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四十七章 侠之大者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

    虽然第一次见对方,可是黄飞鸿身上有种似曾相识的气质,跟棠裳有些类似,倒也并不是黄飞鸿也是铸剑宗师,而是一种后天养成的气度,如同儒家养浩然正气一个道理。/p

    而黄飞鸿身上这种气度,隐隐有开一派先河的征兆,或许谈不上宗师境界,但也绝对是天下少有的大师,武道大师。/p

    尽管牧易见识过不少武道高手,毕竟范元就是武道层次修炼到圆满级,但是在范元身上,却没有这种气度。/p

    而且,牧易一看就知道眼前是黄飞鸿绝对属于那种少有的正直之人,可谓一个侠字。/p

    有人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所谓言必行,行必果,己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阨困,千里诵义者也,这是侠!而行侠仗义、济人困厄,这是侠者本份。/p

    只可惜,就算如此,如今江湖上真正能做到的也不多见,更何况是真正的大侠了,但在黄飞鸿身上,牧易却隐隐感觉到了这点。/p

    对于这种人,他敬佩,但可惜,这一生他都不可能做一个大侠,不是因为他缺少一颗侠肝义胆的心,而是他没有为国为民奉献的那种精神。/p

    他不过是个找不到父母,被老道从乱坟岗捡到的孩子,然后跟着老道流浪了整整八年,体会过这世间种种苦难,曾经他年幼,如今早已长大,再也不是那个看乞丐可怜,把自己馒头送给乞丐,结果差点被乞丐反杀的好孩子。/p

    当初老道告诉他,这辈子不要做一个懦弱的好人,就算以后做好事,力所能及便好,以前不懂,如今却是懂了。/p

    “掌旗使又是何必?观掌旗使一身实力,天下少有,更有朱雀堂席卷天南,而如今正是国难当头,掌旗使何不留待实力,报效家国?”黄飞鸿看着牧易道,神情似乎带着几分可惜。/p

    “报效家国?哪个家?哪个国?阁下能有今天想来也不是一个蠢人,又何必这种蠢话?”牧易摇摇头,显然并不认可对方的观点。/p

    按照老道的话,当个好人都要量力而为,更何况是为天下民,恐怕到时候他怎么被卖,怎么被从背后捅刀子都不一定,历朝历代,绝对不缺少黄飞鸿这种人,但真相却是,这种人死的最早。/p

    而人总是健忘的,或许会感念一段时间,但久了,也就旧了。/p

    “或许吧,是我太天真了。”黄飞鸿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黯然。/p

    “少废话,既然你来,恐怕也没想着善了吧?还是那句话,赢了,你自可带人离去。”牧易看着黄飞鸿道。/p

    “好,那就领教掌旗使高招。”黄飞鸿吸了口气道,随着话落,整个人的气息顿时改变,如果刚刚还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此刻则是不怒自威,渊渟岳峙,而且他周身气息隐隐跟周围天地合一,似乎处在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中。/p

    牧易先是一惊,随即就在心中摇头,将那股荒谬的念头驱逐出去,如果黄飞鸿真的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哪怕就是真正的宗师,天人了,反掌就可将他镇压。/p

    收敛心神,细细观之,很快,牧易就发现了不同之处,对方那种天人合一似乎并不是真正的天人合一,此话起来虽然拗口,但的确如此,至于天人合一虽不可能有假的,但此刻黄飞鸿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实际上是他的一种意境。/p

    所谓心思无私天地宽,黄飞鸿心中坦荡,是个让人尊敬的大侠,所以便有种大气磅礴的气势,而这种气势,隐隐勾动周围天地,几可乱真。/p

    不过就算如此,牧易心中也只余敬佩,更不敢大意,甚至黄飞鸿的实力他也已经隐隐感应到,并没有达到那种真正的圆满掌控,跟当初在洞庭湖遇到的白虎掌旗使相似,半步圆满级。/p

    牧易并没有立即心神跟薪灯融合,那样就是纯粹欺负人了,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合适的对手,正好试试他本身的实力如何,而唯有本身才是根本,毕竟一味的依靠薪灯,固然现在很厉害,但时间一久,形成一种依赖以后,牧易自身想要达到圆满级就要困难的多。/p

