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九十九章 花千舞的臣服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摩多死了,被炼化成灯油。

    山腹内,花千舞看向牧易的目光充满了陌生,甚至还带中一种惊悸。

    原本绝望的局势,随着牧易的爆发,最终斩杀敌人,但看着此刻的牧易,花千舞心中却有股不安。

    “你的实力太弱了。”突然,牧易看着花千舞道。

    听到这话,花千舞没好气的瞪了牧易一眼,曾几何时,她这位堂堂敦煌古城的城主,圆满级强者,居然被嫌弃实力太低?如果不是牧易刚刚斩杀两大圆满级强者的余威还在,她早就直接反唇相讥了。

    “女子多谢牧道长救命之恩。”尽管如此,花千舞仍旧有些不岔的道。

    “谢就免了,本座有一法,可以提升你的实力。”牧易淡淡的扫了花千舞一眼,径直道。

    “哦,什么办法?”花千舞忽略掉牧易对自己称呼的改变,好奇的问道,毕竟能够增加实力,谁又不愿?更何况是在这种险地,哪怕只能增加一点实力,也是好的。

    “融合它,你的实力会再度提升,虽然仍旧比不上道种成,但也可以让你超越圆满级。”牧易指尖凝聚出一枚朱雀印记,也就是子符文,同时灯油也一下子消耗了三成,相当于炼化一个圆满级强者的灯油。

    这种消耗,实际上已经远远超过当初给燕无双以及甄瓶儿的时候,显然牧易是下了血本,毕竟花千舞本就是圆满级强者,一般的子符文,很难提升她的实力,而消耗一个圆满级强者所炼化的灯油,在牧易看来,无疑是值得的。

    花千舞看着牧易指尖的符文,神情一下子警惕起来,甚至不动声色的退后两步,然后看着牧易道:“你到底是谁?”

    “本座是牧易,牧易也是本座。”牧易淡淡的道。

    “不,你不是牧易,虽然我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你突然变得这么强,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在你身上,我感觉到一股极度邪恶的气息,所以,你压根就不是牧易。”花千舞直直盯着牧易道。

    “单凭这些就想证明本座不是牧易,未免太可笑了一些。”牧易摇摇头道,脸上甚至还挂着微笑,丝毫不担心花千舞会抗拒,或者逃跑。

    “实际上有些东西是不需要证据的,不是吗?”花千舞沉默了片刻,突然道。

    “不错,你是个聪明的人,自然也知道该如何选择。”牧易淡淡的道。

    “如果我不愿意,就会死,也被你炼化,对吗?”花千舞看着牧易问道。

    “这是最好的办法,否则你根本没资格跟在本座身边,与其到最后被人杀死,倒不如本座动手,还能少让你受点痛苦。”牧易声音充满了冷漠。

    岁月竹中,念奴儿已经无比焦急,她发现,这一次牧易甚至比上次还要严重的多,至少上一次牧易虽然性格也有所变化,但却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不过就在她想要出来的时候,牧易突然在岁月竹轻轻一敲,顿时间,念奴儿浑身便失去力气,随后一股力量隔绝了她的探视,也让她无法出去。

    花千舞定定的看着牧易,似乎想要把他看个通透,只不过她注定要失望了,面对她的直视,牧易表情没有半分变化,眼神依旧充满了淡漠,但她却有种感觉,如果她拒绝,牧易会真的杀死她。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花千舞想要直接动手,宁死也不愿意受这种屈辱,不过最终,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悲哀,却是没有动手。

    “好,我接受。”花千舞木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指,碰触到牧易指尖的那枚符文。顿时间,那符文就像是融化了一般,消失在她的指尖,但紧接着,她浑身一颤,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那枚消失的符文,在她眉心一闪而逝。

    “不要抵抗。”这时,牧易的声音传入花千舞的耳朵里。

    花千舞认命一般闭上眼睛,放弃了最后的抵抗,那枚朱雀子符文顿时融入到她的识海,跟她的魂魄融合在一起,至此,她再也无法背叛牧易。

    随后,一股气息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第一难,第二难,再到巅峰,资深,圆满,而且到了圆满之后仍旧没有停止,反而继续的增长。

    这时,牧易伸手一招,原本被花千舞收起来的鬼鱼内丹便出现在他的手上,然后他直接以薪灯将鬼鱼内丹吞噬掉,转化成最精纯的力量,然后根据符文的联系,全部灌入花千舞的体内。

    顿时间,花千舞脸上露出一丝痛苦,嘴里忍不住发出闷哼,只是此时的牧易却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仍旧源源不断的将力量灌注过去。

