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八十二章 北冥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不管对方有多么的不服,最终还是死了,柳元生没有求情,或许是不想因自己之故连累整个家族,或许他也明白,就算求情也不会有用。

    而对于杀死对方,牧易也没有丝毫负担,甚至他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当初种什么因,今天就结什么果,他的死只能怨他自己,怪不得别人,光是他身上的罪孽,就算今天没有牧易,早晚也会逃脱不了。

    柳元生经此之后,精气神大不如从前,看上去也明显虚弱了许多,恐怕需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可以修身养性,改改以前的脾气。

    牧易此来清江府,可谓是功德圆满,既救了整个柳家,也帮苏锦伦完成了心愿,此刻,柳元生也不会在阻止孙女跟苏锦伦之间的事情,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更何况,柳元生也管不了。

    牧易并未过多的停留,临走之际见了苏锦伦一面,却是留给了两张驱邪符,让他在恰当的时机送给柳元生,虽然不能立即让柳元生符到病除,但也可以消除他身上一些负面东西,人只要精神一好,身体自然而然的会好转。

    准确的来,清江府还有一个牧易的熟人,那就是墨如烟,但牧易却没有去找她,实际上上次他去过,墨如烟仍旧在外面飘荡,牧易多少能够理解她为何如此,却也无能为力。

    甚至隐隐的,他有种直觉,此刻就算去了也不会找到人,所以就干脆没去。

    跟苏锦伦辞别后,牧易直接返回伏牛山,看家的虫甲乙交给他一封信,是他离开那日有人送来的。

    牧易打开心信,上面只有两个字,安好。

    瞬间,牧易便知道寄信的是谁,那两个字中透出的剑意,以及娟秀,在他认识的人当中,也唯有秋玥曈才能如此。

    “你果然还活着。”牧易站在伏牛山,望着寒山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实际上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关心,亦或是期待。

    虽然不知道对方当初在黄河古道中遇到了什么,最后又是怎么出来的,但只要活着,就足够了。

    不过他也没有打算去寒山,有些东西,有些人放在心里就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他跟秋玥曈便是如此,此刻遥望,心中只有淡淡的祝福。

    接下来,牧易继续在山上潜修,到了他这种境界,再想进步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他的进步太快了,需要不断的沉淀,需要尽快的掌握才可以,否则只会造成根基不稳。

    有些强者经常一闭关便是几个月,甚至数年,牧易没有这么多时间,所以只能抓紧眼下。

    短时间内,第七命轮仍旧难以开辟,而牧易也不怎么着急。

    至于体内那团邪佛力量,此刻仍旧被薪灯镇压着,一点一点的磨灭着,继而补充着牧易的琉璃不灭身。

    所以牧易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降服神仙索中的蛟龙,对于神仙索的掌控,每天都在快速的增加着。

    而且抽空,牧易还研究隐形藏体符跟魂游三界符,这两个符箓牵扯到天地变化,如果能够掌握,对他的帮助绝对巨大,只不过这两个符箓实在太过复杂,即便以牧易如今的境界,仍旧有种吃力的感觉。

    在牧易潜修的这段时间,江湖上多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似乎在找着什么人,这半死不活之人腿有些瘸,不过实力却相当恐怖,之前有几个不怀好意之人想打他的主意,结果被他吸成人干,顿时引起轰动。

    这半死不活的人正是李瘸子,他下山寻找曲洋,如今渐渐有了结果。

    这天夜里,李瘸子终于在一处义庄找到了要找的人,虽然曲洋当初诈死,潜入江湖,但熟悉自己的永远都是敌人,虽然曲洋没有露出半分行踪,但最终仍旧被李瘸子寻到,毕竟作为炼尸一派,曲洋有很多习性都是无法更改的,只要他想保持巅峰实力,只要他还想进步,那死人多的地方终究无法避免。

    正是因为这些特性,以及对曲洋性格的了解,李瘸子才能找到他。

    “你还是找来了,之前我便有不好的预感,所以才放弃曲义庄,隐姓埋名,可仍旧被你找到了,师兄。”月色下,曲洋看着面前消瘦的身影缓缓道。

    原本月色之下应该带着几分诗情画意,但在这义庄中,鬼气森森,让人恐惧。

    “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吧,我的好师弟。”李瘸子面无表情的看着曲洋。

    “没想到如何,想到了又如何?你我之间的恩怨终究要算一下的,如果留给我的时间再多一点该有多好。”曲洋道。

    “把北冥交出来吧,我给你一个痛快。”李瘸子道,这时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痛苦。

    “凭什么?北冥是我的,也只属于我,当初如果不是你阻拦,我早就跟她在一起了。”曲洋突然喊道。

    “畜生,北冥是你的师侄,你焉能如此大逆不道?”李瘸子恨声道。

    “那又如何?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当初她跪在你面前求你的时候,你又是如何做的?你那一掌让她生机断绝,天下又怎会有你这样狠毒的父亲?”

