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九十章 冥地鬼卒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赦令,北斗第六北极度厄星君,归位!”

    大殿中,傅真再度激发了第二根阵旗,顿时间,冲向天空的光柱也多了一根,他的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

    “快了!”

    虽然有大雾遮挡,可是那种动静仍旧被所有天寿山中的人感知到,在光柱冲向天空的同时,牧易也抬起头,随后,他又看着花千舞问道,“距离第一次,相隔多久?”

    “应该是一个时辰。”花千舞回答道。

    “一个时辰吗?北斗七星,如今已经是第二星,也就是,离着最后一星,我们还有五个时辰。”牧易面色凝重的道。

    “是最多还有五个时辰,同时我们必须在这五个时辰内找到对方,并且阻止其下一步,否则不但功亏一篑,我们也会死在这里。”花千舞脸色同样凝重。

    “锵锵锵!”

    就在花千舞话音刚落,周围便传出一阵铁甲交击的声音,加上沉重的脚步,朝着两人围拢过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花千舞本能的叫道,虽然已经是圆满级强者,但终究是一个女人,此刻心神力量都无法遍及太远,只能靠耳朵听,难免会有些惊慌。

    念奴儿的身子屡然靠近,牧易跟她心意相通,她所看到的自然也无法瞒过他,实际上在刚刚大雾升起的同时,他就已经让念奴儿在周围戒备,他跟念奴儿之间的联系倒不用担心在这雾气中迷失方向。

    “是鬼卒,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座大阵已经沟通十三陵冥地,将那里陪葬的士兵召唤出来,围杀所有生人。”牧易快速道。

    “冥地鬼卒?”花千舞表情也凝重起来,如果只是一些鬼卒,哪怕再多也不用担心,但问题是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十三位皇帝的皇陵,一个王朝的底蕴,谁也不清楚后面还会出现什么恐怖的东西。

    “杀吗?”花千舞问道。

    “杀!”

    牧易回答,因为根据念奴儿所,此刻周围已经被鬼卒包围,想要离开,唯有灭尽这些鬼卒,可惜,薪灯还不能用。

    此刻,牧易多少有些遗憾,相比其他的手段,显然还是薪灯,南明离火更有用,可以克制鬼卒的力量。

    不过牧易也终究不是刚刚下山的那个道士了,如今他的实力哪怕没有薪灯,借助神仙索也能达到圆满级,这等实力,对付一些鬼卒,哪用得着薪灯。

    念动身动,弹指惊雷,这便是牧易此刻的境界。

    只见他如同一道闪电,在鬼卒之间穿梭,但凡靠近他的鬼卒,纷纷四分五裂,化作一道黑烟,然后上升。

    这些鬼卒并非真人,不过看上去也都穿着盔甲,手持长矛,令行禁止,一队宛如一人,并且这些鬼卒继承了生前大部分实力,加上此刻悍不畏死,只有一个诛杀牧易的念头,所以论起来,实力更胜过往。

    在牧易动手的同时,花千舞也没有闲着,一根长鞭在她手中如同臂指,只见鞭影掠过,那些鬼卒纷纷被击溃。

    一段时间下来,牧易也发现这些死掉的鬼卒全都被大阵吸收了,也就是,他们此刻杀的鬼卒越多,提供给大阵的力量也就越多,但眼下,他们却别无选择,只有杀戮,而布置大阵之人,显然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终于,当这一支鬼卒全部被灭尽后,牧易跟花千舞重新汇合,只不过两人脸上都没有笑容,显然,两人都发现了这一点。

    “有没有办法只击溃这些鬼卒,而不让其提供给大阵力量?”花千舞看着牧易问道。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牧易沉思道,实际上,想要做到这点很简单,那就是直接以薪灯吞噬这些鬼卒,跟大阵虎口夺食,这样一来,不管他们杀死多少鬼卒,都不会给大阵提供力量,相反还会提供足够多的灯油。

    只不过此时薪灯正在镇压他体内邪佛的本源力量,轻易不能动用,否则一旦那团邪佛力量作乱,对他而言,伤害恐怕会更大。

    听到牧易的话,花千舞眼睛明显一亮,灼灼的看着牧易。

    “眼下是鬼卒,但越是往后,出现的冥地鬼物会越强,一旦大阵吸收了足够的力量,那么等待我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花千舞快速道。

    “这点我也知道,给我半个时辰。”

