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七十一章 得到邪佛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

    对于妙手空空的臣服,牧易并不觉得意外,本就是形势比人强,更何况他给出的条件也足够优渥,妙手空空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p

    能够为朱雀堂招揽一个高手,牧易也有些高兴,他既然没有太多的时间参与到朱雀堂中去,那就自然为朱雀堂多增加一些有能力的人,甄瓶儿跟燕无双如此,妙手空空也是如此。/p

    尽管妙手空空的名声并不怎么好,不过他却并不在乎,反正他也不需要借助妙手空空的名声,更不需要他直接公布加入朱雀堂,只要关键时刻,他能用得上就行了。/p

    实际上,招揽妙手空空,牧易也是有着想法的,如今朱雀堂在京城的暗线基本都被拔除干净,对于京师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但毫无疑问,满清这么做肯定是想要做什么事情而不欲被人知道,而越是如此,越是证明这件事情的重要性。/p

    哪怕牧易不想争霸天下,可也不想满清的气运得以延续,这跟他的利益不符合,如果不想在将来被淘汰,那就必须占尽先手,如今,牧易已经有资格在这个名为天下的棋盘上下棋了。/p

    招揽妙手空空就是打算让他先一步去京师,如果能够打探到情况无疑是最好的。/p

    可谈妙手空空还想着去朱雀堂享福,却知道牧易早就为他准备好事情做了,而且还是根本不容拒绝的事情。/p

    牧易很快就回到杜家后院,然后看到站在那里似乎有些闹别扭的杜家父子。/p

    看到牧易归来,两人眼睛同时一亮,杜钧更是急匆匆的道:“道长,那妙手空空可曾抓住?”/p

    这个问题也是杜钧现在最迫切知道的事情,毕竟已经得罪了对方,牧易倒是不用怕对方的报复,可他终究是要走的,一旦牧易离开,如果妙手空空前来报复,那么杜家没人能够抵挡。/p

    “他逃了。”牧易并没有出妙手空空加入朱雀堂的事情,而且眼下这对父子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还是不的好。/p

    听到牧易妙手空空逃走,杜钧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就连一旁杜山的脸色也不怎么好,不过他却没有什么。/p

    “你们大可放心,虽然他逃走了,不过我可以保证,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回来找你们的麻烦,所以你们大可不必担忧。”牧易知道两人心里想什么,所以直接道。/p

    “果真?”杜钧眼睛立即亮了起来。/p

    “爹,既然道长如此,那妙手空空肯定不会来了。”杜山急忙提醒了一句,生怕自己父亲会失态,毕竟此刻他的话等于是在怀疑牧易。/p

    “啊,对对,多谢道长大恩。”杜钧也立即反应过来,并且连忙的弥补。/p

    “没事,现在妙手空空已经解决,还是先把邪佛找出来再吧。”牧易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眼下,他最看重的还是那个邪佛,虽然收服了妙手空空,但他却不需要对方交出邪佛,因为他已经知道邪佛在那里。/p

    实际上,妙手空空得到邪佛后,并没有带出去,此刻,邪佛就还在杜家,而且还是在眼前这座宅子里,甚至早已被牧易感知到了。/p

    杜钧跟杜山跟着牧易来到院子里一棵梧桐树前,这株梧桐树还是杜山时候栽的,如今早已长大。/p

    只不过此刻梧桐树的叶子早已落尽,看上去光秃秃的,不过在牧易眼中,这却不是关键,真正让他在意的是,这棵梧桐树的生机已经尽数消失,也就是,这棵梧桐树已经死了,就算来年,也不会再发芽。/p

    而一切似乎都是因为树下被埋的邪佛缘故,牧易脚尖在地上轻轻一踩,地面顿时出现一个坑,露出一抹黑色之物。/p

    看到这抹黑色,杜钧也立即激动起来,不过他却没有急不可耐的取出邪佛,而是等待着牧易的反应。/p

    牧易蹲下身子,心将邪佛取出,倒不是邪佛很容易碎掉,而是代表牧易此刻的慎重。/p

    当手指跟邪佛轻轻碰触的时候,牧易身体再度一颤,琉璃金刚身也猛然活跃起来,至此,牧易彻底断定这邪佛就是跟琉璃金刚身有联系。/p

    他当即将邪佛拿在手中,这邪佛并不是很大,只有一个人的巴掌大,通体黝黑,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沉甸甸的,更重要的是这邪佛的造型,居然有三只手,三只眼,并且面貌栩栩如生,甚至牧易看到邪佛在笑,不过那种笑容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p

