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三十二章 神兵大比(六)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诸位同道,今日乃是神兵大比最后一天,原本应该由斋主亲自主持,只不过前两天斋主突然心有所感,如今正在闭关,只能声抱歉。w”/p

    陈远话音一落,顿时有不少人露出失望,尤其是那些一流高手更是如此,对他们而言,神兵的诱惑是一方面,关键还是棠裳的指点,毕竟身为圆满级强者,如果能指点一二,绝对可以让他们获益匪浅。/p

    可如今,棠裳却闭关了。/p

    当然,他们尽管失望不已,却也只能纷纷表示祝贺,毕竟不是谁都能心有所感闭关的,这意味着,棠裳定然是有所领悟,虽然不可能直接踏出那一步,但一次次累积下来,迟早可以冲破关隘,踏出那一步。/p

    “不过诸位也不用失望,虽然斋主闭关,却也邀请了一位实力跟他不相上下的好友替他主持这最后的大比。”/p

    陈远的话再度让不少人哗然,更多的人心中却暗暗吃惊,能跟棠裳不相上下,那只能是圆满级强者,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棠裳居然能邀请到一位圆满级强者。/p

    “大人!”/p

    到这里,陈远突然一躬身,至于原本高台上一些坐着的一流强者,也纷纷急忙起身,神态恭敬,面对一个圆满级强者,没有人敢不敬,否则就是嫌自己命长了。/p

    连七品高手在圆满级强者面前都不值一提,更何况他们大多数都只有四五品,最高的也不过才六品而已。/p

    突然,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就多了一个身影,至于这身影如何出现,他们却丝毫不察,不过当他们看清楚眼前的身影后,纷纷震惊的张大嘴巴。/p

    这一切只因为眼前的身影太年轻了,不过随即,就有人面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p

    “见过大人。”陈远对着牧易一礼,姿态恰到好处。/p

    “我等见过大人。”其余人无奈,纷纷按照陈远的称呼叫道,毕竟圆满级强者,哪怕只是一介散人,也足以称得上一声大人了,抛开牧易的年龄,他们的这种称呼并不算什么。/p

    而且此大人跟彼大人的意义截然不同,更不是官场中的那种大人,大人,大人物,更是一种对强者的尊称。/p

    “诸位不用多礼,我只是来看看,一切照旧。w”牧易对着几人点点头,只不过他虽然这么,但别人却不会真的把话当真,面对一个圆满级强者,谁又能,谁又敢无视?/p

    直到牧易在主位坐下,众人才齐刷刷的松了口气,毕竟人的名树的影,之前听闻是一回事,如今亲眼所见又是一回事,尤其陈远的话表明了牧易跟棠裳一样是圆满级实力,没有人认为他是在谎,至于江湖上的一些传言自是不公而破。/p

    实际上,此刻众人就算知道牧易身上有一件无主的法宝,心中也不敢兴起抢夺的念头。/p

    至于台下,经过片刻的沉寂之后,轰然爆发,圆满级强者,很多人一辈子甚至都难以见到,尤其是还是这么年轻的圆满级强者,而台下也有不少人想到了牧易的身份。/p

    在南阳府,又如此的年轻,估计也只有传闻中的那位了,只不过他什么时候跟棠裳成为好友?这才是很多人心中最不解的地方,当然也有一些人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脸色不由大变。/p

    这些人多半是附近势力之主,尽管实力并不是很强,却也个个都是人精,在他们眼中,牧易突然主持神兵大比绝对不只是棠裳闭关这么简单,毕竟以棠裳圆满级的强者,就算不出来,谁又敢有意见?/p

    “要变天了。”不少人面色难看的默念着,原本期待已久的一流高手比试,也顿时变得索然无味。/p

    这些二流高手都能想到的事情,台上的一流高手自然也能想到,在震惊牧易跟棠溪斋关系密切的同时,也开始在心里打算起来,如今乱象已显,就算没有什么野心,也得为自己还有身边的人考虑一下了。/p

