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七情六欲道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江媚娘看着牧易的背影,心中有种莫名的慌乱,此刻她想离开,却发觉自己连一步都迈不开,这个时候,她就算再傻,也明白是碰到高人了,眼前这个道士,远比她一开始想象的要恐怖。

    “怎么办?”江媚娘不住在心里想着,合欢宗是什么她当然知道,因为她就死合欢宗的外围成员,只是负责经营青楼,收集消息,只是她却不知道眼前的道士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找到这里来,并且指名点姓的要找合欢宗的人,难不成是门中仇人?不过看上去却不怎么像。

    可惜,此时牧易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而是微微眯着眼睛在倾听,下面传来的琴声很美妙,带着一股奇异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光是看周围那些人的神情,就足一知道琴音的厉害了。

    “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突然,牧易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把江媚娘吓了一跳,不过她还是迅速反应过来。

    “这曲子名叫霓裳,是奴家养女弹的,如果道长喜欢听,奴家可以把她叫上来专门为道长再弹一曲。”江媚娘眼珠子一转,快速道。

    “也可。”出乎预料的,牧易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江媚娘只感觉松了口气,仿佛压在身上的大山突然消失了。

    “道长还请稍等片刻。”江媚娘着便匆匆离开,一直到走出一段距离,她才回头看了一眼,房间仍旧是那个普通的房间,但此刻在她眼中,那里却仿佛变成了龙潭虎穴,里面住着一个恐怖的大魔王。

    用力摇了摇头,江媚娘才快速离去。

    “女儿,出事了。”刚刚推开门,江媚娘便迫不及待的道,这里已经是后院,一般人难以进来,所以不用担心被监视,可惜她并不知道,牧易将一丝心神力量附在她的身上,不但对她周围情况可以感知到,更是能听到她的任何话。

    “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惊慌?”这时,一个声音从屋内传来,然后牧易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屋中一名女子坐在案子后面,手持一卷书籍,面前摆放着一张琴,旁边香炉中不断往外冒着青烟。

    话的同时,女子也抬起头看着江媚娘。

    女子如同画中仙子,媚眼含羞,丹唇轻启,只是坐在那里,手持书卷,便胜过人间一切,这等容貌其实并不比牧易见过的秋玥曈,墨如烟,甚至是冷雨更美,只是那种气质,无疑要更加吸引人。

    一个是绝世独立,一个是楚楚可怜,给男人的感官自然也不同,牧易虽是道士,是出家人,可本质上还是一个男人,正是少年慕艾的年纪。

    “出事了,楼上来了个道士,指名要见你呢,我看他有些来者不善。”江媚娘迅速的道。

    “哦,指名要见我?”女子不禁奇怪起来。

    “嗯,准确的,他是想见合欢宗的弟子,倒也不是非要你不可,要不我让翠代替你见他?”江媚娘快速道。

    “不用了,既然是来找合欢宗弟子的,那么翠肯定骗不了他,你跟我他的表现。”女子沉吟了片刻道。

    “好,那道士看上去也就十七八,不,二十岁,也好像更一点,反正不大,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很干净,比女儿你身上的气息还要干净呢,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他只是站在那里,我就不敢动弹,直到他话,我才敢离开,这种感觉我还是第一次呢,比当年见宗主还要紧张,而且他一进来就直接点名要见合欢宗的弟子,不过随后听了翠弹得琴后,就更加感兴趣了。”江媚娘到这里犹豫了一下。

    “女儿啊,你翠真的骗不过他吗?可刚刚就是翠在弹琴啊,反正他又没有看到?”

    “没用的,如果你没来前不定还能骗过。”女子轻轻叹了口气。

    “啊,女儿,你是他跟踪我?”江媚娘大惊,连忙转头看去,可惜门已经被关上,她什么都看不到。

    “那等高手,想要跟踪你,哪用得着这么麻烦?甚至就算你不来,他早晚也会找上我的。”女子摇了摇头,神情似乎有些无奈,但眼中却又有股不服输。

    “那怎么办?”江媚娘有些惊慌失措。

    “既然他是来找我的,那女儿见他一见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女子缓缓道。

    “可是万一他不怀好意怎么办?”江媚娘仍旧忍不住担忧。

    “没事的,如果真的是不怀好意就不会用这种方法了,而且女儿可不是那些只会绣花的大家闺秀。”女子微微一笑,然后起身。

    “哎,罢了,罢了,我陪你一起去,要死一起死。”江媚娘一脸豁出去的表情。

    “好啦,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也不理会江媚娘,径直开门走了出去。

    江媚娘看着自家女儿离去,脸上顿时变得犹豫起来,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跟上,只是颓然的坐在椅子上,脸上仍旧止不住的担忧。

    女子径直来到二楼,甚至不用别人指路,便精准的找到了牧易所在的房间,然后在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吧。”

    直到屋里传来声音,女子才轻轻推门走了进去,并且第一时间,她的目光就落在牧易的身上。

    “年轻。”这是女子的第一印象,此刻她总算体会江媚娘那种感觉了,甚至她比江媚娘感受的更加清晰,也更加明白那代表着什么。

    “燕无双见过道长。”女子进屋后,对着牧易轻轻一礼,轻柔的道。

    “你就是合欢宗弟子?”牧易只是在对方身上打量了一下就直接问道,之前就已经借助江媚娘‘看’到过对方,所以牧易并没有太过惊艳,倒是一旁的吴四仿佛看呆了一样。

    “正是,不知道长有何事?”燕无双刚刚被牧易看了一眼,顿时有种浑身被看透的感觉,身上的衣服没有给她任何的安全感,她几乎强忍着身体的那种颤粟,如果不是意志坚定,恐怕她已经直接失态了。

