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五十章 终至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听到甄瓶儿的话,牧易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他自然轻易放对方离开。

    “其实你身上虽然有这一丝怨气,但这怨气并不十分浓郁,而且你身上也没有饲养鬼物的痕迹。”

    就在甄瓶儿准备转身离去之际,牧易突然开口道,他的话让甄瓶儿脚步停步,甚至浑身轻微一颤。

    “你早就知道了?”甄瓶儿忍不住问道。

    “自然。”牧易点点头,实际上,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

    “那你为何····”甄瓶儿忍不住开口,不过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质问,既然牧易清楚,那么偏偏还把她带走,如果没有目的,自然不可能。

    “为何还要把抓走?”牧易轻轻一笑,目光重新落在那座高山上,“抓你来,自然是为了找一个人,至于你是不是真凶,其实跟我无关,只要你是当初的竹韵,就够了。”

    甄瓶儿定定的看着牧易,似乎不知道该些什么好,而在房间中,燕无双轻轻捂住嘴巴,眼睛中透出一丝不敢置信。

    原本在确定了甄瓶儿就是竹韵以后,连她都以为甄瓶儿就是凶手,否则难以解释当初的事情,却不料,此刻从牧易的口中她才知道,原来他早就知道真凶另有其人,或者,甄瓶儿只是一个从犯,只是一个知情者。

    可是,此时燕无双却无法去质问牧易,甚至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既然甄瓶儿不是真凶,那真凶又会是谁?谁又能知道合欢宗的那门禁术?

    又是谁能够让甄瓶儿心甘情愿的为其背负这一切?

    而且此刻,燕无双也总算明白,为何一路上,甄瓶儿都没有为自己辩解过半分,甚至任凭自己跟师父如何追问,都始终不愿意言语。

    甄瓶儿是竹韵,这点已经没有疑问,那么祝清儿又是什么身份?还有师父的祝师妹?

    燕无双不敢继续往下想下去,甚至她此刻有种想要立即回道宗内,把一切真相告诉师父的冲动,不过她的冲动终究没有化成事实。

    “好了,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上山,至于你的命运如何,就与我无关了。”牧易完后,径直离开,只余下甄瓶儿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此刻没有外人,她终于不再掩饰自己,脸上也露出一丝茫然。

    “真的与你无关吗?”甄瓶儿喃喃自语。

    一夜转眼即逝。

    第二天一早,牧易便带着一行人上山,之前已经从村里人口中知道了路线,所以不用担心迷路,这次上山,哪怕连吴四也被虫甲乙拉上,这段时间下来,吴四已经彻底拜了虫甲乙为师,不过虫甲乙对吴四却很严厉,似乎把牧易当做了比较对象,所以只要吴四敢偷懒,迎接他的定然是拐杖。

    上山的路有些崎岖,不过景色却很不错,哪怕已经是秋季,仍旧一片翠绿,尤其是晨间,山顶云雾缭绕,山间雾气飘荡,像是给圭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尤其是行至半山腰,开始下起了细雨,让人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云峰烟雨。

    复又往上,终于见一条青石台阶,蜿蜒而上,众人踏着石阶朝着山顶行去。

    半晌后,一座雄伟的道观终于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那门楼之上,挂着一方横匾,上书清月观三个大字,比如雷蛇,苍劲有力,又带着一股不出的飘逸潇洒。

    “清月观。”牧易抬头,看着横匾上的字,口中轻声道。

    “吱呀!”

    就在牧易话音刚落,两扇高大的门缓缓打开,然后从其中走出一个中年道士,看到牧易后,这中年道士轻轻一礼,“恭迎贵客!”

    “贵客谈不上,只希望不被当成恶客便好。”牧易轻轻一笑道。

    “贵客笑了,师父他老人家早已等待多时,不过之前师父叮嘱,只允许你跟她进去。”中年道士着朝念奴儿一指。

    这个结果其实也在牧易的预料当中,所以对这其他人点了点头后,便拉着丫头走了进去,实际上,此刻丫头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有些紧张的拉着牧易的手,不愿意放开。

    进门口,首先是大殿,上首供奉着上清三尊的雕像,香炉中的香正不断的冒着青烟。

    牧易对着三位天尊的雕像行了一礼,然后才带着丫头朝里走去,跨过一道门廊,后面是道观的居所,有几间宅院,看上去明显有些年头了。

    “进来吧。”

    牧易刚刚到门口,里面便传来声音,这个声音隐约透着一丝熟悉,正是曾经的老叫花。

    牧易直接推门而入,院子里,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正在修剪着一株茶树,神情极为认真,此刻的老叫花已然换下那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而是穿着一身整洁的道袍。

    “见过前辈。”

    牧易恭敬的一礼,并未因为自己的身份跟实力就张狂无样,而且这个时候,牧易发现自己仍旧看不透对方的深浅。

    丫头似乎变得极为认生,依偎在牧易的身边,甚至让牧易遮住自己大半个身子,偷偷的瞧着对面的老头。

    “虽然当初我让你叫我老叫花,不过今天我也受了你这一声前辈。”老叫花放下手中的剪刀,转身看着牧易,更准确的,他的目光是落在念奴儿的身上。

    “这便是奴儿吧?转眼之间,丫头也长大了。”老叫花微微一笑,有些怅然的道,似乎时间在他眼中真的只是转眼而已。

    因为上次牧易跟他过丫头的名字,显然他也还没有忘记。

    “前辈,不知如今我可知道当年的真相?”牧易看着老叫花问道。

    “五个命轮,借助法宝却也勉强达到圆满级,这等实力,是一剑倾城,虽有些勉强,不过以你的年龄,倒也难得了,当初原本以为你能达到这一步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没想到只是一年你就做到,却是我老叫花也有打眼的时候。”老叫花摇摇头道,而对面的牧易却暗暗惊骇,只是一眼就能看出他不过开启了五个命轮,这点,可是连当初棠裳都没有察觉分毫。

