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七十五章 琉璃不灭身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正所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牧易此番置之死地而后生便是应了这句话,只不过其中的危险,却不足为外人道。哪怕有一丝意外,牧易此刻恐怕也已经身死道消了。

    所幸,他成功了。

    当琉璃金刚身彻底破除之后,牧易只感觉浑身上下一片轻松,这种轻松甚至包括灵魂上,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

    “梦中一生,已圆我与佛家之缘,此世,我只修自身。”

    牧易轻轻一念,体内一股力量凭空自生,这股力量既不是邪佛的黑色,也不是佛家的金色,而是呈琉璃。

    这股力量在牧易体内快速流转,牧易的气息也在节节攀升着,一枚枚细符文在他体内生成,融入到他的血肉之中,他周身的裂痕也在缓缓的消失着,甚至如金蝉般褪去了一层外壳。

    “或许从今以后,琉璃金刚身要叫琉璃不灭身了。”牧易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喃喃自语。

    他废掉修炼的琉璃金刚身,却不代表不再炼体,而是将琉璃金刚身改头换面,把其中的佛意剔除,让其本质改变,成为牧易的琉璃不灭身。

    琉璃金刚身跟不灭身同样都是炼体神功,甚至对牧易而言,琉璃不灭身要更加适合,因为这是他根据南明离火所修改,以后炼体也可靠着南明离火,让不灭身快速进步。

    而且之前那些力量也没有消失,只是被打散在牧易体内,如今随着修炼不灭身,也渐渐开始恢复起来,他体内新生的符文已经跟原本截然不同,没有了那种中正平和,显得更加霸道。

    不到半个时辰,牧易的气息已经重新恢复到巅峰,琉璃不灭身也重新回到第五重圆满,不过却再也没有不稳的迹象。

    最关键的是,经此一事,邪佛的力量已经有大半被磨灭,只剩下最本源的一团仍旧被薪灯镇压,牧易想要彻底磨灭或者吞噬这团力量,显然还需要一段时间。

    不过牧易也不着急,琉璃不灭身一成,这邪佛力量再也无法对他造成动摇,剩下的只水磨工夫即可。

    牧易起身,身躯一震,顿时间,周身的血痂全部飞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白皙,此刻牧易浑身如新生婴儿,但就算牧易不抵挡,任凭二流高手用刀砍也未必能够伤害到他,这便是琉璃不灭身的霸道之处。

    “哥哥,你好了?”旁边,念奴儿激动的看着牧易。

    牧易微微一笑,伸手把衣服摄过来披上,然后看着念奴儿道:“幸亏你带回来的那颗舍利,解我大难,如今已经无碍。”

    牧易并未把真实情况透露,他不想念奴儿继续担心下去,更何况,他也不认为此刻被镇压的邪佛力量还能怎么样,只是,舍利一用,琉璃金刚身废掉,牧易也觉得自己跟佛家的因果随之了去,对他而言,未尝不是好事,从此以后,他就可以只修一道,前路尽清,再也不用担忧什么。

    并且经过此次磨砺,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精气神越发的统一了,似乎只差最后一个契机,就能融合为一,达到真正的圆满之境。

    牧易明白,这个契机就是最后一个命轮,只要开启了第七命轮,他就会直接踏入圆满境界。

    不过牧易却没有着急的突破,毕竟琉璃不灭身刚刚重修,还没有彻底稳固,再一个,他突破第六命轮的时间太短,需要更多的急需才可以。

    当然,最重要的是牧易隐隐觉得第七命轮或许是他的一个坎,一旦他突破,恐怕会有危险降临,又是一次劫难,甚至会有大恐怖,所以牧易不想去冒险,最好要等到邪佛力量彻底磨灭吞噬,琉璃不灭身稳固,彼时再突破。

    至于眼下,哪怕没有达到圆满,他的实力也已经更进一步,甚至他隐隐有种感觉,哪怕不借助薪灯,他的实力也已经不比真正的圆满级强者弱了,这只是一种纯粹的直觉,可惜身边没有个圆满级强者让他试一下。

    而有此信心,就算薪灯暂时无法动用,不久之后的京师之行,也足可自保。

    钱空空已经先一步赶赴京师,调查事情真相,而他,也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如今他已经不是那个无足轻重的道士,而是坐拥一方的朱雀掌旗使,尤其是跟棠溪斋结盟后,可以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很多人的关注,若他在这关键时刻,冒冒然踏入京师,先不满清会不会放过他,恐怕也会立即成为众矢之的,所以牧易在等待。

