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四十九章 清月观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

    “原来这才是圆满级。”/p

    当肆虐结束,燕无双才喃喃自语,她跟师父只是被一点余波扫到,就有种难以抵御的感觉,甚至如果再靠近点,就不止是狼狈那么简单了,再看场中,两人十丈内,地面像是被刮掉了一层,不少地方甚至坑坑洼洼,而周围的树木更像是被人破坏了一番,树枝掉落了一地。/p

    这个时候,燕无双心中升起一股恐惧,一种对力量,还有未知的恐惧。/p

    “我不是你的对手。”/p

    一招之后,黄飞鸿并未继续出手,而是叹了口气道,尽管已经达到圆满级,但他此刻却没有半点高兴,而刚刚的碰撞中,他明显处在下风,不过这才是正常。/p

    牧易本身虽然没有达到圆满级,但是借助薪灯,却是完美的达到,并且在圆满级强者中也不算弱者,黄飞鸿不过刚刚突破,哪怕实力飞跃,可比起牧易来仍旧要逊色不止一筹,尤其是那南明离火,连他都有些畏惧。/p

    “圆满级对你我而言不过刚刚开始罢了,虽然你蹉跎多年,但一朝明悟,定然突飞猛进,不定比一些人更早跨出那一步。”虽然占据上风,不过牧易对黄飞鸿却没有半点轻视,相反,他更加明白自己走出一条路,跟沿着前人的路走下来的区别。/p

    这个世上有一种人,叫做大器晚成,却是可以用在此刻黄飞鸿的身上。/p

    “也许吧,无非就是力量更强一些。”黄飞鸿轻轻摇了摇头,继而看着牧易道:“虽然我不知你为何抓走瓶儿,不过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至于作恶多端,或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也不定。”/p

    “是否有误会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不过若我真冤枉了她,自然会跟她道歉,不过她必须跟我走一趟,见一个人。”牧易毫不犹豫的道,如非必要,牧易并不想跟黄飞鸿交恶,不单单是因为对方乃圆满级强者,更关键的是,他敬佩对方的为人。/p

    “有此话,我也就放心了。”黄飞鸿点点头,有些话不需要的太明白,正如牧易相信他,他也同样相信牧易,如果牧易真的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刚刚就不会给他突破的机会,而且当时,牧易绝对有斩杀他的实力。/p

    完后,黄飞鸿转身就走,远处,祝清儿忍不住叫了一声黄师傅,也脚步踉跄的跟上。/p

    燕飞飞师徒俩彼此对视一眼,最终还是走了上来。/p

    “你二人也是来劝我放过她的?”牧易淡淡的扫了二人一眼道。/p

    “不。”出乎预料的,燕无双率先摇了摇头,“我相信掌旗使的为人,绝对不会冤枉无辜之人,更何况,那件事情也必须要有个交代才行,尤其是此事还牵扯到我合欢宗,我等自然不敢阻拦。”/p

    “哦。”牧易有些意外的看了燕无双一眼,同时旁边燕飞飞的表情也没有瞒过他,虽然多少有些别扭,但对方眼中并没有记恨。/p

    “不过我想恳请掌旗使大人,能否也让我跟师父相随??”燕无双这才把这趟到来的真正目的了出来,既然不能服牧易放过甄瓶儿,那自然随着他一起,最好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p

    如果那些事真的是甄瓶儿所做,那么就算燕飞飞身为甄瓶儿的师伯,也不能再什么,必须要给死去的人一个交待,但相反,如果此事有着苦衷,或者不是甄瓶儿所做,两人自然是希望牧易能够放过对方,至于道歉,那就不用了。/p

    “倒是个聪明女子。”牧易心中一笑,对于燕无双的想法倒也了然,却也不觉得反感。/p

    “既然你们想跟,那便跟着吧。”牧易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p

    身后,燕飞飞跟燕无双脸上都露出惊喜,似乎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般顺利,尤其是牧易会这么好话,毕竟白天的那些事情,燕飞飞还历历在目,此时的牧易却好像换了一个人。/p

    在这所宅院的某个房间中,甄瓶儿坐在床榻上,除非一开始听到动静往窗外看了一眼,便再无动静,甚至也从未想过要逃跑,脸上也不见有半分担忧。/p

    第二天,一行人开始回返佛山,不过队伍中却多了一辆马车,分别由燕飞飞师徒,还有甄瓶儿乘坐。/p

    而前面马车中,牧易身子随着车身轻轻的摇晃,整个人处在一种浅层次的入定中,似乎只要一有空闲,牧易就会用来修行,不放过任何时间。/p

    念奴儿原本跟牧易呆在一个马车中,不过见牧易宗师修行,也待得无趣,至于虫甲乙,还有吴四,都把她当成大姐,公主来对待,也无趣的很,而大奴就是个闷蛋,自从牧易给定下目标后,就一直在锻炼,此刻还穿着铁衣跟在马车后面,只有见到她的时候,才会咧嘴一笑。/p

