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百二十六章 突然的结盟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对棠裳而言,这是一种心血来潮,而越是如此,他越是明白这次的机会有多么的难得。

    神兵大比虽然重要,但跟他的前途相比,那就什么都不是了,甚至在棠裳看来,只要他能抓住那一丝契机,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不过若是能够什么都不损失,自然就更好了,尤其是想到牧易的实力跟身份,替他主持神兵大比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否则这一届神兵大比只能是虎头蛇尾,毕竟在他不出面的情况下,单是陈远,还不足以挑起这个重任。

    而且让牧易替他主持神兵大比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让外人知道,牧易跟棠溪斋关系匪浅,能够拉拢到一个圆满级的强者,就算对棠溪斋而言,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听到棠裳的话,牧易眼睛一亮,对于棠裳的体会,他多少能够明白一二,毕竟机会难得,只不过让他主持神兵大比,却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毕竟他如今不仅仅是代表着自己,更是朱雀堂的首领,一方掌旗使,一举一动都令人关注,不过从朱雀堂的角度而言,跟棠溪斋联合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反而是件好事。

    棠溪斋擅长打造神兵,只要是江湖人都明白神兵代表着什么,只是一直以来,棠溪斋都保持着中立,这也是棠溪斋地位超然的主要原因,但如果是他代替棠裳主持神兵大比,就等于告诉天下所有人,棠溪斋跟朱雀堂联合了。

    这样一来,所代表的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这种结果既然牧易可以想到,那么棠裳自然也能想到,但他偏偏还这么做了,这里面绝对不仅仅是报答两个字这么简单。

    “由我主持?斋主实在高看我了,我可没有任何经验。”牧易摇摇头,虽然知道答应下来只有好处,但也没有鲁莽。

    “掌旗使放心好了,至于如何比试,自然有下面人去做,掌旗使只需坐在那里,就足够了。”棠裳微笑着道,看他的神情显然是已经有了决断。

    “斋主有什么话还是直吧。”牧易沉默了一下,直接道。

    “好,事到如今,我也就不隐瞒了,掌旗使以为这天下大势如何?”棠裳脸色一正,严肃的道。

    “如今天下大乱在即,如天柱崩塌,再无挽回余地。”牧易坦然道,实际上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要明眼人,都能看清楚这点。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本就是规律,自古至今,从未有过久盛不衰的王朝,即便如今的满清,也曾有过辉煌。

    “不错,如果是太平盛世,棠溪斋这份基业或许能一直流传下去,但眼下,大乱在即,棠溪斋在一些人眼中就成了嘴边的肥肉,任谁都想要咬一口。”棠裳到这里冷笑一声,“若只是一般的势力,我自可不惧,但如果大军压境,整个棠溪斋或许也将毁于一旦,除我之外,再无一人能活下来。”

    “斋主可是笑?以棠溪斋这些年结下的善缘,想来不至于如此。”牧易道。

    “如果正常情况的确不至于如此,但天下每次大乱,都是一场重新洗牌的游戏,得到棠溪斋恩惠的人虽然不少,但眼馋棠溪斋的人更多,而且恩惠这东西,也要看付出的代价如何,顺手帮一下或许没人会介意,但如果赔上身家性命,又有几个人能站出来?甚至他们心中恨不能棠溪斋去死,这样也就不用报恩了,恩多反成仇的例子太多了。”棠裳充满冷漠的道,但牧易也不得不承认,他的都是事实。

    “观掌旗使所作所为,当得雄才大略四字,如今朱雀堂一扫颓势,展露峥嵘,在南方掀起偌大声势,而朱雀各堂布局天下要地,只待满清最后一丝气运泄尽,便揭竿而起,以南方为根基,自立为王,由此改天换地。”棠裳继续道,只是从他口中的这番话,却听得牧易目瞪口呆,甚至心里忍不住在想,棠裳的是他麾下的那个朱雀堂吗?

