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九十五章 凶焰滔天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在摩多跟鬼鱼大战的时候,牧易跟花千舞也睁开眼睛,彼此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其中的一丝震惊,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两人依旧能清晰的感受到水下传来的那股强横波动,那种力量,已经隐隐可以压他们一头。

    “好强的力量。”花千舞忍不住道。

    “不错,对方的实力很强,恐怕是追着我们来的,现在可以确定,我们已经被发现了,那人应该就是来追杀我们的。”牧易道。

    “圆满之上。”花千舞郑重的道。

    “距离太远,感觉不是很清楚,但有些似是而非,应该是用了某种激发实力的秘法。”牧易想了想道,圆满之上他见识过,当初也跟冷雨交手过,所以还是有一定的认知。

    此刻水下传来的那股力量虽然很强横,但在他感觉中,总是缺了点什么,所以才会猜想是秘法,不过他并不知道,摩多乃是借助大阵的力量,不过真要起来,这也算是秘法,不过对他的伤害无疑会更一些。

    听到只是秘法,花千舞多少松了口气,任何秘法都是有代价的,尤其是对方已经动用秘法的情况下,就算真的赶来了,恐怕也是消耗甚大,不定到时还能捡便宜。

    “不能大意,他既然敢独自追来,肯定有依仗,哪怕此刻施展了秘法,不定到时候还有其他手段。”牧易忍不住道,却没有轻视。

    “放心。”花千舞点点头,表示她心中有数。

    此时,摩多跟鬼鱼的战斗也已经到了尾声,虽然那鬼鱼在这里生存了数百年,一身力量无比恐怖,浑身更是刀枪不入,但摩多本就是力量极为强横之辈,此刻又借助大阵的力量,而且还是全力激发,明显是一加一大于二,所以一时间连鬼鱼也无法承受。

    摩多状若疯狂,一拳接着一拳砸下,而每一拳,都会在水底引起一片震荡,周围更是死了一片的鬼鱼。

    至于那条巨大的鬼鱼,此刻看上去也无比凄惨,其中一只眼睛被生生打爆,脑袋已经血肉模糊,出现了一个大洞,原本威猛无俦的巨尾,此刻摆动起来也渐渐无力。

    甚至鬼鱼另一只完好的眼睛中已经透出惧意,但这个时候已经像是疯掉的摩多却不给它逃走的机会,仍旧一拳接着一拳的砸下。

    终于,摩多一拳深深的没入鬼鱼的脑袋,几乎直至肘部,而鬼鱼也随之一颤,巨尾停止摆动,除了身体隐隐还一颤一颤的,已经看不出有任何威胁。

    但摩多却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双手伸进怪鱼的脑袋,然后同时用力,他的胳膊肌肉顿时高高鼓胀起来,水下随之震荡出一道道波纹,然后鬼鱼被他生生撕裂,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

    当巨大鬼鱼死亡之后,原本还在周围游荡的鬼鱼仿佛受到了莫大惊吓,纷纷四散而逃。

    摩多将分成两半的鬼鱼一丢,然后张嘴吐出一枚令牌,接着他的身体也快速的缩,恢复原状,即便是在水下,但摩多的脸色仍旧一阵苍白,而吐出令牌后,他一只手抓住,身体也一阵摇晃。

    随后,摩多在鬼鱼体内一阵翻找,最终摸出一枚鸽蛋大的圆珠,呈红色,似乎还在轻轻的跳动。

    摩多也不嫌脏,直接塞入怀里,虽然刚刚变得巨大,但他身上的衣服显然也不是凡品,并未有太大的损伤。

    等做完这一切后,摩多却没有继续追赶,而是折返,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无力镇压两个圆满级强者,所以聪明的做法就是先回到之前水潭,把伤势养好之后再追击。

    摩多虽然看似莽撞,但实际上并不傻,而能够成为圆满级强者,又怎么可能傻?

    在摩多转身离开的时候,的另一边牧易跟花千舞也似乎有所感应。

    “他走了。”花千舞道。

    “应该是受伤了。”牧易道,之前那种动静,如果真的施展秘术的话,那就算最后胜利,一身实力也肯定会随之大降,甚至不足全盛时期的五成,而眼下,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杀吗?”花千舞问道。

    “杀!”

