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八十章 故意的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柳元生听着牧易嘲讽的话,心中的苦涩更浓,他又何尝不知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只是这件事情在他心中已经内疚了二十年,又怎么能轻易的放下?哪怕对方找他报仇,他也没有半点恨意,仍旧是愧疚居多。

    “爷爷,凶手是否那人暂时还未知,一切等抓到人再,万一不是呢?毕竟那人已经消失二十年了,不定早就死了,否则为何要等待二十年才来报仇?”柳香伶在旁边劝道。

    “好吧,此事就麻烦道长了。”柳元生看着牧易道。

    “此事好,既然贫道在此,自然会保全柳家,只不过老先生不会让贫道白白出手吧?”牧易突然道。

    “这么多年,我柳家积蓄还是有一些的,只要道长解我柳家大难,家中财富任道长取用。”柳元生立即道。

    “区区一些黄白之物,老先生不会认为凭此就能让贫道出手吧?”牧易摇摇头道。

    “不知道长任何才会出手相助?”柳元生问道。

    “老先生懂得。”牧易微微一笑。

    这个时候如果柳元生再不明白就真的是傻了,牧易这是在明晃晃的要挟,再想到他的来意,答案只有一个,要么嫁孙女,要么柳家灭亡。

    想到这,柳元生急怒攻心,胸膛剧烈的起伏,双目死死盯着牧易。

    “道长莫不是以为凭此就能要挟老夫?”柳元生声音低沉的道。

    “非是要挟,只是成人之美罢了,苏家虽不是名门,但好歹也是出过进士的人家,虽然眼下无人为官,甚至转做生意,但在贫道看来,这正是最聪明的做法,如今满清就像一艘破船,谁敢踏进去,就会被拖着一起沉没,老先生也算是有见识之辈,不至于连这点形势都看不清吧?”牧易看着柳元生道。

    虽柳元生身为大儒,曾经也在朝为官,可现在,也只是个有名望的人罢了,真要论家世却未必比得过苏家,却偏偏瞧不起苏家,显然是一些腐儒的思想作祟,甚至他当初检举好友也是如此,成全了自己的大义,却也枉顾了朋友之义。

    或许这么多年,他也后悔过,但越是后悔,他便越是坚持自己,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固执,因为唯有这样,才证明他当年没有做错。

    柳元生沉默,似乎不想跟牧易辩解,而一旁的柳香伶也在对着牧易使眼色,让他不要再继续下去,以她对祖父的了解,或许这次危难之后,看在牧易的面子上,不再反对她跟苏锦伦,但牧易如此逼迫,却让祖父心中难堪,越发的不会同意,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人之一生,谁又没有犯过错误?哪怕圣人也不例外,老先生一人之错误,为何偏偏要牵连到子女身上?至于脸面,尊严,那是对活人而言,可如果死了,又有什么用?拿得起不算本事,唯有放下,才更令人敬重。”

    “老先生多年名望,如果连这点都看不透,放不下,也就枉为大儒了,也实在不配大儒这两个字。”

    “何为大儒?学问品德并重,才有资格称之为大儒。”

    “通则一天下,穷则独立贵名,天不能死,地不能埋,桀跖之世不能污,非大儒莫之能立,仲尼、子弓是也。这句话老先生不至于没有听过吧?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真正的大儒,不是读的书多,儒,先立人,方称儒。”

    “老先生读了一辈子圣贤书,心中抱着门第之别,贵贱之分,如何算的大儒?知错不改,一味欺骗自己,又算什么大儒?枉顾自己孙女幸福,只为自己脸面,这可是大儒所为?”

    “在贫道看来,老先生所作所为,尚不如田里一老农,至少老农知五谷,鉴四季,明辨是非。”

    “老先生难道还要继续执迷不悟?”

