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九十二章 地下水脉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搏、水火不相射。

    这一刻,牧易的双眼中已经没有了黑白之分,有的只是天地万物的气,这种气,哪怕是周围雾气也无法阻拦。

    花千舞站在远处,一边警戒,一边注视着牧易,突然间,她感觉牧易消失了,虽然仍旧站在那里,但在她的感觉中,那里已经空空如也,这不禁让她脸上的惊讶更浓。

    原本以为地师不过是走走望望,却不料在牧易身上会出现这种变化,这已经不是单纯的风水师了,正如牧易所,这是地师。

    地师可以兼职风水师,但风水师或许一生也难望见地师项背。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太久,只见牧易一个恍惚,接着就又重新出现在花千舞的感知中。

    “怎么样?”花千舞立即来到牧易身边问道,声音中隐隐带着几分期盼。

    “找到了。”牧易微微一笑,自信的道,就在刚刚,通过地师手段,他终于在这大阵中找到一丝缝隙,虽然是第一次施展,但他也体会到了地师的神奇之处,那种直接跟天地万物融为一体的感觉,实在令人着迷,只不过想要成为地师太过苛刻,而且想要进步更是难上加难,早已不适合如今这方天地。

    他此刻能够进入这种状态主要还是凭借他那强大的心神力量,以及圆满级对自身的掌控,实在难以想象当年念奴儿的父亲是怎么成就地师的,并且能够在这条道路上走出很远。

    也难怪连老叫花都会为其自豪,更引以为憾,如果对方还活着,相信如今天下至强者绝对有他的一席之地,可惜,这条道路终究太过崎岖,与其他是死在绝地中,倒不如是死在这方天地的不允之下。

    从此,地师更是成为绝响,哪怕牧易虽然隐隐摸到了门槛,却也不会自取其辱,甚至是费力不讨好的踏入这一道,如今他也只是借用一下手段罢了。

    “跟我来。”牧易招呼一声,立即带着花千舞朝着一个方向奔去,而这个方向看上去似乎跟目的地背道而驰,不过花千舞却选择相信牧易,实际上,此刻她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毕竟只靠她自己等赶到,早已经大势已去。

    牧易带着花千舞走走停停,不时改变方向,终于,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这天寿山中有一条水脉,蜿蜒崎岖,贯穿诸多山峰,甚至时而隐去,复又出现,很是复杂。

    而牧易在听到水流声后,脸上更是露出一丝微笑,至少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走错,可惜,如果他真的入门,不定光凭此道也能快速的靠近山巅,只是像刚刚那种手段,消耗实在太大,连牧易都无法坚持,所以在看清楚周围的地势水脉之后,他当机立断选择了最近,也是最省事的一个途径。

    之前他跟花千舞,最近的路在脚下,这句话并没有错,只不过这句在脚下,并非是指地上,而是大地之下。

    天寿山为皇陵,其腹地早已被贯通,勾连整个天寿山,如此才能将冥地化为一处,并且将天寿山地脉催发到极致,而牧易所找的水流,便是入口。

    这里的河流分地上跟地下,一上一下,代表阴阳两分,地脉之上,山水相连,地脉之下,山水相伴,所谓风水,这里是风自然指的是气,气水相合,接下来怎么走,本就已经清晰。

    至于这大阵,或许可以改变天寿山的一些情况,但却无法影响到地下,无法真正的改变地脉的走向,只要牧易沿着地脉前进,终究会找到源头的,而源头,就是山巅,也是那光柱升起的地方。

    “就是这里,跳下去。”

