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八十五章 皇陵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被冷雨拒绝,牧易并未感觉恼羞,正如对方所,什么实力,参与什么层次的事情,圆满级或许在江湖中已经高高在上,但在真正强者眼中,圆满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尤其是圆满之上还有道种成,大成,乃至大圆满,如此之后,接连内外天地,才算是跨入天人,成为至强者。

    牧易实际上已经比大多数人都幸运,因为他提前凝聚了道种,并且已经成,所以只要他开辟最后一个命轮,实力会立即暴增,直接达到冷雨目前所在的境界。

    实际上,凝聚了道种,就已经见了前路,天人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棠裳达到圆满已经十数年,可至今为止,仍旧没有找到自己的路,所以他只能在圆满境界蹉跎,才会在见到那把长刀后,会那么的激动,并且立即就闭关。

    接下来,牧易也没有立即启程,而是在听雨楼留了两天,并且亲身尝试了一番道种成的威力,哪怕他心神融合神仙索,可在冷雨面前也只坚持了十招,这还是冷雨留情的情况下,否则如果她全力出手,牧易怀疑自己能否挡住五招,甚至是三招。

    至此,他心中再也没有怀疑,道种成绝不是普通圆满境界可以比拟,甚至每一个境界之间的差距都很大,就更不用天人了,原本牧易觉得,等自己开辟所有命轮以后,在天人面前还能抵个两三招,甚至是逃掉性命。

    如今他才知道当初的想法到底多么可笑,如果真的面对天人,恐怕他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还有圭峰山上的老叫花,对方在他眼中一直都是深不可测,现在想来,对方或许没有达到天人,但显然也已经道种大成,乃至大圆满,离真正的天人可谓只有一线之隔,可尊称为半步天人,意思就是已经拥有了部分天人才有的威严。

    以前他柳元生是井底之蛙,如今来看,他又何尝不是另一只青蛙?只不过他所在的井更大一些罢了,看到的也更多一些,但实际上,两者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这几天,牧易忍不住诱惑,试着冲击了一下第七命轮,结果发现,那第七命轮就好像一道坚固无比的大坝,任凭他如何冲击,都无法动摇分毫,其难度比之前难了何止十倍。

    这也让他明白,以他如今的积蓄仍旧不足,这也跟他的根基稳固有关,所以第七命轮也随之变得坚固,但再坚固的大坝,也会有冲垮的那一天,只有牧易继续积蓄,早晚有一天,心神内息如滚滚大河,从九天之上倾泻而下,摧毁所有的一切。

    而他也会一开第七命轮,便直达圆满,乃至于道种成之境。

    想到以后的路,牧易的心也渐渐沉静下来,有多大的付出,就会有多少收获。

    几天之后,牧易终究还是出发了,这个时候,江湖上已经逐渐开始有了传闻,不过多是似是而非,不过由此也能看出,满清的事情口瞒不了多久了,早晚会传遍天下。

    不过这个时候,该知道的人也仍旧是知道了,甚至已经有不少如牧易这般开始朝着京师赶去,正如他之前所言,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就算为了自己,也必须要阻止满清的行动。

    从沧州到京师,以牧易的脚程甚至只用了半天,只是到了京师他才发现,这里的城门口早已经戒严,被重兵把守,每个过往的人都要仔细排查。

    不过把守城门的只是一些普通士兵,唯一的将领也不过二流境界,以他目前的禹步,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而对方也只会觉得眼前一花,再仔细看时,早已没有了牧易的身影。

    进了京师,牧易找了一家客栈暂且住下,等晚上,钱空空如约而来。

    此时的钱空空又换了一副面孔,一张大众化的中年男子脸庞,丢到人群中也丝毫不显眼,看上去也老实巴交,如果单凭眼力,就算牧易在大街上遇到,也绝对认不出这就是钱空空,其易容之术,神乎其神。

    “大人,您总算来了。”钱空空看到牧易后,明显松了口气,之前牧易进入京师后,就按照钱空空所言在某处留下记号,所以钱空空才能找来。

    “如今京师的情况如何?”牧易直接问道。

    “不大好,连我也差点被抓到,而且最近,不断有高手涌入,估计离着大乱也不远了。”钱空空心有余悸的道。

    “看来满清这次的确是倾尽所有了。”牧易有些意外的道,毕竟钱空空的禹步如何,他深有体会,连他都差点被抓住,显然不是一般的强者,就算没有到圆满级,估计也相去不远了。

    “满清什么时候动手,具体地点在哪,你可探查清楚?”牧易又问。

    “时间未知,不过属下曾经悄悄跟随一个半步圆满的老太监,一直跟到天寿山,只是刚刚靠近,属下就被发现了,也是那一次,差点被人擒住,而且属下感应到,山中还有不少强者。”钱空空道。

