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五十八章 安息之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石门后面是一段长长的阶梯,不断蜿蜒深入地下,而越是往下,死气越是浓郁,如此浓郁的死气,牧易也是第一次遇到,也难怪地上会寸草不生,就算人类动物住在上面,用不了多久也会被死气所同化而死亡。

    “哒!哒!”

    当牧易双脚离开台阶,踩在坚硬的地面时,整个人直接僵立在那里,他的脸上流露出震惊的神色,双眼死死盯着前方。

    他的眼前是一片绵延,没有尽头的石棺,粗略望去,便有上千口之多,而每一口棺材上面都摆着一盏油灯,不过却全都熄灭着。

    而且之前牧易还发现凶物残留的气息,可到了这里,便再无察觉,想来那凶物应该是躲到深处去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牧易久久才回过神来,然后便在心里猜测着,不谈开辟出这巨大的地下世界需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光是这上千口石棺如果里面都有人的话,那就是上千人,而更深处有什么,却是谁也不知道。

    “要不要探一下?”牧易有些犹豫,毕竟此地太过危险,哪怕以他圆满级的实力,也不敢保证什么,正如老叫花所言,这个江湖的水远比他想象中要深。

    尤其是知道了四极绝地那等存在,还是上古的隐秘,以及末法大劫,更让牧易相信,即便是第四难也难以永恒,更何况他如今只是圆满。

    如果只是在江湖上,以他的实力,能让他顾忌的已经不多了,但眼前这一切,分明藏着某种天大的隐秘,贸贸然闯进去,很可能会把命丢在里面。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牧易觉得这点自己应该学习。

    “年轻人,离开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就在牧易犹豫的时候,最深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顿时间,无数石棺同时颤动,摆放在上面的油灯也隐隐要点燃起来,不过这时一阵阴风吹过,所以石棺再度寂静无声。

    突如其来的声音以及变化让牧易吓了一跳,心神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跟薪灯融合,脑后一道光轮若隐若现,如此,牧易心中才有了几分安全感。

    “敢问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牧易并未立即退去,而是拱手问道。

    “死者安息,这里只是一群无家可归之人的安息之地。”那个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

    从这个声音中,牧易明显听出了两个关键问题,一个是这里都是死人,可如果都是死人,那么此刻话的又是谁?而且刚刚那些震动的石棺,以及差点点燃的油灯又明什么?

    另一个就是无家可归,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无家可归?并且还要集中起来,开辟了如此一个地方?

    “那刚刚进来的凶物前辈可曾看到?”牧易继续问道,所谓除恶务尽,虽然一开始他并不打算插手,可既然已经做了,自然要把后患一举扫除,而且那凶物若是出去,定然为祸人间,如果到时候因果算到他身上,那当真是冤枉至极。

    一阵沉默,而牧易也不催促,静静的等待。

    终于,那个苍老的声音再度传出话,“他已经死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牧易除了感觉到深处一股气息翻腾了一下,便再无动静。

    “多谢前辈。”牧易并未怀疑对方的话,因为对方根本没有欺骗他的必要,一个凶物,在那等层次的眼中,绝对不值一提,甚至如果不是牧易出现,实力又达到圆满,恐怕对方也不会跟他废话,直接把他灭掉都有可能。

    既然是安息之地,那自然不能被打扰。

    “对了,此物可是前辈的?”牧易这时又举起手中的神仙索问道。

    虽然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但牧易隐隐感觉这神仙索似乎被封印了一部分威能。

    “神仙索。”里面那个苍老的声音轻声呢喃,似带着一股召唤,然后牧易手中的神仙索仿佛突然活了过来,直接一闪而逝,速度之快,甚至连牧易也只能看到一道虚影。

    “此物菲我所有,不过也在我手中一段岁月,神仙索乃是仿照上古捆仙绳炼制,虽然威能比不上捆仙绳,但天人之下,难逃一索,甚至如果你能找到蛟龙的魂魄炼入其中,便是连天人也逃不掉。”那个声音继续道,不过却让牧易一头冷汗,也幸好祝香兰无法发挥出这神仙索的真正威能,否则他定然难逃。

    至于蛟龙的魂魄,牧易却不知道哪里有,而且但凡带了一个龙字,就不是轻易能够招惹的,至于龙魂,对方没有,牧易更是不敢想,估计这神仙索也未必能够承受住龙魂,所以了也没用。

    只是听对方的意思,似乎要把神仙索送给自己,这可能吗?

