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梦一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果然,当牧易听到念奴儿去找了凡后,只是点了点头,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意外,仿佛早就料到了会如此,而牧易的态度更是让云梦萱疑惑不解,但牧易没有生气,她心中多少也松了口气。

    实际上,云梦萱纯属多虑了,牧易虽然性格潜默移化的有所改变,但仍旧是那个牧易,而且他也知道自己体内的情况很难缠,多数精力都用在镇压吞噬那股邪佛力量上面。

    而且念奴儿关心他也能够感受到,至于念奴儿带着大奴去请了凡,在他看来,只是无用之举,甚至如果他猜的不错,了凡都不会来,念奴儿这一趟注定只会做无用功。

    当然,以念奴儿如今的实力,再加上大奴,他也丝毫不担心,如今的念奴儿早已不是刚刚下山那会的念奴儿了,这一年多来,他在快速成长,而念奴儿也没有被他拉下太多。

    所以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他便继续闭关了,至于朱雀堂的事情,再度扔给了云梦萱。

    时间流逝,转眼就是月底,念奴儿匆匆而去,终于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只不过正如牧易猜测的那般,她并没有把了凡给请来。

    当看到念奴儿只是带着大奴回来的时候,云梦萱心中也是咯噔一声,“大姐,那个和尚没有来吗?”

    “没有,我看他就是个大骗子,没点真本事,就会吹牛。”念奴儿恨恨的道,显然,她这一趟并不算顺利,甚至在千鸣寺还吃了一肚子气。

    “要不要我让堂中的人动手?”

    事关牧易的安慰,云梦萱也不客气,既然请不到,那干脆绑来就好了。

    “不用,那个和尚厉害的很,我估计除了哥哥,没人是他的对手。”念奴儿立即道,她既然这么肯定,想来也是亲身尝试了一番,否则以她的性格,又怎么会乖乖的自己回来?恐怕早就让大奴绑了背回来了。

    “那他怎么?”云梦萱忍不住又问道。

    “他哥哥命中有此一劫,早已注定,他来也不会有用。”念奴儿道。

    “这····”云梦萱顿时犹豫了,对方既然那么,肯定不是毫无理由,而且念奴儿也了,除了牧易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强请显然不可能。

    “不过他虽然没来,但我硬是跟他打了一架,并且威胁他如果不来,就一把火把他的千鸣寺烧了,最终无奈,他给了我一颗舍利,是或许对哥哥能有帮助。”念奴儿又道。

    “真的?那快去给大人送去吧。”云梦萱赶忙道。

    “好。”念奴儿也不再犹豫,快速来到牧易闭关的地方。

    “哥哥。”来到牧易的房间,念奴儿顿时没有了刚刚得意的神情,反而有些怯怯,像是犯了错,面对家长的孩子,估计念奴儿也是担心牧易责怪她不听话。

    “回来了?”出乎预料的,牧易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充满关心的看着念奴儿。

    此刻的牧易让念奴儿立即露出欣喜的表情,“哥哥,你恢复了?”

    牧易摇了摇头,“哥哥真的没事,只是邪佛的力量还未吞噬。”

    “对了,哥哥,那大和尚这颗舍利或许能帮到你,你快试试吧。”念奴儿也不在乎牧易的态度,急忙掏出那颗舍利,舍利足有鸽蛋大,形状有些不规则,但舍利一出,顿时有股安静祥和的气息弥漫。

    “咦?”牧易有些惊讶,眼前的舍利中居然蕴含着一股精纯的力量,当初封印鬼王的时候,牧易就见到了凡使用了一颗舍利,里面蕴含着一个圆满高僧的全部力量,可谓是佛家至宝。

    牧易没有想到了凡会舍得一颗舍利,他看着这颗舍利微微沉吟,“了凡可有跟你过,或者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对于了凡,牧易还是很了解的,不会无缘无故的让念奴儿带回一颗舍利,显然这里面定有深意。

