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四十三章 踪迹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祝师妹,本名祝香兰,合欢宗二代弟子,资质在当初那一代弟子中独占鳌头,只不过祝师妹从在山上长大,对凡间之事了解甚少,于是在上代掌门的命令下入世修行,可没有想到,这位祝师妹在江湖中结识了一个男子,并且渐渐爱上了对方。

    怎料对方生性薄凉,将她一翻玩弄后抛弃,祝师妹因此遭受打击,性情大变,对男人也恨之入骨,着实在江湖上闹出一番动静,后来迫于压力,合欢宗将祝师妹带回山看押起来,但没有想到几年后,祝师妹修为大进,硬生生离去。

    这一去,便再无消息传来,合欢宗众人也只以为她死了,原本此事早就应该彻底埋葬在过去,却不料如今突然出来了一个竹韵,而且还修习了合欢宗的禁术。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终究是一场孽缘,可偏偏有人找上门问责,而且这个人远不是合欢宗能够得罪得起的。

    众人心中恼怒的同时,也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此事到底该如何解决,哪怕已经确定了那个叫竹韵的女子跟祝师妹有关,不定是祝师妹的徒弟,但祝师妹早年逃离,早就不被承认是合欢宗的人。

    若是旁人找上门来,他们大可用这个理由推脱,想来旁人也不出什么,但对于那位朱雀掌旗使,却没人敢应付,毕竟那禁术就是源自合欢宗,终究是有些牵扯的。

    “师妹,此事还要劳烦你,毕竟当年你跟祝师妹关系最好,对她也最是了解,如果能借此找到祝师妹,也算给死去的师父一个交待。”掌门最终把目光投向燕飞飞,周围的人顿时幸灾乐祸起来,实际上,这也是众人心中的想法,谁让别人找上了你的徒儿?你不出面谁出面?

    燕飞飞脸上闪过一抹怒意,不过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而且看掌门的表情,分明已经决定,就算她想反对也不成,所以迟疑了一下,她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谨遵掌门吩咐。”

    燕飞飞了话,此事也就这么应承下来,其余人脸上露出几分轻松。

    “燕师妹,我知道此事委屈了你,不过眼下门中也唯有你去最合适了,那朱雀掌旗使既然找了无双,想来也不是不讲理之辈,只需跟他好好,便可化解。”燕飞飞的不满并没有瞒过众人,所以掌门也开口安慰起来,毕竟大家都是同门,而且燕飞飞此去关系重大。

    “是,掌门。”燕飞飞点点头,随后继续道:“此事不宜拖延,我现在便跟无双过去。”

    完后,燕飞飞便起身,带着燕无双一起离开。

    “师父,掌门师伯他们太过分了,凭什么要您去?”出了屋子,到一个听不到的地方后,燕无双才声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好了,此事总得有人去,而且谁让你是我的徒弟,实际上我也早就猜到结果了。”燕飞飞缓缓道,刚刚脸上的不愿已经消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见此,燕飞飞才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不过此事也激起了她的好奇心,不禁直接问道:“师父,此事真的与我那祝师叔有关?为何以前从未听您提起过?”

    “此事来话长,我当年便是下山寻找祝师妹无果,才机缘巧合从人贩子手中救了你,没想到转眼就是十几年过去,时间过得真快啊。”燕飞飞轻声叹道。

    见师父提起往事,燕无双情绪也有些低落,当时师父救她的时候她只有三四岁,根本不记得家在何方,父母叫什么,如今,更是早已忘记了父母的长相,心中只剩下师父一个亲人。

    “好了,去收拾一下,我们下山,希望这次能够找到祝师妹。”燕飞飞道。

    没过多久,两骑快速离开合欢宗,朝着宁山县赶去,原本按照燕无双所想,最好在门中住一天,第二天再赶去,不过却被师父拒绝,言道没有那个必要,既然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再这么遮遮掩掩,反倒是徒让人笑话。

    等燕飞飞师徒俩回到宁山县的时候,太阳刚刚落山,一路急赶,两人脸上都多了些许疲惫,尤其是燕无双,昨夜赶了一夜,今天白天又是接连赶路,如果不是达到了第二难,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