    陈远将众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只是暗暗发笑,天下大乱,谁能独善其身?恐怕就算那些千年大派,也难以置身其外,棠溪斋跟朱雀堂结盟,既有野心,但更多的是为了自保。/p

    “神兵大比最后一日,诸位皆可上台一展所长,甚至有机会得到大人的亲自指点。”陈远缓缓开口,他所谓的大人,自然是指牧易,而以往,棠裳主持最后一日的比试也是因为如此。/p

    毕竟到了一流高手,单纯的神兵吸引力已经不大,他们期望得到法器,当然,如果加上棠裳的亲自指点,那就不一样了。/p

    果然,陈远话音落下后,不少人明显眼睛一亮,牧易哪怕再年轻,那也是圆满级强者,是从埋葬普度大师,范元,龙虎山老天师的黄河古道里走出来的强者。/p

    “见过掌旗使。闪舞网w”这时,一个身影跃上擂台,先是对着牧易一礼,然后环顾四周,“既然没人上,那就由我薛武抛砖引玉了。”/p

    这薛武四十来岁,模样似书生,带着几分儒雅,腰间挂着一柄长剑,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他没有称呼牧易大人,而是掌旗使,也是有深意的,而且他先上台,也更容易被人谨记。/p

    “薛武,这里南阳府,不是你的保定府。”紧接着,又有一中年男子着跳上擂台,而他同样对着牧易一礼,继而才冷冷的看着薛武,这中年男子比薛武矮了许多,不过长得却很壮实,手里提着一柄沉甸甸的圆锤。/p

    “大人,这薛武来自保定,绿林出身,十三太保中排名第七,实力一品。使圆锤的名叫尹常安,出身南阳府,乃是散修之身,那柄大锤是他在二流巅峰时求上门,斋中大师傅为他炼制,跟我棠溪斋倒也有几分渊源,实力同样是一品。”/p

    在台上两人话之际,陈远已经悄悄传音,将两人的身份资料告知,并且在介绍尹常安的时候多介绍了两句,其亲近远疏,一眼可知。/p

    两人似乎有些不对付,交谈几句后,便不约而同的动手,薛武并未拔出腰间的长剑,那更像是一件装饰品,他所用的武器便是他手中的折扇,这个时候,众人也发现那折扇分明就是精铁打造。/p

    使扇者,多诡奇相合,所以薛武脚步轻灵,身法更是上乘。反观尹常安,手中一柄大锤直来直去,明明沉重的大锤,在他手中却好像轻若无物,分明是达到了举重若轻的境界。/p

    两人虽然只是一品,但战斗经验丰富,显然达到这个境界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看其双方比斗的过程,也彼此熟悉,估计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交手,不过以两人旗鼓相当的实力,想要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明显有些困难。/p

    但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有意见,多数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看,而那些实力超过两人的,也没有因此轻视,反而看的更认真。/p

    终于,两人在拼了一炷香后,薛武露出一个破绽,准确的手也不算什么破绽,而是他手中的扇子承受不住圆锤的力量,一下子开来,而尹常安也自觉看到了机会,圆锤一转,就冲到薛武面前。/p

    “呛!”/p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剑鸣响彻,众人直觉眼前一花,薛武腰间装饰用的长剑已经出鞘,并且瞬间刺入尹常安的胸口。/p

    “啊!”/p

    台下不少人发出惊呼,实在没有想到变故发生的如此之快,之前尹常安还占据上风,眼看就要赢了,可没想到转眼间,薛武长剑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伤尹常安。/p

    就在众人以为尹常安必败无疑的时候,场中再度有了变化,尹常安左手一卷,缠住薛武的长剑,同时圆锤继续朝着薛武的脑袋轰去。/p

    “哈哈,尹常安,这次算你赢了。”/p

    就在这关键时刻,薛武突然放弃手中长剑,直接倒退,并且跳下擂台,他嘴里虽然认输,但看向尹常安的目光却充满得意。/p

    “你,很好。”尹常安恨恨的盯着薛武,他没有想到薛武隐藏的这么深,之前他跟薛武交过几次手,但他从未用过剑,所以久而久之,他也相信了对方的长剑只是用来装饰用的,可今天这个教训告诉他,对方不但会用剑,而且还是剑道高手。/p

