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四十章 找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吴四最终还是去报官了,不过却是跟着严伦一起去的,作为海雀堂的堂主,严伦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当地最大的地头蛇?甚至严伦之所以会成为海雀堂的堂主,也不是他的实力最强,最会做人,而是这里是他的老家,虽然离开了几年,但他的关系都还在,所以才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把海雀堂的架子搭起来,并且快速的发展。

    有了县尊的命令,案子自然查的快,短短几天,事情就已经有了眉目,而所有的消息,最终汇聚到了牧易这里。

    竹韵,没有人知道具体来历,至于家道中落,不过是坊间流传,至于真相如何,无人知晓,甚至就连当初把她卖到青楼中的男人,是否存在也是一个未知。

    如今,近两年的时间足以掩盖太多的真相,当年跟随竹韵学习的青楼女子,如今所剩寥寥无几,其余的要么被人赎走,要么自己赎身,远走他乡,随后再无音讯。

    还留在这里的,也几乎无人过问,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这其中,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着一切,否则一两年,不足以变化这么大,毕竟当初跟随竹韵学习的人不在少数。

    可惜的是,从这些人嘴中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在她们的嘴里,竹韵是个很严厉的人,虽然长得绝美,但常年冷淡,不苟言笑,动辄打骂,所以那些青楼女子畏明显多过敬,所以后来发生变故后,也就没有所谓的伤悲。

    其中,竹韵中间有段时间被人抢走,半年后归来,此事也打探清楚,当初带走竹韵的是府城一主簿公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官的儿子,不过竹韵去后不到三个月,主簿家便遭遇劫匪,家里几乎被杀个干净,而竹韵也是那个时候失踪,随后过了一个月,才返回的佛山,接着才买了宅子,开始正式教授那些青楼女子。

    竹林下面的尸骨已经统计出来,一共三十六具之多,根据仵作的判断,这三十六具尸骨全都是男子,而且多是青壮,只是,纵观竹韵在这里居住的一年半,并没有人报官家中有人不见,这样一来,三十六具尸骨的来历成谜,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死定然跟那个竹韵脱不了干系。

    可惜,竹韵已经消失了,如今甚至连清晰的记得她长什么样子的人都没有了,所有曾经见过她的人,唯一的印象就是这是一个很冰冷,但又很漂亮的女人。

    “竹韵?老叫花,你故意引我来难道就只是告诉这些吗?以你的身份实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牧易站在窗边,静静的思考着。

    “大人,有人送来了一封信。”

    就在牧易思考的时候,吴四快步走了进来。

    “信?谁送的?”牧易问道。

    “是一个道士。”吴四回答道。

    “道士?人呢?”牧易问道。

    “那道士丢下信就直接离开了,下面的人没能拦住。”吴四有些不好意思,没办法,谁让接到信的是他手下的人。

    “没拦住就算了。”牧易摇摇头,然后接过信打开。

    “牧子,老叫花知道你人多,本事大,帮我把人找出来,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关于丫头父亲的一切,那女人是合·欢宗的人。”

    信很短,甚至都没有落款,不过文中的老叫花三个字已经足以明一切,看完后,牧易轻轻一抖,信纸便化为粉碎。

    “叫你们堂主过来。”

    吴四顾不得骇然牧易的实力,匆匆离去,没过多久,严伦便疾步走了进来,“大人。”

    “你可知道(合)欢宗?”牧易直接问道。

    “略知一二,合欢宗属于下九流门派,在民间的势力颇为不俗,不过这个门派的人向来低调,很少为外人所知,大人可是怀疑竹韵来自合欢宗?”严伦道。

    “嗯,你觉得竹韵是否合欢宗的人?”牧易问道。

    “大人,这个属下也不能确定,只是合欢宗虽然跟娼门紧密,但却从未听过这种害人行径,所以属下也一时难以确定。”严伦快速的回答道,实际上,在刚知道消息后,他也怀疑过,只是没有证据。

    “佛山可有她们的人?”牧易又问道。

    “没有。”严伦十分肯定的道,好歹也是海雀堂的堂主,这几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摸清楚佛山有哪些势力盘踞,毕竟朱雀堂虽然势大,却也不代表可以无视一切,像这些下九流门派,一两家或许不算什么,但全部加起来,绝对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去查,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整个朱雀堂的势力,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人。”牧易到最后已经明显严厉起来。

    “是,大人。”严伦只觉浑身一寒,有种不受控的感觉。

    “既然你要人,我帮你找到又如何?”