    “这样吧,先休息一晚上,等明天再去见那位。”燕飞飞见徒弟满脸疲惫,忍不住有些心疼。

    “师父,我没事,还能坚持住。”燕无双倔强的摇了摇头。

    “听师父的话,而且师父也需要多点时间来考虑此事怎么处理。”燕飞飞道。

    听见师父这么,燕无双也不再坚持,回到楼内,匆匆吃了点便倒头就睡,而燕飞飞却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第二天,牧易刚刚吃过早点,燕无双便带着师父赶来相见,合欢门既然扎根在宁山县,自然能轻易的找到牧易居住的客栈。

    “见过掌旗使。”

    尽管已经不止一次听徒弟起牧易很年轻,可当亲眼所见的时候,燕飞飞心中仍旧一惊,她当初的资质便也不俗,可也二十四五才突破到第二难,随后二十年虽然一心修炼,可到如今也不过开启了四个命轮,比之牧易,无疑是天壤之别。

    如此年轻就已经达到圆满级,更令人深觉可怕,或许这江湖上又将出现一个至强者了,这便是燕飞飞心中的想法,而唯有第三难,才称得上至强者。

    “不用多礼,既然合欢宗让你来,想来应该已经有了答案。”牧易看着燕飞飞直接道。

    “此事的确跟合欢宗有关,我怀疑那竹韵应该是当年我那叛逃祝师妹的徒弟,也唯有她知道那门禁术,而且当年受到打击,因爱生恨,误入歧途,只是后来祝师妹便失踪,我等找了许久也没找到,原本以为祝师妹遭遇了意外,不再人世,却不料,那门禁术又重现江湖。”燕飞飞缓缓解释道。

    接着,燕飞飞便把祝师妹当年的事情了一遍,这样既可表达诚意,也是在跟牧易明,此事虽然跟合欢宗有关,但牵扯并不是很大,就算要怪罪,也不应该找到合欢宗的头上才对。

    “你如今可还能找到你那个师妹,或者那个叫竹韵的?”牧易继续问道,当年的恩怨如何他不想去管,如今他只需要找到竹韵便可,毕竟此事关系着跟老叫花的一桩交易,必须要找到才行。

    “我,可以一试。”燕飞飞咬咬牙道,如果找当年的师妹,她肯定没有一点信心,可是那个叫竹韵的,或许可以试一下,既然她是祝师妹的徒弟,那么就有迹可循,尤其是一年半前她还出现在佛山过,只要按照这条线索查下去,就一定能查到。

    “好,只要你帮我找到人,此事再跟合欢宗无关,而且我也可以答应一个条件。”牧易深知要想别人干活,就得有利益,想他朱雀掌旗使的一个人情,定然能使她加倍用心才是。

    “果真?”燕飞飞眼睛一亮。

    “果真。”牧易点点头道。

    “那好,请掌旗使放心,此事我会尽快查明,找到对方的下落。”燕飞飞道,合欢宗虽然人数不多,门派也不大,可作为下九流中的一门,彼此关系纠缠,关键时刻也可以借助旁门的力量。

    不要以为下九流就真的是末流,实际上,纵观江湖中,下九流虽然不是最强的,但人数绝对是最多的,所谓的下九流,一流戏子,二流推,三流王八,四流龟,五剃头,六擦背,七娼,八盗,九吹灰。

    至于所谓的道士,和尚,风水相师,算命先生,郎中,乃至于举人,也只不过是中九流罢了。

    下九流的人遍布整个江湖的底层,势力绝对不容觑,如果能发动整个下九流的人找一个人,绝对是轻而易举,不过合欢宗恐怕也无法发号施令,只能在某种程度上求助那些旁门。

    燕飞飞带着徒弟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而牧易则在宁山县等待起来,白天陪着丫头逛街,晚上入定修行。

    转眼间,又过了三四天,而牧易始终没有半点不耐,毕竟事情过了这么久,想要在江湖中找一个女人,无疑是大海捞针,就算他发动整个朱雀堂,想来也不会比合欢宗做的更好。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燕无双上门告知牧易已经有了那个叫竹韵女人的消息,近两年前,她从佛山离开后,就销声匿迹,实际上却换了一个身份,换了一个地点,继续施展禁术,借此来修行。

    所以只需要注意一下哪里的青楼等地在两年内突然有着变化便可,而且这些地方还多是合欢宗势力范围之外,经过一番排查,燕飞飞终于锁定了一个地方···羊城。

    谁也没有想到竹韵会堂而皇之的留在了羊城,并且一呆就是两年,按照燕飞飞打探到的消息,对方又快要开始一轮新的收割了。

    所以得到消息后,牧易便带着念奴儿一行人启程,前往羊城,并且这一次,燕无双也跟随左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