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五十一章 地师之法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世间有修心神,开辟人体命轮,有修武道,淬炼精气体魄,不过你可知除此以外还有一门地师之法?”老叫花神情一肃,看着牧易缓缓道。

    “地师之法?不知,还请前辈指点。”牧易摇摇头道,如今他所修便是心神,在体内开辟命轮,不过世间更多的人则修习武道,淬炼精气体魄,两者各有千秋,不过相比而言,后者要容易的多,毕竟就算一个普通人,努力修炼多年,也能强身健体。

    甚至资质略好,便能养出气血之力,成为三流高手,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但是心神之道不同,想修行,第一步就是要心动,需要跨过一个个难关,对资质的要求无疑更加苛刻,当初牧易跨出这一关的时候甚至差点走火入魔,所以,世间多武道。

    不过,牧易却从未听世间还有地师,不过没有听却不代表不存在。

    “地之所载,**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天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而地师,其实也是上古圣人之道。”老叫花缓缓道。

    “圣,通也!听信之谓圣,于事无不通谓之圣,母氏圣善,是故圣愈圣,愚益愚。”

    “圣,乃又从土,大地为本源,始也,又为遮天,象征无量,力量之所及,谓之圣,而地师,则以大地为师也,悟天地至理,通达则为圣人。”

    老叫花的声音直接印入牧易的心底,却无半分晦涩之处,顿时让牧易明白何为地师,相比心神之道,或者武道,这地师乃是外求之法,一切源于外,从一开始,便要与天地一体,唯有如此,才能行那地师之法。

    “不过自古以来,修地师者都少之又少,历朝历代,不过寥寥数人,除了因为地师难以入门外,还因为地师,又为帝师,需要借助王朝之力,才能大成,只是王朝有寿,所以地师大多都没有好下场。”

    “难道奴儿的父亲也为满清地师?”牧易忍不住问道。

    “不,惟一何等骄傲之人,又岂会为满清卖命?他之资质,甚至在历代地师中也是佼佼者,所以另辟蹊径,以大地为骨,山河为脉,足迹踏遍整个天下,终是让他走出了一条路,也是那个时候,惟一认识了奴儿的母亲,当时惟一以风水先生的身份行走天下,两人更是一见钟情。”

    老叫花的话也解开了牧易心中的一个疑问,那就是按照苏重山的话,当年念奴儿父亲出现的时候,手中拿着一个罗盘,为人看风水,如此一来,事情便对的上了,地师跟风水先生,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相似之处的。

    至于后来两人私奔,恐怕是念奴儿的母亲追随她的父亲行走天下,这也是苏重山遍寻不到的原因。

    “可惜,如果惟一能早生三十年,或许还能有可能,怎奈如今天地,早已不允许有地师大成,地师之法,注定无路。”老叫花道。

    “既然如此那您当年为何要传他地师之法?”牧易不解的问道,他相信,老叫花修行的绝对不是什么地师之法。

    “当年我曾问他,为师有上中下三法,下法可成天人,中法或达圆满,上法已成绝路。”老叫花到这里沉默了一下,神情似回忆。

    即便老叫花没有出来,牧易也可以猜到,当年的念惟一定然是选择了上法,也就是地师之法。

    “原本我只是想要打磨他一番,让他明白上法早已不可行,等他尝试过失败之后,再传他下法,却没料到,越是无路,他越要走出一条路,等我发现,想要挽回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他已经地师入门,哪怕修为废掉,也难以更改。”

    “为此,我不得不把末法大劫的消息告诉他,也因此,他走入那处绝地,身中诅咒,丫头因是其血脉,也遭遇诅咒追源,惟一倾尽办法,也只是让孩子顺利降生,但因为先天受损,身染诅咒,注定难以成活。”

    “最终,我与他取来岁月竹,并取这丫头一丝魂魄寄居其中,等她身体大限之后,便可以附竹而生,尽管会转化为鬼物,却也能得以活下来,而且先天鬼物,将来或可称为鬼王,那么也跟真正的活人没什么区别了。”

