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零五章 当年的真相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精彩免费!

    “朱雀掌旗使,久闻了。”

    突然,天师看着牧易道,虽然他并未表露出来,但牧易依旧感受到对方隐藏的敌视。

    “本座倒是第一次听闻天师之名。”牧易也看向天师,微笑着道,而这一番暗战交锋,众人也全都看在眼里。

    听到牧易这么,天师脸上不动声色,他能够走到今天,又岂是区区言语就能动摇的?只不过对面奕昱脸上笑容更盛。

    “掌旗使或许第一次听闻天师的名号,不过想来贵师对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奕昱继续道。

    “是吗?那就请大长老告知一二好了。”牧易道缓缓道。

    早在之前,冷雨支支吾吾,不愿意起的时候,牧易便明白当年打伤老道的是什么身份,能够让冷雨都不敢提起,对方只能是天下至强者,再联想到她对一些人的态度,如果牧易再猜不出来,那他就是白痴了。

    很显然,老道的对手便是龙虎山的那一位,唯一让他不解的是,当年老道又怎么敢挑战对方?除非这里面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当年满清联合龙虎,茅山,还有一些势力共击耳帮,尤其是那位耳帮帮主,可谓惊才绝绝,乃是独立踏出那一步,以自身成就天人,如果上天再给他十年,不定如今的天下早就被改写。”

    “只是就算如此,那一战,我满清那一位也身受重伤,以至于寿元大减,茅山那一位,因为聪明,所以只是受了轻伤,唯有龙虎山的天师,重伤频死,回去没过多久,便直接坐化。”

    “不过在坐化之前,他还是从几个徒弟中挑选出一位,继承了自己的道种,也就是那个时候,你师父到龙虎山挑战,当时天师出手阻拦,却被你师父轻易击败,随后你师父挑战当代天师,即便对方当时并未完全融合道种,却也不是你师父能抵挡的,那一战虽只是耳闻,却连老夫也不得不佩服你师父,可惜不管是你师父,还是耳帮帮主,都少了那么一分运气。”

    奕昱到这里止住,实际上,该的他都已经了,而周围,听到这个隐秘的人也不在少数,同时,牧易也解开了心中的一些疑问,难怪当年老道会上门挑战,而且对方当时并不算真正的天人。

    再联想到以前冷雨跟他过的那些,实际上,真相早就在他心里。

    旁边,天师虽然面无表情,但从他不经意的一些动作中,还是能看出他此刻的心情并非多少,当年的惨败,他至今未忘。

    实际上,那个时候他已经达到圆满,意气风发,甚至那个时候在龙虎山就已经有人叫他天师了,而且那一代,他的资质也最高,很多人都认为,他会是下一代天师。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变故来的那么快,当年老天师重伤回山,宣布自己死期的时候,龙虎山也有过一阵震荡,但最终,继承道种的却是他的一位师兄,偏偏没他什么事,这让他心中充满了不甘。

    正值老道上山挑战,虽然老道早已经是名震天下的朱雀掌旗使,但当时上山的时候他还没有凝聚道种,准确的,也是圆满级强者,他当时为了证明自己,便跟老道一战,为的就是让龙虎山所有人都看到,他才是最适合的。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一战的结果是他惨败,在老道手中甚至坚持不到十招,可谓是一败涂地。

    而随后,他那位继承了道种的师兄,却轻易的压制了老道,并将其重伤,乃至伤到了本源,也是那一战,让老道有所感悟,成功凝聚了道种,只可惜,终究晚了一步。

    正如奕昱所,老道还是缺少了那么一分运气,否则若是他能提前凝聚道种,当时就算失败,也不可能被伤到本源,以至于无法痊愈,虽然凭借薪灯他又活了多年,但最终,当他将道种化为一丝希望,种在牧易的心里后,还是老死了。

    伏牛山,便是老道的最后一站,也在那里,牧易将他埋葬,并且从此踏入了修行界,一飞冲天。

    实际上,在闯荡江湖的那八年,便是老道为他打基础的八年,八年的蛰伏,换来了别人数十年也未必达到的成就。

    如今,牧易有资格在老道面前一声,我长大了。

    而天师,也是因为那一次惨败,痛定思痛,直接闭了死关,数年之后,成功凝聚道种,在龙虎山的地位也仅是天师之下,更被尊称为天师。

    实际上,他也完全有这个资格,毕竟即便是龙虎山这等千年大派,也不敢保证每一代都有人独立凝聚道种,而如今,天师壮年,他独自凝聚道种,这让很多人看到了龙虎山中兴的希望。