    “前辈笑了,若是以我自身的实力,想要达到圆满级,或许五年都不够,如今我不过是取巧罢了。”牧易谦虚的道。

    “能取巧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而且以你雄厚的根基,即便不借助法宝,恐怕也勉强能摸到圆满级的门槛,不差,不差了。”老叫花缓缓道,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满意的神情。

    “多谢前辈夸奖。”牧易也坦然受之。

    “这是你应得的,而且当初我便过,等你再找到我,我便送你一场天大的造化,虽你来的早了点,不过想来那场造化你也应该能受得了。”老叫花看着牧易道。

    “前辈,我此次来主要是为了当年的真相,至于造化,我相信就算没有造化,我也不会比任何人差的。”牧易摇摇头道,如果只是为了所谓的造化,他根本就不必千里昭昭的赶来,一切,还是为了念奴儿。

    老叫花看了牧易一眼,见牧易神情坚定,不死作为,终于还是轻轻摇了摇头,“你放心,既然当初答应了你,自然会把真相告诉你。”

    突然,牧易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用力握住,他扭头看了念奴儿一眼,发现丫头神情紧张,终于还是伸手摸了摸丫头的脑袋,“不用担心,哥哥在这里,而且哥哥答应你,会一直陪着你。”

    似乎牧易的话起了作用,丫头紧张的神情慢慢得到缓解,不过仍旧紧紧抓着牧易的手不放开。

    “其实,念惟一是我的大徒弟。”老叫花一开口,连牧易也吓了一跳,虽然早就知道两人关系匪浅,但却没有想到念奴儿的父亲会是老叫花的徒弟。

    “前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相信以您老人家的实力,不至于保不住自己的徒弟吧?”牧易看着老叫花问道,实际上,他这话等于是在质问了,言语也有些不恭敬,只不过老叫花却没有在意他的态度。

    “以我的实力,就算他得罪了第三难的至强者,我也能勉强保下他,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比你知道的还要大的多,这江湖的水,也比你想象中深得多。”老叫花脸上露出一丝痛苦,还有一丝挣扎,显然,当年念惟一的死,还有许多不得已,甚至连老叫花都无能威力。

    按照他所言,连第三难的至强者他都有几分把握保住,所以他的实力就算没有达到第三难,恐怕也无限接近了,绝不是他如今所谓的圆满级就能够相比的,在他的感觉到,对面空空如也,甚至没有任何的气息,而对方也仿佛隐隐跟周围的天地融为一体,看着对方,牧易脑海中突然闪过四个字,道法自然。

    不过老叫花越是如此,牧易越是想要知道真相,至于这江湖的水深,他更是早就知道,而世界之大,同样有所猜测,甚至更知道末法大劫。

    似乎知道牧易心里在想些什么,老叫花又道:“你既然进入过黄河古道,去过那座古战场,想来也应该知道末法大劫了吧?”

    牧易被老叫花的话吓了一跳,再看对方的神情,一脸了然,似乎早就知道,所以牧易也只是点了点头,“知道一些,不知道前辈对末法大劫有什么看法?”

    牧易忍不住问道,毕竟那末法大劫就像是悬在头顶的利刃,稍不留意,不定哪天就要落下来,到时候难免会落得一个身死道消的结局。

    “末法大劫只是必然的结果罢了,即便当初那些人想尽办法拖延了末法大劫降临的时间,却不知这种劫难越是拖延,等到下次爆发的时候就越是凶猛。”老叫花摇了摇头道。

    “或许他们当初也知道这点,但那个时候,拖延一下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若什么都不做,恐怕就真的生机全无了。”牧易忍不住道,修行是超越自我,更是逆天夺命,重要的就在于一个争字,你不争,就什么都没有,你若是争了,自然还有成功的希望。

    听到牧易的话,老叫花怔怔的看着他,久久无言,那副神情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而牧易也不催促,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终于,老叫花叹了口气,“知道吗?当年我把这番话告诉他的时候,他跟你的反应如出一辙,也是不服输。”

    “是吗?”牧易不由得对念奴儿的父亲更加好奇起来,他记得当初老叫花评价念惟一的时候,就用了一个奇人来形容,所谓奇人,自然有奇事。

    “那他后来出事可是跟这件事情有关?”牧易忍不住又问道。

    “不错,如果当年我不告诉这些,或许他也就不会死了。”老叫花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这个时候,牧易突然明白,他为何会喜欢装疯卖傻,当一个老叫花了,而他越是如此,越明他内心的痛苦,希望借此来麻痹自己。

    “前辈,我相信他就算死的时候也没有后悔过。”牧易犹豫了一下,还是劝慰道,因为他觉得换成是自己,就算身死也绝对不会后悔,或许心中的遗憾有一些,但不至于会后悔。

    而且牧易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看了身边的丫头一眼,只是不知当年的事情是否也跟她有关?

    ·························

    (十分钟后修改!)

    “不错,如果当年我不告诉这些,或许他也就不会死了。”老叫花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这个时候,牧易突然明白,他为何会喜欢装疯卖傻,当一个老叫花了,而他越是如此,越明他内心的痛苦,希望借此来麻痹自己。

    “前辈,我相信他就算死的时候也没有后悔过。”牧易犹豫了一下,还是劝慰道,因为他觉得换成是自己,就算身死也绝对不会后悔,或许心中的遗憾有一些,但不至于会后悔。

    而且牧易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看了身边的丫头一眼,只是不知当年的事情是否也跟她有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