    “杜家主可知道这邪佛的来历?”牧易沉思了一下问道。/p

    “这,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东西是当年山的母亲带来的,并且死的时候也叮嘱我好好保存,不能长时间跟邪佛呆在一起,最好就是装在那个盒子里,好像那盒子可以隔绝这邪佛的危害,至于邪佛到底是怎么来的,山的母亲并没有起过。”杜钧摇摇头道,只是在话的时候他眼神微微闪动,显然这番话有不尽之处,不过牧易也没有追问,只要邪佛在手,至于什么来历,已经不是那么重要。/p

    “实不相瞒,我对这邪佛有些兴趣,不知可否借我研究两日?”牧易直接道。/p

    “没问题,道长想研究多久都没有关系,只是这邪佛实在诡异,道长千万要心。”杜钧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毕竟这邪佛本就是牧易找到的,让他研究几天都没有问题,更何况牧易只是要来研究,而不是直接索要。/p

    虽然这邪佛珍贵,更是妻子留下的唯一之物,但实话,杜钧对这东西也是畏之如虎,之前被偷后之所以会那么紧张,主要是担心这邪佛会给杜家带来天大的麻烦。/p

    不过现在邪佛既然找回来了,自然也就没有了后患,如果能够用邪佛搭上牧易的关系,杜钧也未必不能舍弃,不过他也还是提醒了牧易,生怕牧易万一出了事情因此怪罪到他的头上。/p

    “道长,您研究的时候千万心。”杜钧最后又加了一句,并且把盒子递给牧易。/p

    牧易也没有客气,接过盒子后,便把邪佛放入其中,来也怪,等盒子合上,居然再也感受不到邪佛的气息,显然之前杜钧也没有纯谎,至少这盒子能够隔绝邪佛气息,负责邪佛一直这么暴露,气息不断四散,恐怕杜钧也早就没命了。/p

    “对了,你妻子怎么样了?”牧易点点头,随后又看着杜山道。/p

    “多谢道长关心,莲身体现在好多了。”杜山点点头道,脸上还有感激,当初是牧易送他们回来,如今又是牧易解了杜家的大祸,所以对于牧易,杜山是真心的感激,没有半点利用之心。/p

    这点,牧易也可以感受到,这也是他愿意跟杜山亲近的缘故,哪怕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p

    “嗯,这样吧,终究之前动了胎气,刚刚又受到惊吓,我去看看吧,或许能有办法。”牧易道。/p

    杜山已经知道牧易是有大本事的人,虽然他的是或许,但在杜山眼里,这显然是牧易谦虚之言,虽然不想再麻烦牧易,可毕竟关系到妻子还有孩子,他也就只能羞愧的点头。/p

    至于杜钧,则是满脸笑容,牧易对杜山越是关心,越能明问题。/p

    到了屋内,陈爱莲起身行礼,之前外面的动静她也能听到,心里有些担忧,如今见自己丈夫回来,还有牧易也跟着,冰雪聪明的她立即知道已经没事了,也终于放下心来。/p

    “不用多礼,你上床躺下吧,我给你看一看。”牧易道。/p

    陈爱莲看了一眼丈夫,倒不是信不过牧易,毕竟终究男女有别,杜山见状立即上前扶着妻子躺下,然后侯立在一旁。/p

    虽然牧易并会看病,但到了他这种境界,陈爱莲情况如何,心神力量一扫就能够知道的差不多,而且她也只是动了胎气,体内多了些寒气,如果这么下去,定然会烙下病根,到了中年,肯定病魔缠身。/p

    想了想,牧易伸出食指,开始在虚空勾勒着,他的指尖渐渐散发出一缕白光,然后越来越浓,但却不刺眼。/p

    当初在千鸣寺的时候,牧易就曾经有所感悟,虚空画符,不过那个时候,他的心神力量跟境界还不足以支撑他画出来,不过到了如今,一些简单的符箓牧易已经可以虚空画出来了。/p