    这一次,满清欲要逆天而行,如果有谁不想看到满清成功,那么龙虎山绝对算其中一个,因此,天师带着天人法旨赶到,本是打算在最后关头破开大阵,没想到出了意外。

    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当年的那次惨败,他至今都记在心里,可惜,老道早就死亡,他之前在山上也曾听闻过牧易,知道牧易是老道的徒弟,也是这一代的朱雀掌旗使。

    不过那个时候他却没有把牧易放在眼里,毕竟牧易在他眼里只是辈,哪怕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可已经道种成的他,有足够的资格无视牧易。

    但谁也没有想到,如今亲眼所见,牧易的实力却同样达到了道种成,当年比不过师父,难道如今还比不过一个徒弟?

    再加上牧易跟龙虎山的恩怨,根本就扯不清,所以就算奕昱没有挑拨,他跟牧易也注定了不可能合作。

    “天师,掌旗使,莫要中了他的挑拨,大局为重。”

    所谓旁观者清,其余人自然明白奕昱这些的原因,所以其中一个圆满级强者忍不住开口劝道。

    “好一个大局为重,不知道掌旗使意下如何?”天师突然看着牧易道。

    “这位大长老,本座是必杀的,至于其他,天师不妨看着办。”牧易径直道。

    “倒是不巧的很,本天师也想亲自手刃这等挑拨之人。”天师微笑着道。

    两人之间虽然不算剑拔弩张,但也是针锋相对,谁也不相让,而两人的这种态度也让周围不少人心中焦急,不过此刻,就算那些圆满级强者也没有资格什么,毕竟不管牧易,还是天师,他们都是道种成的强者,已经凌驾于圆满之上。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自然也是实力决定一切。

    “这么天师是不准备给本座面子了?”牧易直视天师。

    “掌旗使何曾给本天师一个面子?”天师道。

    “那好,你我各凭实力,看看谁能杀死他如何?”牧易道。

    “正合本天师之意。”天师点点头。

    而另一边的奕昱,眼见牧易跟天师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三言两语便定下了他的生死,即便是再好的脾气,也难免生出一丝怒意,不过他更清楚,什么叫做形势比人强。

    如果他全盛时期,面对针锋相对,不可能真正联合的两人,或许还能勉强自保,但他本就受了重伤,之前有拼着伤势加剧,接连斩杀圆满级强者,让他的伤势更重,别两人,就算只是其中一个,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他。

    “大长老请离开。”

    这时,奕昱身后的两个圆满级强者同时往前一步,挡在奕昱的面前,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是牧易跟天师的对手,但他们却义无反顾,而且他们也很清楚,今天他们注定要饮恨在这里,除非大殿中的国师出手,否则没有人能够救他们。

    至于国师是否会出手,则没有人有信心,此刻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死更有价值一些,宁愿死在牧易这等强者手中,也不想被一群巅峰的强者围攻致死。

    “哼,不自量力。”

    天师冷哼一声,凌空朝着两人抓去,显然他是打算借两人的人头立威。

    不过一旁的牧易却偏偏不让他如意,对天师而言这是他立威的对象,但对牧易而言,这却是可以增加薪灯的灯油,两人可谓是各有目的,自然谁也不愿意想让。

    在牧易出手的瞬间,天师就已经感受到,眼睛里闪过一抹冷光,虽然此刻他不能直接对牧易动手,却不介意借此打击一下牧易的声望,就算牧易真有道种成的实力,他也自信可以更胜一筹。

    天师的心思,牧易也多少能够猜到一些,只是心中冷笑,在心神力量突破以后,他还没有真正试过自己的力量,但在他看来,就算比起真正的道种成来,他也可以丝毫不逊色,甚至如果只是单纯的比心神力量,他可以更胜一筹。

    那两个挡在奕昱面前的圆满级强者被天师凌空一抓,顿时有种不能自已的感觉,甚至浑身血液停止流动,有种无法喘息的感觉,这固然跟天师实力远远超过他们有关,可也有他们之前连番大战,实力不断消耗的缘故。

    不过就在这时,旁边一股丝毫不逊色的力量横插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