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三十三章 神秘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这一场的结果并没有出乎牧易的预料,虽然柴孛没有暴露出二品的实力,但是他的经验远比程文才丰富,最终只以微弱的优势胜利,倒也受到了台下不少人欢呼。

    “这个柴孛真的无门无派?”牧易的声音直接印入陈远的脑海,这是比传言更加高级的心神沟通。

    “是的,大人,柴孛此人了然一身,平时心谨慎,不过却比较贪财。”陈远道。

    “此人已经是二品,不过比较擅长隐匿气息。”牧易道。

    听到牧易的话,陈远顿时了然,看向柴孛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深意。

    柴孛战胜程文才后,并没有继续挑战,而是直接下台,似乎只需要战上一场就足够了。

    而接下来的比试,这些一流高手都彼此存着默契,点到而止,毕竟真正的生死仇敌也不可能在擂台上碰面,这些一流高手的比试,更是让台下的人大开眼界,感觉没有白来。

    之前二流高手的比试虽然精彩,但相比而言总是缺少一些东西。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远脸上也露出笑容,这一届的神兵大比比起往年来还要更加精彩纷呈,而且跟朱雀堂结盟更是意义重大,相比付出的十件神兵根本就不值一提。

    “还有没有人愿意上台比试?”当第五对比试结束后,陈远不禁开口问道。

    虽然今天到来的一流高手远不止这个数,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上台比试的,能达到一流高手,又有哪个不是骄傲的?分给一流高手的神兵虽然最多,但也只有五件罢了,除了那些刚刚突破没多久的新人,谁又没有一件趁手的武器?

    至于圆满级强者的指点固然很有诱惑,但也有人心中有着不同的心思。

    陈远问完,并没有人开口话,实际上陈远也明白,到了眼下,已经足够,接下来便是收场,宣布这一届神兵大比结束,至于一流高手那五件神兵如何分配,早已有了定论,毕竟境界差不多,又个个骄傲,那些失败者自然不会再要什么神兵,所以五件神兵就属于五个获胜的一流高手。

    就在陈远准备宣布的时候,人群中突然跳出一人,直接跃到擂台上。

    陈远微微皱眉,神色中多了一丝慎重,这突然冒出来的人身法实在太快,而且他也感觉不出对方的实力,至少明对方的实力不下于他,如此高手上台,这在以往也是从未有过的。

    而且这人带着一顶斗笠,微微低着头,职能看到半张脸。

    “阁下也想比试吗?”陈远沉吟了一下问道。

    “既然上台,自然是为了比试。”

    “那好,阁下是否先通报一下姓名?来历?”陈远问道。

    “无名无姓,山野之人。”来人道,随着他的话,不少人眼中出现了变化,这么根本就是不给棠溪斋面子,而且还是当着一个圆满级强者的面,要么就是活腻了,要么就是有足够的实力或者背景。

    “好一个山野之人,既然来了,那就让张某试试你有几分本事。”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不过这个声音来源并非台下的人群,而是来自台上,原本应该充当宾客之人。

    “如此就麻烦张兄了。”陈远看了一眼张定山,对着他点了点头,来人实力莫测,一二品高手决然不是对手,而陈远作为棠溪斋的负责人无法亲自下场,至于牧易,更加不可能出手。

    所以这个时候,张定山挺身而出,一方面是交好棠溪斋,另一方面是因为跟陈远的关系。

    “不自量力。”台上的神秘人只是随意看了张定山一眼便淡淡的道。

    “找死。”张定山顿时大怒,想他成名以来,何曾被人如此奚落过?如今不过以来历不明的人,居然敢这么瞧不起他,如果他再没有点表示,就等着被天下人耻笑吧。

    武者,某些时候讲究的就是念头通达,争一口气,所以张定山不能退,也退不得。

    张定山单掌执起,虽然没有带刀,但他自信一双肉掌,足以将自己的刀法施展出七成,就算胜不了,也能立足不败之地。

    就在张定山朝着对方冲去的同时,那神秘人也缓缓抬手,轻飘飘一掌朝着张定山的胸口按去,这一掌的速度并不快,甚至连台下的二三流高手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但作为当事人,张定山的脸色却猛然大变。