    不过这个时候后悔明显已经晚了,如果这里不是擂台,不允许出现生死,恐怕他已经死了也不定,对于薛武的隐忍他总算有了新的认知。/p

    更关键的是,对方行事果决,一举重创他之后,便干净利落的认输,没有半点不好意思,感觉丢脸,而这种人才是最难对付的。/p

    实际上,这场比试是他输了。/p

    听到尹常安愤恨的话,薛武只是微微一笑,一脸并不在意的模样,而且他也没有反唇相讥,反正已经认输了,那么接下来的比试也跟他没有关系,更何况,他真正的目的已经达到。/p

    面对擂台上的变故,陈远也吓了一跳,好在尹常安虽然受伤,并并不致命,那一剑看似贯穿他的胸口,但实际上,关键时刻尹常安生生便宜了一些,那长剑只是贴着他的胸口刺入,所以虽然受伤,但并不算严重,休息一段时间便好,更不会影响什么。/p

    陈远这时看了牧易一眼,见牧易没有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不过好在陈远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他看向台下的薛武直接问道:“薛武,你可是真的认输?”/p

    “不错,是我输了。”薛武点点头,一脸坦然,好像的并不是自己一样,不过在场大多数人都觉得这场比试赢得应该是他,不过这也是薛武这么做的原因之一。/p

    有的时候,输了,就是赢了,反正他也不指望棠溪斋为自己打造神兵,实际上,一开始他并没有上台的打算,直到见到牧易后,才突然心中一动,选择了上台,而且他在决定上台时,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是谁,事实上,一切果然按照他所想的进行。/p

    至于最根本的原因,当牧易朝着他看过来的时候,还重要吗?/p

    “哼,这一剑之仇,尹某谨记。”擂台上,尹常安咬牙抽出长剑,然后拎着圆锤也跳了下去,以他如今的状况,后面的比试已经没有任何意义。/p

    陈远看着尹常安,微微叹了口气,枉费他刚才还在牧易面前提点了几句,如今来看,反而有些弄巧成拙,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无力改变什么,至于薛武,他倒还不放在眼里。/p

    所谓的十三太保横行无忌,但却还不被棠溪斋放在眼里,白了就是一群江洋大盗罢了,实力最强的那位虽然是七品,但也仅此而已。/p

    “接下来还有谁愿意上台一试?”陈远环顾一周,继续问道。/p

    “我来吧。”着,一个人影轻轻抬脚,就到了擂台上,光这一手便赢得了一片叫好声,而那人脸上也露出几分自得。/p

    “程某来会会你。”接着,又有人从人群中跃出,中间相隔十几丈,他也不过在两人肩膀上借了一下力,继而轰然落在擂台上。/p

    第一个上台的五六多岁,微微佝偻着腰,手中拄着一根龙头拐杖,不过看那拐杖的颜色,还有重量,就知道那也是一件凶器。/p

    至于另一人,则要年轻的多,三四十岁的样子,体型魁梧,手中是一根狼牙棒,这显然也是一件凶器。/p

    当两人上台后,陈远立即传音,讲解了两人的身份。/p

    使用龙头拐杖的老者名叫柴孛,无门无派,也是散修之身,而另一人名叫程文才,是一家帮派之主,两人同样都只有一品实力,不过那柴孛,达到这个境界已经多年,明显更胜一筹。/p

    “一品吗?”牧易颇有几分玩味的看了那柴孛一眼,实际上,在他眼中柴孛却是二品,比陈远所知的高出一品,这显然不是陈远消息有误,而是对方精通一种隐匿之术,若非实力到了牧易这种境界,难以看出。/p

    至于程文才,虽然更加魁梧,不过在牧易眼中,这场比试的早已有了结果。/p

    (嗯,感谢梦想与睡觉的打赏,四千字大章,希望大家看的开心。)/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