    “那个大和尚你命中有此一劫,旁人无法帮忙,只能靠哥哥自己渡过。”念奴儿仍旧有些不岔。

    “不错,这的确是哥哥的劫难。”牧易点点头,然后看着充满担忧的念奴儿继续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相信哥哥肯定能够渡过的。”

    牧易之所以这么有信心,除了因为这段时间的对抗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补天阙。

    按照黄河古道中那位神秘光人的话,补天阙可以解他一次必死危机,如果到时候真的无法压制邪佛的力量,导致反噬,那张补天阙或许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当然,牧易也绝对不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张补天阙上面,毕竟神秘光人的话到底是真是假谁也无法确认,与其依靠别人,不如相信自己。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他几乎都用在闭关上面,就是为了想办法克制邪佛的力量,不过这段时间以来,收效甚微。

    倒是此刻念奴儿带回来的这颗舍利,让他心中一动,舍利乃是佛家高僧留下的毕生精粹,力量不但蕴含着精纯的力量,甚至还有一些佛性,琉璃金刚身乃是一门护体神功,虽然对佛性没有太大的要求,但肯定有用。

    “嗯,奴儿相信哥哥。”念奴儿使劲点了点头,然后把舍利递到牧易的中。

    握住舍利,牧易顿时感觉被薪灯封印压制的邪佛力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这种蠢蠢欲动更像是发现了对方那种冲动。

    牧易稍作犹豫,终于还是闭上眼睛,心神力量侵入那枚舍利中。

    “轰!”

    当牧易心神力量侵入舍利中以后,只感觉脑海中像是响起了一道惊雷,然后意识有了空白。

    “梆梆梆。”

    一阵敲木鱼的声音传递出来,牧易恍恍惚惚,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和尚,那和尚敲木鱼,慢慢变成了他自己在敲。

    “这···”突然,和尚停止敲动木鱼,脸上有了一瞬间的茫然,他抬起手看了看。

    “哦,又走神了。”

    木鱼声再度响起,清脆,传出破庙,传出很远。

    牧易感觉自己仿佛化身了和尚,又感觉自己好像只是一个过客,他没有惊骇,没有着急,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看着沧海桑田,岁月变迁。

    和尚慢慢长大,到了青年,再到中年,成为了破庙的主持,然后又慢慢变老,牧易随着变化,似亲身经历一般。

    和尚看过的佛经他都能背诵,和尚的感悟,他都能体会。

    当和尚慢慢老去,在圆寂的那一刻,突然抬起头,他的目光在这一刻仿佛穿透了空间,跟牧易四目相对,然后牧易看到他笑了,“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一句歇语,牧易只觉斗转星移,意识重新回到身体中。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牧易轻轻道,随即睁开眼睛,这一刻,他的眼神像极了老和尚最后的眼神。

    牧易不知道那和尚叫什么名字,甚至他的一生都只是在破庙中渡过,除了诵经就是诵经,当真是平淡如水,没有江湖上的波澜壮阔,没有情绪的跌宕起伏,但牧易最后从他的眼睛里却看到了大自在,大逍遥,以及大无畏。

    牧易跌迦而坐,双手轻轻合十,一股精纯的佛意从他周身散发出来,甚至这一刻,本命神通自己开启,一道光轮出现在牧易的脑后,此刻光轮中,再也看不到一丝黑色,有的只是世间最纯粹的光芒。

    “哥哥,你要成佛了吗?”

    念奴儿目瞪口呆的看着牧易,之前牧易突然呆住不动,意识似乎从他的身体中消失了,当时的情况把念奴儿吓了一跳,不过好在她随后发现牧易的意识并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进入了一种连她都不懂的境界,加上牧易气息平稳,并不像是会有事的样子。

    所以她也就暂时放下担心,继而一直守护在这里。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整整三天,而且好不容易等到牧易醒来,她就看到牧易浑身冒出佛光,成佛两个字本能的脱口而出,虽然她并不知道成佛是什么样子,但或许就是如牧易这般吧。

    “道家有庄周梦蝶,佛家有大梦罗汉,都是梦中神通,虽然叫法不同,但原理相通,难怪道佛两家历经上古,至此不熄。”牧易轻轻道。

    等他完这句感叹,才看着念奴儿道:“你愿意哥哥成佛吗?”