    “砰!”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张定山的胸口,而张定山几乎没有任何抵挡之力,便被这一掌拍下擂台,嘴里更是吐出一口鲜血。

    当张定山落地,周围顿时一片死寂,张定山好歹也算是个名人,知道他的不在少数,至少之前上台比试的那些一流高手,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可就是这么一个高手,此刻却被人击败了,而且还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击败。

    顿时间,众人看向台上的目光就有些震惊,甚至是惊疑不定。

    陈远的脸色更是变得无比难看,张定山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出手的,可如今却被人打伤,尤其是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连他都不是对手,那么对方至少也是七品。

    如此一个高手,如果上台比试是为了神兵,那打死他都不会相信,显然,对方此举就是为了捣乱,只是有一点让他怎么也想不通,难道他就不担心圆满级强者怒火吗?还是他有这个实力抵挡?

    “你到底是谁?”陈远深吸口气,他也知道,如果今天的事情处理不好,棠溪斋积攒的名声虽不至于一溃千里,但也绝对会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在这个跟朱雀堂结盟的关键时刻,更显重要。

    “我是谁?我不是过吗?我是来比试的,怎么?没人敢上?”神秘人淡淡的道,声音清晰的传入所有人耳朵里,而他的话更是让不少人露出愤怒的神情,但想到张定山被一掌击败,那种愤怒便迅速的冰冻,整个人也迅速的冷静下来。

    这里没有人是傻子,尤其是那些一流高手,此时他们已经看出来人是故意针对棠溪斋,这种较量已经不是他们能插手的,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对方的实力。

    这个时候,陈远也知道只靠那些江湖高手显然不可能了,可他却因为身份的缘故无法亲自出手,毕竟神兵大比只是一场比试,而他是裁判,哪有裁判亲自下场的道理?

    而且他动手反而会让觉得是棠溪斋输不起,人家赢了比试,连一件神兵都不愿意给,三人成虎,众口铄金,经过一番宣传后,棠溪斋的名誉定然会受损。

    无奈之下,陈远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牧易,因为眼下的情况已经不是他能决断的了,唯有交给牧易,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牧易感受到陈远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顿时间,陈远便放下心来。

    实际上,早在这人出现的时候,牧易就已经注意到他了,倒不是他早就算到对方针对棠溪斋,而是一个实力达到七品的强者上台,本身就很容易惹人怀疑。

    最重要的是,对方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身份,既然这样还敢上台,显然不会这么简单。

    当然,作为盟友,牧易也不会坐视棠溪斋名誉受损,别一件神兵,就算一件法器,棠溪斋也能轻易的拿出,但能拿出却不代表可以任人要挟。

    “咯咯,谁没人了?”

    就在这时,半空中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接着,一个人影突兀的出现在擂台上,身穿绿意,赤足,脸透着几分天真可爱。

    来人正是念奴儿,之前牧易在发现对方居心叵测后,便暗中召唤丫头前来,这里距离居住的院子很近,所以丫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召唤。

    不过丫头来到后一直隐身在一旁,直到得了牧易的命令才现身。

    看到念奴儿出现在擂台上,不少人忍不住惊呼出来,毕竟丫头看上去不过十岁左右,而且身上有股奇异的魅力,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保护她。

    “姑娘,快下来,那人厉害着呢。”

    “就是,快点下来,那是个坏人。”

    “姑娘不要怕,我来救你。”

    有人劝着,但也有人想要跳上擂台,把念奴儿带下去,不过这人刚刚跃起,凭空一股巨力压下,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直到落地,这人才露出一脸后怕,有些恐惧的抬头看了一眼,接着缩了缩脖子。

    陈远是知道念奴儿的,对她的实力也有一定了解,倒不像台下那些人天真,不过想到神秘人深不可测的实力,他难免有些担忧,毕竟念奴儿虽然厉害,却也比他差一些,更何况跟眼前的神秘人比,而这些,牧易不可能不知道,那他为何还要让念奴儿上?

    不过看牧易老神在在,没有丝毫担忧,他也只能把疑问压下,他相信牧易不可能让这个丫头冒险,那就肯定是有底牌。

    反观台上的神秘人,在念奴儿出现后,神色便多了几分凝重,甚至摘下头顶的斗笠,露出真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