡的道。

    “妾身死不足惜,只希望雨这孩子能平平安安渡过一辈子。”姜雨母亲充满温柔的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姜雨的母亲,牧易脑海中再度浮现出那个熟悉又模糊的身影,这便是母亲对孩子的爱吗?宁愿自己去死,也希望孩子能够平平安安。

    见牧易不话,姜雨母亲头一直垂着,也不敢话,甚至生怕触怒牧易。

    “算了,这次本座就做一次亏本买卖。”

    牧易着,指尖陡然亮了起来,就在姜雨母亲不知所措的时候,牧易已经一指点在她的眉心,顿时间,一股白光将她包裹,并且一遍又一遍的洗刷着她的身体,让她身上的死气快速变淡,就连脸色也慢慢变得红润起来。

    白光散尽,姜雨的母亲也仿佛换了一个人,不过牧易却知道,刚刚那张驱邪符只是治标不治本,哪怕以他现在的境界,也难以一张驱邪符就治好对方,不果眼下,对方短时间内不会有事了,可以多活几个月。

    如果不是还要去保护姜雨,牧易倒是不介意用薪灯,但那样一来,消耗太大,万一遇到危险,就太不值了,所以事有轻重,他眼下帮助对方减轻痛苦,就足够了。

    “我现在就去找雨,你的伤势等归来后再彻底帮你拔掉。”牧易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

    “呜呜呜!”

    等牧易离开后,姜雨母亲才慢慢反应过来,她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仿佛卸掉了千斤重担,就连呼吸也变得有力,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

    如果有选择,谁又愿意去死?这些年,她一直拖着不愿意死去,不是因为怕死,只是不放心姜雨,可现在,看到希望之后,她终于崩溃。

    不过这样发泄出来,对她本身也是有好处的。

    此时她不禁想起自己儿子将昏迷不醒,犹如死人一般的牧易背回来时的那句话。

    “村长这是儿子的机缘。”

    如今,果然应验,甚至不仅是儿子,也是她的机缘。

    而对于牧易,她却从未想过利用,只是真心的想替儿子求一个安稳,至于成败结果,自然掌握在牧易的手里。

    村子不大,而且因为清晨的缘故显得很安静,牧易穿过村子,悄悄跟上姜雨,以牧易的实力,哪怕没有恢复,也不用担心被发觉,而且这趟出来不但是为了姜雨,更是为了他自己。

    能够改变人体质的果子,想来也算是天材地宝一类,虽然不确定他吃了会不会有效果,但只要是蕴含能量的东西,至少也能成为灯油,目前,牧易最缺的就是灯油。

    如果有足够的灯油,那么他体内的枷锁也会不断的磨灭。

    所以这一趟与其是为了保护姜雨,倒不如是为了增加灯油,好让自己早点恢复。

    而且他也想要见识一下那些所谓的妖族,之前在阳间,虽然有许多妖魔鬼怪的传闻,但真正的妖,他还从未见过。

    同时,牧易心中还有种紧迫感,催促着他早点恢复,并且更进一步,早早达到天人,然后寻找回去的路,此刻阳间的情况如何他根本不知道,是成功还是失败,末法大劫又是否降临了,这些他都不知道,但却无法阻止他回去的心。

    在无尽黑暗中漂流的那段时间,又激起了一些他六岁以前的记忆,他想要去寻找一个答案,一个关于他父母的答案,虽然老道已经死了,但他却知道有一个人应该知道一些什么。

    如今他已经明白,对方对他的态度为何会是那般,并且从未害过他。

    只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回去,想到那无尽黑暗,牧易便明白,没有天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踏入其中,甚至天人也未必能回去,所以他只能尽可能的增强实力,如果天人不行,那就天人之上,第三难以后还有第四难,甚至是像头顶那日一般,称为幽冥大帝一样的存在,想来,等有了那等实力,回到阳间也并不会多么的难。

    并且有了足够的实力,面对末法大劫才能有生机。

    姜雨的村子本身离着大山就不算远,甚至其中两面是一条很深的大沟,这也是村子能够一直存在的主要原因,这里易守难攻,除非是力量远远超过村子,否则根本就攻不进去。

    出了村子有一条路,姜雨就沿着这条路上山,看他的模样明显就是驾轻就熟,早就不知道走过多少遍,牧易一路跟随,也发现姜雨绝对算是十足的老猎人,懂得如何在山里保护自己,更懂得用什么来驱散虫蚁。

    只是姜雨的体质实在太差,加上背着一把大刀,半路就歇息了好几次,而且到了后面明显就能看出他也是第一次来,毕竟深山中有许多危险,平时他只是砍柴,根本就用不着深入里面。

    好在这山中有一条路,一直通往深处,这是村中一些人进山猎取野兽的路,姜雨也是听村里人提起的。

    一路上,牧易都没有出现,包括姜雨遇到的几次危险,都是如此,别看姜雨瘦弱,力气也不大,却是比较灵活,加上长时间砍柴,那般斧头在他手里,多少也有些威力。

    终于,快到中午的时候,他终于坚持不住了,在一处石头旁坐下,拿出包袱里的干粮用力的啃了起来。

    “咦!”

