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四十二章 祝师妹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可以,不过此事我无法做主,必须回去禀明师门长辈,至于那个叫竹韵的女子是否我合欢宗之人,目前尚且不能断定,还望道长见谅,另外不知道长名讳?”燕无双这番话的合理得体,而且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当然,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牧易给她的压力,尤其是在没有摸清楚牧易的来历前,不便与之发生冲突,更何况,此事如果牧易没有谎,那么事情恐怕真的跟师门有关,光是这点,她也必须要尽快禀报师门。

    而她,只是一个三代弟子罢了,虽然还算有些资质天分,但在门中却做不得主。

    “需要多久?”牧易微微沉默,随后问道。

    “此事来回,恐需要三两日之间。”燕无双眉目一跳,快速道,至于真实距离如何,却不足为外人道哉,三两日,刨除来回,如果是只身骑马,足以赶二三百里路,这么大的范围,就算想要找也无从找起。

    “那好,我在此静候佳音,希望合欢宗不要让我失望。”牧易深深看了燕无双一眼,对方玩弄的心机他自然一清二楚,只是却不怎么在意,只要目的达到了便可。

    完后,牧易毫不留恋的起身,虽然燕无双貌美如花,妩媚动人,但却无法撼动牧易的道心,任你风华绝代,艳冠天下,百年后也不过是红粉骷髅,这世间,唯道永恒,唯时间不朽。

    牧易如此干净利落也让燕无双有些惊讶,不禁怀疑自己的魅力是否降低了,毕竟从她进门来,牧易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再无其他,倒是不该形容他顽石朽木,还是道心坚定。

    “对了,我叫牧易。”

    耳闻声音,再看时,门口早已没了人。

    “牧易,牧易。”燕无双坐下,嘴中轻声呢喃,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哗啦。”

    “牧易,朱雀掌旗使。”豁然,燕无双起身,甚至因为动作太猛,掀动桌子,茶杯滚落一地,只是此时,燕无双显然顾不了这么多,脸上的从容再也不复,甚至多了几分惊慌。

    “朱雀掌旗使。”

    随着朱雀堂复苏,大肆侵占地盘,这五个字也被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那些门派中人更是清楚这五个字代表着什么含义,如果一开始,只是稍稍惊讶,那么随着这位新任朱雀掌旗使势力达到圆满级后,彻底轰动南北。

    合欢宗地处南方,又以经营青楼为业,更兼之收集各种消息,本不应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但无奈,牧易的画像江湖上并不多见,加上牧易一直在黄河,两江一带活动,离着宁山县实在太过遥远,所以,一时间,燕无双才没能想起牧易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

    不过好在她最终还是想了起来,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恐慌,跟朱雀堂相比,合欢宗就太微不足道了,虽然门中也有些高手,可圆满级这种存在,却是想都别想,甚至不需朱雀堂的大军,光是一个牧易,反掌就能把合欢宗给灭掉,这有时候也是门派的悲哀,谁让自己势不如人。

    “怎么会这样?”

    过了一会,燕无双颓然坐下,再无半点智珠在握的模样。

    “女儿,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江媚娘终究没忍住,还是赶了过来,不过她一进来就看到燕无双眉头紧皱的坐在那里,地上洒满了茶杯,她心下顿时一沉,莫非那道人无礼?

    “媚娘,祸事来了。”燕无双苦笑一声,看着江媚娘道,尽管江媚娘叫她女儿,却非她亲娘,而她平时也直接叫媚娘便可。

    “什么祸事?可是跟那个道士有关?”江媚娘眼睛一瞪,心里恨恨,早知如此,就不该听那道人的话,直接赶出去就好。

    “正是跟他有关,你可知他是什么人?”燕无双问道。

    “那道士年纪不大,应该不是什么大人物,可是哪家的弟子?”江媚娘想了想问道,只是心中却有些不解,别自家女儿,就算合欢宗跟道士打交道也不多,对方怎会无缘无故的上门找麻烦?

    “他名牧易,乃是朱雀掌旗使。”燕无双缓缓道。

    “啊!”

