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零七章 狠毒的牧易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当牧易看向天师的时候,天师只感觉冥冥中涌来一股强烈的恶意,这种恶意明显带着很强的侵略性,高高在上,邪恶,冷漠。

    天师不禁皱了皱眉头,看向牧易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警惕,他相信自己不会无缘无故生出这种感觉,所以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牧易对他动了恶念。

    而且刚刚牧易的手段让让他不敢再觑,虽然心中仍旧认为自己不可能败,但眼下这种局势,未必就不会翻船,所以接下来他必须心才行。

    “诸位,我等一起上前,断掉满清的阴谋。”天师深吸口气道,这才是他今天来的最主要目的。

    “天师请。”

    “此番还要多多依仗天师。”

    顿时,不少人响应天师,而在这个过程中,牧易始终站在一侧,如同被人遗忘。

    不过这也只是一时的错觉罢了,像牧易这等强者,谁又敢真正无视?如果众人对天师是敬佩,那么对牧易就是畏惧了,不管之前牧易轻描淡写灭掉两个圆满级强者,还是随后三言两语让奕昱自尽,并且在其死亡后焚尽对方的尸体,都让众人心底对他产生了一些惧意,所以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没人会愿意得罪牧易。

    这也正应了那句话,君子可欺之以方。

    “掌旗使一起吧。”别人不会忘记牧易,天师更不会忘记,更何况接下来也不是没有危险,相反,真正的危险才刚刚开始,所以这个时候,他需要牧易的帮助,哪怕他已经在心里将牧易当成了敌人,可他这种人,又怎么会因为一时的敌意,就放弃这么一个臂助?

    “也好。”牧易没有拒绝,甚至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两人率先朝着大殿走去。

    花千舞自动跟在牧易的身后,而其余人,虽然队形不整齐,甚至有些乱,但也基本都集中到天师的身后,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这种行为已经算是站队了,也明他们更加信任天师。

    对此,天师面无表情,而牧易也只是轻笑了一下,丝毫看不出有介意的模样。

    当众人来到大殿前,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座巨大的四方鼎,随后才是大殿中的祭坛,以及祭坛上负手而立的那个身影。

    此刻大殿顶黑云缠绕,七根旗杆已经有六根被激发,只剩下最后一根,而在苍穹深处,北斗七星虽未显形,但已经隐隐跟国师脚下的这座祭坛连到一起,只等最后七星归位,才是真正大功告成的时刻。

    “龙虎山张清风见过傅真国师。”天师看着祭坛上那个身影,语气平和的道。

    也是这个时候,牧易才知道对方的名字,而且据他所知,龙虎山第一代天师便姓张,只不过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系。

    “牧易见过国师。”牧易也看着对方了一句,实际上不过是报上自己的名号罢了,对方就算没有国师这个身份,光是其本身的实力,也足以让两人尊敬。

    傅真,光是其本身就已经是道种大成的强者,离着道种圆满,半步天人,也不过只差一步,甚至这次逆天计划成功,他就能借助满清庞大的气运,顺理成章的达到圆满,那才是真正的大圆满之境,无限接近天人。

    按照冷雨所,这等真正的大圆满实际上比至强者都要稀少,也更显难得。

    “退下吧,或许你们还能保住性命。”等牧易完,傅真才收回一直望着苍穹的目光,然后落在两人的身上。

    虽然傅真这一眼只是随意的落在牧易跟天师两个人的身上,但牧易仍旧感觉自己被一道高高在上的目光锁定,这种高高在上却不是因为站的高,而是一种根本层次上的超越。

    甚至,只是面对这种目光,他心中升起的战意就在慢慢的瓦解,如果这么下去,或许用不了多久,牧易自己就提不起战意来了,甚至会转身离开,这才是真正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牧易不知道天师的感受如何,但想来跟他应该相差不多。

    “难道这便是道种大成跟成之间的区别?”牧易忍不住想到,不过随即,他便推翻了这种结论,尽管他也承认道种大成很强,但也不可能强道只凭一道目光就让他失去战意,不敢直视。

    所以很显然,对方要么就是专门修行过瞳术,要么就是借助了身下祭坛的力量,相比而言,牧易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有了这种想法之后,牧易便将心神力量散开,仔细的感受着大殿中的情况,慢慢的,他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正如他之前的猜测,此刻傅真隐隐跟身下的祭坛连为一体。

    所以他才会发出那样的目光,因为这祭坛本来就是用来沟通北斗七星君的,尽管所谓的星君只是一种传,但对方的确属于高高在上,俯瞰世间万物。

    也正是因为融入祭坛,所以傅真才能模拟出这样的气息。

    不过正所谓成也祭坛,败也祭坛,傅真虽然借助祭坛达到了一种他都无法想象的境界,但也只是暂时的,至少在七星归位前,他是无法离开祭坛的,因为这一切都需要他来主导。

    这也是他之前没有出手救下奕昱等人的主要原因,不是他不想救,而是不能救,也救不了。

    尽管奕昱等人对满清而言重要,但却远远比不过他眼下所做的事情,这里面的轻重,他也自然拎的清楚。

    在牧易以心神力量探查,并且弄清楚其中的因果同时,是傅真也认真的朝着他看了过来,甚至神情中也明显带了一丝意外,显然没有想到牧易可以做到这一步,至少光凭这点,已经可以胜过旁边的天师了。

    牧易虽然在江湖上有些名声,但还不足以传入傅真的耳朵里,甚至就连天师也没有这个资格,不过他却知道龙虎山代表着什么,那等千年大派的底蕴,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所培养出来的人无疑也更强。