    牧易终于下定决心,他看了花千舞一眼,然后直接在原地坐下,很快便入定。

    念奴儿出现在牧易身边,有些敌视的看着花千舞,对方不知道会如何,但她心里很清楚,只不过牧易决定的事情连她也不能阻拦。

    而花千舞也不是傻子,见牧易这么郑重,显然需要一定的代价,当即她也在周围戒备起来,半个时辰,在牧易醒来之前,她必须要保护好牧易的安危,眼下在这种地方,危险随时都会降临,恐怕只要他们一日未死,冥地的力量就不会放过他们,会源源不断的朝着他们杀来。

    如今,天寿山已经被大阵笼罩,逃无可逃,唯一的生机就是破除大阵,至于阵眼,想来定然在最关键之地。

    花千舞抬头,看向那升起光柱的地方,如果她没有猜错,那里恐怕就是阵眼之处,也是最后的决战之地,他们必须要在四个时辰内赶到,如此才能留出足够的时间阻止对方,甚至去的越早越好。

    但牧易,眼下去需要半个时辰。

    花千舞忍不住看了牧易一眼,有些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值不值,毕竟就算两人可以阻止所杀的鬼卒被大阵吸收,但相比整座大阵笼罩范围,还有进入这里的众多强者,两人的力量根本就显得微不足道。

    为了这一点点可能,却浪费了半个时辰,结果如何,谁也不定。

    不过眼下既然已经决定,她也只能继续走下去,并且选择相信牧易。

    此刻,牧易心神沉浸在识海,在那里,薪灯高高在上,缓缓旋转着,周身火焰缠绕,看上去就好像一尊无上之物,而在薪灯之下,却是一团漆黑深邃的力量,这种黑,仿佛可以吸收一切光芒,那最深处,给人一种极端邪恶的感觉。

    实际上,在一开始,这团邪佛力量还要更为庞大,不过后来被他借助舍利化掉了不少,加上薪灯的力量隐隐克制邪佛力量,所以才能将其一举镇压,也让牧易恢复以往的模样。

    甚至可以,如果当初没有舍利,牧易此刻不定已经被这邪佛的力量侵染,变成另外一副模样,或许那时的他仍旧是他,但某种程度上来,他也已经不再是他。

    当时把这团力量镇压之后,牧易都感觉有些后怕,所以才一直不敢动用薪灯,只是任凭他镇压着邪佛力量,但眼下,他却需要薪灯的力量,而且薪灯吞噬足够的力量,才能更好的镇压这团邪佛本源,甚至将其彻底炼化。

    这邪佛本源的好处牧易也已经深深体会过了,他的琉璃不灭身能够进步这么快,现在更是达到第五重圆满,靠的就是这邪佛本源,只要能够将其彻底炼化,牧易相信自己的实力将有一个巨大的爆发。

    只不过这其中的危险同样巨大,因为每当有这个念头浮现的时候,牧易心中都会无端升起一股极大的恐惧,所以他对这团邪佛本源也越发的忌惮。

    如果眼下不是事关重大,他绝对不会召唤薪灯。

    但即便如此,他也必须把后患降到最低,所以当心神跟薪灯融为一体后,他便分出一缕南明离火的火种,同时,一道道火焰如同锁链,将邪佛本源密密麻麻的束缚起来,最后那一缕火种,化为一个巨大的封字,将邪佛本源彻底封印。

    如今再看,只能看到一层蓝色的火焰将邪佛本源包裹在其中,并且火焰生生不息,在其上,甚至幻化出一盏薪灯的虚影,继续镇压在这里。

    至此,牧易才有些疲惫的睁开眼睛,经过重重封印,他有把握,短时间内就算邪佛本源爆发,也无法冲破这个封印,而有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他召回薪灯,重新将其镇压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放心的使用薪灯,不过即便如此,每隔半天,他也需要重新加固一次封印。

    “怎么样?”

    见牧易睁开眼睛,花千舞立即问道,也幸好这半个时辰没有什么东西过来,让牧易难得安静的醒来。

    “可以了。”牧易微微一笑,一盏薪灯顿时在他身后浮现,散发出一股浩大的气息,显然,这段时间不间断的镇压邪佛本源,薪灯也得到了很大的好处。

    更何况如今三道信仰之源,虽然被道种抢去了一道,但剩下的两道对薪灯也颇有益处。

    见到牧易身后的薪灯,花千舞眼睛一亮,曾经在黄河古道中的时候,她就见识过牧易召唤出朱雀,威力不凡,如今随着牧易实力更强,所能召唤出来的朱雀恐怕也会更加恐怖。

    而且她同样能够感受到,薪灯的力量完全可以克制那些冥地鬼物,这让两人接下来的路程会好走不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