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一十六章 姬渊?老叫花?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

    就在慈禧话落的同时,两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周龙图的身后,没有半点征兆,直接爆发,并且那两道身影同时朝着周龙图后心打去。/p

    “你们····”/p

    周龙图震怒,他没有想到攻击会是来自身后,来自自己人,而且出手的那两人全都是道种成,这就显得恐怖了。/p

    要知道,眼下他们中只剩下四个道种成强者,却直接有两个背叛,尤其是感受到这两人的气息后,他便更加不敢置信。/p

    实际上,不但是周龙图,便是冷雨等人也纷纷露出吃惊的表情,整个人直接愣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人一拳一掌打在周龙图的后心。/p

    “砰!”/p

    周龙图终究是道种大成的强者,虽两人骤然偷袭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还是立即反应过来,身上儒衫抖动,如同一道道波浪,瞬间将两人的攻击抵消大半,至于剩下的力量落在周龙图身上也只是让他身体轻轻一颤,随后,更加汹涌的力量从他体内爆发,那两个偷袭他的身影也随之飞了出去。/p

    不过就在这时,一直位于慈禧身后的老喇嘛突然动了,他一步迈出,直接出现在周龙图的面前,一手翻开,顿时无数掌影闪现,最后层层叠加,形成一道大手印。/p

    老喇嘛选择的时间正好是周龙图反击的瞬间,对于时机的拿捏可谓已经到了巅峰。/p

    周龙图实际上一直都没有忘记这个老喇嘛,在身后那两人偷袭之后,他的反击也是有所保留,因为他相信对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事实果然如他所料,老喇嘛趁机出手,并且一出手便是绝杀。/p

    周龙图毫不退让,同样一掌迎了上去,在他的掌间是文字,浩浩荡荡,那代表的是儒家。/p

    “轰!”/p

    两掌相碰,除了发出声响,并未见到肆虐的劲气,很显然,两人对力量的掌控已经堪称完美,不多一分,不少一分。/p

    而这个时候,冷雨已经带人悄然将背叛的那两人围住,尤其是两人的身份,更是众人一开始从未想到过的,甚至直到现在也不敢置信。/p

    甚至这两人中还有一个是冷雨的熟人,青龙掌旗使!江湖上盛传的青衣屠夫,云尚。/p

    而另一人所带来的震动甚至比青龙掌旗使还要巨大,因为他的身份代表着一个千年大派,茅山!/p

    茅山跟龙虎乃是两大并存的千年大派,历史悠久,在江湖人心中犹如圣地一般的存在,而且跟满清也向来不怎么对付,但谁也没有想到,堂堂千年大派也会背叛,不,或者应该他们一开始便站在了慈禧这边。/p

    人群中,白虎掌旗使高翔看着清尘,眼中露出一丝了然,清尘的背叛,在他看来属于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实际上,早在黄河古道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征兆。/p

    那个时候牧易跟花千舞联手,想要杀死载沣,关键时刻便是清尘救下载沣,只不过当时没有人想到他已经站向了满清,哪怕刚刚他对着周龙图出手,高翔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p

    毕竟一直以来的惯性实在太过可怕,茅山,满清,居然搅和到了一起,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就能解释的通了。/p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心中一沉,难道他们这些人里面就只有青龙掌旗使跟清尘背叛了吗?是否还有其他人没有暴露?/p

    高翔的目光先是在冷雨以及另外一个道种成的强者身上掠过,想了想,便觉得两人背叛的可能性不大,否则刚刚早就一起出手了,那样给周龙图带来的麻烦也会更大。/p

    那么剩下的,包括他在内的六个圆满级强者中,又有谁背叛了?/p

    高翔扫了一圈,结果发现除了能保证自己没有背叛,他居然也无法判断出这六人中到底还有没有人背叛,这种发现让他心中寒意更盛。/p

    慈禧这个老女人,当真是可怕!/p

    “没想到会是你。”冷雨看着青龙掌旗使,众人里面,可以她是对对方了解最深的一个,却没有想到,偏偏会是他,哪怕之前青龙掌旗使投入那人的麾下,在她眼中也只是一时之举,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了。/p