    “不愿意。”念奴儿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为何?”牧易继续问。

    “哥哥成佛后,就会丢下奴儿的。”丫头一脸认真的看着牧易,显然,这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那哥哥就不成佛了。”牧易微微一笑,身上的佛光居然随着他的话开始慢慢的消散,这种消散并非是吸收到他的体内,而是真真正正的消散。

    “啊!”念奴儿顿时瞪大眼睛,随后脸就多了几分慌张,“哥哥不要啊,奴儿愿意哥哥成佛。”

    佛光散去,念奴儿清晰的感受到牧易的气息也随之在衰退,只是牧易脸上自始至终都面带微笑,温柔的看着她。

    “既然不愿做佛,留着它又有何用?如今我总算明白当初玄冥掌旗使为何让我废掉琉璃金刚身,当时我还以为她太过大惊怪,如今才明白,道佛不相容的真意,也幸好我提前凝聚了道种,本心不会因此动摇,可即便如此,有些东西也终究要舍弃,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两全的事情,要么是道家,要么是佛家,两者兼修,根本就是绝路。”

    “我在梦中已经修了一世佛法,那么此生便修道法吧。”

    随着牧易的话,他周身的佛光消散的更快了,而牧易脸上也多了一丝苍白,有些东西并不是想要放弃就能放弃的,终究要付出一些代价。

    “如今,我主修道法,至于琉璃金刚身,经此之后也已经改变,不再是单纯的佛家神功,甚至我可以将它化为道家护体神功,所以这佛意留着也就没用了,反而会阻碍我今后的修行。”

    牧易这些话既像是解释给念奴儿听,也像是在给自己听,不过他的脸色虽然苍白,气息衰退,但他的眼睛却是越来越明亮。

    “噗!”

    突然,牧易的身体冒出一层火焰,正是南明离火,甚至在他的身下,南明离火逐渐凝聚成一尊莲台,牧易坐在其中,周身火焰不断演化,形成花瓣。

    而牧易的身体深处,那些修炼琉璃金刚身所产生的符文也在火焰下噼里啪啦的崩溃着,并且速度越来越快,随着这些符文崩溃,牧易身上的气息一降再降。

    他的琉璃金刚身从第五重圆满不断降低,第四重圆满,第三重圆满,甚至到了第一重后仍旧没有止住,继续的下跌着。

    “咔嚓!”

    终于,当琉璃金刚身跌落到极限后,牧易体内发出咔嚓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裂了。

    牧易顿时浑身一颤,他的身体也立即被无数血纹布满,如果细看,牧易身上这些血纹就好像打碎掉的瓷器重新拼凑了起来,一丝丝鲜血不断从他体内流出,让他很快就变成一个血人。

    念奴儿眼睛瞪大,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因为叫出来打扰到牧易,只是她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不要怕,哥哥没事。”牧易脸上仍旧挂着温和的笑容,轻声对着念奴儿道,他的脸上也不例外,同样染满了鲜血,唯一没有改变的或许就是牧易的眼睛,充满了坚定,一往无前。

    “呜!”听到牧易的话,念奴儿用力的点着脑袋。

    “虽然不知道当年玄冥掌旗使碎轮重修的过程如何,但想来应该比我此刻更加凶险,她能够坚持下来,除了意志,或许更多的是因为运气吧。”牧易缓缓着,虽然他嘴上对念奴儿着没事,但唯有他自己才明白他到底经历着怎样的危险,只要有一个不心,他就会真的如同瓷娃娃那般,身体碎成无数块,想来那样的话,补天阙能不能救他都是一个问题。

    所以,从心中下定决心那一刻,牧易就没有再想补天阙,他必须忘记补天阙的存在,才能真正做到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真正的一往无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