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九十三章 嗜血鬼鱼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跟花千舞入水之地,忽然刮起了一阵风,将周围的雾气吹散,随后一个高大的男子凭空出现,这人正是摩多,此刻天寿山中满清圆满级强者之一。

    除了身材高大外,摩多脑袋光光,脸上却凶神恶煞。

    “怪不得不见了,原来是当了老鼠。”摩多冷笑一声,只不过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别扭,口音好似来自西边。

    随后,摩多身影一展,也直接跳入河中,朝着牧易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此刻,牧易跟花千舞被阻在第三个水潭前,两人沿着水脉一路穿梭,速度比起地面快了何止十倍,甚至就连花千舞也信心十足,不过没有想到,危险也随之到来。

    当花千舞准备跳入另一处深潭的时候,突然被牧易拉了一把,她顿时有些不解,不过当她随着牧易的手指方向看过去时,忍不住就是一呆。

    牧易所指的是一块黝黑的石头,也难怪之前花千舞会没有察觉,而如果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自然不可能让花千舞变色,只见那块石头的一侧,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坑,像是被什么东西咬过一样。

    这时,牧易屈指一弹,一滴鲜血随之落入水中。

    花千舞只感觉周围有了一瞬间死寂,那是一种很纯粹的感觉,然后水潭嗡的一声,无数黑影从其中跃出,瞬间便布满整个水潭,密密麻麻,几乎看不到有任何缝隙。

    “这是什么?”花千舞大骇,这些黑影张开嘴巴,只见一片片锋利的牙齿闪烁着寒光,或许一两只不足为虑,但眼下,水潭中何止千万。

    想到如果刚刚自己跳下去,花千舞就心底就涌出一股寒意。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嗜血鬼鱼。”牧易面色凝重的道,这些东西如果只是少量,不足为虑,但眼下,只怕这水潭中已经全都是这种鬼鱼,数量更是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

    “哼,管它什么鱼,杀干净就是。”花千舞心中暗恨,扬手便是一鞭子,瞬间,无数鞭影落在水潭中,只听见轰隆一声,水潭直接炸开,无数嗜血鬼鱼化作齑粉,让周围充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没用的。”

    旁边,牧易轻轻摇头,刚刚他感应的很清楚,虽然花千舞那一鞭子的确杀死了很多,但水潭中的鬼鱼却丝毫不见少,相反还有种越来越多的趋势。

    花千舞显然也发现了这点,所以并未再出手,脸色也多了几分凝重。

    “你有什么办法?”花千舞问道。

    “还在想。”牧易摇摇头,根据他的认知,这种嗜血鬼鱼攻击性很强,只要侵入它们的地盘,不管什么东西,哪怕没有生命,也会受到攻击,而且这些鬼鱼对鲜血格外敏感,一旦有鲜血,那便是不死不休,甚至隔着身体,它们都能闻到鲜血的味道。

    “试试它们怕毒吗。”花千舞完,扬手打出一片灰色粉末,只见这些粉末落入水中,顿时被这些鬼鱼吃掉,随后,水面多了一层鱼尸,看上去,似乎全部被毒死了,只是还没等花千舞高兴,这些死掉的鬼鱼便被一股力量拉入水下,随着一阵翻腾,再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鬼鱼露出头来。

    这下子,连花千舞也没辙了,她虽然还有不少手段,但试问,就算有点效果,也只是有限,关键还是这些鬼鱼数量太多,给人一种杀不尽的感觉。

    “你不是有火吗?放火烧死它们。”花千舞看着牧易道。

    “没用。”牧易摇摇头,虽然以南明离火的霸道足以将水潭的水煮开,但这里毕竟是活水,流之不尽,他还没有那份焚山煮海的实力,否则倒是挥手就可荡平这些鬼鱼。

    “你那捆人的法宝可有用?”花千舞又问,毕竟之前那么强横的水蛇,都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灭杀,这些鬼鱼虽然数量,但实力却远不及水蛇。

    “也没用。”牧易继续摇头。

    “难不成我们折返回去?”花千舞忍不住道,在见识过这些鬼鱼后,她压根就没有想过强撑着防护过去,先不能否成功,光是那密密麻麻的鬼鱼,就让她不寒而栗,典型的未战三分怯。

