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五十六章 神仙索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转眼,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妪从一面墙壁中走了出来,见此,牧易忍不住露出惊讶的神情,难怪之前他没有感应到有人,显然玄虚就在那面墙壁中。

    不过看着眼前的老妪,牧易又有些不敢确认,眼前这人真的是那位祝师妹?当年跟念惟一牵扯的女子?只是按照燕飞飞所,对方当年也是绝美,为何如今会变成这副模样?

    连作为师姐的燕飞飞如今看上去也还是一副美妇人的外貌,可是曾经不下于她的祝师妹却变成这副鬼样子,想来就算燕飞飞亲眼所见,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这个骚蹄子为何不愿意嫁给我儿子,感情是在外面有了相好的。”老妪恨恨的盯着牧易,以及他怀中的甄瓶儿,此时,甄瓶儿仍旧处在昏迷中,对外界一切都一无所知。

    “你是祝香兰?”牧易看着老妪直接问道,而且儿子?难不成她有了儿子?

    “,你跟这个骚蹄子好多久了?居然连老身的名字都告诉你了。”老妪,也就是祝香兰大声呵斥道。

    “你可认识念惟一?”牧易冷冷一笑,直接问道。

    “你到底是谁?”当念惟一这个名字出口后,祝香兰的脸色陡然变得狰狞起来,满脸恶毒的盯着牧易,那双眸子中,透着无比恨意。

    “我是谁你不用管,难怪当年念惟一会不要你,就你这模样,恐怕换成任何人都会抛弃你的。”牧易继续道,声音虽然平淡,可是出来的话却让祝香兰越发的暴躁起来。

    “子,不管你是什么人,老身都发誓,要一点一点把你折磨致死,在你身上割一千刀,一万刀,让你看着自己的肉一点一点被割掉,让后再把你的肉煮熟喂给你吃,就算等你死后,也会把你的魂魄拘禁起来,日夜折磨,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牧易显然激怒了对方,彻骨的寒意从对方身上散发开来。

    而牧易也早就清楚对方的实力,第二难巅峰,开启了七个命轮,这等资质难怪连燕飞飞也是自愧不如,尤其她后来修炼禁术,短短十几年能有这等成就,也就能解释的通了。

    只不过在牧易看来,祝香兰已经走了歪路,她这辈子也到了顶点,再也无法突破,甚至她的寿命也大大缩减,不足常人一半,这也是她变成这副鬼样子的主要原因。

    至于对方的威胁,牧易却是压根没有放在心上,此刻他抱着甄瓶儿,心神力量不断传入她的体内,抚平着她的伤势,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当然,想要让对方恢复,牧易还有其他的办法,比如回春符,只是眼下,却不适合用回春符,就算要用,也得等离开这里。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念惟一的下路?”牧易继续问道。

    “哼,子,别以为知道了念惟一就能威胁老身,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他早就已经死了吗?”祝香兰满脸讽刺的看着牧易。

    “好吧,你为何非要你徒弟嫁给你儿子?”牧易摇摇头,随即又换了一个问题。

    “这个骚蹄子是我养大的,她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想要她嫁给谁,她就要嫁给谁。”祝香兰不屑的道。

    “可她是你徒弟。”牧易忍不住道。

    “那又怎么样,来,我让你看看我儿子。”祝香兰着,那面墙壁中又走出走出一个身影,他的步伐有些僵硬,浑身笼罩在黑袍中,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怨气。

    等他到了近前,抬起头来,牧易也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长相,那是一张惨白的脸,眼睛只有一片白色,样子让牧易生出一丝熟悉的感觉,只不过,眼前的男子,既不是活人,也不是死人。

    他的身体已经死掉,不过却用一种秘术维持着,跟炼尸截然不同,而他的灵魂,仍旧被拘禁在身体中,透过他身上的黑袍,在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刻画着一些符文,这也是他能维持这种状态的主要原因。

    “吃,吃!”