    来到河边,虽然难以窥其貌,但滚滚流淌的声音还是能够听出这是一条大河。

    完后,牧易率先跳入河中,花千舞略微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跟着牧易跳了下去。

    一入水中,那种方向感迷失的感觉顿时消散了不少,而且河水清澈,在水中反而比外面看的更远。

    到了牧易跟花千舞这等境界,虽然不可能一直闭气,但一两刻中还是没有问题,两人在水下如同游鱼,快速的前进,终于,牧易以心神传音,然后率先朝下潜去。

    在感知中,那里仿佛深不见底,就像一个水下怪兽,张开大嘴,等待着他们自投罗网,不过两人还是义无反顾的下潜,越是往下,周围的水温也快速的降低。

    一直下潜了数十丈,周围的水压已经无比庞大,普通人到了这里,恐怕早就被压迫而死,也就是牧易这种实力才能在这里自由的活动,而且这里已经不见光芒,漆黑一片。

    当牧易下潜到最深处的时候,心中突然升起一丝警兆,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水下石壁缝隙间钻出,即便在水中也是快如闪电,轻轻一荡,就已经到了他面前。

    几乎想也未想,牧易便一拳打出,强大的水压让他的出拳慢了很多,而且更加耗费力气,周围的水流也随之震荡起来。

    “砰!”

    随后,一声闷响,一道道涟漪震荡开来,无数细的水泡上升,同时也让水下变得一片浑浊。

    而这个时候,牧易借助心神力量也终于看清楚那东西的模样,这分明是一条水蛇,虽然只有人胳膊粗细,长度也不过一丈,但这条水蛇周身黝黑,布满了细密的鳞片,蛇头也跟一般的水蛇不一样,不再是扁平,而是高高隆起,两只眼珠在正前方,嘴巴张合,可以看到两排细密的牙齿。

    眼前这条水蛇已经不能单穿的算是蛇了,而是朝着龙在进化,想来在这里,常年吸收皇陵散发出来的龙气,让它开始慢慢蜕变,不过别是真正的龙,就算是想要蜕变成蛟龙,时间也是数以百年计算。

    更重要的是,这条水蛇在如此深水中生存,身体早已坚若金刚,刚刚的碰撞,就算顽石也会立即粉碎,但水蛇却毫无异样,甚至两只眼睛也只有一片寒意。

    “哼,如果是以前,在这种环境里想要拿下你或许还要花费一些力气,不过现在。。。”牧易心中冷笑一声,这条水蛇虽然身体坚硬,力大无穷,但牧易却有足够的手段收拾它。

    “疾!”

    心念一动,缠绕在手腕的神仙索顿时变大,并且朝着水蛇而去,同时,一股淡淡的龙威从神仙索散发出来,牧易早就怀疑这神仙索乃是取自蛟龙的大筋炼制而成,甚至里面还残留着蛟龙的精神印记。

    对于别的东西而言,龙威虽然有用,但仅仅只是压制,但对于水蛇而言,这种龙威便是生杀予夺了。

    当龙威一出,只见那水蛇顿时低下一直高昂的脑袋,死死趴在水底,甚至牧易还能看到水蛇在颤抖,它的眼睛中也只余下恐惧。

    “正好便宜你了。”

    牧易心中轻笑,随后便见神仙索对着水蛇一绞,顿时间,只见水蛇的身体快速的干瘪下去,几息之后,水蛇只剩下一身皮,至于所有的精华,全部被神仙索吞噬掉。

    任何法宝,本质都是霸道的,也会吞噬力量来促进进化,这是一种本能,而神仙索也不例外。

    只不过一直以来,牧易都没有把神仙索收入识海,并不是他不想,而是那里早已经被薪灯鸠占鹊巢,之前他也试过一次,但没想到立即引起薪灯的反击,别看神仙索不凡,但在薪灯面前却之后败退的余地。

    所以牧易只是将神仙索当成手环,缠绕在手臂上,这样使用倒也方便。

    眼下,神仙索吞噬水蛇之后,牧易明显感觉神仙索似乎明亮了几分,甚至隐隐传来一丝雀跃的感觉,就像个撒娇的孩。

    牧易微微一笑,此刻身后的花千舞早已看呆,虽然早就知道牧易有一根可以捆人的宝物,但没有想到强横的水蛇在其面前居然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甚至刚刚那股龙威她也感受到了。

    在她眼中,牧易也越来越神秘,平常人能有一件法宝已经是邀天之幸,可牧易,光是她见到的就已经两件了,而且那薪灯明显就不是普通法宝,层次很高。

    更何况他手中还有一根竹杖,里面居然住着一个强大的鬼物,以她的见识,已经能够看出其不凡。

    作为敦煌古城的城主,花千舞虽然不敢富可敌国,但也绝对不缺钱,但此刻跟牧易一比,她顿时有种乞丐的感觉,想她坐拥一城,也只是拥有一件法宝而已,而且还是很普通的法宝,甚至连牧易的神仙索都有所不如,这怎么不让人深感打击?

