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八十七章 载沣的愤怒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不,杀,给我杀了他。”

    亲王府中,还残留着载沣的怒吼声,不过牧易跟花千舞早已消失不见,那假山上,之前逃掉的圆满级强者站在其上,目光望着惨死的老太监,脸上阴晴不定,甚至还有一丝悲哀。

    同为圆满级强者,在这座江湖中,虽然不算是巅峰,但也轻易不会被人杀死,毕竟只要不遇到绝境,或者圆满之上的强者,基本可以横着走,但没想到,原本一场志在必得的伏击,却最终命丧黄泉。

    也幸好,当时那东西捆住了对方,否则····

    想到此,这名圆满级强者心中随之一寒,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当时换做是他,恐怕也会落得一个相同的下场。

    “没想到这次会是你救了本宫。”

    客栈中,烛火摇曳,光影下,花千舞的脸色仍旧显得苍白,之前蒙面的纱巾这会早已去掉,露出那副明显带着几分异域风情的绝美脸庞,而且她的眼睛里也闪烁着丝丝惊讶。

    刚刚,电光火石之间,兔起狐跃,转眼间从她陷入绝境到牧易突然出现,以雷霆之势斩杀圆满级的老太监,再带着她离开,牧易在她心中的形象也有了巨大的转变。

    原本以为自己在黄河古道中受益匪浅,实力进步了不少,可如今跟牧易一比,就显得什么都不是了。

    “举手之劳罢了,真要起来我也只是占了偷袭的便宜,否则想要杀死一个圆满级强者,怎么也不会这么轻易。”牧易摇摇头道,心中有些可惜,一个圆满级强者,如果用薪灯将其吞噬炼化,想来又会增加不少灯油。

    不过在当时那种情况,他根本就来不及做这些,除了还有一个圆满级强者外,场中也让他生出一丝危险,所以他当机立断,直接带着花千舞离开。

    “那老太监是载沣身边最得力的依仗,如果当时我们留下,不定能把载沣杀掉。”花千舞看了牧易一眼道。

    “不可能的,满清不灭,他的气数就不会尽,眼下想要杀死他很难,而且当时我也感觉到一丝危机,所以才直接带你离开,更何况你的伤势也不足以压制那名圆满级强者。”牧易看了花千舞一眼,实在不知道他心中哪来对载沣那么大的怨恨,一次次想要杀死对方。

    只是心中虽然好奇,但牧易却没有傻到直接问出来。

    “嗯,那老太监的掌力实在太过阴毒,想要驱除还得需要一段时间,所以这几天我就先住在你这里了。”

    原本牧易是想要花千舞离开,不料她脸色一转,直接坐到牧易的床上,一副要牧易护法的模样。

    牧易本能的想要拒绝,倒不是因为孤男寡女,而是因为麻烦,可这个时候花千舞明显已经入定,脸色也开始缓缓变化起来。

    见此,牧易摇了摇头,只能坐在那里,一半心神放在花千舞的身上,还有一半心神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身边一个圆满级强者被杀,谁也不知道载沣会不会发疯,直接派遣大军进行搜捕,他倒是不要紧,却不能因此打扰到花千舞疗伤,而且真正让牧易忌惮的却不是载沣,而是那座紫禁城。

    正如牧易所料,此刻载沣已经怒极,屋内的地上还放着老太监的尸首,只是被蒙上了一块白布,载沣如同受伤的野兽,不断在屋里怒吼着,房间里的家具,装饰,全都遭了秧,但即便如此,也不足以让载沣发泄心中的怒火。

    但实际上,载沣之所以这么怒,除了因为身边的老太监被杀,更重要的是被吓坏了,好在这次是在他的亲王府中,而且还事先埋伏好,可即便这样,仍旧死了一个圆满级强者,如果是在外面,骤然遇袭又会如何?恐怕今天碎掉脑袋的就不是老太监,而是他了吧?

