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百零一章 破坏阵法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面对神仙索,奕昱不闪不避,只是轻轻一指点出,顿时间,神仙索一颤,就好像被拿捏到了七寸,牧易甚至感觉自己的心神力量也随之一颤,神仙索顿时失去威力。

    这种情况也是牧易第一次遇到,毕竟神仙索再强,也得真正的能捆住对方才行,但眼下,奕昱的攻击也让牧易明白,神仙索并非是万能的,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易的捆住。

    不过神仙索就算失去用处,牧易脸上也不见焦急,只是心念一动,神仙索直接飞回,依旧缠绕在他的手腕上。

    接着,牧易右手一扬,同时一步跨出,直接来到奕昱面前,岁月竹轻若无物的朝着对方打去,看牧易悠闲的模样,仿佛不是在战斗,而是在嬉闹。

    而奕昱,手指轻弹,像是在弹琴,但是空气中一道道无形的波动,以及岁月竹不断碰撞的声音,无疑在明,两人是真真正正的战斗,虽然没有另一边惊天动地的气势,但相比而言无疑要更加凶险。

    慢慢的,牧易越来越咄咄逼人,灌注到岁月竹中的力量也越来越大,而奕昱脸上的轻松也已经不见,每次手指弹出,身上的衣袍都会随之鼓动。

    面对奕昱这等强者,牧易看似轻松,但实际上,却前所未有的郑重,之前的试探不过是他借此适应身体暴增的力量,相比奕昱这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他的火候终究还是太浅。

    不过当牧易渐渐熟悉了自己的力量之后,终于长身一震,眼睛陡然绽放出一道精光,他的体内,一股漆黑如墨的力量散发出来,邪恶的气息冲天而起。

    感受到牧易这股气息,奕昱皱了皱眉头,眼中的杀机也更加炽烈。

    “修炼邪功,朱雀掌旗使,你死不足惜。”奕昱声音轰隆隆的传开,同时,一股庞大的力量降临到他的身上。

    “正又如何,邪又如何?大长老,莫非你还看不透吗?”牧易毫不在意的道,脑后光轮绽放,体内无数细符文随之亮起,身体隐隐膨胀了几分,之所以会有这种变化,终究还是因为他无法完美的掌控暴增的力量,因为力量外泄,才导致身体变大。

    如果他能够完美的控制体内每一分力量,身体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变化。

    牧易一收岁月竹,直接以拳头迎了上去,在他的身后,一盏漆黑的薪灯上下浮沉,受到邪佛本源的侵袭,如今薪灯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模样,就连南明离火也多了一丝阴寒气息,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变化让南明离火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只见牧易浑身沐浴在火焰中,如同神祇降临世间,周围的虚空随着他的拳头在颤抖,一时间,牧易神威盖世,连奕昱也被他压制,但也仅仅只是压制,奕昱借助大阵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真正的道种成,由此,也能看出此刻牧易的强横。

    不过,这种倾尽全力的爆发,哪怕牧易也无法持久,此刻奕昱看似落在下风,但真正危险的反而是牧易,因为奕昱在等待机会,等待他虚弱的时候,这种爆发,没有人可以无休止,哪怕牧易也不例外。

    终于,牧易一连轰出三十六拳之后,气息有了一瞬间的凝滞,而奕昱眼睛明显一亮,直接抓住这一丝机会,展开了反击。

    顿时间,牧易便被无数掌影包裹,哪怕牧易竭力抵挡,可也仍旧被击中,身体直接倒飞出去,重重撞在一棵大树上。

    奕昱如影随形,丝毫不给牧易喘息的机会。

    胸口接连被击中,牧易只感觉血气一阵翻腾,如果不是他此刻肉身强横无比,琉璃不灭身达到第六重,光是这几掌就足以将他重创。

    “朱雀。”

    牧易心中一动,灯油瞬间消耗一截,同时,一只栩栩如生的朱雀在牧易面前浮现。

    “唳!”