    牧易一开始并不打算出来,也是想看看姜雨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不过这时,他突然感觉远处有一道气息一闪而逝,不禁让他留了心,并且那道气息在悄悄靠近姜雨。

    想了一下,牧易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很快,牧易就看到那道气息的模样,那是一只牛犊大的野狼,浑身皮毛像抹了油一样,眼中露出透着一丝残忍,还有狡诈,很显然,这头野狼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妖了,他所感受的那股气息,便是野狼身上的妖气。

    不过这头妖狼也已经有了简单的神智,并且开始独自捕猎,乃至修行。

    当牧易出现之后,那妖狼也一下子停住,眼睛死死盯着牧易,直觉告诉它,牧易跟它以往遇到的那些猎物,乃至人族不一样,很危险。

    如果是一般的野兽,此刻恐怕早已扑了上去,但妖狼不一样,拥有简单神智的它,在明白危险以后,第一想法就是后退,然后离开,毕竟一头妖狼能够走到这一步,本身就很不容易了。

    不过好不容易碰到一只妖狼,牧易又怎么可能放过,哪怕这只妖狼还很弱。

    “想跑?”牧易看着突然转身,快速逃跑的妖狼,嘴角也露出一丝冷笑。

    接着,他身形一动,直接出现在妖狼的身边,这妖狼的速度虽然快,但那也要分跟谁比,出现后,牧易轻轻在妖狼身上以拍,顿时间,妖狼浑身就蒙上了一层蓝色的火焰。

    一息之后,妖狼化为灰烬,甚至整个过程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被南明离火炼化,成为薪灯的灯油。

    感受了一下薪灯的情况,牧易却有些失望,这头妖狼提供的灯油实在太少了,可谓是微不足道,几乎看不出灯油增加,如果照此,恐怕至少需要上千妖狼才能比得上一个圆满级强者。

    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若是再碰到,牧易还是不会放过,积少成多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更何况此刻不过刚刚进入大山,真要起来,他们此刻仍旧是在外围,相信越是靠近深处,出现的妖族也会越多,同时会更强。

    另一边,姜雨却毫无发觉,等填饱肚子休息了一阵后,他便开始继续赶路。

    而一路上,虽然不断有妖兽出没,却全都被牧易悄无声息的解决掉,甚至稍微强大一些的野兽,牧易也没有放过,所以这就造成了姜雨的疑惑,毕竟按照村长,还有村中经过打猎的人的话,这条路虽然安全,但也不时会出现妖兽袭击,不过对于村中猎人来,这些妖兽并不算什么,而且妖兽都是很聪明的,能够感受到人族的强弱,如果太强就不会出现,可要是弱点,就会毫不犹豫的吃掉。

    姜雨自然知道他不但弱,而且很弱,可偏偏一路上没有碰到妖兽,即便是偶尔碰到野兽,也都是那种很弱的,稍微一吓唬就狼狈而逃,对于这一切,姜雨只能归咎到他背着的那把大刀上,觉得是已经死掉的父亲在守护着他,这让他找到灵果的信心更多了几分。

    这把大刀乃是他父亲传下来的,以前姜雨最大的期望就是用父亲留下的这把刀斩杀妖兽,保护母亲还有村子。

    但无奈事与愿违,他从体质就比常人虚弱,根本就无法修炼武道,虽然一直坚持,但如今也只是刚刚能舞动大刀,加上从村中猎人手中学来的几招刀法,这便是他所有的实力了。

    可真要碰到妖兽,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是送死。

    而姜雨压根就不知道,他之所以没有遇到妖兽,不是因为他父亲保佑,也不是因为他的运气好,而是那些妖兽早就被牧易悄悄的解决掉了,所以,他一路上自然不会碰到。

    又是一个下午的辛苦跋涉,姜雨估摸着自己已经算是进入大山深处了,就连那条路也已经消失,也就是,村中的猎人平时也只是到达这里,再往深处,就会太过危险,连他们都不敢轻易进去。

    但姜雨却觉得自己运气出奇的好,毅然踏了进去,然后他便感觉到苦头了,因为没有露,他只能不断绕道,同时用斧子开辟一条路出来,终于,他找到了村长所的大河,欢呼一声,便奔到河边,几乎是直接趴下,大口的喝了起来,之前路上,他带的水早就喝光了,如果不是一股毅力,他根本就坚持不到这里。

    只是沉浸在喜悦中的姜雨并没有发现,一道巨大的黑影从远处飞掠而来,悄无声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