    老叫花看着念奴儿,眼中透着一股不出的怜爱,或许他心中更多的是内疚吧。

    “那后来呢?”牧易继续问道,不过他也明白,接下来定然跟念惟一之死有很大的关系,否则如果他还活着,定然不会丢下念奴儿的母女两个不管,任凭他们独自回到苏家。

    “其实,当年惟一虽然从绝地中走出,可他自己也几乎生机耗尽,如果不是心中的执念支撑着他,或许他根本就等不到丫头出生,等到丫头出生,他心中的执念却也消散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他却发现一股极其邪恶的力量在侵占着他的身体,一旦他被控制,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时事态严重,我无奈带着他返回,希望借此地镇压他体内的邪恶,但最终还是失败了,在被邪恶力量侵占的最后一刻,他选择了自我毁灭。”

    老叫花的眼睛微微有些湿润,同时,他轻轻挥手,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玉盒突然飞入牧易的手中。

    “这是他当年留下的唯一之物。”

    听到老叫花的话,牧易轻轻打开盒子,只见在盒子底部,静静的躺着一截黑色之物,看上去像是一根指骨,恰在这时,老叫花又解释起来。

    “这根指骨那是惟一一生精华所凝聚,当年他就是用这根指骨,寻龙点穴,这根指骨虽非法宝,却也妙用无穷。”

    旁边,丫头怔怔的看着盒子中那根指骨,一直以来,她心中都没有父亲这个概念,却不代表她不想拥有这一切,只不过以前,连她自己内心也明白,或许自己父亲早就不在人间了,甚至刻意的去遗忘这个问题。

    可如今,一切真相摆在她的面前,让她想要逃避都无法做到,甚至她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面容有些模糊,但她能感觉到,那双眼睛充满温柔的注视着她。

    这是她记忆最深处的东西,此刻被彻底的勾起,她隐约的明白,那个身影就是她的父亲,只是出乎预料的,她心中没有半点恨意。

    “拿着吧,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牧易轻声对着念奴儿道。

    念奴儿抬头看着牧易,良久之后,才有些颤抖的接过盒子,不过就在这时,那根黑色的指骨突然化作一道黑芒钻入念奴儿的眉心,突如其来的变故,连牧易都吓了一跳,顿时充满紧张的看着念奴儿。

    此刻的念奴儿仍旧有些茫然,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丫头没事,牧易才忍不住看向老叫花,却发现老叫花脸上也露出一丝惊讶,显然,他也没有想到会如此。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牧易仍旧忍不住问道,虽然本能告诉他,念惟一不可能伤害自己的女儿,但当年念惟一却是被邪恶力量侵占过身体,所以谁也不能保证这根指骨就一定没有问题。

    似乎是看出了牧易的担忧,老叫花直接道:“这根指骨中绝对没有蕴含着那种邪恶力量,这点你可以放心,此刻指骨的变化,或许是惟一早就安排好,是他留给自己女儿的也不定。”

    “那这根指骨会不会有危险?”牧易继续问道。

    “放心吧,这根指骨中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跟丫头属于同源,不会伤害到她的,而且吸收了这根指骨中的力量,对她也有帮助。”老叫花道。

    听到老叫花如此,牧易才算放心下来,不过他仍旧看着念奴儿问道:“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的地方?”

    丫头摇摇头,只是一只手不断的在眉心摸着。

    见丫头无恙,牧易也暂时放下心来,至于那根指骨的用处,恐怕也只能靠丫头自己去摸索了,而对于丫头的这种奇遇,他却没有半分嫉妒。

    “哥哥,我想睡觉。”

    这时,念奴儿声的道,声音有些低沉,这里面固然有指骨的关系,恐怕也跟她刚刚知道了父亲的事情有关,丫头有些难以承受,或许这个时候,沉睡对她而言会更好一些。

    “去吧,不管发生什么,哥哥都会一直陪着你的。”牧易看着丫头道。

    “嗯。”丫头乖巧的点点头,然后身子慢慢变淡,同时,岁月竹在她身体中浮现,等她彻底消失不见后,牧易也握住岁月竹。

    “这些事情对她来,太过残酷了一些。”老叫花摇了摇头道。

    “她终究要知道的,而且知道的越早,等她将来突破的时候,心灵破绽也会越少。”牧易坚定的道,这也是他执着带着念奴儿寻求一个真相的主要原因,哪怕对丫头有些残忍,却也是她必须要经历的事情,牧易不会因为对丫头溺爱,就为她留下这么大的破绽,如果那样,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