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六十五章 杜府失窃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原本牧易以为可以赶回伏牛山,甚至再不济也能回到洞庭湖过这个年,可没有想到一场大雪,以及合欢宗的事情耽误了形成,最终也没能赶回去,不得不在半路上过了这个年。

    好在牧易的运气不错,半路上见到有人马车坏在路边,将其捎了一程,对方在知道牧易无法赶回家后,便邀其到自家过年,牧易犹豫了一下,最终答应了下来。

    这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妻,男子随父做生意,家底殷实,而女子是其父生意伙伴之女,两人在某称程度上算是联姻,不过两人的感情却很不错,之前男子陪女方去岳父家中盘踞,如果不是这场大雪,恐怕早就归家了。

    如今,更是拖到最后一天,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在这种天气中赶路,没有想到因为大雪把路都盖住了,短时间内又没有化掉,马车不心掉进一个坑中,把车辕给折断了。

    也幸好是遇到了牧易,否则两人只能步行回家,苦点倒也没什么,关键是女子已经有孕在身,很可能孩子会保不住,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对夫妻才对牧易格外感激,并且直接邀请牧易去家中过年,否则萍水相逢,就算帮了忙,也不会如此冒冒然。

    当然,这也跟牧易唇红齿白,模样清秀,并是个道士有很大关系,虽人不可貌相,但事实上,谁也不能摆脱这个这点,男人爱美女,女人喜俏郎。

    路上,牧易也得知男子叫杜山,女子叫陈爱莲。

    杜山家中老宅颇为气派,根本就是一个缩版的园林,门口挂着一个大大的杜府牌匾,不过进到杜府之后,牧易也发现这里的气氛似乎有些紧张,好像在防备着什么。

    不管是门口的大汉,还是巡逻的护卫,以及那些匆匆而过的仆人,都证明了这点。

    杜山跟妻子刚刚归来,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却也不耽误他将牧易一行人安顿下来,随后便去见自己父亲。

    “主人,这杜家似乎有麻烦了。”虫甲乙声对着牧易道,甚至连吴四都有所察觉,只有大奴呆头呆脑,神情憨然,什么都不知道。

    “嗯,暂时不用多管,等在这里过了年,我们就走。”连吴四都有所察觉,自然更瞒不过牧易了,只不过他并不想多管闲事,实际上,从他到来到现在,那位杜家主都没有露面,已经明了问题。

    甚至对方没有把他们赶出去,已经是看在杜山,甚至还未出生的外孙面子上,在这种情况下,牧易自然不会主动请缨,自找麻烦,这个时候太过主动只会被人怀疑别有用心。

    毕竟牧易他们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而偏偏就能遇到杜家少爷马车出问题,这些事情本身就令人怀疑,如果不是已经到来,加上此地客栈要么关门,要么住满,牧易早就直接离开了。

    虽如此,但到了晚上,杜家也没有吝啬,除了主人没有露面,好酒好菜也上了不少,尽着牧易一行人食用。

    自从归来够,陈爱莲一直都没有露面,估计是在养胎,毕竟之前受了些风寒,多少有些动了胎气,倒是晚上杜山来敬了牧易几杯酒,并且满脸愧色,甚至看着牧易欲言又止,不过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

    而牧易,却也没有问,萍水相逢,路上的搭救,这收留跟一饭之恩,已经足矣。

    “哥哥,奴儿又长大了一岁。”

    念奴儿靠在牧易身边,脸微红,她也跟着喝了几杯酒,至于鬼物能够喝酒,牧易也有些惊讶,不过想想事情发生在这个丫头身上,也就不算什么了。

    “是啊,不只是你,就连哥哥也大了一岁呢。”牧易微微一笑,去年,就是念奴儿陪伴在他身边,而今年,同样如此。

    过年之后,牧易又长老一岁,算起来正式满十六,可惜没人给他压岁钱了。

    旁边,虫甲乙也有些感叹,如果不是遇到牧易,恐怕他现在还在第一难蹉跎,依旧停留在那个村子里面,或许这辈子就这样孤独终老,更不用找个徒弟,传承他的衣钵,为他养老送终。

