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四十五章 真人露面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另外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机的好,更不要指望外面那些人能救你。”牧易一脸玩味的看着祝清儿,随后手指轻轻一捻,香顿时被掐灭。

    这个时候,燕飞飞也终于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明明力量还在,却是连一丝一毫都无法调动,她的脸色也终于大变,只是看牧易,却脸色平静,似乎没有受到影响。

    不过想想眼前之人的实力,还有能够提早发觉,显然有所准备,只是为何不提醒自己,难道故意看自己献丑?燕飞飞心中无故升起一丝怒意,不过这时,牧易恰好转头看了她一眼,顿时间,一股冰凉袭遍全身,刚刚升起的那一丝怒意,更是顷刻间烟消云散。

    另一边,虫甲乙表情也有些僵硬,显然也是中了招,不过他却没有燕飞飞那种想法,只是深深的为自己疏忽大意感到惭愧,如果今天没有牧易,恐怕他就要阴沟里翻船了。

    “哼,想要诈我?可惜,这迷神香无孔不入,哪怕你屏住呼吸,也照样会中招,就算一流高手也挺不过一盏茶,中了迷神香,任你有天大力量,也使不出一丝一毫。”

    祝清儿似乎发觉了燕飞飞跟虫甲乙的异样,脸上那丝惊慌也消失不见,继而信心满满的看着牧易,刚刚牧易发觉迷神香,的确让她失了方寸,不过冷静下来以后,她就知道自己过于担心了。

    之所以等到现在才出来,就是为了让迷神香药效彻底发挥出来,而且这迷神香可谓是百试百灵,从未失过手,可惜就是太过珍贵,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来人是合欢宗,恐怕她还不舍得用,如今来看,却是幸好用了。

    “是吗?那你要不要试一试?”牧易莞尔一笑,看着祝清儿缓缓道。

    祝清儿眉头轻蹙,她可以确定迷神香绝对不会失效,而且旁边两人的表情也已经明一切,唯一不确定的是,眼前这年轻道士到底是故作无事,还是真的没有中毒?毕竟他能提前发现这迷神香,本就不寻常。

    “你们到底是谁?为何无缘无故来找我麻烦?”祝清儿忍不住问道。

    “哦,到了现在还在装傻?或者你压根就不知道竹韵是谁,既然如此,那想来你也并非是真正的祝清儿吧?还是把她叫出来吧。”牧易淡淡的道,语气中带着一股笃定。

    “咯咯,你错了,我就是祝清儿,当然,肯定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祝清儿。”祝清儿突然笑了起来,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自信也越来越浓。

    “既然你不肯出来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祝清儿到最后,目光微寒。

    这时,房门被推开,几个身影快速闪了进来,纷纷挡在祝清儿的面前,这几人手持刀刃,太阳穴高高鼓起,眼露精光,显然武道成,也就是二流境界。

    虽然在江湖上二流高手不算什么,但一个青楼中却养了五个二流高手,这还只是明处的,这家青楼自然不容觑。

    “清儿姐,如何处置?”其中一人开口问道,不过目光却狠狠盯着燕飞飞,脸上明显透着不怀好意。

    “先带下去,分开看押。”祝清儿挥了挥手道。

    “是,清儿姐”

    五人得到命令,立即朝前逼去。

    “哎,何苦呢?”突然,牧易叹了口气,右手轻轻往后一佛,站在他后面的自然是虫甲乙,那根拐杖便被他拿在手中,此刻支撑着身体,不过随着牧易这一佛,挂在上面的铃铛突然一颤,发出声响。

    “叮!”

    铃铛轻颤,一股看不到的波动席卷屋内,对虫甲乙跟燕飞飞来,这铃音不蒂于仙音,两人明显感觉心神力量一动,原本无法动用的力量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两人脸上不动声色,不过却竭力的驱使。

    但对于正准备上前的五个凶狠男子而言,这铃音却是催命符,他们只感觉心脏突然大力的跳动起来,几欲跳出胸口,顿时让他们气血翻腾,太阳穴一突一突,面上充血。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五人不得不止步,并且用手堵住耳朵,可惜,这铃音却直接侵入他们的心中,即便把耳朵读起来也没用。

    至于祝清儿更是面色大变,当铃音响起的时候,她眼前生出重重幻象,似有一头猛虎在她周围徘徊,随时都能扑过来,让她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叮!”