    斩杀水蛇,牧易对着花千舞一招手,然后快速消失在原地,等花千舞赶到,才发现水下石壁下有一条通道,两人沿着通道不断前进。

    水蛇也算是一地霸主了,通常这种霸主都是有领地意识的,所以在一定范围内,绝对不会有第二个类似水蛇的强大存在,因此,接下来一段水路,两人自然也没有遇到其他的危险。

    就在两人进入水下的时候,在某处殿中,围坐着一群人,在中间,同样是一个祭台,不过规模要很多,而且擂台中央,摆放着一个水晶球,如果牧易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个水晶球跟他曾经在那处死地密室中所发现的水晶球几乎一样。

    而周围盘坐的人中,其中一个正是之前像傅真汇报的圆满级强者。

    “少了两个。”

    突然,一个老者睁开眼睛,满脸认真的道。

    “应该是被冥地那些鬼物杀了。”有人道。

    这些强者每人都负责监视一片区域,所以别人并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

    “不会的,那两个是圆满级强者,此刻出现的冥地鬼物根本不可能杀的了圆满级强者,而且那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消失不见。”老者面色凝重的道,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出现了不在掌控中的情况。

    两个圆满级强者,相比此刻天寿山中所有的强者而言,并不算什么,但关键时刻,两个圆满级强者却能坏事,尤其是对方不在掌握当中。

    “查,立即去人,从他们消失的地方查起,不管如何,必须找到他们,这次事关重大,绝对不允许超出预计的存在,否则国师怪罪下来,在场谁也脱不了干系。”其中有人立即道。

    “不错,必须找到这两个意外,最好直接出手斩杀他们。”还有人提议。

    “两个圆满级强者,必须借助大阵的力量才能够斩杀,谁愿意去可记一功。”

    “我去吧,你们在这里继续监视。”有人起身道。

    “嗯,此事摩多最适合。”有人赞同。

    “也好,带上令牌,可借助大阵的力量,足以相比道种成的强者了。”

    随后,那名叫摩多的高大男子转身走了出去,而殿内剩下的人,继续监视着水晶球,而眼下这座大殿中,包括刚刚离开的摩多,一共有九人,这九人全部都是圆满级的实力。

    满清的底蕴,由此可见一斑。

    牧易跟花千舞此刻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了不安定份子,并且已经有人朝着他们追赶而来,两人在地下水道中前行一段后,复又往上十几丈,终于,透出水面。

    “这里是···山腹?”

    看到周围的情景,花千舞忍不住道,此刻他们所在的这个深潭正好位于山腹中央,另一边,一边暗河滚滚而来,注入他们所在的这座水潭中,然后又跟外面的大河相连,如此,水流才源源不断。

    “不错,这里就是其中一座山腹,到了这里,剩下的就好走了,只要沿着水脉不断往上,很快就能达到终点。”牧易脚下一踩,整个人直接脱离水潭上岸,然后身体轻轻一震,周身顿时冒出一片水雾,不过几息,衣服已经尽数干爽。

    “太好了,就是不知道其他人能否提前赶到,否则光凭我们两个,恐怕力有未逮。”花千舞也随后上岸,站在牧易身边。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我们如果找到阵眼所在,哪怕只破坏大阵一角,以圆满级强者的实力,也绝对可以短时间内赶到,如此我们就有把握了。”牧易道,他还没有打算单枪匹马改变大局,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集合众人之力,但前提是,要先将众人汇聚到一起,所以,破坏大阵,势在必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