    所以,如今牧易除非遇到不可抗拒的对手,否则都会尽量不动用薪灯,更多的是凭借本身的实力一战。/p

    实际上,牧易本身的实力并不弱,早在进入黄河古道前就已经达到了资深级,虽然资深级跟圆满级中间跨度巨大,但这期间,他又开启了一个命轮,而且前一阵炼雷之术大成,琉璃金刚身达到四重圆满,还有本命神通,这些加起来,虽然不足以推动着牧易跨过那道鸿沟,直接达到圆满级,却也并不比半步圆满级逊色。/p

    “失礼了。”牧易轻声完,脑后突然浮现出一道光轮,整个人的气息也顿时改变,如果黄飞鸿的气息是那种大气磅礴,那么牧易的气息则是充满了霸道,丝毫没有到家所谓的清静无为。/p

    而这也跟牧易从到大的经历有关,注定了无为之道不适合他,更何况如今他乃朱雀掌旗使,手掌大权,坐镇一方的巨头,身上又怎么可能没点霸气?/p

    这就跟后天养浩然正气是一个道理,只不过牧易养的是霸者之道,所以也注定了这辈子做不成大侠。/p

    而这个时候,祝清儿早已远远躲开,她可不傻,靠近这种层次的战斗范围,根本就是在找死。/p

    院子里,虫甲乙等人似乎也听到了动静,丫头更是坐在墙头上,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脸上丝毫不见为牧易担忧,似乎对她而言,牧易就是最厉害的。/p

    屋内,甄瓶儿似有所觉,但也只是朝窗外看了一眼,便再无动静。/p

    另一边,原本正在朝这边走的两个人影突然顿住,这两人正是燕飞飞跟燕无双师徒,白天的事情燕无双已经尽数知晓,在为牧易不近人情生气的时候,也对师父的决心感到棘手,她很清楚,自己师父插手进来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算牧易大人大量,不跟她计较,可事情一旦传回宗门,那些早就看师父不顺眼的长老定会借机发难,这对师父极其不利。/p

    所以左思右想之下,她还是决定跟师父来一趟,就算不是为了甄瓶儿,有些事情也必须清楚,只是两人没有想到,她们来的似乎并不合时宜,尤其是感受到远处传来的那股气息时候,两人更是再不敢往前一步。/p

    眼下,虽已经傍晚,但真要起来,天色并不太黑暗,加上到了第二难,就算晚上也能看的清清楚楚。/p

    当双方气息都积蓄到顶点的时候,牧易突然动了,只见他轻轻一步跨出,就到了黄飞鸿面前,简单直接的一拳,夹带着一股霸道拳意,就朝着黄飞鸿脑袋落去,这一拳,牧易没有任何留手,更是隐隐带起风雷之声。/p

    随着牧易手中权势越来越盛,他的拳意似乎也渐渐养成,变得比以前更加霸道,更加坚不可摧,甚至拳未到,拳意就已经率先将敌人的斗志摧垮,让敌人一身实力,连一半都无法发挥出来。/p

    不过,斗志崩溃的人中绝对没有黄飞鸿,见牧易一拳打来,他却不躲不闪,握住拳头便是一记直拳,这一拳,没有繁复的变化,简简单单,直来直往,甚至带着一股返璞归真的意境。/p

    相比牧易霸道的拳意,黄飞鸿的拳意则是包容,不管你是王拳,还是霸拳,我自可包容一切。/p

    “轰!”/p

    两个拳头直接在半空相遇,只听见轰隆一声,像是一记响雷。/p

    祝清儿最先忍受不住,虽然刚刚她已经尽量远离战场,但白日里心神受创并没有全好,如今听得这声音,直觉浑身气血翻腾,脑袋像是被重锤砸中,嘴角更是不知觉的流出一缕鲜血。/p