    更何况张清风既然被叫做天师,那么有很大可能将来会接任龙虎山真正天师一职。

    “不知若本座破坏掉这大鼎,国师的计划可会出现意外?”终于,牧易的目光落在殿前的大鼎上,然后缓缓道。

    傅真的神情为之一凝,就连心中最后一丝轻视也消失无踪。

    天师也把目光落在鼎上,他之前虽然没有牧易查看的那么仔细,但随着牧易的话,他如果再看不出来,也就枉为道种成的强者了。

    “你大可试试。”傅真看着牧易淡淡的道。

    “天师可还有天人法旨?”牧易没有回话,而是看着天师问道。

    “没有了,一张法旨还可,如果再多,有人会不同意的。”天师摇摇头道,正如之前冷雨所,这次的事情在那些至强者眼中只是一场博弈,既然是博弈,自然要遵守一定的规则。

    在至强者不能出手的情况下,使用天人法旨已经是极限,虽天人法旨珍贵,但以至强者的身价,多拿出几张来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如果不加以限制,一个劲的使用天人法旨,那跟至强者亲自出手有什么两样?

    而且就算天师之前带了天人法旨,也是用在破开大阵上,甚至都没有提前进入天寿山,否则就算傅真再强,在天人法旨面前,也只能饮恨。

    “倒是可惜了。”牧易遗憾的道,否则当真不用这么麻烦,虽然知道傅真的弱点,但牧易却没有轻举妄动,毕竟这等强者就算无法离开祭坛,仅仅只是隔空出手,也不可等闲视之,更何况傅真在某种程度上还能借助祭坛的力量。

    如果牧易贸然破坏对方的好事,等待他的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面对傅真,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离开,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多人,以他如今的性格,自然就更不会当这个出头鸟。

    “听闻龙虎山剑法乃是一绝,不知可否见识一下?”牧易随后又看着天师道,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要对方出手,而他坐等捡便宜。

    可天师又怎么会是个傻子?牧易知道危险,难道他就不知道了?

    “掌旗使若真想见识,等此次事了,定当满足你这个心愿。”天师冷淡的道。

    “不用,现在就可。”牧易完后,突然出手,不过他却不是对着傅真出手,而是对着一边的天师出手,一道黑影直接朝着他缠绕过去,正是那神仙索。

    随着牧易心神力量突破,对于神仙索的掌控也更加自如,威力也随之大增,牧易有自信,就算天师被捆住,也绝对无法挣脱,甚至就连傅真也能捆住一时半刻,不过前提是能够捆住对方。

    牧易出手虽然没有任何征兆,甚至可以称得上偷袭,但看天师的应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只见他剑指一点,便点在黑影七寸之地,神仙索的威力顿时大减。

    如今,牧易也渐渐发现神仙索并没有一开始想象中那么好用,尤其是面对同境界的强者,只要对方没有大意,基本都有办法克制神仙索,这样一来,神仙索的效果无疑会大打折扣。

    除非是那些实力不如牧易的,只是那等情况下,根本用不着神仙索,所以这神仙索在他手中,颇有点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当然,作用虽然,但也不是真的毫无用处,至少用来偷袭就很不错。

    天师虽然以剑指击退神仙索,但随后,神仙索轻轻一绕,居然避开他,直接将他身后的一名圆满级强者捆住,对方跟牧易相差太多,加上也没有想到牧易会突然朝他出手,所以猝不及防下,直接被捆个正着。

    他也立即开始挣扎,只是却感觉神仙索越来越紧,到了最后,他体内的力量都被压制住,只能骇然的看向牧易,那目光中有诧异,有不解,还有祈求。

    堂堂圆满级强者,在江湖上享受崇高的地位,可谓是一方巨头般的人物,什么时候沦落到祈求别人的地步?不得不,这是一种身为强者的悲哀。

    但天人之下,皆是蝼蚁,就算圆满级,又有什么不同?天意如刀,刀刀要人命。

    “过了。”

    旁边,天师见此,脸上第一次涌现出怒意,哪怕之前牧易朝他出手,他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却没有真的生气,可眼下,牧易却堂而皇之的朝着自己人出手,这就实在太过分了。

    就连其余人,也一边散开,一边充满敌意的看向牧易,他的这种行为无疑是犯了众怒。

    “是吗?如今满清欲要逆天而行,正是我等修行者的劫难,此刻,我等众人,自然要有舍身取意的精神,如此,当为史书所铭记,让后世敬仰,天师应该成全才对。”

    牧易嘴上着,被捆住的那个圆满级强者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大鼎落去。

    “天师,救我。”

    虽然被捆住,但这个圆满级强者却也能得出话来,尤其是此刻听到牧易的话,更是吓得魂飞魄散,哪怕众人到来之际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跟眼下,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自己求仁得仁算一回事,被人当成弃子丢出去又是一回事,只不过此刻他只有求助天师。

    “两仪剑,出!”

    关键时刻,天师右手一捏剑诀,口中轻喝。

    “吟!”

    一声剑鸣从天师体内透出,接着牧易便看到一抹极快的剑影飞出,精准的斩在神仙索上。

    这剑如一抹清光,不似真实形态,但当真斩神仙索上后,牧易却只觉心神仿佛被一道锋利的剑气斩中,让他脑海传来一阵撕裂般疼痛,神仙索更是为之一松,那名圆满级强者从半空跌落。

    没有了神仙索,他自然立即就控制住了自身,身子一晃,就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过这个时候,他正好朝着牧易看了一眼,只见牧易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圆满级强者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