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五十二章 四极绝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

    老叫花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否则如果他不想,就算牧易逼问,也不会的,只是丫头终究是他的徒孙,所谓爱屋及乌,他在念惟一身上付出了多少,就会加倍的落在丫头的身上。/p

    “前辈,当年奴儿的父亲到底进入了什么绝地?”牧易忍不住问道。/p

    “实际上,你心中恐怕也有所猜测吧?”老叫花看了牧易一眼,才继续道:“那个绝地,便是当初上古之人应对末法大劫的举措之一,那是一座山,更是一座大墓,此山分割阴阳,帝尧葬于阳,帝喾葬于阴。”/p

    “帝喾本姓姬,乃是黄帝之曾孙,更是上古一位大能之辈,前承炎黄,后启尧舜,而帝尧则是帝喾之子,其本身是一位帝王,但也同样是大能。”/p

    “为了应对末法大劫,帝喾父子自葬狄山,以镇天地四极,而狄山,便是天地四极中的南之极。(此南极乃是上古九州之南,非地球上的南极)”/p

    “其后因失败,狄山化作绝地,生人难入,死人难渡,甚至就连我去了,活下来的几率也不足一成。”/p

    经过老叫花一番解释,牧易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绝地,而且这种地方,却有四个。/p

    对于老叫花的实力,牧易多多少少能够感应到一些,虽没有达到第三难,但恐怕也已经不远了,是真正的只差一线,随时都有可能踏入其中,成就天人。/p

    连这等实力活下来的几率都不足一成,里面的危险可想而知,而当年念惟一能够出来,更多的是侥幸,而且那诅咒甚至可以追溯血脉,想想都有些可怕。/p

    老叫花之所以的这么清楚,恐怕也是担心他会不自量力的一探究竟,毕竟像牧易这种资质逆天之辈,本就对自己有着极度的自信,难听点就是自大,听不进别人的劝告。/p

    想来当年的念惟一就是如此,如果他不冒险进入绝地,恐怕也不会有后来的惨剧。/p

    不过,牧易却跟念惟一不同,他虽然也自信,却不会盲目,当年老道带着他行走江湖,早就教会了他审时度势,更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p

    就算没有老叫花的告诫,牧易也不会去什么绝地,毕竟绝地,光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p

    “前辈放心,就算以后,我也不会去的。”牧易肯定的道,而他所的以后,无疑是达到第三难以后,毕竟如今,第三难已经是至强者。/p

    正如老叫花所言,这座江湖的水远比他想象中的要深,而且大多被淹死的通常都是会水的,所以某种时候,无知未必不是一种幸福。/p

    “希望你能记住今天所的话。”老叫花却是叹了口气道,似乎他并不看好牧易的保证。/p

    牧易本能的打算反驳,不过话到嘴边,心中突然起伏,仿佛有股力量在阻止他,再也不出什么。/p

    “这是,心血来潮?”/p

    牧易顿时皱紧眉头,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有心血来潮,而所谓心血来潮通常都是关系到自己的事情才会生出感应,也就是,那四极绝地冥冥中跟他会有牵扯,甚至到时候不得不前往。/p

    有的时候,命运的推动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抵挡的,并不是你下决心就可以的,就好比此刻念奴儿危险,如果牧易去救她,自身很可能会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牧易能不去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甚至就算他明知道有生命危险,也只可能是奋不顾身的前往。/p

    见牧易突然沉默,脸色也有些难看,老叫花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不过他并未什么,只是直视着牧易。/p

    良久,牧易苦笑一声,轻轻摇了摇头,“恐怕要辜负前辈了,不过将来的事情,只能将来再,至少现在,我不会去送死的。”/p

    “或许这就是天意。”老叫花再度叹息一声。/p

    “天意吗?就算是天意欺我,我也会把这天意斩破。”牧易眼睛突然锐利起来,身上更是涌出一股强大的斗志。/p

    “我观那个丫头恐怕也要沉睡一段时间,如果你不介意,这段时间就留在这里吧。”老叫花这时看着牧易道,虽然很多东西没有明,但以牧易的聪明,却也瞬间读懂了。/p

    当初老叫花便要给他一场天大的造化,就算把天大去掉,那也是一场造化,什么叫做造化?那是大机缘,大机遇,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如此才能称得上造化。/p