    恐怕现在有的只有青衣屠夫,而不是青龙掌旗使了。/p

    “人各有志,选择不同罢了。”云尚看着冷雨,面无表情的道,神色中不见丝毫愧疚,就像是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p

    “好一个人各有志,我冷雨这辈子只看错了你一个,不,应该还有一个。”冷雨冷漠的道。/p

    “多无益,看在相交一场的份上,你走吧,你们这次注定不会成功。”云尚摇摇头道。/p

    “那么你呢?”冷雨没有离去,转而看着清尘。/p

    “选择不同罢了。”清尘淡淡的道。/p

    “很好,那今日便生死相见。”冷雨完后,终于不再犹豫,直接冲向云尚,至于清尘,自然有另一人挡下。/p

    至于高翔等人,却没有一个动弹,似乎不少人心中都有着跟高翔一样的想法,无法分辨敌友,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不动,免得战斗中被来自背后的暗箭所伤。/p

    龙椅上,慈禧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却是没有亲自下场的打算,看她的神情,似乎仍旧在等待,此刻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p

    三处战场,彼此实力都相差无几,至少短时间内都难以分出胜负,但随着时间推移,周龙图心中却不断下沉,因为每耽误一点时间,便会越发将他们推向不利的局面。/p

    “去吧,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突然,慈禧开口道。/p

    “喳!”/p

    老太监轻声应诺,身子一闪,便加入战场中。/p

    高翔等人都被老太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众人也清楚,以老太监道种成的实力,一旦加入战场,天秤定然会立即倾斜。/p

    所以本能的,他的神剑出鞘,将老太监拦下,实际上也不只是他,其余圆满级强者也纷纷出手,顿时间,老太监便被六大圆满级强者围住。/p

    尽管高翔等人都不是一般的圆满级强者能够比拟,但跟道种成的强者相比仍旧差了一筹,所以结果可想而知,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六人便有两个惨死,两个重伤退出战斗,只剩下高翔跟另外一人苦苦支撑,但败亡也只是时间的问题。/p

    老太监似乎并不想跟他们纠缠,正如慈禧所,快点结束这场闹剧,所以拼着轻伤的代价,干净利落的将另一人斩杀,而高翔也被击中,狼狈的退出战场,再也无力阻拦。/p

    这个时候老太监并未追杀他,而是身子一晃加入了道种成的战场。/p

    清尘跟老太监联手,顿时间,那名道种成强者节节败退,原本对方应对清尘就有些吃力,更何况再加一个实力更胜一筹的老太监,所以很快,这名道种成强者便被重创,不过却也拼死突围,让其逃掉。/p

    其后,三个道种成强者将冷雨围住,而冷雨也只能苦笑一声,却也没有畏惧,更没有逃跑。/p

    “束手就擒吧,这样或许还能保住性命。”云尚看着冷雨道。/p

    “休想。”冷雨想也不想便直接拒绝。/p

    “玄冥掌旗使?嗤,杀了吧。”老太监轻笑一声,直接道。/p

    随着他的话,清尘当即不再犹豫,便准备出手斩杀冷雨,不过就砸这个时候,天地间突然响起一声叹息。/p

    原本一直坐在龙椅上的慈禧蓦然抬头,脸上第一次露出郑重的神色。/p

    而老太监,清尘,以及云尚同时面色大变,不但没有急着动手,反而迅速退后,围拢在慈禧身边。/p

    就连老喇嘛也跟周龙图比拼一招,退了下去。/p

    似乎谁也没有预料,原本就要取胜的大战居然随着一声叹息虎头蛇尾,也彻底解决了危机,虽然只是暂时的,但也足够了。/p

    “老东西,本宫就知道肯定少不了你。”慈禧终于开口道。/p

    “非是我想来,而是不得不来。”/p

    如果牧易此刻在这里,定然会发现这个声音很熟悉,而伴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场中突然多了一个人,凭空出现,没有任何的征兆,仿佛他一直都在那里。/p