    “我试试吧。”牧易深吸了口气,折返回去显然是不可能的,而想要继续前进,就必须先把这些鬼鱼解决掉。

    在薪灯跟神仙索都用不上的情况下,牧易本能的想到了符箓,只是一般的符箓显然没有效果,甚至就连五雷符也无法灭掉这么多的鬼鱼,这个时候,牧易想起了隐形藏体符。

    隐形藏体符,有偷天之能,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隐形藏体符便是根据这一所创造,而真正的隐形藏符甚至能够从世间消失,连天都找不到。

    不过以牧易此刻的符道水平,还远远无法画出真正的隐形藏体符,但是瞒过这些鬼鱼相信还是没有问题的,有的时候,并非只有杀戮才能解决问题。

    虽然水潭中的鬼鱼多,但牧易相信,这些鬼鱼只是盘踞在这一片水域,等离开这里,自然就不会再有危险了,至于隐形藏体符是否有效,牧易也需要试一下才能知道。

    虽然有些冒险,但这已经是眼下唯一的办法了,不能突破眼前这关,就等于功亏一篑。

    牧易盘膝坐下,隐形藏体符在脑海中缓缓流淌而过,借助圆满级的实力,他竭力的窥探隐形藏体符,那一道道笔画就好像一条条规则,最后形成一个完美的符文。

    牧易的心神力量快速的消耗,脑海中,闪过一遍又一遍,终于,也不知道多少次后,牧易总算捕捉到了那一丝灵光,虽然还闭着眼睛,不过牧易的手已经抬了起来,一点白色的光芒顿时在他指尖凝聚。

    随着牧易模仿着脑海中的画面,他手指间的光芒也越来越盛,以天地之力为墨,以指为笔,牧易直接在虚空画出了一个隐形藏体符。

    当最后一笔落下,只见他指尖的光芒突然收敛,然后一枚由纯粹天地之力所凝聚的符文出现在他的面前。

    牧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隐形藏体符,眼睛里有欣喜,却也有遗憾。

    虽然他竭力抓住脑海中那一点灵光,并且借此良机把隐形藏体符给画了出来,但实际上,只是成功了一半,形似而神不似。

    跟一般的符箓不同,这隐形藏体符很容易就能画出来,关键是威力却随着对此符的感悟而增加,这种东西却是无法取巧的,按照牧易的估计,眼前这枚符文只有真正隐形藏体符威力的五分之一,不过即便如此,这也已经是牧易眼下所能达到的极致,那其中的至理,乃至规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悟透的。

    虽然只有五分之一的威力,但对于眼下而言,却是已经足够。

    “这东西就能够解决掉鬼鱼?”花千舞好奇的看着牧易面前的符文,有些怪异的道,实话,她并未感觉这符文有什么威力,心中不禁有些怀疑。

    “当然不能,不过却可以让你安然过去。”牧易收起心中的遗憾,微微一笑道。

    眼下并不是参悟的合适时机,否则倒是借着那点灵光继续参悟,不定还能继续提升威力,可惜留给他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甚至真要起来,还是他修行的时间太短,他的身上有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如果牧易能够全部参悟透彻,实力,境界绝对会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但可惜,到如今,很多东西连他都来不及参悟,就好比这隐形藏体符,还有魂游三界符,这都是旁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偏偏牧易只有用到的时候才会现学现卖。

    如果给牧易三到五年的时间沉淀,相信哪怕同样的实力,眼下他也能够轻易的找到突破鬼鱼的途径。

    “这···”

    牧易不给花千舞问太多问题的机会,直接轻轻一点,符文就没入花千舞的眉心。

    花千舞心中一惊,那一刻甚至有躲闪的念头,不过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牧易,硬生生压制住身体的本能,任由那枚符文沉入她的眉心。

    稍后,她便开始静静的体悟,她相信牧易不会无故放失,既然他这么肯定,定然是有他的原因。

    这个时候,牧易再度画了一枚隐形藏体符,别看他轻描淡写的就画出,但实际上,他还是有些吃力,不过他也不犹豫,同样将这枚符文纳入眉心。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隐形藏体符,但这次牧易的感受尤为明显,当符文沉入眉心的瞬间,他分明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或者规则降临,将他整个人跟周围的天地隔绝开来,但实际上,又隐隐跟天地有一丝联系。

    如果以外人的眼光来看,那么此刻牧易跟花千舞仿佛都变得虚幻起来,不像是真实存在。

    这个时候,花千舞也已经弄清楚隐形藏体符的功用,睁开眼睛后,看着牧易多出一丝敬佩,如果她当初使用这种符文,那么进入载沣的亲王府绝对不会被发现,甚至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载沣的身边,将其一举擒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