    男子看着牧易,张嘴木然的道。

    “儿子乖,你放心,等娘把他折磨够了,就给你吃掉他。”祝香兰神情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仿佛那男子真的是她的儿子。

    同时,牧易终于明白那些怨魂到底去了哪里,眼前的男子,实际上就是一个容器,那些怨魂也都成了他的食物。

    “你已经疯了。”牧易看着祝香兰叹了口气道。

    “哼,子,到了如今,你还敢大言不惭,你已经被我的神仙索锁住,任凭你又再厉害的实力,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祝香兰冷哼一声道,似乎对牧易的冷静有些不满,在她看来,此刻牧易应该已经吓得跪地求饶才对。

    “神仙索?”牧易摇头,虽然被捆住,牧易也能感觉到这绳索中透出一股力量进入他的体内,想要将他的力量锁住,不过那股力量刚刚进入他的体内就被几大命轮齐齐磨灭,无法对他造成影响,甚至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挣断。

    这根神仙索或许可以捆住巅峰,乃至资深级强者,但绝对无法捆住圆满级,因为圆满级强者,内外如一,力量早已凝练成一股,想分就分,想合就合,随心所欲,圆满如意,又岂是区区一根绳子能够锁住的?

    “是吗?”牧易冷笑一声,体内力量汹涌而出,六大命轮齐齐震动。

    “崩崩崩!”

    随着牧易用力,那根捆住他的神仙索突然发出一阵牙酸般的声音,然后绳子开始绷紧。

    “咦?”

    原本预料中的断掉并没有发生,就在牧易用力的时候,那神仙索中突然随着他的力量变得坚韧起来,虽然他此刻没有施展全部力量,但也绝对能达到半步圆满,可在他感觉中,这根神仙索似乎仍旧没有到极致。

    一开始,当听到神仙索发出那种声音后,祝香兰也被吓了一跳,就要以为被挣断了,可结果,神仙索仍旧牢牢捆住牧易。

    这根神仙索其实并不是祝香兰炼制的,她也没有这个本事,神仙索是她在这座古墓中发现的,立即收为己有,而且以她的见识,只能分辨出这应该是一件法器。

    不过得到神仙索后数年,她才勉强炼化,从此以后,便无往不利,只要一个不注意,就算七品高手被锁住,也只能乖乖投降,靠着神仙索,她已经暗算了不少强者,每次都能成功。

    正因为如此,她对神仙索也越来越有信心。

    之前她正是因为知道牧易很强,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一直等到牧易跟两女分开,才突然出现,并且关键时候故意放走了燕无双,为的就是把牧易引来,只是,她没有想到牧易会来的这么快,甚至都不用她后续的引路计划。

    在察觉到牧易到来后,她便藏了起来,那面墙壁是她偶然发现,虽然看似是一面墙壁,但却可以进入其中,并且隔绝一切气息,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而外面却无法看到里面。

    终于,牧易到来后,果然如她预料般解救甄瓶儿,早早准备好的神仙索趁机把牧易捆住,至此,她才从墙壁后面走出来,并且一副高高在上,胜券在握的模样。

    虽然牧易此刻表现出来的实力有些超出她的预计,但神仙索却没有让她失望。

    “哈哈哈哈,子,有本事你继续挣啊,这神仙索你越是挣,它就会越紧,而且神仙索不但可以捆住你,就算你的魂魄,也休想离开了。”祝香兰得意的大笑,而且这个时候她不介意让牧易知道的更多一些。

    对于祝香兰的话,牧易并没有怀疑,只不过他可没有遁出魂魄的打算,以他如今的实力,遁出魂魄就是一个死字,如今,他远远没有达到魂魄出窍的境界。

    虽然当初在献王墓中得到了神游三界符,可惜他的实力太低,一直没有把符画出来,而神游三界符便是用来魂魄出窍的寄托之物,借助神游三界符,魂魄可以遨游三界。

    当然了,三界只是一个夸张的法,不过这符箓至少也可以让魂魄在这方天地中遨游,当然,这也仅限于晚上,白天罡气浓烈,恐怕就算神游三界符也难以护持周全。

    这么长时间,虽然不足以画出神游三界符,不过牧易也一直研究,对于魂魄出窍,多多少少有些心得,而这根神仙索居然能够捆住魂魄,这绝对不是什么法器,显然,祝香兰有些不识货。