    牧易沉思了几息,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他跟花千舞都是极为果决之辈,一旦决定了之后,便不再犹豫,直接跳入水中,同样开始回返。

    虽然返回去杀死对方会浪费一些时间,但在牧易看来,如果任由对方恢复,并且后面追上来,对他们的威胁会更大,毕竟一个圆满级强者,而且还是精通秘法的那种,放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眼下如果能够提前铲除对方,那么在接下来无疑也会少掉一个威胁,对他们更加有利。

    权衡利弊之后,牧易便不再犹豫。

    两人很快就来到摩多跟鬼鱼大战的地方,当看到那里的狼藉,还有巨大鬼鱼的实力,两人心中都为之一颤,虽然没有亲身面对,但光看这鬼鱼的身体,以及周围破坏的痕迹,就能够想象出这鬼鱼的恐怖,至于杀死鬼鱼的那人,无疑更强。

    不过两人既然心中已经有了决断,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再放弃,反而同时加快速度,要赶在对方恢复之前斩杀对方,否则一旦让对方恢复过来,危险的就会是他们了。

    再摩多回到之前水潭边,便直接坐在地上恢复起来,因为之前来的太急,加上仗着有令牌在,所以他并没有带什么灵丹妙药,所以此刻恢复就只能靠着自身了。

    “糟糕。”

    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摩多面色就有些阴沉,没有想到区区一条鬼鱼,就让他落得这个境地,如果是在地上,他杀死鬼鱼根本就是轻而易举,但现在,什么都晚了,之前一时冲动,现在也只能吞下恶果。

    只是以他目前的情况,想要完全恢复至少也需要一个时辰,而一个时辰后,再想追上那两人无疑就难了,若是真的让两人从地下突破进去,坏了国师的大事,他恐怕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摩多便将那枚鬼鱼的内丹拿了出来,这枚内丹乃是鬼鱼的一身精华所在,如果可以炼制成丹,对他的实力提升也很有好处,可惜眼下根本没法开炉炼丹,而如果直接服用,先不里面狂暴的力量,光是那些毒素,就能要他半条命。

    不过他既然拿出来,显然还是有办法的,不过这枚内丹也会因此浪费大半,哪怕他身为眼满级强者,也有些心疼,毕竟这种活了几百年的鬼鱼绝对可遇不可求,往往难以遇到。

    但为了不影响国师的大事,眼下也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了。

    就在他准备施展秘法,提取这枚内丹精华的时候,脸色突然一变,继而满脸狠戾的望着水潭。

    没有犹豫,摩多直接把内丹收了起来,然后取出令牌,重重一掌拍在胸口,顿时间,一口精血喷出,直接落在令牌上。

    而吸收了他的精华后,令牌光芒大盛,接着跟他融为一体。

    这已经是他目前最后的手段了,像是之前那种吞下令牌虽然对身体伤害要一些,但因为刚刚使用过,短时间内却是没办法,至于简单的借用,根本就不能提升他太多的实力。

    所以在感受到两股强横的气息快速靠近后,他当机立断,直接以精血引动令牌,心神瞬间跟地面之上的大阵融为一体。

    虽然他的举动没有半分犹豫,但脸上却明显流露出肉疼,这一口精血喷出,过后他至少需要休养一年以上,如果再加上之前的伤势,那么时间还会再增一倍。

    一想到事后需要休养两年才能恢复巅峰,他眼中便露出疯狂的杀意,心中对牧易两人的恨意早已经倾覆苍天,难以洗刷。

    牧易跟花千舞刚刚从水下钻出,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股疯狂到极点的杀意,一只巨大带着腥风的巴掌更是对着他当头砸了下来,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更是让人心生恐惧。

    在这紧要关头,牧易却临危不惧,对于一出现就遭到攻击,牧易之前便有所预料,所以当感受到那凶猛绝伦的一掌时,他直接吞了一口气,胸腹间顿时响起一阵雷音,只见牧易的身体凭空变大了几分,他的脑后更是直接出现一道光轮,伸手的虚影中,一盏薪灯上下沉浮。

    “开!”