    “天寿山?”牧易眉头一皱。

    “是的,据天寿山原本叫做黄土山,后来一位风水宗师为朱元璋点穴,黄土山也由此改为天寿山,天寿山也是前朝皇陵,有十三位皇帝,还有诸多皇后嫔妃都葬在那里,乃绝佳风水宝地。”钱空空在京师这段时间显然没有闲着,把一切都打探清楚。

    “风水再好,明朝还不照样被灭亡?所谓神通不及天数,哪怕那一位最后斩天下龙脉,照样无法延续明朝的命运,如今,满清欲要倒行逆施,又岂会那么简单?这是赌上国运,不成则亡,实在可悲。”牧易摇摇头道,对于有些东西,他还是知道的。

    钱空空默然,这等事情却不是他能评论的,如今的京师,强者一日多过一日,连他都不敢放肆,甚至稍微大意,又可能都会万劫不复,之前他一直忐忑不安,不断盼着牧易能早点到来。

    “不过此事还需要继续查探,天寿山太显眼了,更多的可能会是个幌子,你可知道满清的皇陵在什么地方?”牧易想了想又问道。

    “满清皇陵离京师差不多两百多里,乃是河北遵化一带,几乎所有满清的皇帝都葬在昌瑞山,属下也悄悄去过一次,如今那里已经被重兵把守,而且山中也有强者气息,属下没敢进去一探究竟。”钱空空有些惭愧的道,实际上,以他的易容之术,如果假扮成巡逻的士兵,不定可以偷偷进入,不过那样太过危险,一旦被发现,绝难逃脱。

    连前朝的皇陵中都有那么多强者,更何况是满清的皇陵了,其中戒备无疑更加森严,如果他冒险进去,不定已经被抓住了。

    以前他有着天下第一神偷的美誉,除了因为禹步跟易容术独步天下外,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什么能偷,什么不能偷,再加上心谨慎,才能逍遥到现在,如果自以为是,不管哪里都闯上一闯,恐怕他早就被除名了。

    “嗯,我知道了,眼下时机未到,我们暂且等待,不管满清有什么阴谋,早晚都会暴露出来,到时候只需阻止就可以了。”牧易想了想道,既然满清要重续国运,那么龙脉显然必不可少,至于前朝跟今朝,到底是哪边,还无法确定,当然也有可能两边都是饵,正等着他们这些所谓正义的强者自投罗网,然后一网打尽。

    “不过你可密切关注紫禁城的动静,一旦有消息,便来告诉我。”

    “是,大人。”

    一番交待之后,钱空空又悄然离开,没有惊动客栈里任何人。

    有钱空空不断监视着,牧易相信就算有什么动静,也很难瞒过他,而且那里只是其中一点,就算没有钱空空的消息,早晚也会有人提醒他的,不过能够早一点知道,早点准备,无疑更好。

    钱空空走后,牧易继续入定,虽然如今入定已经不能提升他的实力,不过牧易却也不愿意放过,日积月累,终归还是有用的,而且大凡修行者,也都是这样渡过的。

    除了牧易,念奴儿也在很努力的修行,她知道牧易这次来京师要做大事,也很危险,自然也想能够帮到牧易,只是以她如今的实力,终究还是太低了些,除非她能达到圆满,才真正帮到牧易。

    不过对于牧易而言,有念奴儿在身边已经足够,毕竟岁月竹也是他的武器,加持的力量虽然比不上法宝,但在法器中,也绝对算是顶尖的。

    如今就算薪灯暂时不能用,但有神仙索,有岁月竹,他的实力也没有多少减弱。

    而邪佛力量,也随着不断炼化,在慢慢减少着,并且薪灯也在吸收着那团力量,不定等牧易以后晋升的时候,薪灯也会再度升级,那个时候,薪灯才算得上他的第一法宝,而且单凭一盏薪灯,就足以让他有了立足之地,真正跳出这个棋盘,拥有了执子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