    这时,牧易再度挥手,铃音突然变得又急又猛。

    首当其冲的五人,纷纷一颤,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随着这口鲜血喷出,五人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纷纷萎靡倒地,眼中此刻只剩下惊恐。

    “啊,不要。”祝清儿突然满脸恐惧的大喊一声,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退,结果被门槛绊倒,狼狈的摔在地上。

    同时,虫甲乙跟燕飞飞长长吐出一口发黑的浊气,随即,脸上灵光闪现,显然已经可以动用力量。

    一恢复力量,燕飞飞就身子一晃来到祝清儿面前,直接一把将她抓过,狠狠的在她脸上扇了几下,却也把祝清儿给扇醒。

    而虫甲乙也上前在五人身上各拍了一记,接着把五人纷纷拎了出去,随后虫甲乙直接守在门口,禁止任何人进来,当然也是对刚刚那种手段心有余悸。

    燕飞飞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冷冷注视着披头散发,面颊带着手印的祝清儿。

    “吧,人在哪里?”燕飞飞问道。

    “什,什么人,我不知道啊。”祝清儿仍旧在狡辩着,却瞒不过燕飞飞。

    “哼,在青楼中打着教授才艺的幌子,挑出一些女子,然后想办法让男人迷上他们,等时机成熟,爱意入心,再让这些女人把爱上自己的男人杀掉,由爱生恨,最后再以怨魂饲养鬼物,你们好大的胆子,难道就不怕遭受天谴?”燕飞飞大声呵斥道。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祝清儿用力摇头,但眼中的慌乱却已经暴露了。

    “好,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燕飞飞显然也是怒了,毕竟刚刚被暗算,如果不是有牧易,恐怕就彻底栽了,几十年的苦修差点一朝散尽,自然是恨极。

    “算了,正主已到,不必难为她了。”

    就在燕飞飞准备施展手段的时候,一旁传来牧易的声音,燕飞飞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收手,来到牧易的身边坐下,脸上的怒意更是消失不见。

    牧易话落没多久,房门就再度被推开,一个蒙面女子缓缓走了进来,而门口的虫甲乙因为早就得到牧易的消息,所以并没有阻拦,只是在蒙面女子进来后,再度把门拉上,仍旧守在门口。

    “见过师伯。”蒙面女子进来后,直接对着燕飞飞盈盈一拜。

    “你果真是祝师妹的徒弟?”燕飞飞脸色一阵变幻,终究没有否定这个称呼,当年她跟祝师妹的关系最要好不过,虽然过去多年,但感情依旧在。

    “是的,以前侍奉在师父身边时,经常听师父提起师伯。”蒙面女子道。

    “你师父现在何处?”燕飞飞急切的问道。

    “回师伯,师父她老人家几年前就已经仙逝了。”蒙面女子道。

    “死了?”刚刚起身的燕飞飞重新跌坐在椅子上,满脸茫然,继而化作伤悲。

    “师伯此次如此大张旗鼓的找我可是有事?”蒙面女子沉默了一会才继续问道,她的话无疑在告诉燕飞飞,她早就知道她在找她,她那番举动更是瞒不过人。

    听到蒙面女子的话,燕飞飞才深吸了口气,暂且把悲伤压下,同时她也朝着牧易看了一眼。

    实际上,蒙面女子早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牧易,但她偏偏只跟燕飞飞谈话,更是一种试探,不过随着燕飞飞朝牧易看去,她的试探显然也已经结束。

    “你就是竹韵?”牧易看着蒙面女子直接问道。

    “道长笑了,我叫甄瓶儿,却不是什么竹韵。”蒙面女子摇摇头道,眼神不见任何变化。

    “甄瓶儿?好名字,不过你以为你不承认就可以了?”牧易突然哂笑,微微摇头,“你可知,只要我认定了你就是竹韵,那么你就只能是竹韵,不是也是。”

    “道长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的了,还恕我先行告退。”甄瓶儿着便要转身离去,似乎一言不合已经恼怒。

    “你若能走出这个门槛,我牧易这个名字可以倒过来写。”等甄瓶儿走到门口,牧易突然道。

    正要伸手开门的甄瓶儿一下子僵住,却也没有继续试图离开,只是转身,死死盯着牧易,“道长乃高人,何苦跟我一个女子斤斤计较?岂非失了仁义?”

    “仁义?”听到甄瓶儿的话,牧易哑然失笑,“我若对你仁义,那谁对那些被你害死之人仁义?你修炼禁术,滥杀无辜,以怨魂饲养鬼物,可曾记得一个仁义?今天就算我杀了你,也只是替天行道,何谈失了仁义?”

    “更何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