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八十一章 我不服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黑影面容扭曲,声音怨毒,令人悚然。

    “杀了我,你就走吧,也算是为你家人报了仇,如今我家中有一高人,若是被他发现,恐怕你就真的走不了了。”柳元生长叹一声,却是有了死意。

    “高人?”黑影神色一变,“莫非就是破我诅咒的那人?”

    “正是。”柳元生点点头。

    “哼,就算破了诅咒又如何?早在来时,我就仔细打听过你,以你的脾气,又能请到什么高人?估计就是误打误撞罢了,今天不但是你,就算你口中的高人,我也会一起杀掉,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黑影阴狠的道。

    “是吗?”

    就在他话音刚落,屋内便想起一个声音,黑影大骇,几乎下意识的就朝着柳元生冲去,想要劫持他,不过没想到他身子刚动,就仿佛撞到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又倒了回来。

    然后,房间里烛火轻轻摇曳,光影下就多了一个人,对方身着道袍,看年纪也不是很大,此人便是牧易。

    “柳老可受惊了?”牧易没有理会黑影,看着柳元生轻声问道,就连称呼也变了,之前是老先生,如今是柳老,无疑更加亲近了几分。

    看到牧易,柳元生松了口气,倒不是为自己,更多的还是为家人,他一人过错,一人偿还便可,又怎能牵累全家?

    “幸见道长,指望道长解我柳家危难。”柳元生对着牧易一礼,郑重的道。

    “此事好,我来此本就是为了这桩事情。”牧易完才转身看着那黑影,此刻黑影面上一阵惊疑不定,虽然牧易看上去很年轻,但刚刚那些手段却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心中甚至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刚刚只柳老害了你全家,却没有想过,真正害你全家的是你自己,是你的父亲,如果你父亲不去犯错,谁能奈何之?如果你当年能够劝阻,又怎会横遭大难?至于柳老的检举,只是恰逢其会罢了,相反,他正是因为把你父当成至交,不想他陷的太深,才会检举,否则大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牧易淡淡的道,虽然是同样的事情,但从他嘴里出来,却是截然不同的解释。

    很多事情都有两面性,在对方眼中,柳元生自然是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凶手,但在牧易看来,却是对方咎由自取,明明是自己蠢,却偏偏把过错归咎到别人头上。

    “哼,我承认我不过你,不过这一次我必杀柳元生,你若阻我,便是与我为敌。”黑影冷冷的看着牧易。

    “与你为敌又如何?莫非你当我害怕不成?你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如果真有本事,也不会等二十年之后才来报仇,而且还偏偏碰到了我,这就明,天意并不站在你这一边。”牧易淡淡的道。

    “二十年,你又怎知我不想早点来报仇?当年我因在外地,提前得到消息所以才逃走,没想到却被人抓去,被当成虫人养蛊,这些年我遭受了多少折磨,如果不是心中的仇恨支撑着我,恐怕我早就熬不过死掉,所以真要起来,我还要谢谢害我家破人亡的凶手,不过我忍了这么多年,终于被我逮到一个机会,把他给弄死了,然后接收了他的一切。”

    “你知道吗?我当时把他的魂魄抽出来,炼制了整整七天,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尸体被虫子一点一点吃掉,不过就算这样也难消我心头只恨,不但是他,还有他的相好,也被我生生折磨致死,最后他的魂魄崩溃,彻底魂飞魄散。哈哈哈哈。”

    黑影神情癫狂,状若疯子,甚至面孔都扭曲起来,让柳元生更是不寒而栗。

    “你疯了,疯了。”柳元生指着他道。

    “对,我就是疯了,从当年全家被杀,从被他抓住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疯了,我能有今天,还要多亏了你,就连我活着也只是为了找你报仇。”黑影看着柳元生道。

    “哦,杀了他你就没有遗憾了吗?”牧易问道。

    “不错。”黑影答道。

    “那好,你杀了他,我再杀了你,这样你既报了仇,也没有了遗憾,自然也就可以去死了。”牧易道。

    只是他的话却让黑影一呆,就连柳元生也是一愣,不过随后,他就叹了口气,“对,你杀了我吧。”

    黑影惊疑不定的看着牧易,却是没有行动。

    “怎么?不敢了?你不是杀了他你就没有遗憾了吗?”牧易又道。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故意诓骗我,等我动手,你就会立即杀了我。”黑影道。