    面对紧紧追随而来的奕昱,那朱雀双翅一扇,便朝着他撞了过去。

    奕昱不慌不忙,一掌接一掌的拍下,身体虽然不断的退后,但朱雀也越来越。

    而这时的牧易,双手突然掐动手印,周身火焰翻腾。

    “火莲三转,灭世焚天。”

    不知不觉间,牧易的控火秘术也达到了第三转,让火莲的威力凭空暴涨三倍,而据达到第九转,便会增强九倍,只不过这控火秘术同样很难修行,哪怕炼雷之术也已经大成,可控火秘术不过才第三重,更是远远比不过琉璃不灭身。

    不过这控火秘术最霸道的地方就在于,不管牧易什么境界,都是在他现有的实力基础上暴增三倍,如果牧易以前实力弱的时候,还体现不出什么来,但眼下,牧易已经勉强算是道种成的强者,所以这暴增三倍是以他此刻的实力为基础的。

    只不过控火秘术所消耗的心神力量也是三倍,尽管消耗很恐怖,但跟结果相比,无疑是值得的。

    当奕昱彻底拍碎面前的朱雀时,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脸色便突然大变,几乎想也未想,他的身后便浮现出一柄玉如意,顿时,玉色的光芒将他笼罩。

    但与此同时,一朵巨大的火莲将他包裹在其中,如果细看,就会发现那火莲共有三层,对应着第三转的控火秘术。

    薪灯中的灯油快速的消耗着,但火莲中,奕昱也被玉如意牢牢保护着,那柄玉如意显然就是他的法宝,充满了一股威严,那金光的光芒甚至隐隐克制火莲,更准确的应该是克制牧易体内的邪佛本源。

    “这是龙气?”牧易心中一动,对那玉如意的来历也隐隐有些猜测,不过随后,他嘴角露出一丝狰狞。

    “给我爆吧。”

    牧易大吼一声,只见那火莲突然变得狂暴起来,还不等奕昱反应过来,便轰然炸开,仿佛灭世般的力量肆虐,不但将周围的雾气一扫而空,更是一阵地动山摇,恐怖的波动横扫而过,不远处战场中的两人同时一颤,倒飞出去。

    而牧易,也没有幸免,身体踉跄退后,只是他的脸上,仍旧带着狰狞的笑意。

    引爆火莲,让他的心神受创,不过只要能达到目的,在他看来便是值得。

    哪怕对方有玉如意护体,牧易相信在这等威力下,对方也不可能丝毫无损。

    风暴稍稍止歇,一道狼狈的身影便从其中奔出,甚至不顾牧易,头也不回的逃掉,这逃跑的身影正是大长老奕昱,显然,牧易引爆火莲让他遭受了重创,甚至都不敢留下来。

    见奕昱逃掉,牧易便想要追上去,不过身形刚刚展开,他的脑袋便传来一阵晕眩,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虽然比起奕昱来他要轻一些,但想要追上去仍旧有些吃力。

    稍稍一耽误,等牧易将伤势压制,早已经失去了奕昱的身影。

    不过这个时候,另一边的鳌多尔却还被花千舞缠住,倒不是他不想逃,实际上在看到奕昱离开的时候,他就打算逃跑了,但没想到,关键时刻,花千舞像是疯了一般,不计代价的攻击他,让他一时间没能逃脱。

    而这时,牧易已经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鳌多尔心中顿时一颤,牙齿一咬,便打算施展秘术,相比性命,施展秘术的代价却也并非难以承受。

    只是,牧易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还不等他将秘术施展出来,一道黑影便快如闪电般将他捆住,这黑影正是神仙索,虽然之前奕昱能够挡下,却不代表鳌多尔也可以,更何况他一边还要应付发疯的花千舞。

    当神仙索将他捆住之后,鳌多尔便知道大势已去,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体内的力量开始被压制,秘术更是被直接打断。

    这时,花千舞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在他胸口处轻轻一啄。

    鳌多尔眼睛豁然睁大,身体随之一颤,眼中的神采便开始消散,只是不等他落在地上,一道火焰便直接将他包裹,几息之后,鳌多尔消失不见,被炼化成为灯油。

    “咳咳!”