    牧易心头大吼,只是瞬间,就整合了浑身所有的力量,同时一拳轰出,他的拳意更是凝聚到了极点,覆盖在他的拳头表面。

    “轰隆!”

    凭空一声响雷,甚至让整个山腹都隐隐颤动,然后在花千舞的目光中,牧易刚刚出现,就被砸入了水潭里,然后掀起巨大的水浪。

    劲风袭面,但花千舞这一刻却出奇的冷静,甚至都没有理会砸落水中的牧易是否安好,而是直接对着那从天而降的身影展开攻击。

    这个时候,花千舞没有使用长鞭,只见她的双手如千手观音,瞬间在身前捏出一个似鸟状的手印,这一下,看似轻描淡写,不带任何烟火气息,但却又快到了极点。

    摩多刚刚一击把牧易打落水潭,正是一身气力转换之际,而花千舞这一下时机拿捏近乎巅毫,不早一分,不晚一分,拢起的五指像鸟喙,对着摩多的心脏轻轻一啄。

    而在这生死关头,摩多脸上却不见丝毫惊慌,相反有的只是一抹疯狂。

    摩多不管不顾,任由花千舞这一下啄在他的心脏上,同时借此,同样捏了一个手印,不过相比花千舞的灵巧,他就属于那种霸道了,右手虚握,手心仿佛握着一个杯子,然后速度快捷无比的来到花千舞面前。

    花千舞顿时大惊失色,却不敢像对方一样以身硬抗,只能双手快速回置,然后挡在身前。

    “砰!”

    又是一声大响,花千舞直接倒飞出去,虽然她没有跌落水潭,可是落地之后也是一阵踉跄,面色多了几分不正常的红润,她死死盯着摩多,尤其是心脏的位置,却是怎么也不相信对方接下她那一下会丝毫无损。

    那一下,几乎凝聚了她全部力量,就算面前是一个铁人,轻轻一啄,也顿时四分五裂,更何况对方只是血肉之躯,就算他炼体,坚若金刚,可是那一击更是透着阴毒的劲道,如绵里藏针,看似伤在表面,但力量却像针一样深深扎入身体内部。

    同样的力量,一拳打下,跟一针扎下,所造成的后果绝对不一样,更何况还是心脏位置。

    自从牧易跟花千舞出现,到此不过两三息的时间,摩多就已经如霸王在世,先是一巴掌把牧易砸入水潭中,然后硬接花千舞一下,接着同样反击,将她击退。

    这两下,如兔起狐跃,快到了极致,尤其是这两个对手还是圆满级强者,此刻,摩多威风不可一世。

    落地后,摩多不屑的看了花千舞一眼,然后身体一震,就见到他的胸口一阵蠕动。

    “噗嗤!”

    一阵轻响,他的胸口就射出数道细的血箭,这显然是之前花千舞打入的劲气,却被他生生逼迫了出来,光这一手,便让花千舞心中暗沉。

    “你的心脏在右边。”

    同时,花千舞也确定了一个事实,虽然心脏长在右边的人罕见,但也不是没有,甚至但凡这种人要么体质虚弱,无法成·年,要么就是天赋异禀,很显然,摩多就是属于后者。

    而事实也证明,她的一下并非毫无作用,只是没有打在心脏上,效果也随之大打折扣,也难怪对方敢硬接她这一下,只是此刻醒悟的无疑太晚。

    不过也幸好之前第一下是对准了牧易,否则若是换成她,后果也将不堪,就算能够勉强接下,但在那种情况下,肯定也会受到重创,所以她有些担忧的看了水潭一眼。

    从刚刚那一下,到她随后攻击,虽然落在下风,但到现在牧易仍旧没有出来。

    “不错,不过你还是带着这个秘密下地狱去吧。”摩多也不浪费时间,毕竟他眼下的状况并不算好,如果不是借助阵法的力量,恐怕光是刚刚那一下,他就已经重伤了,所以他必须尽快斩杀掉两人,然后再疗伤。

    完后,摩多直接一扑,在花千舞的眼中,摩多此刻犹如化身恐怖魔王,浑身散发着滔天魔焰,这个时候,她也知道根本逃不了,唯有拼死一战,才能有生机。

    就在摩多扑出的瞬间,他身下的水潭突然荡起一圈圈涟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