    严伦的效率很快,尤其是当朱雀堂的势力彻底动用起来后更是如此,第三天,牧易就得到了关于合欢宗的消息,在宁山县,有合欢宗弟子出没。

    得到消息后,牧易没有犹豫,直接带人前往宁山县,不过此行马车前多了一个人,正是吴四。

    此去宁山县,吴四只觉满心的兴奋,在临走之前,堂主找他谈过话,能够得到掌旗使大人的青睐,对吴四来绝对是天大的福分,祖坟上冒青烟,即便不用严伦,吴四也清楚这是自己鱼跃龙门的机会,所以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掌旗使大人伺候好了。

    宁山县距离佛山不到百里,即便如此,早上启程,等赶到的时候也已经太阳落下,一切根本原因就是路途太难走,加上绕路,不过不用露宿荒野,已经算是运气好的。

    宁山县远比不上佛山繁荣,这里看上去更显得死气沉沉,太阳刚落山,街上的铺子就已经有不少关门,众人只能先找到一家客栈住下。

    晚上,牧易跟吴四来到县城最大的青楼,在这个时代,青楼几乎是必不可少的地方,也是如今唯一的夜生活。

    门口厮看到牧易后明显愣了一下,虽然这年头逛青楼的什么人都有,可道士和尚却几乎看不到,尤其是在这县城地方更是如此,更关键的是,牧易还这么年轻,如果不是看牧易气质非凡,身后还跟着人,他甚至以为牧易是来捣乱的。

    略有犹豫,厮还是堆起笑容迎了上来,毕竟没有什么比钱更受欢迎了。

    “这位道爷,里面请。”

    能够在门口的厮,眼力劲最起码不能差了,吴四一看就是跟班,所以他自然招呼牧易。

    “帮我找个清静的地方,然后找你们这里能主事的人见我。”牧易丢下这句话便走了进去,身后,吴四扔出一块碎银子,厮眼睛顿时一亮,至于牧易提的要求,自然也要满足。

    虽然有些奇怪这位道爷与众不同,来这种地方还想找清静?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过看在银子的份上,他还是迅速领着牧易上了二楼,找了一间‘清静’的房,然后才急匆匆的去找主事。

    牧易一路上楼,着实吸引了不少目光,甚至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子不住朝着牧易抛媚眼,毕竟除了道士的身份,牧易不管长相还是气质都是一等一,远不是那些只有一副臭皮囊的公子哥能比的。

    能陪这样的人儿一晚上,就算不要钱也值得,可惜牧易对她们毫无兴趣,他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寻欢作乐。

    “听闻贵客找奴家有事?”

    不多时,一个中年女子走了进来,目光直接落在牧易的身上打量起来,之前听厮描述后还不觉得如何,现在亲眼所见,她顿时明白了,江媚娘自问看过的人不在少数,可如牧易这般丰神俊秀,着实少见。

    “你就是这里主事的?”牧易看着对方直接问道,目光清澈平静,就像是一汪泉水,让江媚娘心中一颤,原本到嘴边的调戏,也顿时收敛。

    “奴家江媚娘见过道长,奴家在这里还算个能主事的,不知道长有何事情?”江媚娘收起敷衍,认真的问道,她知道,像牧易这般人物绝对不是她能糊弄的,这既是她阅人经历,更是一种直觉。

    “我要找人。”牧易直接道。

    “道长想找什么人?”江媚娘有些好奇的问道。

    “合欢宗弟子。”牧易道。

    “什,什么?”江媚娘明显浑身一颤,不过立即就掩饰起来,快的让人难以察觉,不过这一切却瞒不过牧易,至少她的表现足以明问题。

    “奴家听不懂道长的话,合欢宗是什么?”江媚娘装作满脸不解的看着牧易。

    “她应该就在这里吧?”牧易没有理会江媚娘,而是突然走到窗户边,并把窗子打开,这里的窗户打开正好可以看到一楼,居高临下,一览无遗,在一楼中心,有一个台子,想来应该是表演用的,此刻,那里突然响起一阵琴音,牧易可以明显感觉到,楼中的气氛随着琴音陡然高涨起来,而牧易的目光,也变得更加有趣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