    可自从遇到牧易,这一切都实现了,所以即便没有鬼奴禁制,他这辈子也不可能背叛牧易。

    而吴四,也感觉到一丝丝温暖,原本他只是一个乞丐,直至加入了朱雀堂,他的人生才得以改变,但真正的转变却是遇到了牧易之后,从此可谓是一步登天,以前他任人呵斥,随意打骂,如今,连堂主见了他都客客气气,称呼他一声兄弟,也成了一个大人物。

    他同样清楚这一切都来源于谁,心中也明白自己该付出什么,跟何况,他还拜了师父,可以踏入修行,将来长生有望。

    至于是否能真正长生,吴四并不在意,他从当乞丐那会就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轰轰烈烈,要让人敬畏,所以修行在他眼中就是实现这一切的根本,而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长生。

    因为吴四问过虫甲乙,问其修行了一辈子是否可以长生?当时虫甲乙沉默,无言以对,因为他难得长生。

    之后,吴四又问牧易可能得长生,虫甲乙依旧沉默,不过这次要短暂一些,并且脸上多了些犹豫,最后张了张嘴,无奈的叹了口气。

    长生难,难如登天,更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至少他从未听人过有谁可以长生。

    尽管他对牧易有信心,相信牧易将来肯定能够成就天人,但天人距离长生,仍旧遥不可及,甚至难忘项背,在这种情况下,他又如何敢牧易一定能够长生?

    在问了这两个问题之后,吴四便更清楚自己的选择是什么,而虫甲乙也没有再逼迫吴四,虽然吴四的资质尚可,但跟牧易一比就是云泥之别,连牧易都无法长生,更何况是吴四?

    或许长生只是虫甲乙最开始修行的一个愿望,后来渐渐成为心中的执念,所以在收了吴四为徒后,他本能的将执念也随同期望一起给了吴四,却根本没有考虑够他到底能不能成功。

    这一夜,虫甲乙跟吴四都思绪纷飞,飘得很远,唯有大奴,不断大口的吃着,似乎在他眼里,填饱肚子胜过一切,这或许就是每个人的幸福吧。

    别人眼中,大奴痴傻,但在大奴心中,没有那么多烦心事,没有那么多无奈,反而更加幸福。

    辞旧迎新,当结束酒食后,外面也渐渐响起了鞭炮声,就连杜家也不例外,甚至更加的热闹,但在这热闹中,却仍旧带着一丝紧张,甚至是畏惧。

    夜半,前面院子突然骚乱起来,然后渐渐传遍整个杜府,就连牧易这里也不例外,而外面的响声,更是证明杜家有事发生。

    “咚咚咚!”

    终于,一阵敲门声后,随着虫甲乙开门,不断有人涌入牧易所在的院中,这个院原本属于杜山,不过今晚他却主动借给了牧易,算是一种弥补。

    “道长,深夜打扰,实在抱歉。”

    杜山满脸疲惫的看着牧易,口中连连道歉,在他身边,跟着一个神情冷峻,满脸怀疑的中年男子,尤其是见到牧易后,对方更是上下审视。

    “无妨,可是出事了?”牧易不介意的问道,实际上他也没办法介意,毕竟这是人家的家。

    “是的,一个贼人偷了家传的一样宝物,此物对杜家至关重要,不容有失,此次来是想问问道长可曾听到什么动静?杜山委婉的问道。

    只是不等牧易回答,他旁边的中年男子已经忍不住,干脆道:“少爷,此事还是我来吧。”

    “这位道长,之前有人看到一道黑影朝这边来了,不知道长可曾看到了?”