    完成这一切之后,牧易才弯下腰,嘴里有鲜血喷出。

    花千舞悄悄来到牧易的身后,虽然没有话,但却满脸戒备。

    牧易对着花千舞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坐下,同时,掏出一张回春符激发,顿时间,浓郁的绿光便将他包裹,并且不断的朝着他体内渗去,他的气息也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平稳下来,面色也随之红润起来。

    半晌后,牧易睁开眼睛。

    不过与此同时,山巅又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如果牧易没有记错,这应该已经是第五道了,也就是,离着最后的时间只剩下两个时辰,而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跟花千舞已经到了山脚,周围的雾气再也无法阻挡他们,只要登上山便到达最终的地点,便可以阻止最后的命运。

    “主上,要上山吗?”见牧易醒来,花千舞直接问道。

    “不,此刻有人比我们更着急,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帮帮他们才行。”牧易摇摇头道。

    “主上是进入天寿山的其余强者?”花千舞问道。

    “不错,指望我们两个人就算上山了,也难成大事,此时唯有集合所有人的力量,才有可能成功。”牧易道。

    “可是他们被大阵阻拦,短时间内难以赶到啊。”花千舞不解的看着牧易。

    “虽然本座无法破掉这大阵,不过却可以打开一些缝隙,让他们提前赶到。”牧易直接道,随后,他取出三枚令牌,这三枚令牌分别是之前在地下水脉中斩杀那几人得到的。

    不过随后他又一招,鳌多尔死亡后掉落的令牌也到了他的手中,之前他在炼化对方的时候,刻意避开了令牌,所以此刻令牌并未有任何损坏。

    至此,牧易手中已经有了四枚令牌。

    一开始,牧易并没有想到这令牌有什么用,毕竟这里面没有他的精神印记,根本就不能使用,更无法借助大阵的力量。

    不过就在刚刚,他见奕昱不计代价的催动令牌,借助大阵的力量逃脱,那令牌似乎终于承受不住,其上多了几丝裂痕,而那一刻,牧易却敏锐的察觉到大阵似乎有了瞬间停滞,这在之前是根本没有过的事情。

    看到这一幕后,牧易心中便有了几分猜测,这些令牌可以借助大阵的力量,自然跟大阵彼此联系,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看作是大阵的一部分,乃至节点。

    既然这样,那将这些令牌全部破坏又如何?大阵又是否会受到影响?

    虽然还不敢百分百确定,但牧易不介意试一下,反正这些令牌在他手中并没有什么用处。

    想到就做,牧易抓住其中一枚令牌,手掌中随之冒出一道光焰,开始炼化其中的令牌,这令牌虽然可以借助大阵的力量,但实际上并不算坚硬,随着南明离火的灼烧,令牌开始慢慢的融化起来。

    这一刻,牧易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大阵的波动。

    “给我破碎吧。”

    突然间,牧易身上涌动着强烈的心神波动,接着跟令牌重重的撞在一起。

    “咔嚓!”

    一声脆响,令牌终于破裂,牧易也随之感受到头顶大阵似乎也有了变化,一阵轻风吹过,雾气似乎变淡了一些。

    “果然有效。”

    牧易脸上一喜,刚刚是试验,南明离火似乎远不如心神冲击有效,所以他不再以南明离火灼烧,而是另取过一枚令牌,集中全部的心神力量朝着令牌轰然冲击。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第二枚令牌在牧易手中破碎。

    “不好,大阵遭到破坏。”

    与此同时,在山顶的大殿中,几人同时站了起来,满脸惊骇的道,他们很清楚大阵遭到破坏会有什么后果,而这个时候,大长老却还未归来。

    “怎么办?对方似乎发现了,九枚令牌不但可以让我等借助大阵的力量,同时也是大阵的阵基所在,一旦阵基毁掉,大阵也会随之遭到破坏,就算无法完全破去大阵,可这么下去,大阵也将无法拦住那些人。”

    “咳咳,不用惊慌。”

    这时,大殿内突然多了一道身影,正是看上去有些狼狈的大长老,奕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