    不过就算没有所谓的造化,光以老叫花本身的境界,稍微提点几句,也足以让他获益匪浅,而如今,牧易也的确需要一位长辈来指引他的道路。/p

    虽他从踏入修行以后,一路坦途,更是突飞猛进,而这一切都是老道当年安排好的,不过到了牧易如今的境界,老道当年为他准备的东西也已经渐渐不够,这个时候,牧易需要的不再是突飞猛进,而是沉淀下来,仔细考虑今后,属于他自己的道路。/p

    这个过程或许会很久,不过也是牧易必然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如果此时,有人能指点一番,绝对可以让他少走不少弯路。/p

    所以牧易没有矫情的拒绝对方的好意,这个时候逞能,或者无所谓的自尊心,都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p

    “如此就多谢前辈了。”牧易点点头痛快的答应下来。/p

    见此,老叫花脸上也露出笑容。/p

    “对了,前辈,之前你让我带的人我已经带来了,只是不知前辈有何故?”牧易这时想起甄瓶儿,便忍不住问道。/p

    “其实我真正让你找的不是那个女孩,而是她的师父,起来,她那位师父也是个苦命人。”老叫花摇摇头道。/p

    “苦命人?”听到老叫花的话,再看他的神情,牧易脑海中不由闪过当初燕飞飞,还有燕无双过的那些话,这些话迅速的在他心中串联起来。/p

    如果没有记错,按照燕飞飞所述,当年她那位祝师妹爱上那个薄情男,导致出事的时间段应该是在十五年前,而念奴儿也正好十五年前出生,如果再往前推一两年,很多事情似乎能对的上。/p

    能够跟老叫花这等高人扯上关系,显然不可能是因为祝师妹认识他,这样看,似乎答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念惟一。/p

    想到这里,牧易不由得朝着老叫花看去,见他轻轻点了点头,如此,牧易心中彻底真相大白,谁也没有想到,那位祝师妹当年迷恋的会是念惟一,而根据结果来看,念惟一显然选择了念奴儿的母亲,以至于,后来那位祝师妹彻底悲剧。/p

    而对于甄瓶儿的师父,也就是那位祝师妹还活着,牧易也早就猜到了,只是故意不透罢了,毕竟他找甄瓶儿是为了寻到老叫花,而不是伸张正义。/p

    “不过既然你把人家姑娘带来了,那么就由你自己处理吧。”老叫花最终看了牧易一眼道。/p

    牧易脸上顿时露出苦色,他能如何处理?此刻似乎只能把对方给放走了,至于对方会如何反应,恐怕他也能猜到一二,不过这个时候,似乎也只能如此了,总不能一辈子把人家拘在身边吧?/p

    虽然甄瓶儿长得很漂亮,不过还不至于让牧易动心,在他眼中,不管甄瓶儿,还是燕无双,都只是女子,跟他有些牵扯,如此而已,不过他的这种想法若是让江湖人知道,恐怕会有拔刀砍了他的冲动。/p

    以甄瓶儿跟燕无双的美貌,在江湖上绝对可以受到众多追捧,无数人愿意为其倾尽所有,甚至生命,听上去似乎有些傻,不过这也绝对是真实的,合欢宗的弟子,本就擅长勾引人心,一时魔怔,也是正常的。/p

    可惜,牧易一颗心早已无比坚定,却不是区区美色能够迷惑的,当然,此时牧易还没能真正的‘长大’也有些许关系。/p

    “我会处理好的。”牧易最终只能无奈点头,心中却已经决定了,等回去,就放她离去,而且顺便连燕无双,正好一起送走,而他接下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停留在这里,正好此处幽静,灵气充足,最适合修行。/p

    “旁边的院子你可居住,以后每天凌晨,你来此随我修行一个时辰。”老叫花道。/p

    “是,前辈。”牧易郑重的行了一礼。/p

    拜完之后,牧易见老叫花重新拿起剪子,继续修剪那株茶树,便自顾的转身离开。/p

    ····················/p

    “你什么?”旁边的宅院中,牧易对着甄瓶儿完之后,不等她有所反应,一边的燕无双便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牧易,又一副似乎没听清楚的模样。/p

    因为刚刚牧易直接对甄瓶儿,你可以离开了。/p

    至今,燕无双还记得当初牧易为了找到甄瓶儿的不惜代价,甚至宁愿跟黄飞鸿一战,也不愿意放她离开,可没想到,短短几天后,只是陪着爬了一次山,就要放甄瓶儿离开,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p

    牧易随意的朝着燕无双一瞥,后者顿时脖子一缩,似乎想起了牧易的身份。/p

    而牧易也不理会她,随即继续看着甄瓶儿,等待她的答案。/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