    “这神仙索虽然厉害,不过我估计你还没有全部炼化吧?”牧易突然道。

    “你怎么···好子,居然敢诈老身,你找死。”祝香兰直接大怒,手中更是出现了一根鞭子,当即就要朝着牧易抽来。

    这个时候,牧易仍旧没有任何担忧,只是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就在那鞭子要落到牧易身上的时候,突然,他身上涌出一股绿光,然后一个身影挡在了牧易面前,一只手抓住朝牧易抽来的鞭子。

    “猛鬼?”

    祝香兰看着念奴儿,顿时瞪大眼睛,虽然之前她在墙壁后面看到过念奴儿,不过因为无法感受到这边的气息,所以也不知道念奴儿到底有多强,只是单纯的以为是牧易养的一只鬼。

    如今,念奴儿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鞭子,已经不只是猛鬼那么简单了,甚至是猛鬼巅峰。

    想到这里,祝香兰眼睛光芒大盛,充满贪婪的看着念奴儿,那副神情,恨不能把念奴儿给生剥活吞。

    “好,好,好,老身当真是福缘深厚,不但抓住一具顶尖的肉食,更能碰到极品猛鬼。”祝香兰看着念奴儿快速道,神情显得有些癫狂。

    “姑娘,来,以后跟着老身。”祝香兰轻声道。

    “坏人。”念奴儿声音清脆,恶狠狠的盯着祝香兰。

    “姑娘,婆婆是好人,跟着婆婆,保证让你变得更强大,不如你给婆婆当儿媳妇如何?”祝香兰忍不住道。

    “看打!”

    念奴儿脸一怒,伸手一招,岁月竹就直接出现在她的手中,然后对着祝香兰打去。

    祝香兰趁机收回鞭子,却是没有再攻击,反倒是她身边那个儿子,嗷嗷叫着朝念奴儿冲来。

    “砰!”

    念奴儿没有丝毫留手,已经十八节的岁月竹直接落在对方的脑袋上,只是对方的脑袋出奇的坚硬,让念奴儿第一击无功而返,不过遭受这一棒,男子也倒退了回去,似乎这一棒把他打的清醒了一些,脸上明显露出一丝畏惧,没敢再冲上来。

    “笨蛋,你不知道躲啊。”祝香兰见儿子的反应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却没舍得打儿子,只是随后看向念奴儿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

    “丫头,本想让你当老身的儿媳妇,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既然这样,那你就跟老身的儿子融为一体吧。”祝香兰笑容狰狞,而她所谓的融为一体,显然就是让其将念奴儿吃掉,作为鬼物,对她儿子而言,绝对是大补。

    只是念奴儿表情更加冷峻,一手握着岁月竹,另一只手突然掐了一个手印。

    “吒!”

    顿时间,丫头眉心浮现出一个复杂的符文,这个符文牧易至今印象深刻,正是那枚魂字符文,只不过眼下,这枚符文变得更加复杂,甚至透着一丝圆满的意境,而且从其中,牧易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威胁,让他心中升起警兆。

    看着这枚符文,牧易突然想到念惟一留下的那根指骨,此刻力量流转的力量,便是来自那根指骨,不过如今,却已经尽数属于念奴儿,只可惜,眼下丫头还无法掌握这枚符文,不能将其威力尽数发挥出来,毕竟这枚符文的力量都是外来的,哪怕源于她的父亲,跟她同源,想要吸收消化,也需要一个过程,一个很长的时间。

    而一旦念奴儿能够掌控这枚符文,恐怕实力也将达到圆满级,这便是来自她父亲的馈赠,让她一下子省去无数苦功,不过这种机缘是旁人羡慕不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