    数天后,云梦萱重新见到牧易,当看到牧易再度恢复原本那副温和的模样后,她也终于安心,倒不是之前牧易不好,而是她已经适应了眼前的牧易。

    “这些日子劳你担忧了。”牧易道。

    “只要大人无事就好。”云梦萱立即道。

    “关于监察六道的组建你有什么想法?”牧易随后道。

    “听闻大人把妙手空空收服了?”云梦萱看似答非所问。

    “不错,不过现在我派他去了京师,以他的手段,想来可以打探出一些东西。”牧易点点头。

    “属下觉得妙手空空比较适合监察六道的职责。”云梦萱道。

    “他?”牧易皱了皱眉头,随后沉默,心中却在思量着云梦萱的提议,不得不承认,钱空空的确挺适合监察六道的,首先钱空空作为一个老江湖,对于一些阴谋手段绝对很精通,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

    再者,他的易容术出神入化,难以让人察觉,既可以打探消息,也可以潜伏在别人身边而不被发觉,虽然他的实力只是勉强,但有大成的禹步,也少有人敌。

    更何况如今朱雀堂新立没有太久,普遍成员的实力都不是很高,以钱空空的实力而言,足够了。

    只是,监察六道是掌旗使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如果所托非人,定然造成后果不堪,但问题是,如今的朱雀堂同样无人可用,至于原本人间道的道主,虽然还算忠心,但实力跟能力都稍差,领一道已经是足够。

    想到这里,牧易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只要钱空空这次京师之行能够立功,就先让他掌一道,至于其他道主,你也可以暗中观察有无适合人选,这六位道主,必须要慎重,宁缺毋滥,至于将来谁能统领整个六道,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是,大人。”见牧易有了决断,云梦萱便点头表示明白,这等事情,她只能提点建议,却不能直接替牧易做主,那非人手下所为,更是取死之道。

    纵观历朝历代,擅权弄权者通常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这就是明证。

    “另外,过几日我会先回伏牛山一趟,朱雀堂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甄瓶儿以及燕无双,你也要多看着点。”牧易继续交待着。

    “两位妹妹都是一点就透,着实让我轻松了不少。”云梦萱道。

    “那就好。”牧易点点头,随后,云梦萱退去。

    等云梦萱离开后,牧易仍旧端坐在高位上,只是没人发现他的眼底深处一道黑芒一闪而逝,甚至连牧易自己都没有发觉。

    二月二,龙抬头。

    这天,牧易再度启程,仍旧是虫甲乙这对师徒驾车,牧易坐在马车中央,大奴依在角落里,双手托着一根岁月竹,看神情更是极为认真,仿佛在做什么重大的事情。

    念奴儿少有的回到岁月竹中修炼,或许之前的经历让她明白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了,根本无法帮到牧易,她不想被牧易拉下太远,所以也更加的努力起来。

    实际上,在达到鬼王,也就是第三难之前,丫头是没有什么瓶颈的,只需要不断吸收力量,炼化,巩固,就能不断的提升,这是上天对她的恩赐,也唯有先天拥有神智的鬼物才能得此厚爱。

    只不过念奴儿的资本太过得天独厚,对于别的鬼物而言,想要达到这一步需要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缓慢积蓄,但念奴儿寄身岁月竹中,然后融合了千年树心,最后又得到了自己父亲的馈赠,让她大大缩短了这个时间。

    如今,她只需要把魂字符文掌控,就能达到圆满级,可谓是一步登天,若被那些蹉跎十数年的人知道,只怕会捶足顿胸,恨苍天不公。

    车轮滚滚,一路无事。

    如今天下虽然乱起,各地盗匪横行,但还不至于青天白日的官道上劫路杀人,更何况虫甲乙好歹也是第二难,相当于江湖上一流高手,就算偶尔有三两蟊贼,也被他随手打发掉。

    伏牛山,仍旧耸立在那里,似乎看不出什么变化,而唯有回到这里,牧易才有种回家的感觉,早在把老道葬在这里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成为了他的家,哪怕朱雀堂都无法代替这里。

    山脚,离着山路不远处多了几间房舍,旁边开垦了一些土地,还栽种了一些果树,原本一个中年男子正在门口晒太阳,当马车逼近的时候他立即警惕起来,而另外几间屋子似乎也有动静传出。

    不过当他看到牧易从马车中走下之后,顿时满脸激动,却也没有上前打扰牧易,而是等牧易上山后,飞快的朝着镇子奔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