    渐渐地,花千舞的气息超越了圆满级的界限,朝着更高层次攀升着,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瞳孔深处也染上了一层黑色光芒,让她的气质也顿时发生了转变。

    如果之前的花千舞是仙女,那么现在则变成了魔女。

    终于,当花千舞的气息隐隐达到之前两人的程度时,牧易也终于停止,此时,对于还没有凝聚道种的花千舞而言,这已经是她所能够达到的极限了,甚至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她融合了薪灯的子符文,否则她根本就无法突破圆满级。

    所谓一得一失,便是如此,虽然失去了自由,但她却得到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力量。

    从入定中醒来,花千舞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看向牧易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复杂,在她放弃抵抗的时候,就已经明白那符文的作用,只不过潜移默化,原本对牧易的那一点恨意,此刻也消失无踪。

    “花千舞见过主上。”花千舞对着牧易缓缓道。

    “如今你的实力已经不逊色那些借助大阵力量的圆满级强者,不过你一日没有凝聚道种,这股力量就不能完美的掌控,虽然你的实力已经凌驾于一般的圆满级之上,但碰到真正道种成的强者,仍旧不是对手,不过若你一心想逃,倒也能够逃掉,而且在本座晋升天人之后,也未必不能帮你凝聚道种。”牧易看着花千舞淡淡的道。

    “多谢主上。”花千舞恭敬的回答道。

    “嗯,时间不多了,我们继续走吧。”牧易招呼花千舞一声,然后继续沿着水脉赶路,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分出一缕心神,感受着自身的变化。

    花千舞终究是圆满级强者,她一人所提供的信仰之力,几乎堪比云梦萱三女之和,原本这信仰之力应该是被薪灯吞噬,化作养分的,不过此刻却强行被牧易抽取,然后供应道种吞噬,加快道种的成长。

    如果是以前的牧易绝对不会这么做,但现在,他却强横霸道的压服薪灯,一切都以自身为主,唯有道种不断成长,他的实力才能更快速的进步。

    此时,牧易的识海中,邪佛本源仍旧在不断的融入到牧易体内,彻底跟牧易融为一体,不分彼此,因此,牧易的实力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不断的增强。

    此时,山巅其中一座大殿中,变得无比死寂,这种死寂是从索景晨跟伽罗死亡之后开始的,原本九大圆满级强者,此刻只剩下六人,所有人的神情都极为凝重。

    “摩多死了,索景晨跟伽罗也死了,谁能告诉我,他们是怎么死的吗?而且根据大阵检测到的波动,那股力量分明已经达到了道种成,这等强者难道你等不知道身份来历?”终于,大殿中一个年纪最大的老者道,他的声音虽然平淡,却充满了严厉,甚至还带着一丝气急败坏,毕竟连续折损三个圆满级强者,连他都无法向上面交待。

    “大长老,刚刚我已经查过,那两人的身份应该已经确定,只是···”这时,其中一人抬头道。

    “只是什么?”大长老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人顿时浑身一颤,赶忙道。

    “只是那两人按理来不可能是道种成。”

    “不可能?这便是你的答案?”大长老充满怒意的问道,如果不可能,摩多怎么会死?索景晨跟伽罗又怎么会死?如果早知道对方有道种成的实力,他又怎会如此大意,只是派遣两人去?

    “那两人其一为敦煌古城的城主,名叫花千舞,她的实力只是圆满级而已,而且还是去年刚刚突破,绝对不可能达到道种成。至于另外一人,名叫牧易,乃是曾经耳帮的四大掌旗使之一,朱雀掌旗使,此人年纪轻轻,据不过二十岁左右,普一出现在江湖上,便一飞冲天,只是根据探查,他的实力之所以为圆满级是靠着一件法宝,更不可能拥有道种成的实力。如果非要疑点,那就是两人曾经都进过黄河古道,跟载沣亲王有过冲突,之前载沣亲王来信,让我等务必将两人活捉。”那人不敢有任何隐瞒,快速的回答着。

    实际上,这么长时间已经足以让他们知道牧易跟花千舞的真实身份,但正是因为知道了,所以才没怎么在意,在他们眼里,牧易跟花千舞都不过是辈罢了,即便是有圆满级的实力,那也是取巧,借助法宝才达到,算不得真正的圆满级强者,所以对于索景晨跟伽罗前往,没有人会觉得他们会失败。

    但更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偏偏两人就失败了,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到底是情报错了,还是有什么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掌控范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