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七十七章 胡搅蛮缠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虽然答应了苏重山要帮忙,可牧易仍旧又在山上呆了两天才飘然下山,这一次,他身边只带着念奴儿一个人,可谓是轻装简从,甚至连马车都没有坐,仗着脚力,朝着清江府赶去。

    一路上,不时有人从牧易身边路过,多数都会对着牧易打量一番,除了因为他道士打扮,一副丰神俊秀的模样外,还因为牧易身边的念奴儿,粉雕玉琢,长裙赤足。

    两人赶路,不时碰到主动搭载他们的车队,不会被牧易一一微笑婉拒,除了一开始的新鲜外,到了后面念奴儿干脆躲到岁月竹中,不愿意承受那些心思不一的打量。

    于是,两个人便成了牧易提着一根竹杖赶路,到了没人的时候,牧易便展开禹步,犹如缩地成寸一般,看似缓慢,实则飞快的朝着清江府赶去。

    对于清江府,牧易已经不是来了一两次,倒也还算熟悉,不过牧易并未立即去见苏锦伦,而是打听了一下柳家所在,然后直接登门了。

    柳家在清江府还算气派,有一所幽静的大宅子,不过门前却显得有些冷清,这天下午,一个年轻道士提着一根竹杖来到柳家门口。

    “道士,你,有事吗?”

    这年轻道士自然就是牧易,门房本打算把他驱赶走,只是当眼神跟牧易对上的时候,他心中突然一突,赝本到嘴边的驱赶也换成了询问。

    “这宅子有问题。”牧易直接道。

    “去去去,胡什么呢,赶紧离开吧,这里可不是你开玩笑的地方。”听到牧易的话,门房立即挥了挥手,想要牧易离开,实际上他心中已经把牧易跟那些招摇撞骗的道人画上等号,只是牧易的气质让他难以恶言相对。

    作为柳家的门房,虽然不敢什么高官贵人都见过,可也不是一般的老百姓能比,牧易身上有种连他都不清的气质,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掏出身后的棍子。

    “你看我像骗子吗?”牧易直接问道。

    “你···”门房犹豫起来,有心是,但却怎么也不出口。

    “道士,我实话跟你了吧,我们家老爷最讨厌你们这种道士,你如果不想惹得老爷动怒,还是赶紧离开吧。”

    “讨厌道士?那我更要跟你们家老爷道道了。”牧易听后不但不怒,反而露出笑容。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要命了吗?”门房气恼的看着牧易,觉得牧易有些好赖不分。

    “这样吧,你去通禀一声,如果你家老爷不愿意见我,我就转身离开,如何?”牧易着,对着门房身前的地面遥遥一按。

    “轰隆!”

    顿时间,地面晃动,脚下已经多了一个深深的掌印,把门房给吓了一大跳,再看向牧易的目光,已经是惊恐了,他的脚下可是石板,硬着呢,可现在却被打出一个掌印,更关键的是,距离一丈多打出来的。

    门房也不是不知道江湖上有一些高手,但如牧易这般,却从未听过,震惊的同时,心里也暗暗庆幸,幸好刚刚他没有动粗,否则这一下落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个后果,门房就浑身一颤,不寒而栗。

    “道长稍等,我这就去为您通报。”门房忙不迭的完就快速转身离去。

    牧易也不着急,就站在门口等待,实际上,以他的本事想要见柳元生实在太简单,根本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但他偏偏还是这么做了,至于目的,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不多时,那门房回来,看他有些气喘,显然没有半点耽误。

    “道长,老爷请您一见。”门房心翼翼的道。

    “好,麻烦你了。”牧易道。

    “不麻烦,不麻烦。”门房连忙道,然后在前面带路,很快便带着牧易来到一个客厅,不过这个时候,柳元生却还未到。

    “道长,您稍后,老爷马上就来。”门房完,就招呼人上茶,而他自己趁着牧易一个不注意便溜走了。

    牧易也不拦他,独自站在客厅里,背对着门口,注意力似乎都落在客厅正堂的一副字画上。

    “哒哒哒。”

    这时,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靠近。

    “不知道长登门有何事情?”

    牧易回头,一个老者站在门口与他对视。

    “若贫道这座宅子有问题,老先生可信?”牧易微微一笑道。

    “一派胡言。”老者断然道,看向牧易的目光更是多了一抹审视,甚至是怀疑,如果不是门房牧易隔着一丈在他脚下留下一个深深的手印,柳元生绝对不会来见牧易,但牧易第一句话就让他怀疑起来,难道门房故意跟人串通?

    “既然不是宅子有问题,那就是老先生有问题了。”牧易又道。

    “你到底是谁?莫非来此只为了消遣老夫?”柳元生大声道。

    “非也,贫道只是听闻老先生为人孤僻固执,有些不信,特此来一见。”牧易道。

    “来人,把这个疯道士赶出去。”柳元生大怒,心中已经断定牧易是来故意找事,不过若是以为他柳家软弱可欺,那就大错特错。

    听到柳元生的命令,早已候在门口的几名大汉走进来直奔牧易,敢当面自家老也孤僻固执,他们心中也对牧易有些佩服,不过佩服归佩服,该赶出去还是要赶出去的。

    “老先生不必动怒。”牧易微微一笑,右手轻轻一挥,那几名大汉便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然后一阵哎呦声传来,接着,房门自动关闭。

    柳元生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凝重,“道长有此本事,想来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难道来此只为了作践老夫一个糟老头子?”

    “之前无礼还望老先生不要介意,贫道此次来,的确是慕名而来,想要见一见老先生。”牧易道,他的这副态度更让柳元生疑惑不解,这世间还有如此无聊之人?