    最终,念奴儿实在无趣,便偷偷来到后面那辆马车中,实际上,在她离去的时候,牧易就已经察觉了,不过却并不在意。/p

    上午启程,下午众人便回到了佛山,回来后,牧易找人辨认了一下,果然正是甄瓶儿就是竹韵,这下子,连燕飞飞也不知道该什么好。/p

    之前在路上,她便仔细问过,只可惜,甄瓶儿却什么都不肯,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让燕飞飞颇为无奈,不过她心中多少还抱着一丝侥幸,可如今,水落石出。/p

    这个时候,燕飞飞压根就不敢再去为甄瓶儿求情,她并不是只有一个人,还有徒弟,还是宗门。/p

    而牧易找人来辨认之后,就没有再理会甄瓶儿,仿佛彻底把她给遗忘了,这种态度让燕飞飞师徒有些摸不着头脑,甚至连甄瓶儿也露出一些疑惑,不明白牧易骨子里卖的什么药。/p

    实际上,唯有牧易自己知道,他只是在等一个人,他相信,既然老叫花弄出这一切,自然还会露面,更何况前几天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根本就瞒不住人,所以如今,牧易只需要静静等待就好。/p

    时间一晃就是数天,而老叫花一直都没有出现,这个时候,甚至连牧易也露出一丝疑惑,难不成自己之前猜测的都是错误?当初老叫花只是凑巧出现在那里?/p

    不会的,事情不可能如此凑巧,老叫花也不是一般人,既然他出现,肯定带有深意,至于如今为何还不出现,牧易也只能归咎到他还没有得到消息,或者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羁绊住了,而他眼下无事,无非就是多等待几天罢了。/p

    就在牧易准备长时间等待的时候,却突然有人送来了一封信,在信上,只写着清月观三个字。/p

    清月观一听就是某座道观,只不过牧易却不知道这清月观到底在那里,所以直接让严伦去查,此刻他甚至有种直觉,这封信就是老叫花让人送来的,只要找到清月观,就能找到老叫花。/p

    “大人,已经查清楚了,清月观在江门,距离佛山不到两百里,那里有一座圭峰山,而清月观就坐落在圭峰山之巅,在当地颇为有名,据山上住着一个老神仙。/p

    “圭峰山,清月观?”牧易喃喃自语。/p

    老叫花,这次你应该不会继续耍什么花招了吧?如果你不在圭峰山,那我就不陪你玩了。/p

    第二天,一行人再度出发,只不过燕飞飞却回到了宗内,却把燕无双留下了,所以一行人加上燕无双,众人再度启程,朝着江门圭峰山而去。/p

    两百里地,走走停停,终于在第二天傍晚来到山脚下,然后在一户人家中住下。/p

    这个村子靠山而建,可谓是靠山吃山,所以村里人都对圭峰山比较熟悉,经常会上山采药,所以,牧易从对方口中打探了一些关于清月观的事情,当然还有那位老神仙。/p

    实际上,当村民知道牧易等人是找清月观后,就自动的把那位老神仙夸奖了一番,是老神仙济世救人,甚至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可惜老神仙多数时间都在闭关,平时有人上山,多数只能见到老神仙的徒弟。/p

    不过就算老神仙的徒弟,那也不是一般人,已经有了老神仙五六成的本事。/p

    这些事情全部是牧易从村里老人口中听到的,而那位老神仙据已经活了一百二十岁,那些老人的爷爷在世时,老神仙就已经存在了,当然,还有人老神仙长生不老,对于这种话,牧易自然是不信的。/p

    不管那所谓的老神仙到底是不是老叫花,牧易都要去一趟。/p

    “你不害怕?”/p

    晚上,牧易站在院子中,背负着双手,目光望向不远处的圭峰山,那座高峰在夜色中犹如一座庞然大物,又好像一头张着狰狞大嘴的巨兽,令人悚然。/p

    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不用回头,牧易也从气息中判断出来者正是甄瓶儿。/p

    纵观多日以来,牧易跟甄瓶儿的交流都少之又少,如眼下这般,对方主动接近他,还是第一次。/p

    “我若怕,你会放我离开?”甄瓶儿声音清淡,没有任何情绪波动。/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