    这人穿着一身道袍,面露悲伤,一出现便成为全场中心。/p

    “见过师叔。”/p

    在这人出现后,清尘突然恭敬的道。/p

    老者看了清尘一眼,脸上悲伤更浓,“他果然还是选了这条路,只是以茅山千年基业相博,值得吗?”/p

    “这不仅是师父的选择,甚至也是所有长老的选择。”清尘缓缓道。/p

    眼前这突然出现的老者正是圭峰山上的老神仙,牧易口中的老叫花,念惟一的师父,也是跟茅山关系匪浅的疯道人,他有很多身份,他的名字叫姬渊。/p

    周龙图还有那名老喇嘛均对着姬渊微微一礼,这是出于对强者的尊敬。/p

    别看两人都是道种大成强者,可在姬渊面前却仍旧不够看,甚至天下间,能够在他面前摆谱的人也找不出多少,虽然未至天人,但只要不是自己独立突破的天人也不敢言一定能胜过他。/p

    因为早在多年以前,这一位便达到了道种圆满,真真正正离着天人只有一线了,甚至很多人都认为只要他愿意,想要成为天人根本就是轻而易举,但不知为何,他偏偏压制境界,这么多年从未突破,一直都是道种圆满。/p

    很多人都对此不解,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已经跟天人平起平坐了。/p

    “不愧是他。”姬渊摇摇头,没有再什么,随之他便看向慈禧。/p

    “当年从你找我为你批命的时候,我便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原本我以为可以劝阻你的。”/p

    姬渊的话,无疑证明两人之间是熟识的,甚至还有过交道。/p

    “以蟒吞龙,不就是你当年为本宫批的命吗?真要起来,本宫也不过是按照你批的命在走。”慈禧露出一丝嘲讽。/p

    “当年我送了你八个字,以蟒吞龙,必遭天谴。”姬渊平静的道。/p

    “必遭天谴吗?”慈禧第一次从龙椅起身,老太监恭敬的弯腰,将胳膊伸了出去,慈禧扶着老太监的胳膊,看上去仿佛弱不禁风,但谁要真以为如此,恐怕到头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p

    慈禧不高,甚至场中算是最矮的一个,但当他站在那里后,在众人心中却是一座巍峨巨峰。/p

    “可本宫偏偏不信这天。”慈禧的声音就像平地惊雷,让所有人心中一颤。/p

    “你这又是何苦?”姬渊摇摇头道。/p

    “老东西,何必在这里假惺惺?你阻止本宫,无非就是为了自己,也别打着为天下苍生的幌子,否则末法降临,便是天下苍生最大的福分,你只需要顺应天道便可。”/p

    “而且你以为本宫不知道你这些年一直压制自己,不愿突破是为了什么吗?要虚伪,你当排第一。”/p

    慈禧毫不担心会触怒对方,字字如刀,刀刀穿心。/p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这些年的坚持,你又岂会懂得?”姬渊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再什么。/p

    “好,本宫不懂你,不过你今天到此真的要阻止本宫吗?”慈禧盯着姬渊问道。/p

    “你知道的,如果我想阻止你,早就做了,又岂会等到现在?”姬渊摇了摇头道。/p

    “哦,那你来此难不成只是想看本宫笑话?”慈禧又问道。/p

    “原本是来救一个人的,可惜晚了一步,不过想来他应该有自己的造化,同时,也想为修行界保留一些火种。”姬渊道。/p

    “你虚伪果然没有看错你,以你的境界,如果真想救人,又怎么可能晚?你若真想保留火种又岂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强者惨死无动于衷?”慈禧脸上的嘲讽更浓。/p

    “天意如此,又岂是我能轻易违逆的?”姬渊道。/p

    “好了,既然你不是来阻止本宫,那就离开吧,这里不欢迎你。”慈禧当即道,更是打算将姬渊赶走。/p

    “姬老。”这时,周龙图忍不住叫道,至少在他眼中,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而且只要姬渊愿意,绝对可以阻止慈禧,他不明白姬渊为何要眼睁睁的看着慈禧逆天而行?难道就真的不担心吗?/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