    “当年我给过她机会。”李瘸子痛苦的闭上眼睛。

    不过也就在这时,对面的曲洋动了,如一抹幽影,直接出现在李瘸子面前,手如鹰爪,漆黑如墨,狠狠的朝着李瘸子抓去,这一击,曲洋没有半点留手,而且明显可以看出,他的实力比当初更强了。

    李瘸子猛然睁开眼睛,脸上不见丝毫慌张,直接一指点出,他的手同样如同消瘦,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不过他的手指却很笔直,甚至带着一丝锋利。

    “嗤!”

    手爪相交,两人身体同时一颤,然后分开,看情形,却是不分胜负。

    “这么多年过去,你果真还是没变。”李瘸子冷笑,继而身动,朝着曲洋扑去。

    只见黑夜中,两道身影不断的碰撞到一起,不时发出尖锐,撕裂空气的声音。

    “砰!”

    一声巨响,两道身影又同时跌落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咳咳。”李瘸子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远处没有动静的曲洋,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师弟,都到了现在,你还在玩弄这一套,你当真以为师兄还是当年吗?”

    李瘸子话落,对面仍旧没有反应,甚至连一丝气息也没有,仿佛曲洋真的已经死了。

    “很好,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当师兄的就成全你。”李瘸子着,一瘸一拐的朝着曲洋走去,随着他的接近,地上的曲洋仍旧不见动静。

    李瘸子缓缓抬起手,眼中露出一丝浓浓的杀机,他的掌间渐渐蒙上一层黑白相间的光芒,在这月色下,透着浓浓死寂。

    就在李瘸子即将一掌拍下之际,远处一道身影突然快速接近,这身影戴着面具,看不到模样,但李瘸子却仍不住一呆,与此同时,一直躺在地上的曲洋暴起,朝着李瘸子扑来,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还有一种得逞的畅快。

    “额!”

    只是,曲洋脸上这种得意并未持续多久,便突然僵住,身体也僵硬住,他的眼睛里透着一丝不敢置信,然后呆呆的低下头,在那里,一条胳膊穿透了他的胸膛,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了他的心脏。

    “你。。。。”

    曲洋看着李瘸子想要些什么,却难以出口。

    “我过了,我已经不再是你原来那个师兄。”李瘸子轻声道,然后不给曲洋机会,手指用力,直接将曲洋的心脏攥碎,只见曲洋蓦然瞪大眼睛,那里面残留着浓浓的不甘,只是他的气息却快速的消散着,短短几息,便彻底死去。

    尽管曲洋将自己的身体也炼制过,但仍旧有致命的地方,比如脑袋,再比如心脏,这些地方就算他炼到大成,都是缺点。

    随后,曲洋看着站在不远处停下的身影,感受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脸上露出浓浓的悲伤,两行浑浊的眼泪顺着他的脸庞滑落。

    北冥,姓李,叫李北冥,是他亲生女儿,只不过当年他因为醉心修炼,很少管过这个女儿,以至于女儿跟曲洋慢慢好上,当他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几如五雷轰顶,当场就要杀死这对狗男女。

    那个时候,北冥跪地求他,可他却犹如走火入魔一般,根本就听不进去,甚至鬼使神差,一掌打在女儿身上,将毫无防备的女儿重创,几欲身死。

    曲洋因此发疯,跟他一场大战,最终用阴谋诡计把他击败,他的那条腿,就是在当时被曲洋打断的,虽然受伤,不过他还是逃掉了,后来便藏在伏牛镇,隐姓埋名,只待修炼又成后再找曲洋报仇。

    而他的女儿,因为伤势过重,最终被曲洋炼制成为活尸,从此失去神智,只余下一些本能。

    这么多年,李瘸子内心不断承受着煎熬,如今再看到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儿,他的心也像是被撕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