    “白了,还是怕死,什么活着只为了报仇更是自欺欺人,你活着只是为了自己,大可不必的这么冠冕堂皇,你若真想报仇,就去找当年亲手杀死你全家的人,而不是老一个垂垂老者,还是你压根就不敢?”牧易充满不屑的道。

    “谁我不敢了?等杀了他,我自然会再去找那些人报仇。”黑影道。

    “那好,你动手吧。”牧易催促道。

    但黑影仍旧站在那里不动,他虽然无法感受到牧易的深浅,但体内的蛊虫却一动不动,仿佛遇到了天大的恐惧,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对于蛊虫的感知,他还是很相信的。

    也就是,眼前这个看似年轻的道士,实际上实力远远强过他,甚至让蛊虫都不敢有任何动静。

    而且也正如牧易所,他虽然恨不能杀死柳元生,但如果让自己陪葬,显然就犹豫了,至少他还没有活够,他好不容易杀了那个人,并且拥有了让人敬畏的力量,又怎么愿意,怎么舍得去死?

    “这是我跟柳家的恩怨,你为何非要插手?”黑影愤怒的看着牧易,他终究还是不敢动手,甚至都不敢放什么狠话,柳元生他是疯子,但实际上,他的神智相当清醒,甚至比很多人都要聪明,他的疯,只是一种形态上。

    “你怨气缠身,显然死在你手中的无辜之人不在少数,他们跟你可有恩怨?你又为何连他们都不放过?”牧易冷笑一声,对方典型只许州官放火的思想,他可以滥杀无辜,但别人无缘无故杀他就不行了。

    “让我离开,从此以后我跟柳家的恩怨一笔勾销,就当是你偿还当年欠我父亲,全家的。”黑影顿时看着柳元生道,显然他也明白想要牧易放过他已经不可能,因此只能从柳元生这里寻求机会。

    听到他的话,柳元生明显异动,忍不住看向牧易。

    “柳老,你可想清楚,下次我未必能这么凑巧的赶来,是为了你自己呢,还是为了整个柳家?”牧易淡淡的道。

    “我可以发誓,从今以后,绝对不报复柳家一丝一毫。”黑影顿时大急,此刻俨然把所有希望都放在柳元生身上。

    柳元生脸上露出挣扎,对他而言,这个选择很难,选择放过对方,无疑置全家危险当中,可是杀死对方,他心里那一关又过不去。

    “柳叔。”黑影再度大喝,柳元生浑身一颤,同时长长出了口气,似乎已经下了决定。

    “贤侄,以后每年清明,我都会为你,还有你父亲多烧点纸钱,至于我跟你家的恩怨,等我死后,咱们再一并了结。”柳元生看着对方认真的道,他终究没有犯傻,知道该如何去选择。

    “不。”黑影听后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然后周身冒出无数黑烟,朝着柳元生扑去,但他自己,却快速奔向窗子。

    当他感觉到身后牧易并没有追来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他心中发誓,只要逃掉,就会加倍报复柳家,甚至是牧易。

    “你逃得掉吗?”牧易轻声道。

    眼看着黑影就要扑到窗户,就要离开,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一道身影,那身影并非牧易,而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如果是平时见到,黑影不定还有心思把眼前姑娘抓走,但此刻,他却只想逃掉,任何挡在他面前的人,都要杀死。

    黑影眼露杀机,嘴巴一张,又是一道黑烟朝着念奴儿扑去,在这黑烟中,却有一道手指长短的黑色细虫游动,只因为速度太快,加上跟黑烟融为一体,所以肉眼根本就无法看到。

    “去死吧。”

    念奴儿对黑影没有半分好感,此刻见他暗算,心中更怒,手一拍,面前的空间顿时像是凝固一般,然后这只洁白,看似无力的手却以雷霆之势压下。

    顿时,黑烟倒卷,里面的那条虫更是直接化作粉碎,黑烟带着念奴儿的掌劲狠狠砸在黑影的胸口。

    “砰!”

    没有任何抵挡,黑影倒飞回去,重重摔在地方,正好落在柳元生的面前。

    柳元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等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那位故交贤侄已经倒在他的脚下,居高临下,他脸上却没有任何得意,相反,只余下浓浓的悲哀。

    “我不服。”

    黑影怒视着柳元生,嘴里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