    因为惊骇,心中害怕,所以才会格外的愤怒,想要借此来掩饰心中的恐惧。

    “不行,杀,一定要杀了他们。”载沣咬牙切齿,表情扭曲的道。

    “王爷,那敦煌古城的花千舞不足为虑,关键是后来出现的那人,实在太过可怖,尤其是他的法宝,一旦被捆住,恐怕连属下也会被杀死。”之前使用细剑的矮男子忍不住道,他一副中年人的模样,四四方方。

    他叫张雄,乃是满清供奉团的长老,奉命来保护载沣,却不料出了眼下这档子事,这对他而言也是有一定打击的,不过他却不是傻子,相比载沣,他更清楚牧易那等强者代表着什么。

    只凭眼下亲王府的实力,别杀了对方,恐怕对方不再找上门来已经是万幸。

    “后来那人本王也认识,他叫牧易,朱雀掌旗使,同样是本王的仇人,之前在黄河古道中便是他坏了本王的好事。”载沣又咬着牙道。

    而旁边的张雄听后只觉得一阵无语,眼前这位王爷实在太能惹事了,如果是一般的仇敌也就罢了,关键还都是圆满级的仇人,整个天下才多少圆满级强者?这光上门来寻仇的就已经两个了。

    原本还以为这次的差事轻轻松松,但现在,他却有些后悔了。

    “为了王爷的安全,还请王爷再求派一两人。”张雄忍不住道。

    “这时机你让本王从哪里找人?你当圆满级是大白菜?”载沣颓然坐下,恼怒的道。

    张雄一听,便在心中想道:“您也知道圆满级强者不是大白菜还能一下子惹到两个?”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张雄多少还要给载沣一些面子,毕竟这位乃是亲王,在皇室中的地位很特殊,如今就连那位也多有依仗,否则也不会在这紧要关头还派他来保护左右,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埋伏,一次刺杀,就折损了一个圆满级强者。

    如果平常时期,有供奉团在,再派遣一个圆满级强者也不是不行,但眼下,供奉团早已倾巢而出,除非是把保护紫禁城的圆满级强者调来,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一位比谁都怕死,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既然不能再派人,那这段时日还请王爷不要离开王府。”张雄最后道,毕竟王府戒备森严,虽然挡不住那些圆满级强者,可至少也要比外面更加安全,再者,王府受袭,一旦闹大了,紫禁城中也不会不闻不问。

    “放心,忍一时本王还是知道的,不过等这次大事筹谋成功后,本王必定亲率大军,扫除朱雀堂,甚至亲手将他手刃。”载沣此时也只能放着狠话,至于他的话,张雄压根就没有信。

    一个圆满级强者就算再怎么英雄迟暮,也不是旁人能够随意折损的,真要逼急了对方,恐怕这位王爷会第一个逃跑。

    “王爷知道便好,其实只要这段时间王爷不去主动招惹那人,那么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帮王爷除去那人。”张雄突然神秘一笑道。

    “哦,你是那件事?”载沣眼睛也随之一亮。

    “正是,他这个时候来京师,为了什么显而易见,甚至关键时候我们可以帮他一把,到时他就等于一只脚迈入鬼王关,活下来的几率绝对不足一成。”张雄道。

    “不错,有那一位运筹帷幄,这次没人可以幸免,定会被一网打尽,而我满清也将重续龙脉,继续辉煌百年。”载沣最后明显变得志得意满。

    “虽然不能亲手杀了他,不过能够成为续接我满清龙脉的养分,也算便宜了他。”

    “王爷英明。”张雄至此才算松了口气,只要载沣不出去,他接下来的任务也会轻松一些,剩下的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

    时间推移,京师上空也阴云密布,根据钱空空打探到的消息,汇聚到京师的强者也越来越多,最起码也是第二难,以及一流强者,而之下,根本就没有资格参与进来。

    不过牧易却知道,这么多人,恐怕有一大半都会成为炮灰,历来不管什么大事,都是如此,虽然同样是棋子,但实力越强,拥有的自主性也会越大。

    就好比牧易,甚至是冷雨,以及那些至今仍旧稳坐后面的那些大人物。

    而这几天,花千舞都住在牧易的房间,而牧易,无奈在旁边又开了一间房,总不能孤男寡女,日夜同宿一间房吧?

    花千舞多数时间都在养伤,不过清醒时,也会跟牧易交流一些修行经验,让牧易也获益匪浅,甚至不知不觉,两人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从合作关系,慢慢转向朋友。

    好在花千舞的伤势并不算太严重,几天的时间也足以让她渐渐痊愈。

    “真的不再合作一把?”

    伤势恢复后,花千舞仍旧忍不住蛊惑牧易,想要联手杀进载沣的亲王府,尽管提议很诱惑人,不过还是被牧易拒绝了,眼下,并不是合适的时机,一旦动静闹得太大,恐怕对他也不利。

    当务之急,还是搞清楚满清的真正目的,以及地点,唯有如此,才能将其阻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