    江媚娘惊呼出身,接着就浑身发软,有些站不住,牧易这个名字虽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但作为朱雀掌旗使,一方巨头般的存在,居然亲自找上门,也难怪自家女儿会祸事来了,这不但是祸事,而且还是天大的祸事。

    这时,想起牧易的笑容,她再也不觉得温和,反而浑身发寒。

    “好了,媚娘你也不用如此惧怕,虽然是祸事,但未尝不能变成好事,关键看如何去做,另外,我需要马上赶回门中跟师父商议,这里你负责坐镇,只需要维持稳定便可。”燕无双这会也缓了过来,一边起身,一边快速的吩咐着,正如她所,虽然此事看上去是祸事,但未尝不能变成好事,最起码借此搭上这位年轻掌旗使,到时候对合欢宗而言,也只有好处。

    在这乱世,总要寻个依靠才好。

    “放心,这里有我不会出事的,不过你也要心,万一他跟踪你,就麻烦了。”毕竟是见过风浪的,江媚娘也很快镇定下来,并且仔细叮嘱道。

    “你不懂,像他这般人物如果真的想跟踪我,就算我再心谨慎也没用,如此反倒不如大大方方的离开。”江媚娘道,她一开始也有过这种担心,不过随后就在心中否定了,牧易如果真的想要杀上门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更不需要编造这种谎言。

    虽如此,但燕无双收拾妥当后,还是从暗道离开,等出了城才骑上马,快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再牧易,回到客栈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好像就是只出去见了个人,了番话这么简单,当然,最后离去时报上名号,也是知道瞒得了一时,却难以长久,既然如此,反而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相信对方也会更重视一些。

    只是牧易没有想到,对方不但重视了,而且重视的有些惶恐,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他牧易再也不是江湖混混,不是那种有今天,看不到明天的乞儿,他是坐镇一方的朱雀掌旗使,是天下少有的圆满级强者。

    不够就算知道了这点,牧易也不会在意,此事他势在必得,而且只是等三两日而已,他还等得起。

    一夜入定,心神力量又精纯了一丝,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但却坚定的进步着,修行,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经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孤寂,需要日复一日,长久的坚持。

    而这个时候,燕无双已经赶到宗门,实际上,合欢宗距离宁山县不过半日光景,之所以多一些时间,也是防人之心。

    “无双,你把事情跟掌门,还有诸位师伯,师叔一下吧。”

    合欢宗内,一间宽阔的房间里,一个美妇表情凝重的道,她叫燕飞飞,是燕无双的师父,甚至燕无双也是随着师父姓,虽已经人到中年,但燕飞飞看上去不过三十许,容颜也不下于自家徒儿,更多了一些雍容。

    “是,师父。”燕无双当下便将整件事又叙述了一遍,原本一些人脸上的不以为然也随着燕无双的讲述慢慢凝重起来,到了最后,房间里甚至没有半丝声音,气氛沉闷压抑。

    “那以七情六欲喂养鬼物的禁术绝非我们宗内传出去的,定然是有人在陷害。”终于,其中一人忍不住开口。

    “哼,这门禁术只有本门有,如何陷害?而且知道这门禁术,并且有资格看的,在门中也只有诸位长老跟掌门才可。”燕飞飞立即反驳道。

    “燕长老什么意思?莫非以为是我等做的?”旁边也有人不阴不阳的话,不管哪里,只要有人就会有争斗,尤其是合欢宗这种门派更是如此。

    “我可没,不过你这话可以留着去跟那位掌旗使解释。”燕飞飞看了对方一眼,冷笑道。

    另一人顿时气结,他如果有本事找牧易,此刻还用得着一家人兴师动众?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闲在家中坐,祸事自上门。

    “竹韵,竹韵。”

    合欢宗的掌门也是一名女子,看上去要比燕飞飞大一些,模样中等,身上却带着一股威严,能够成为合欢宗的掌门,自然也不可能太差。

    “你们可还记得祝师妹?”突然,掌门开口道。

    “祝师妹?”周围顿时掀起一阵惊呼,祝?竹?

    “掌门,你是此事是祝师妹做的?”燕飞飞立即问道。

    “不,以无双所的,那竹韵的年纪就对不上,不过除了在座众人,知道那禁术的也唯有祝师妹了,我怀疑那竹韵,有可能是祝师妹的徒弟。”掌门缓缓道。

    “可能吗?祝师妹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而且没听她收徒弟啊。”旁人有些想不明白,不过心中却也信了九成,那竹韵显然跟已经死去的祝师妹有关,最关键的是,同样的因爱生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