    如果不是知道打不过牧易,他恐怕已经对着牧易的鼻子来一拳了,谁年纪大了不会冲动?

    “现在道长也已经见到了,是否该离开了?”柳元生面色阴沉的道,毕竟任谁被如此戏弄,也不会高兴,而他甚至只差直接这里不欢迎你。

    “老先生对江湖如何看?”牧易不但没有离开,反而直接在椅子上坐下,并且端起茶喝了一口。

    见到牧易的做派,柳元生眼皮跳了一下,强自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一群无法无天之辈,更是天下祸乱根源。”柳元生回答着牧易的问题。

    “是吗?那老先生可知道江湖高手如何划分?”牧易不在意柳元生的态度,继续自顾的道。

    “据乃是一二三流划分。”柳元生显然还是有所了解的,毕竟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想知道,断然没有不知道的道理,不过对于柳元生而言,能知道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错,今天天气不错,不如贫道给老先生一下江湖如何?”牧易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更是直接无视柳元生的不欢迎态度。

    “老夫洗耳恭听。”柳元生冷冷完,然后就在牧易对面坐下,他虽然固执,却不是什么傻子,刚刚牧易挥挥手,几名壮汉便飞了出去,这等手段更是闻所未闻,只怕柳家所有人一拥而上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因此,柳元生也不愿触怒牧易,免得给柳家带来灾难,尤其是此刻牧易江湖,让他想起一句话,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在他眼里,牧易这是在警告他。

    “这江湖武者,的确是按照一二三流划分,三流武者,已经算是有成就,在一些地方勉强算得上高手,至于二流武者,已经可以名动一方,即便面对大军围剿,也可来去自如,在江湖上也拥有一定地位。”

    “一流武者,可谓是站在最高,数量最少的一个层次,这等存在,若在帮派,多为一帮之主,若在军中,至少也是一方大将,这等存在,想要杀人放火,朝廷也多是没什么办法,尤其是如今的天下,更是如此。”

    “你是想自己是一流武者?老夫在你眼中可生杀予夺?”柳元生面无表情的看着牧易。

    “不,不,不。”牧易突然摇头。

    “一流武者很厉害,但在贫道眼中,却不过如此,一根指头就能按死。”牧易完,还故意朝着柳元生看了一眼,问道:“老先生可信?”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柳元生问道。

    “老先生如果信了,咱们就继续,可若是不信,贫道便证明给老先生看。”牧易微微一笑,柳元生却是眼睛微微一缩。

    “老夫信了。”柳元生其实是想不信的,他倒要看看牧易是否会真的去找一个一流武者回来,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牧易的神情,他却不想去试一下。

    “那就好。”牧易点点头,然后继续道:“这一流武者其实也有高低之分,刚刚踏入一流,只能算是一品,其上还有二品三品,一直到七品,这每一品之间的差距都很大。”

    牧易到这里顿了一下,“老先生认为贫道如今达到了几品?”

    柳元生眉头微皱,心里已经在怀疑牧易是否脑袋有问题,否则为何跟他这些东西?江湖如何,一流高手如何,跟他有什么关系?而且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牧易来找他的真正目的。

    至于那什么闻名已久,来见识一下他是否跟传闻中一样孤僻固执他却是一点都不信的。

    “七品。”虽如此,但柳元生还是道,甚至心中也有了一丝好奇,没想到他平时不屑的武者还有这么多划分,既然一流武者就已经这么厉害,那七品又是个什么样子?

    “错了。”牧易摇摇头,“真要起来,贫道不过相当于六品罢了,不过七品之上却还有几个境界,老先生可还想知道?”

    “不想。”柳元生直接摇头。

    “呵呵,既然老先生不想知道,贫道就不了。”牧易突然道,而柳元生却被噎了一下,好悬没有发火。

    “算了,老先生口是心非,贫道却不能不。”这时,牧易又道。

    “七品又名巅峰之境,不过在巅峰之上还有资深,资深之上还有圆满,而不管一二三品,还是巅峰,资深,圆满,实际上都只是一流武者的境界,而在一流武者之上,还有一个难以碰触的境界,这个境界叫做天人。”

    “天人,也可以叫做真人,虽然还不能长生不老,但活个几百岁还是没有问题的,真人多逍遥自在,世间律法再也无法加诸其身,这个境界也叫做至强者,如今整个天下,能够达到这等境界的不足十指,不过这些老怪物几乎都在闭关,很少为外人所知。”牧易缓缓道。

    “活几百年?道长莫非看老夫像是傻子?”柳元生不屑的道。

    “老先生可相信世间有鬼神?”牧易又问道。

    “朗朗乾坤,人作祟,这世间哪有什么鬼神。”柳元生断然道。

    “是吗?奴儿,出来跟这位老先生见一见。”牧易突然道。

    随着牧易话落,以及柳元生不解之际,一个身影缓缓浮现出来,就那么俏生生的站在半空。

    柳元生看着念奴儿从无到有,再到站在半空,整个人像是傻了一般,虽然世间多有鬼神传,但真正能见到鬼物的却不多,而像柳元生这一类大儒,虽然没有多少力量,但养一口浩然正气,普通鬼物又怎敢近身?

    所以柳元生更不可能见到什么鬼物。

    “现在老先生可信了?”牧易继续问道。

    柳元生像是没有听到牧易的话,始终沉默着,直到牧易让念奴儿回到岁月竹中。

    “这世界之大,老先生又知道几分?那天人一般的至强者,在紫禁城中就有一位,茅山,龙虎山这等传承千年的大派同样不缺,老先生自以为看透一切,却不知不过是井底之蛙。”牧易轻轻摇头。

    “你够了没有。”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声呵斥,然后房门被重重的推开,牧易脸上随之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