    不过这一眼也让她明白,眼前的道士很强,超乎她预料的强大,而她冒冒然进来,无疑是一种失策,不过这个时候后悔也已经晚了,她不可能在离开,所以只能强忍住那种感觉,回答着牧易的问题。

    “你可认识竹韵?”牧易直奔主题。

    “竹韵?”听到牧易的问题,燕无双微微皱起眉头,似乎在努力回忆,不过最终,她还是轻轻摇了摇头,“无双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你确定?”这下轮到牧易不解了,他相信老叫花绝对不可能欺骗他,既然竹韵是合欢宗的弟子,那肯定不会错。

    “无双可以确定,合欢宗绝对没有一个叫竹韵的弟子。”燕无双一副笃定的口吻道。

    难道是改了名字?牧易忍不住在心里想道,因为除了这个可能,没有别的解释。

    “她之前在佛山,差不多两年前失去踪迹,如此你可知道?”牧易继续问道。

    “佛山?”燕无双摇了摇头,“合欢宗弟子并没有人去过佛山。”

    “没有人吗?那我问你,你们合欢宗可有什么什么功法需要男子为媒介?甚至要杀死对方,数量是三十六人,基本都是青壮。”

    牧易在前面的时候,燕无双心中升起一股恼羞,虽然合欢宗在很多人眼中定然是那种肮脏不堪,勾引男人,盗取男人精元,但实际上,真正的合欢宗弟子是不会这么做的,这种盗取精元只能属于最低端的手段,合欢宗弟子从来不屑为之。

    虽然合欢宗弟子也需要男女之欲来修炼,但这种**却并非,而是七情六欲,而在青楼中,无疑更容易挑起人们的七情六欲,这也是为什么合欢宗弟子选择在青楼中修炼的主要原因。

    而且真正的合欢宗弟子几乎个个都是完璧之身,除非是遇到真心喜欢的人,更不可能去陪客人,而且在她们眼中,这些到青楼来的男子,没有一个能看得上眼的,或者是心高气傲,不屑。

    不过当牧易道三十六这个数字,还有青壮年的时候,燕无双突然冷静下来。

    “你确定是三十六人同时死亡?而且还都是男子?”燕无双问道。

    “不错,你可有什么线索?”牧易问道,此刻,牧易突然觉得老叫花之所以这么上心是不是有什么亲近之人也死了?而且就在那三十六人之中。

    “我之前曾听师父提起宗内一门禁术,不过按照我师父所言,那门禁术早已封存,不允许任何人窥视修炼。”燕无双不解的道。

    “只要存在,终究会流传出去,至于所谓的不允许,只是针对那些听话的人。”牧易淡淡的道。

    “也许吧,当时我听师父过,那门禁术之所以被封存是因为太过残忍,想要修炼它,需要以女子**为引,让男子寄情与女子身上,然后由那女子亲手将他杀死,让**瞬间化为怨恨,而三十六正是修炼那门禁术的条件,以三十六名男子的怨恨为食,饲养怨鬼,那怨鬼便是鬼奴。”燕无双有些不忍的道,她也不知道为何门中会有这种禁术,当初她听闻之后,就觉得但凡有点人性都不会修炼它,可如今,似乎是有人修炼了。

    这时,即便燕无双也不再认为此事跟合欢宗没有关系,甚至一个不好,合欢宗也会因此遭殃,只是让她不解的是,到底是谁修炼了这门禁术?

    合欢宗正式弟子并不算多,毕竟合欢宗收徒条件很苛刻,真正的弟子不过数十人,而且都有记录的,按理来不可能有人修炼禁术。

    “怨鬼?鬼奴?”牧易青眉头一挑,虽然他算不上养鬼的行家,可毕竟身边有一个念奴儿,所以对这方面了解的比较深,而且虫甲乙便被他种下了鬼奴禁制,只不过他也明白,燕无双所谓的鬼奴跟他种下的那种禁制实际上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名字一样而已。

    不过以三十六名男子怨恨为食,饲养出来的鬼物定然不凡,而且这种方法太过有伤天和,难怪竹韵会主动教授那些青楼女子,而这也是为什么那些青楼女子也都消失的主要原因。

    毕竟竹韵不可能自己去勾引那么多男子,去跟那些男人培养感情,所以这种事情就只能落在那些青楼女子的身上,如果她真的是合欢宗的弟子,那么随便教授一些东西,就足以让那些男人爱的死去活来,然后等凑够了三十六人后,便让那些青楼女子,一个个的把深爱自己的男人杀掉。

    被自己深爱的女人杀死,恐怕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极度的不甘心,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怨恨自然也会更多,更加的精纯。

    **化为怨恨,这种手段也让牧易暗暗留心,毕竟人类有七情六欲,即便是他也不例外,而这种手段往往更加难防。

    至于那些青楼女子的下场,几乎不用问牧易也能够想到,想要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爱上自己,作为女人又有几个不会因此动情?最后杀死深爱自己,也是心爱的男人,恐怕没有人会受得了,而且那个时候,她们恐怕也是身不由己吧?

    “既然她是你们合欢宗的弟子,那你有没有方法找到她?”牧易直接看着燕无双问道,毕竟事情过去太久了,而且江湖又这么大,就算朱雀堂势力大,可想要在江湖中找这么一个人也是大海捞针,尤其是对方如果刻意隐藏身份,或者找个深山老林一躲,那么任谁都找不到。

    “这个···”燕无双顿时犹豫起来,虽然心中已经有七八成确定那‘竹韵’就是合欢宗的弟子,但此事毕竟事关重大,她也不敢轻易下决定,想来此事只有禀明师父才可以,到时候至于如何做,也有师父做主。

    “此人我必须要找到。”见燕无双犹豫,牧易不由的加重了语气,表示自己势在必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