    原本只是被迫而为,到了对方嘴里却成了雄才大略,原本只是顺势收服朱雀各堂,如今却成了布局天下,所以一时间,牧易有些茫然,更是哑口无言。

    “斋主误会了,我如今所做,不过是自保而已,至于争霸天下,却非我之愿。”牧易仍旧解释了一下,不过他脑海中却突然想起当初让云梦萱秘密组建的那支队伍。

    朱雀堂虽然强大,但人数却始终是个问题,诸多雀堂加起来,正式弟子也不过两三千人,就算加上加上那些暗线,还有外围成员,也不足万数,指望这点力量去争霸天下,根本就是自不量力。

    十人,百人,千人,牧易相信他的雀堂都足以战胜相同数量的北洋军,但若是数千,上万人的大战,却没有半点信心,江湖厮杀跟战场征战绝对是两码事。

    但这却不代表他没有优势,以如今朱雀堂在南方的势力,不敢登高一呼天下景从,但招贤纳士,组建军队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朱雀堂并不缺钱,实际上,早在之前云梦萱就已经在秘密收购粮食,关于这点,牧易只是关注了一下,并不再理会,几乎全部交给云梦萱负责,如今来看,那姑娘的心大着呢。

    听到牧易的解释,棠裳神秘一笑,自顾的道:“中原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只要夺取中原,而南阳府作为中原腹地,贯穿南北要道,只要夺取了南阳府,就等于占据了大半中原,棠溪斋在南阳府经营多年,自问还有几分掌控之力,若是掌旗使愿意,完全可以再夺下几个地方,跟南阳连成一片,这样一来,便可占据先机,即便将来真有什么,坐拥南方跟半个中原,进可攻,退可守,掌旗使觉得如何?”

    “斋主是想要结盟?”牧易沉默了片刻,不得不承认,刚刚那瞬间,他心动了,但也仅此而已,毕竟牧易从来不是野心之人,而且他志不在此,尤其是知道末世大劫后,更是如此。

    “不错,不知道掌旗使意下如何?”棠裳认真的道,实际上跟人结盟这个念头并不是棠裳突然冒出来的,虽然他一心扑在炼器上面,却不代表真的什么都不懂,尤其是到了圆满级,没有一个是傻子,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一个合适的对象,毕竟棠溪斋中立太久了,在没有露出明显意图的时候,围绕在周围的虎狼或许还会忌惮一些,不敢冒然行动,以免把棠溪斋推到敌人的怀抱。

    但棠裳同样明白,随着天下局势的变化,这种平衡早晚会被打破,到了那个时候,棠溪斋就算想不做出选择都不行, 别看棠裳身为圆满级强者,但也有他的无奈,他终究是个人,而不是神。

    既然早晚都要如此,那不如选个合适的人结盟,这种想法在见到牧易后,就变得格外强烈。

    首先,牧易很年轻,而且实力已经达到圆满级,这代表着他有大把的时间,有无限的可能,将来不定有机会踏出那一步,就算没能踏出那一步,可他身边还有一个念奴儿,这个丫头的未来同样不可限量,最少也能达到圆满级,这样一来,朱雀堂就等于有了两个圆满级强者,放眼整个天下,除了那些千年大派,这等实力绝对屈指可数。

    其次就是牧易的为人,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棠裳自认为他还算有些识人之明,跟牧易结盟至少不用担心被卖掉,而且只要有他在,双方的利益也都可以保证。

    再加上棠溪斋地处位置,让他相信,一旦棠溪斋有危险,牧易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棠溪斋加上朱雀堂,这等实力哪怕千年大派想要动手也得好好想一下。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来看,结盟都势在必行。

    而对于牧易的朱雀堂而言,这也是个绝好的机会,如果牧易是那种有志之士,恐怕早就欣喜若狂。

    棠裳看着牧易,等待他的决定,而牧易也在考虑着得失,虽然结盟对于朱雀堂而言好处很大,但这样一来,势必会把朱雀堂推到风口浪尖,也会让朱雀堂成为靶子。

    不过随后,牧易又想到了载沣,想到了白虎掌旗使,还有茅山,龙虎山的人,此刻的他恐怕早就入了对方的视野,毕竟一个圆满级强者,没有人可以忽视,而一味的示弱,也是在自欺欺人,对方不可能因为他示弱就放过他。

    既然如此,那不如大大方方的站出来,毕竟如今的天下早就不同以往。

    “好,既然斋主一番心意,那我也就不推辞了。”牧易话落,棠裳脸上也露出笑容,至于结盟的具体细节跟义务,两人都没有,这等事情自然交给下面人负责,棠溪斋有个大总管陈远,朱雀堂同样有楼魁云梦萱。

    棠裳找来陈远匆匆交代一番,便再度开始闭关,这次心血来潮对他而言太过重要,他必须抓住这次机会,而牧易,则在陈远的解下,熟悉起神兵大比的流程。

    此时,棠溪斋不远处一片巨大的空场,早已人声鼎沸。
小说推荐