    毕竟到了巅峰就已经可以借助天地之力,更何况他的实力哪怕没有薪灯加持也是半步圆满,一张驱邪符,手到擒来。/p

    对于陈爱莲这种孕妇,驱邪符显然最适合,不但可以驱除她体内的寒气,更能梳理她的身体,不但对她,就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会因此受益,出生后更是健健康康,轻易不会染病。/p

    这个时代,孩子早夭是常态,有些人家生四五个孩子,可未必能有一个拉扯大,但有了牧易这次施为,几乎注定了陈爱莲母子平安,这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p

    当驱邪符成型后,牧易轻轻一点,驱邪符就落在陈爱莲的眉心,顿时间,陈爱莲整个人都沐浴在白光中,而她只感觉自己浑身暖洋洋的,肚子里也很舒服,再无半点疼痛,渐渐地,在这种舒服中,她闭上眼睛睡着了。/p

    白光散尽,看着妻子面色红润,安然入睡,杜山就算再无知,也明白刚刚那白光的效果,他顿时激动的想要给牧易磕头道谢,不过被牧易虚空一拂,便再也跪不下去。/p

    “好了,你妻子已经无碍,你留在这里照顾她吧。”牧易对着杜山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p

    虽如此,但杜山也把牧易送到门口,至于杜钧更是把牧易送到居住的院,才恋恋不舍的离开。/p

    之前牧易战斗的时候,他只能知道牧易很厉害,但刚刚轻轻一点,自家儿媳妇就全部好了,这等手段在他眼里跟传中的生死人肉白骨没什么区别。/p

    只要是人,就会怕死,这点杜钧也不例外,虽然他没什么病,但如今也感觉到越来越力不从心,如果不是难以启齿,他早就让牧易也朝着他点一下了。/p

    对于杜钧的心思,牧易一清二楚,而且驱邪符他随手就可为,但他却没有这么做,恩惠有时候要吝啬才能显得珍贵,如果随意就得到,没有人会珍惜。/p

    而且人的都是难以填平的,虽然他借杜家邪佛把玩,可也已经付出了报酬,只是对象并非杜钧,而是杜家的下一代,这也是他为什么主动为陈爱莲施展驱邪符的原因,一予一得,方才为正道。/p

    回到院子里,念奴儿立即飘到他身边,看着牧易手中的盒子充满了好奇。/p

    “哥哥,这是什么东西?”/p

    “一尊邪佛,有些古怪,哥哥先研究一下。”牧易对着念奴儿了一声,便回到自己房间。/p

    念奴儿见此也不再打扰,自个找大奴玩去了。/p

    回到自己的房间,牧易终于不再有顾忌,直接打开盒子把邪佛取了出来,顿时间,琉璃金刚身再度震荡起来,甚至当他紧紧握着邪佛的时候,心生居然升起一股饥饿的感觉,恨不能直接把手中的邪佛吃掉。/p

    “哼。”/p

    牧易突然冷哼一声,强大的心神力量重重砸在邪佛上。/p

    “嗡!”/p

    顿时间,邪佛发出一声哀鸣,刚刚那股饥饿也消失不见,至于邪佛,表面更是丝毫无恙,显然极为坚硬。/p

    “区区一尊邪佛也想蛊惑我?”牧易心中冷笑,但邪佛在他心中的分量也顿时增加不少,虽然只是对他造成一点点影响,但这本身已经足以明邪佛的可怕了。/p

    “这邪佛既然能引起我的琉璃金刚身震动,两者之间显然是有联系的,只是邪佛来历成谜,却也不能贸然吸收,最好能够想办法弄清楚邪佛的来历才行。”牧易盯着邪佛,心中暗暗想道。/p

    之前他虽然见杜钧话有不实之处,却也没有揭破,主要还是他清楚,杜钧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许会知道一些东西,但绝对不会太多,根本无法给他帮助,所以也就懒得去逼问,倒不如他自己好好研究一下。/p

    接下来,牧易便开始以心神力量扫描这尊邪佛。/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