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五十七章 神奇的墙壁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吒!”

    随着念奴儿一声轻吒,那枚魂字符文突然光芒大盛,虽然以念奴儿如今的境界只能发挥出一部分威力,但这是基于圆满级而言,对于祝香兰来,这一部分力量,已经是灭顶之灾。

    “不!”

    看着那枚魂字符文,祝香兰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极度的恐惧,她本能的大喊出来,可惜,她什么都改变不了,原本手中正朝着念奴儿抽去的鞭子越来越慢,她脸上的表情也慢慢僵硬。

    “噗通!”

    终于,祝香兰眼中的神采消失干净,她的灵魂,直接被吸入半空的符文中,寂然无声。

    丫头似乎也被自己的出手惊呆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祝香兰的‘儿子’发出一声嘶吼,头也不回的跑掉,丫头才恍惚回过神来,而那枚魂字符文也悄然没入她的眉心,再看不出一丝异样。

    实际上不仅仅是念奴儿,就是牧易也呆了一下,原本他想要挣脱神仙索并不难,只是不想毁了这件宝物,只是没想到,就这么短的时间,祝香兰便死在了念奴儿手中。

    更准确的,她应该是死在念惟一的手中,毕竟那枚魂字符文之所以圆满,还是吸收了那根指骨的力量,祝香兰一生难求其所,最终也死在跟她纠缠一生的男人力量下,这一饮一啄,可谓天注定。

    或许当年念惟一真的辜负了祝香兰,但这不是她变成如今这副样子的理由,这么多年,她作恶多多,这点从她身上缠绕的怨气就能看出来,而她所谓的儿子,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可惜刚刚让他逃入那面墙壁后,牧易打定主意等会救醒甄瓶儿就去斩草除根,灭掉这个祸害,而且他对那面墙壁也很感兴趣,居然能够隔绝气息,就连祝香兰的神仙索也是在这里得到的,这不禁更加让他好奇这座古墓的主人。

    祝香兰死后,神仙索失去了主人,牧易只是微微用力,便从其中挣脱,这个时候,甄瓶儿也幽幽醒转过来。

    当感受到自己被人抱着的时候,甄瓶儿便挣扎起来,只可惜此刻她浑身无力,这种挣扎只能是无力的扭动,而身体的疼痛也立即让她紧紧的蹙起眉头。

    “你醒了就好。”

    这时,一个声音传入甄瓶儿的耳朵里,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甄瓶儿身子渐渐僵硬起来,而这时,她身体深处莫名的涌出一股力量,让她勉强能够自己站住。

    “谢谢你救了我。”

    起身后,甄瓶儿缓缓道,声音有些嘶哑,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到了牧易,基本也就能够猜到了,定然是燕无双找到了牧易,然后他才会来救她。

    “不用,既然当初我把你带走,自然要把你安全的送回去。”牧易淡淡的道,“你的伤势有些严重,还是先治疗一下吧。”

    对于甄瓶儿的情况,牧易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此刻虽然站立,但也是强弩之末,分明快要坚持不住了,所以他也没有犹豫,直接掏出一张回春符,然后拍在甄瓶儿的身上。

    甄瓶儿有心拒绝,只不过话还没有出口,牧易就已经动了,然后一股浓郁绿光将她包裹,那绿光中,充斥着生机,争先恐后的朝着她体内钻去。

    事实已成既定,甄瓶儿终于闭上眼睛,开始吸收着这股力量,此时,就连她也不清楚内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总之很复杂。

    时间悄然流逝,牧易一直没有离开,直到甄瓶儿醒来。

    一张回春符并不能让她全部恢复,毕竟之前受伤太重,不过也好了大半,至少行动无碍,只是她身上的伤口,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等甄瓶儿醒来后,也发现了倒在地上,没有任何气息的祝香兰,她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复杂,其实,从看到牧易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想到了会是这种结果,只是之前毕竟没有看到,心中总是存了一丝幻想。

    如今看到祝香兰的尸体,她脸上也不禁流露出浓浓的悲伤。

    “以后你可以找我报仇。”牧易看着甄瓶儿道。

    “不了,虽然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甚至当初你找到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这种预感。”甄瓶儿摇摇头道。

    “你不恨她?”牧易问道。

    “不,如果当初没有她,我早就已经饿死了,她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教会我一切,所以就算她杀死我,我也不会后悔,更不会怨她。”甄瓶儿缓缓道。