    而另一边,燕飞飞身躯也是随之一颤,只不过因为距离更远,所以受到的冲击也比祝清儿要轻许多,反倒是燕无双只是被吓了一跳。/p

    再看场中,两人一触即收,而刚刚那一拳,明明是全力而为,但又像是在故意试探,不过对于他们这等强者而言,对自身力量掌控早已达到极致,更是远远超过了所谓的举重若轻,举轻若重。/p

    比起真正的圆满级而言,他们缺少的只是一个心灵上的圆满,只要这最后一步达到,立即便会成为真正的圆满级,不过力量容易达到,唯有心灵难以圆满,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强者苦苦修行,却始终无法圆满的缘故,因为他们的心灵已经有了漏洞,难以弥补。/p

    这就是经常所言的抱憾终身,或者余愿未了,那些隐居的强者,既是不想沾染世间因果,也是不愿意再跟世间产生纠缠,然后把自己给束缚住。/p

    而往往只有那种至纯至性的人才更容易心灵圆满,因为杂念少,容易内外如一,精于道,往往才会极于道。/p

    当牧易跟黄飞鸿把速度发挥出来后,在旁人眼中两人就几乎消失不见,即便运功于眼,往往看到的也只是层层虚影,无法看透事情表象,甚至只能听到一片炸雷之声。/p

    短短几息,牧易就已经跟黄飞鸿碰撞了十几次,不管他的力量多大,对方似乎都能接下,而且脸上并没有什么吃力的表情,见此,牧易也不得不承认,单纯以拳法而论,他远远比不上黄飞鸿,对方乃是真正的拳法大师,甚至是开一派之先河的宗师级人物。/p

    所以跟对方比试拳法,根本就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实为不智。/p

    不过牧易此番更是为了磨砺自己,不光是拳法,包含整体的实力,所以明知道对自己不利,他也没有放弃,反而一次次的主动发起进攻,而且随着不断攻击,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对拳法的领悟正在渐渐加深着,尤其是那套无名拳法,偶尔使出,更是如羚羊挂角,妙到巅毫,如果不是这套无名拳法,恐怕他早就在对方的拳头下手忙脚乱了,至于攻击更是无从谈起。/p

    黄飞鸿脸上也终于多了一丝凝重,他明明感觉自己的拳法境界远高于牧易,但一时半刻却难以将牧易压制,甚至牧易每隔几招,就会施展一招威力巨大的拳法,连他也不得不慎重以待。/p

    而且,黄飞鸿也能够感觉到牧易在拳法一道的进步,心惊的同时,也为牧易的资质赞叹,虽然修行中人年龄会显得格外年轻,但牧易的表面并非是修炼有成所致,而是真正的年轻。/p

    黄飞鸿早已年过半百,只是因为武道有成所以才维持在中年模样,不过一身实力倒也维持在巅峰状态,远没有到下滑的时候,而若是更进一步达到真正的圆满级,那么就算他下一刻大限已到,可前一刻实力也能百分百发挥出来,这便是真正的圆满。/p

    哪怕垂垂老矣,也不影响实力的发挥,唯有大限到来,难以抵挡。/p

    不过修行的真意在于长生不死,甚至是跳出三界不在五行,成为那逍遥世间的真仙。/p

    黄飞鸿知道牧易在拿他磨砺拳法,不过却并未在意,反而在某种程度上刻意配合牧易,光是这一点,就让牧易远远不如,至少换成他站在对方的立场上,他自问自己做不到这一点。/p

    所以对方是大侠,而他不是。/p

    至于对方的做法是否迂腐,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至少有一点,黄飞鸿这种人讲求一个光明磊落,绝不做那暗箭伤人之事,这是他的为人,更是他的武道精神,一旦违背,恐怕他这辈子都休想圆满了。/p

    所以很多时候,一些强者看似老固执,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在坚持自己的信念,不被动摇,这种精神又岂是一句迂腐所能代表的?/p

    不过牧易的信念同样坚定,他不会因为一时念起就改变自己的决定,哪怕黄飞鸿让他敬佩,可想要带走甄瓶儿,也必须打败他才行,甚至关键时刻他不惜动用薪灯,也必须要打败对方,这便是牧易跟黄飞鸿最大的不同之处。/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