    虽然是在问,但看中年人的神态分明是笃定窃贼就藏在牧易这个院子里,甚至觉得牧易就是那个贼,毕竟他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跟敏感,由不得别人不怀疑。

    杜山张了张嘴,似乎想替牧易解释什么,可之前有人信誓旦旦的保证窃贼就是朝这边来了,尽管他百般不愿,更不相信牧易会是贼人,但却拗不过父亲,所以只能亲自跟了过来,就是期望不要起什么冲突。

    同时,他心中也暗暗后悔,早知道不应该把牧易请来,也就不会出这么多事情了,尤其他家丢失的那物,已经不单单是用金钱可以形容的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关系着杜家一干人的性命。

    所以哪怕杜山再任性,可为了整个家族,也不得不站出来。

    “不曾看到。”牧易直接道,实际上,他的确不曾看到,甚至如果真的有什么人靠近,根本不可能瞒得过他的感知,也就是,那窃贼并没有朝他这边来,杜山,或者这些人都被骗了。

    不过对方恐怕也正是知道他们在,所以才祸水东引,想要嫁祸到他们身上,只要杜家乱起来,对方也就可以趁机离开了,甚至,对方早就已经离开了。

    牧易之前并未感知到有修行者的气息波动,也不是一流武道高手,所以对方最多只是二三流的普通高手,甚至干脆就是普通人。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牧易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知道到底是谁偷了杜家的至宝,而既然是至宝,必然被重重保护,能够把东西偷出来,本身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听到牧易的话,杜山似乎松了口气,但那中年男子却寸步不让。

    “道长可否允许我们进入搜一下?”

    “大胆!”

    中年男子的话直接让一旁的虫甲乙大怒,哪怕牧易还没有什么,可是他却已经忍不住了,这种行为根本就是在打牧易的脸,如果牧易只是一般人也就罢了,根本没有反抗的实力,但牧易乃是朱雀掌旗使,圆满级强者。

    试问天底下谁又能瞒得过他?

    此刻,虫甲乙一声大胆后,浑身顿时涌出一股煞气,虽然虫甲乙只是第二难,只开辟了一个命轮,但他的威势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抵挡的,尽管那名中年男子本身也是个三流高手,但这种存在在虫甲乙眼中却什么都不是,甚至比一个普通人也强不到哪里去。

    中年男子被虫甲乙吓了一跳,甚至突然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满脸骇然的盯着虫甲乙,似乎没有想到虫甲乙居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连中年男子都受不住,更何况是其他普通家丁了,在中年男子退后的同时,他们也齐刷刷的倒退,眼中更是露出恐惧,仿佛面对什么洪水猛兽。

    这里面,杜山受到的惊吓最少,或许他认识虫甲乙更久一些,一路上也是虫甲乙赶着马车,加上虫甲乙并非刻意针对他,所以感触远不如中年男子深刻。

    不过他毕竟不是傻子,中年男子的表情,还有那些家丁的变化根本就瞒不过他,不由得,他脸上多了几分复杂,当然,这种复杂并非是针对虫甲乙,而是牧易。

    因为他知道,虫甲乙只是牧易的仆人,连一个仆人都如此厉害,那牧易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什么身份?但毫无疑问,牧易肯定不会只是一个普通的道士那么简单。

    “你可信我?”牧易没有理会那中年男子,只是看着杜山道。

    “信。”杜山眼睛突然一亮,毫不犹豫的点头。

    “嗯,既然你信我,那就回去吧,窃贼不在这里,也从未来过,不过你可以好好审问一下那个看到窃贼朝我这边来的那人,想来应该会有收获。”牧易直接道。

    “多谢道长,杜某知道了。”杜山完后,同样不顾中年男子,右手一挥,带着众多家丁离开。

    而那中年男子见大势已去,也只能狼狈的跟了上去,甚至不敢对牧易流露出什么恨意,大概他也明白,对一个远远超过自己之人流露恨意,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 u复制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