    牧易一句一句的着,柳元生脸上青红交替,终于,当牧易最后一声呵斥之后,刘元上浑身一颤,长长出了一口气,眼中绽放明亮,然后起身对着牧易深深一拜。

    “多谢道长骂醒老夫,回顾一生,老夫当真不配大儒二字,实在惭愧,枉老夫一直以大儒自知,恐怕不知多少人在背后看老夫的笑话,不过从此以后,老夫只做自己。”

    柳元生完这番话,又看着自家孙女道:“香伶,这么多年来,祖父对你太过苛刻,希望你不要怪祖父,还有你的事情,只要你愿意,祖父不再阻拦,只希望你能幸福就好。”

    柳香伶满眼含泪,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老先生能够想通自然最好,如此也不枉费贫道一番苦心。”牧易微笑道。

    “是啊,多亏了道长的苦心。”柳元生叹道,只不过这话从他嘴中出来,仍旧带着一些嘲讽。

    “此事暂且不提,刚刚诅咒已经破除,相信那人定然有所感应,或许会来查探一番,所以这两日贫道便暂居柳家,直至捉住那人。”牧易脸色一正道。

    “麻烦道长了。”柳元生道。

    稍后,牧易就在柳香伶带领下来到一间客房。

    “道长大恩,香伶谢过。”进屋后,柳香伶郑重的道。

    “不必如此,锦伦也算我好友,他的事情我自然不会不管,只要柳姑娘不怪我就行。”牧易道。

    “道长解我柳家大难,香伶只有感激,只是道长为人与我听闻过的有所不同。”柳香伶道。

    “是吗?大概是柳姑娘听错了。”牧易道。

    “或许吧,那就不打扰道长休息。”柳香伶完告辞离开。

    等柳香伶离开,念奴儿从岁月竹钻出,看向牧易的表情也有些奇怪。

    “怎么连你也这么看我?”牧易好笑的问道。

    “哥哥实在太坏了。”念奴儿脆生生的道。

    “坏吗?只是帮锦伦兄出口气罢了。”牧易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是吗?”念奴儿歪着脑袋,虽然是在问,但却满脸不信。

    “好了,大人做事,孩子不懂不要乱问。”牧易在念奴儿脑袋上弹了一下,后者急忙退后,捂着脑袋不服气的看着他。

    “嗯,刚刚了那么多,有些累了呢,先休息一下。”牧易不管念奴儿,径直躺到床上,然后心神钻入手腕的神仙索中,又找那条蛟龙战斗去了。

    牧易那么对柳元生虽然有为苏锦伦出气的原因,但绝对不多,他还没有这么无聊,他那么做不过是想少点麻烦罢了,顺便点醒柳元生,一个人固执了一辈子,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

    重病需猛药,柳元生这种情况就是要如此才能让他醒悟,否则跟他讲道理,就算牧易破天,也不服对方,所以别人跟你讲道理的时候你得跟他讲拳头,别人跟你讲拳头的时候,你要用道理打动他,总而言之,先大乱对方的分寸,让其自乱阵脚再。

    当然,这么做或许有些后遗症,不过这跟牧易有什么关系?就算柳香伶心中有怒气,也是对着苏锦伦发,反正他已经把最大的难题解决了,总不能让苏锦伦什么都不做,尽享福吧?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归根结底,也跟牧易的某些恶趣味有关系,别人棒打鸳鸯,那他就还之以棒好了。

    念奴儿看着入定的牧易,摇了摇脑袋,对于牧易的原因,压根就不信,不过他也没有再进入岁月竹,而是在屋内为牧易护法。

    神仙索内部空间,牧易再度跟那头蛟龙厮杀在一起,前一段时间,他所有精力都用来镇压跟解决邪佛力量,所以许久不曾降服这蛟龙,如今琉璃身转为不灭身,精气神更加统一之后,他的心神力量也增加了不少,此刻面对蛟龙,也不再一味落在下风,甚至开始有了些游刃有余,不过想要彻底击败这条蛟龙,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三次厮杀,均都以牧易落败为终,不过他坚持的时间也越来越久,那蛟龙到了最后,也是伤痕累累,而且牧易明显感觉到对神仙索的控制又增加了许多,用来捆绑一些实力远比他低的人已经没有问题。