    就在牧易怀疑的时候,神仙索突然从深处飞了回来,直接落入他的手中。

    “我已经解除了神仙索的封印,既然此物你得到了,那就代表跟你有缘,只希望你能善待于它,莫要以此为恶。”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舍。

    “多谢前辈。”牧易真心实意的道谢,按照对方所言,神仙索天人之下难逃,也就意味着,连圆满级也能够捆住,如此,对于牧易而言,绝对是一大臂助。

    不过想要神仙索发挥出威力来,还得他全部炼化以后才可以,而且神仙索乃是法宝,想要全部炼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甚至就算花费再大的代价,牧易也认为值得。

    “去吧,年轻人。”

    苍老声音话落,然后再无动静,似乎陷入了沉睡当中,牧易深深看了一眼深处,带着念奴儿转身离开。

    就在牧易离开之后,其中一口石棺之上的油灯突然亮了起来,石棺的棺盖也轻轻朝着一侧滑开。

    灯光下,一个身影缓缓坐起。

    不过这一切,牧易显然都没有看到,他回到上面的石室,扫了一眼便再度从那面神奇的墙壁中走出,至于这里的金银珠宝,名字名画,却是半点都无法吸引到他。

    等牧易走出来,正好看到甄瓶儿将自己师父的尸体埋了起来,此刻,她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只是脸上却带着一种麻木,仿佛身体上的疼痛再也无法让她动容。

    “好了吗?”牧易看着对方问道。

    甄瓶儿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才站起来,“好了。”

    “那就走吧。”牧易完,便在前面带路,甄瓶儿随即跟上,虽然她此刻看上去很狼狈,但伤势早已好了大半,以四轮的实力,身体上这点伤势并不能影响什么。

    离开这片大凶之地,一路上,甄瓶儿都保持着沉默,什么话都不,只是跟着牧易,不管牧易走哪个方向,要去哪里,都没有一个问题。

    甄瓶儿不话,牧易自然也懒得话,等到两人来到之前的镇,天色已然亮起,这还是因为甄瓶儿速度太慢,耽误了不少时间的缘故,不过这种赶路对牧易而言轻轻松松,可是对甄瓶儿就有些吃力了。

    她原本就还没有恢复,一路上更是几乎全力赶路,能够坚持下来,已经是她意志极为坚定的表现,让牧易都有些刮目相看。

    而且,牧易也在观察着甄瓶儿,脑海中渐渐生出一个念头。

    进入客栈后,甄瓶儿也干脆的晕了过去,牧易摇摇头,直接把她送入燕无双的房间,其实,那个房间本应该是他的,不过如今,已经没有必要了,反正房间的床很大,睡两个人也很宽敞。

    经过半夜的休息,燕无双精神明显好了许多,只不过牧易并没有在她身上施展回春符,所以想要全部恢复,也还需要一段时间,尽管此刻甄瓶儿看似昏迷,但真正情况要比燕无双好上一些。

    “牧易,啊,大人,瓶儿怎么样了?”

    燕无双见牧易抱着甄瓶儿进来,顿时焦急的问道,毕竟此刻甄瓶儿的模样有些凄惨,浑身长裙破破烂烂,甚至不少地方都露出肌肤,经过这一路风雪,早已变得青白,而且她的双手十指血肉模糊,看上去像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放心吧,她已经没事,死不了。”牧易淡淡的道。

    “多谢大人。”燕无双立即道,她自然不会认为甄瓶儿身上的伤势是牧易弄出来的,不过牧易深夜奔袭上百里,把人救出来,这份恩情,自然是不能忘的,甚至就连她也是牧易救的。

    “嗯,人交给你照顾,我会在这里停留一,两天。”牧易迟疑了一下道,原本他是打算直接走的,不过想到以两个女人的情况,还是决定多留两天,更何况,他心中还有一个想法等待实施。

    “谢谢。”看着牧易离去的背影,燕无双轻轻道,在她心中,牧易无疑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而且年纪也不大,更不是那些凶残狡诈之辈,正是因为这样,当初她才会选择来找牧易,而事实证明,她的猜测都是正确的。

    “瓶儿,你的对,他是个好人。”

    等牧易彻底消失,燕无双才看着躺在床上,仍旧昏迷不醒的甄瓶儿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