    “我可以把她埋葬在这里吗?”甄瓶儿随后又看着牧易道,这里本就是个古墓,至于原主人的尸骨早已不再,如此用来埋葬祝香兰,倒也合适。

    “你想做什么,无需问我,另外你可知道这里是谁的墓?”牧易又问道,此刻神仙索就被他拿在手中,没有人驾驭,神仙索只有一米多长,差不多拇指粗细,表面黑漆漆的好不显眼,但如此仔细看,就能发现这神仙索并不是单纯的黑色,而是一片片细的鳞片构成,只不过这些鳞片太了,很容易忽略。

    “我也不知道,甚至我都不知道原来这么多年她一直藏在这里。”甄瓶儿语气有些低落,作为徒弟居然不知道这里,显然是没有得到祝香兰的信任,这甚至比看到祝香兰死亡对她的打击还要大。

    “好吧,你也不用太伤心了,这种结局对她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里交给你,我去里面看看。”

    牧易完便拎着神仙索朝着那面墙壁走去,而念奴儿赤着脚,紧紧跟随。

    看到牧易跟念奴儿消失在那面墙壁后,甄瓶儿并没有太过惊讶,发了一会呆,她才来到祝香兰身边蹲下,一只手轻轻将祝香兰的眼皮盖上,然后来到墓室的一角,用双手在地上挖掘起来。

    虽然有着修为在身,可用双手挖坚硬的地面,还是让她的十指渐渐染血,不过甄瓶儿仿佛没有察觉,继续在那里挖着。

    当穿过墙壁的那一刻,牧易只感觉自己像是生生挤了进来,之前他用手试过,墙壁很坚硬,哪怕连天眼也看不出丝毫不对的地方,当当他脑海中生出穿墙的念头,并且付之行动的时候,坚硬的墙壁顿时变软起来,并让他成功的穿墙而过。

    如此神奇的墙壁,牧易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道家有所谓的穿墙术,但那根本不是同一个概念,不过想到手中的神仙索,牧易也就可以理解了,这座古墓既然有神仙索,那么就算再神奇一些,也很正常。

    再回头看,墙壁已经恢复如初,甚至牧易伸手摸,也只是一面坚硬的墙壁,若不是亲眼看着祝香兰从这里走出来,牧易决然想不到墙壁后面还有一个如此偌大的空间。

    进来后,牧易并没有看到那个凶物,也就是祝香兰所谓的儿子,实际上,那东西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只是披着一层人皮罢了,多少有些神智,用凶物来形容过他无疑更恰当。

    虽然没有发现凶物,不过牧易也不着急,而是仔细观察起来。

    这里的面积比外面的墓穴还要宽大五六倍,而看这里的摆设,更像是书房跟闭关之地的结合,在这里,有两排书架,原本上面应该摆满了书籍,但此刻,上面却拜访了诸多瓷器,玉器,甚至是黄白之物,就连墙上也挂了不少字画。

    不过这些东西一看就是后来添加的,而且这里还有许多生活用品,甚至祝香兰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修行之地,有那面墙壁,还有水晶球在,此地当真安全无虞,就算有人闯进古墓,只要不知道这里面的玄虚,也休想找到这里。

    旁边是一张巨大的桌子,此刻在桌子上也只余下一个人头大的水晶球。

    牧易试着以心神力量沟通水晶球,顿时间,上面浮现出一副画面,正是甄瓶儿用手在挖坑的场景,显然,之前祝香兰便是用水晶球观察外面的,枉他还以为那面墙壁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原来一切真相在这里。

    牧易从水晶球中看到甄瓶儿双手已经染血,神情麻木。

    看着她的模样,牧易心中叹了口气,实际上,就算祝香兰没有死在念奴儿的手中,牧易也不会放过她,这跟正义没什么关系。

    收回心神力量,水晶球中的画面也消失不见,牧易继续观察着周围,在另一边,是一张巨大的玉床,光是这张玉床拿出去,都是无价之宝,而在这上面修行,绝对事半功倍。

    随后,牧易也发现了那凶物逃离痕迹,在旁边的墙角,有一扇石门,牧易上前微微用力,便将石门推开,顿时间,一股浓郁的死气从里面涌出。

    这股死气很浓郁,而且也绝非短时间能够形成,不过任凭死气再浓郁,对牧易而言也造不成伤害,心念一动,牧易周身便蒙上一层淡淡的火光,原本涌上来的死气顿时被远远推开。

    随后,牧易带着念奴儿走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