    等牧易将心神力量全部恢复,并且醒来后已经到了晚上,房间里,念奴儿坐在那里,桌子上还摆放着饭菜。

    显然牧易入定的这段时间柳家也没有忘记他。

    牧易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便推门来到院子里,再抬头看,柳家上空的死气已经有大半消散,不过仍旧有一些残留,显然柳家的劫难并未彻底化去,也意味着那人还在暗中,没有就此罢休。

    不过这对牧易而言却是好事,如果那人就此放弃,远远逃离,再等待机会,那牧易也无法抓住他,只会留下一个后患。

    这个时候,不管是柳元生还是柳香伶都没有入睡,实在是睡不着,在这清江府还有一个跟牧易相关的人也没有睡,甚至心中焦急不已。

    早在两天前,苏锦伦便得到牧易归来的消息,甚至苏重山在信中言明他的事情牧易会出手,于是苏锦伦便耐心等待着,没想到一直过了两天,牧易才启程,但等了一天,却不见牧易到来,就在他以为牧易半路或许有别的事情的事情,却突然接到心上人的信。

    当看罢之后,苏锦伦才知道牧易去了哪里,心中既感动,又有些苦恼,因为心上人在信中写到牧易如何斥责柳元生,虽然问题解决了大半,柳元生也已经同意,但以他对柳香伶的了解,此事显然没这么容易完结。

    倒不是柳元生还会反对,而是他跟柳香伶之间。

    “哎!”

    叹了口气,苏锦伦摊开信纸,开始写了起来,他当然不会怨牧易,心中甚至只有感激,不过他得想办法让柳香伶消气。

    起来他跟柳香伶相识也颇为巧合,人家都是英雄救美,他却是美女救英雄,至少以后他这夫纲有些难振。

    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中的牧易突然睁开眼睛,望向某个方向,嘴角更是露出一丝冷笑。

    伸手一招,岁月竹顿时从屋中飞了出来,然后牧易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书房中,柳元生正在发呆,今日白天的事情给他太多的打击,虽然最后醒悟,但此刻精神却大不如从前,眼下虽然天色不早,他却没有半分睡意。

    就在他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一声轻响把他惊醒,蓦然抬头,只见一个黑影从门缝里钻了进来,见此,柳元生大骇,死死盯着那黑影。

    终于,那黑影慢慢变化,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看到这张脸,柳元生浑身剧震,脸上更是露出一丝震惊,“你,你····”

    “怎么?认出来了?”黑影冷冷的着,并且不断朝着柳元生走去。

    “是了,是了,你不是他,你是他儿子。”柳元生这时才恍悟。

    “不错,看来你还记得我。”黑影道。

    “你是来杀我的吗?”柳元生失魂落魄的问道。

    “杀你?哪有这么简单,当年你害得我家破人亡,父母,兄妹,全家二十多口惨死,而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又坠入魔窟,承受了近二十年的折磨,好不容易弄死那个老不死的,第一个就是来找你,不过只杀你一人实在太便宜你了,又怎能消我心头之恨?这二十年来,如果不是这段仇恨支撑,我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起来还要多谢你呢。”黑影低沉的着,但语气中那种恨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当年是我的错,如果你找我报仇,我不会反抗,只希望你放过我的家人,他们都是无辜的。”柳元生像是一下子老了许多岁,精气神也被抽空。

    “无辜?当年我全家又何其无辜?我父亲那么信任你,把你当至交好友,却没想到你却出卖他,让他死不瞑目。”黑影恶狠狠的道。

    “至于你的家人,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杀死他们的,就连你我也不会杀死,我要让你看着他们遭受折磨,一点点被折磨到死,我要让你体会一下我当年的痛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